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小王妃她甜又横

236 彻底负责 文 / 侧耳听风

    青岭的良田那真是绵延无际,官道两侧,那蔓延出去的绿油油的田地,映照的人眼瞳都是绿色的。

    在山上的宅子里待了三四天,鹿元元和卫均下山了。

    倒也不是在山间久待成了原始人的样子,因为山上那可是相当恣意,要什么有什么。

    不过,见着了人间烟火,还是开心的。

    坐在马车里,后背倚靠着卫均,一边顺着敞开的窗子看着远处那绵延的田地。偶尔的,还能遇到擦肩而过的巡逻的官兵,诚如卫均所说,这地儿的确是看守的相当严密。

    这大片大片的良田,若真被毁了,那真是哭都哭死了。

    “闻着人味儿了,也闻着农家肥的味儿了。这才是烟火气,人果然还是群居动物,脱离太久了,总觉着要返祖了呢。”鹿元元边说边叹,虽是不喜欢人太多的味儿,可离开太久了也不适应。才三四天而已,这忽然要进城了,她就有一种兴奋的感觉,怎么特像刘姥姥。

    “返祖是什么?”她奇奇怪怪的话特别多,有时候她说了,他都得需要一些时间去琢磨,琢磨到底是什么意思。

    噘起嘴,鼓起脸颊,鹿元元扭头去看卫均。

    瞧她弄出的那怪模样,卫均微微眯起眼睛仔细的观察了下,“鱼?”

    “这是猴子,没看出来吗?”怎么会是鱼?她这样子像鱼吗?

    猴子?

    卫均扬眉,显而易见的不明所以,不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一看他那表情,还原来如此呢,他是根本看不懂,也get不到她的点。

    算了,她和一古人计较什么?

    低头看她那副不与他再浪费口舌的样子,卫均不由抬手捏住她的下巴扭了扭,继而又转到她耳朵尖儿上。

    “其实有些时候,你犯病了也未尝不是好事。”因为她犯病了,忘事了,做的说的某些气人的事儿,也会因为她忘事儿继而就原谅了她,谁会和病人计较呢。

    鹿元元斜着眼睛睨了他一下,“还有你这样的丈夫?唉,此时后悔已是无用,就这样吧。”

    她故意气人,而且也是真的气人,卫均低头在她耳朵上咬了一口,以示惩罚。

    她倒是不紧不慢,也不是不疼,疼也是疼了一下,无所谓了。

    那模样,颇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总的来说,拿她是没办法,她有各种法子气他。

    “你叹什么气啊?我又没说你不好。为了不让我犯病忘事,你这些天来做的努力我都看到了。那汗是白流的吗?跪是白跪的吗?我都看着呢,念你的好,承你的情。”听他叹气,鹿元元立即哄道。瞧她是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可是那小嘴儿叭叭起来,还真是辩不过她。

    卫均就那么歪头看着她,还是以前的想法,她若是个男人,不能为己用,那就不能留着了,为祸一方啊。

    他不说话,还用那种眼神儿瞅她,鹿元元直接反抬手,在他的头上胡噜了两下算作安慰了。

    拥紧她,让她发出恍若要溺水一样的声音,卫均才松了劲儿。

    他松劲儿了,鹿元元就在那儿乐,觉着他极是好笑。

    队伍晃晃悠悠的,总算是在晌午时进城了。这城不算太大,但也并非小城,若说和青溪城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不过,这地儿到底是粮食大产地,相对来说还是富庶的,看着街上那些人来来回回的百姓身上的穿着就知道了。

