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妙手生香

第四百七十七章 绵软多汁的水蜜桃(正文完) 文 / 董无渊

    想查,自然是能查到的。

    查到最后的结果,就是徐慨出言保下了恪王妃许氏的性命,尊重许氏自己的意愿,由老太后出面将她送到了勋贵豪门女眷常去的庵堂,许她不用剃发,不用茹素,不用穿僧袍,一切按照原先在闺中的样子来,锦衣玉食地供养着,也算是可怜可怜这个命途多舛的女人。

    “...老太后亲自去审的,对于三皇子做了些什么,许氏知道得很少。”薛老夫人给含钏削了个桃儿。

    水蜜桃甜滋滋的,多汁绵软。

    薛老夫人倚在凉榻上,拿银叉子给含钏递了一小块儿,“桃荒李饱,饭后吃点桃子,对身子好”转头又说起许氏,“听说老太后看着许氏浑身上下被三皇子折磨得没一块儿好地方,到处青青紫紫的,老太后是丧着脸进去,沉着脸红着眼出来的...出来后便赐了在庵堂里赐了一座独居的小院儿,也算是皇家为许氏养老送终了。”

    说着,薛老夫人摇摇头,“若有个一男半女的倒还好,如今娘家也倒了,夫君也死了,独留自己一个,便也富贵地独活着吧。”

    已经很好了。

    若是老三得逞,秦王府这上上下下甭说富贵地活着,便是活着也是个奢望!

    含钏吃着桃儿,随意地仰躺在自己原先的木萝轩回廊里,四处的门窗大大打开,清风掀起幔帐,将秋老虎带来的热意吹淡了些许。

    嗯。

    无论夫家娘家隔得有多近,哪怕就是一堵墙的距离,也是在娘家舒服。

    含钏眯了眯眼,手随意地搭在了微微隆起的腹间,忽而想起什么来,“昨儿个老四来问我,曹府迁不迁到凤鸣胡同去?”

    薛老夫人摆摆手,赶忙道,“可别了!这些时日你哥哥去漕运使司通河道,有些个讨人厌的同僚一口一个‘曹国舅’‘曹国舅’的!是怕咱们曹家死得不够快还是怎么着!把我气得!”顿了顿,“凤鸣胡同那地儿,轻易别搬去,当初买下的时候也没想过你能做皇子妃,做王妃...如今若咱们搬过去,那可真是递了个把柄给御史——你公公还养着病呢!”

    含钏笑起来。

    曹家有老太太掌舵,跨不了。

    人薛珍珠老太太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拎得清得嘞!

    含钏笑着颔首,“还是咱东堂子胡同好,进进出出都方便,也都住惯了。咱们家人少,若住得太大,也不舒坦。”

    薛珍珠小老太太撇撇嘴。

    哪有太大住不舒坦的!

    只有心眼太大,落在别人眼里不舒坦!

    为了曹家和宝贝孙女儿,薛老太太只能以三迁的孟母为榜样——住哪儿,都是为了孩子!

    薛珍珠老太太看自家孙女儿额上沁出汗来,帮着贴了贴小娘子的鬓间,一边打着扇,一边叹了口气,絮絮叨叨道,“...如今才真正体会到了三人成虎、众口铄金,也体会到了风口浪尖、捧高踩低...甭说咱们,你白爷爷都被那些个日日夜夜守在门口送礼的人逼得搬了家了,连同姚五伯和四喜一块儿搬到了城东的庄子去,还逼着四喜辞了御膳房的差事,唯恐一个不对丢了你的脸面。”

    这个含钏知道。

    四喜辞差事的时候,提前告诉她来着。

    含钏本想将四喜安排到鸿宾楼做掌柜,谁知人很有些志气的,回她一句,“...先从小食肆开起!若是小食肆也不行,就从路边摊开起!我一个在御膳房做过副掌勺的正经御厨后人,还能被饿死?”

    含钏便想,也行吧,白老头儿没少攒银子,这时候开食肆总比她那时候赤手空拳的方便。

    四喜做掌柜的,还顺道捎走了她的小阿蝉!

    这厮挖墙脚挖到她这儿来了!

    哄着小阿蝉,离了“时鲜”,陪着他闯荡去!

    真是个精明的铁憨憨!