    脸露出车窗看着,鹿元元颇为感叹,人间烟火气,虽是难闻,但必不可少。

    马车停在了一家酒楼前,这酒楼,应当是这城里最好的了吧。

    被卫均抓着从马车上下来,仰头往那酒楼的牌匾上看了一眼,如她所想,这酒楼应该就是城里最好的。

    走下来,两人进了酒楼,前后有数个护卫跟随。在柜台那里和掌柜的简单交涉一下,便直接朝着楼上走去。

    路过柜台,鹿元元看了一眼那掌柜的,上了些年纪,不过身体挺不错。

    踩着楼梯往上走,正好有客人从楼上下来,两个男人,穿着长衫,一股子书生气,一看就是读书人。

    擦肩而过,鹿元元又扭头去看那两个走下楼的男人,饶有兴味儿。

    一直上了二楼,进了一雅间,临窗敞开,在这儿正好能望得见一片的民居。

    走到窗前,鹿元元先那么张望了一下,然后这才坐下。

    卫均已经坐在了对面,并且,在倒茶了。

    他手修长,瞧着应当给他的手里塞一根笔才合适,但实际上却是握刀见血的手。而此时,拿着茶壶倒茶,倒也不违和,因为漂亮。

    鹿元元盯着他的手看,蓦地又笑了,他这双手,的确是能握笔,能握刀,能倒茶,还能抚摸。

    她最喜欢的,自然还是他的抚摸了。

    脑子里闪现的是不宜描述的画面,他这几天在尽力的让她不要犯病,他很‘艰难’,但也的确是有所成,她没犯病。

    因为记着,她很是开心。

    “喝吧。”倒好了,将杯子推到她面前。

    看了一下他的眼睛,那黑瞳那么大,漆黑又深邃,可此时瞧着,真像每晚她泡澡的水。

    拿起杯子,抿了一口,鹿元元忽然开口,“这城里万辅人很多嘛。”

    她忽然这样说,卫均也再次抬眼看她,本来要喝茶的,这会儿倒是也将茶杯放下了。

    “鼻子那么好用?”这里的万辅人,还是不太一样的,她居然都闻出来了。

    “那是,也算见识过那么多的万辅人了,无论是普通的,还是那些旧派的,我都见过。这些普普通通过小日子的,想必就是那些旧派所说的大万太保了。他们生活在大魏,其实就是普通的大魏子民。”应当在全国各地都有,他们未必习得那些妖术,就只是普普通通的平民百姓。

    卫均轻轻地颔首,“大魏这么大,其实他们遍布各处。他们是否普通寻常,须得时时监视。调查清楚了,才能给予定论。”这个工程量,那是相当大的。

    或许那些普普通通的万辅人,从未察觉到有人在监视观察他们,但实际上,所有调查到的万辅人,都在被监视之中。

    鹿元元轻轻地点头,她能够明白他的意思,宁杀错不放过。

    在监视的过程当中,哪怕出现一点点的可疑之处,他们就会采取行动了。

    基本上来说,方式就只有一种,杀!

    很快的,小二来送菜了。

    都是这青岭的特色菜,别的地儿,或许也能吃着,但味儿绝对不一样。

    所谓正宗吧,合不合口味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吃个新鲜。

    菜品一一的摆放在桌子上,鹿元元先各自扫了一眼,然后又吸鼻子闻了闻。

    卫均就那么看着她,等着她说话。

    “你又不吃鱼,还特意点了两道鱼做的菜,王爷,你在自虐吗?”两道用鱼做的菜,其实已经看不出来是鱼了,不止改变了形状,还添了许多的菜。

    但是吧,又不像西南那边做的那么辣,反而酸味儿非常浓。

    这种吃法,倒是也别具一格,反正,闻着味儿是不错的。

    干净,那种酸酸的味儿,来自于天然的食材,并不是醋。

    “你不是爱吃吗?本王,可以忍着。”再说,这鱼,也并非有那么大的气味儿,加入的料太多了。

    “唉,可不是当初让我吃了鱼离你两条街那么远的卫均了。爱情这东西,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鹿元元笑眯眯,执箸夹菜,她真想尝尝这酸到底有多酸,因为用鼻子闻真的很酸。

    看着她吃,卫均倒是也没动筷,只是盯着她看而已。

    “味儿不错,鱼肉滑嫩,有点儿酸菜鱼的意思。”很相似,但又不一样。

    “多吃些。”见她说好吃,卫均也不由弯起了薄唇。因为他从不觉着鱼这种东西好吃,但看她吃的欢,就会觉着很是不可思议。

    瞄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准备要跟我说什么大事啊?”

    “为何这么说?”卫均微微歪头,问道。

    “你听说过断头饭吗?就是有大事之前,给吃一顿特好的,什么要求都尽力满足。然后呢,脑袋就掉了。”依她看,卫均是有事儿跟她说。

    卫均表情不变,“你有什么猜测?”

    “你要去青溪城?但是,不想带着我。”要她猜的话,就是如此了。因为自从回了帝都之后,他连采星司都没让她去。分明的,他就是不想让她再参与了。

    卫均笑了,“你想回去?”

    “你若不想让我去,那我就不去呗。不过,我就是担心我家小胖和阿罗,他们还在那儿呢。”庄禾做饵,面对的肯定不是简单的冲突。再加上还有阎青臣带领边关的军队,单是想想,这一回,就是要来大的了,因为卫均生的是全部剿杀的心。

    谁又想到她会这么听话,卫均都诧异不止,若早知如此,便早早的与她说了,何必这么费力。

    “惊着了吧?你根本就不知道,要一个混吃等死的人去冲锋陷阵有多难。你若当时不去青溪城找我,我这辈子都在那儿混着。”所以,他把她给带出来了,这往后,他可不就得负责。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