    含钏埋头抿了抿唇,笑起来,“您甭他们,师父心里头有数。”

    薛老夫人颔首道,“你师父为人刚毅又正派,自然是有数的,就怕与你与咱们家半生不熟的人仗着有几分交情,在外胡言乱语。我叫你哥哥把漕帮的兄弟全都约束了起来,不识字的送学堂,识字性子沉稳的留在京畿,有几分聪明却心眼大的全都送回江淮了,就怕毁了咱们家、毁了姑爷的名声。”

    薛老夫人叹了口气,“也不知圣人怎么样了...”小老太太捂了捂胸口,“一直没消息,这里就是悬吊吊的!”

    圣人怎么样了?

    圣人还挺好的。

    扛过了三日,院判顶住压力狠用猛药,如今已经能走能坐能说话了。

    当然也能下谕旨。

    圣人亲自拿起玉玺发下的第一则谕旨,令徐慨监国十五日。

    徐慨在秦王府中,双手从魏东来手里接过这道沉甸甸的谕旨,敛眉笑道,“辛劳魏公了。”

    魏东来忙摆摆手,拂尘一搭,谦卑躬身道,“您折煞奴!”再笑着同徐慨身后的含钏行了个大礼,“老太后一日问三次王妃,便是尚在病榻中的圣人也记挂着您这一胎。圣人说了,前些时候您受了惊吓,等小世子或是小郡主出世,必定给您大大的封赏。”

    嗯...

    含钏做宫人的时候,是听过有些有钱人家,儿媳妇儿生孩子,生一个奖励一担子黄金,生两个奖励十几沓银票来着...

    如今这阔气的公公放在自个儿这儿,确实挺...嘿嘿,挺让人开心的。

    含钏笑意盈盈地半福了福,因有了身子日渐圆润的脸庞白皙细腻,冲淡了上挑眉眼带来的空灵与距离,显得很有福气。

    徐慨邀魏东来进府饮茶,魏东来忙躬身笑着摆手,“谢您的赏!只是这些时日宫中事忙——承乾宫顺嫔娘娘封贵妃礼在即,禁卫金吾卫也都在清算校核,东西六宫的女使、太医院的大夫医女都要清换一道...”

    魏东来压低了声音,给徐慨卖了个好,“圣人对龚皇后极为不满,如今宫中大小诸多事宜都交到了杨淑妃手中,顺嫔,哦不,宸妃娘娘往后或许也要在旁帮衬着点才好。”

    徐慨神色瞧不出悲喜,也不接话,态度温和将魏东来送出了府。

    监国令一下,徐慨重返忙碌。

    好似那几日是偷得浮生半日闲,硬生生从忙碌中抠来的。

    含钏月份日渐大了,肚子高高隆起,进了深秋,便很有些犯困,常常看着书便软在榻上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秋风撩人。

    含钏感到鬓边一股暖流,迷迷糊糊睁开眼,便见徐慨温柔深邃的眉眼。

    “你回来了...”含钏手一搭,一直在她身旁陪伴的巨咪蹿到了徐慨怀里。

    徐慨伸手撸了把巨咪,把小猫的脑袋揉得乱糟糟的。

    巨咪不高兴地回瞪一眼,蹬蹬后腿,一溜儿就跑不见影儿了。

    被猫凶了的秦王殿下笑起来,伸手将含钏抱在怀里,自觉地把手放在了媳妇儿高高的肚子上,“今儿个请平安脉了?老孙头儿怎么说?”

    含钏神容柔和地笑了笑,脸往徐慨怀里蹭了蹭,靠得更近些,瓮声瓮气道,“老孙头儿说挺好的,就是小崽儿好像有些大,又有些重,叫我之后不要多吃多喝,没事儿在院子里走走路,到时候好生一些。”

    徐慨点头,“行,那我之后都早些下值,捉了你一起逛院子。”

    含钏闷着笑起来,黏糊糊地回了声,“好——”

    隔了一会儿,含钏抬了抬头,眨了眨眼,目光温和安静地看向徐慨,“我给小崽儿取了个名字。”

    这才多大月份!

    还有两三个月才出生呢!

    徐慨失笑,轻声问,“都还不知是男是女,若是取得不好,孩子怪你一辈子。”

    含钏嘴角翘得高高的,“无论是男是女,都叫安。若是郎君就是安哥儿,若是姑娘就是安姐儿...”

    徐慨认真地看向含钏,相隔良久方将含钏拢在怀中,声音柔得像害怕惊扰落叶的风,“...在梦中,那个孩子,也叫安吗?”

    含钏没说话,手却紧紧揪住徐慨的衣角。

    窗棂外,落日余晖,夕阳西下中,有一双南飞的雁。

    徐慨手有一搭没一搭地轻轻抚着含钏的后背,声音坚定又温柔,“好,都听你的。”

    --------------全文完------------------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