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

第906章 两章合一 文 / 苏闲佞

    余灵拼命的扑腾,却看到鲨鱼群离自己越来越近。

    蓦地!

    她看见一只白鲨,突然对她张开血盆大口,几乎要把余灵吓晕!

    但下一刻,子弹的声音砰的响起!

    白鲨剧烈的跃拍着自己的身体,像是无法承受眼睛上的痛觉。

    白鲨的血也染红了一块海域。

    这时候。

    岸上的裴允歌慢条斯理的操作着自己手里威力不算大的枪。

    ……

    几分钟后。

    余灵被人了狼狈的拖到岸上,腿上已经没知觉了,她却浑身都在抖。

    不知道是因为白鲨,还是因为眼前的裴允歌。

    这个人根本就是个恶魔……

    “好玩吗?”

    裴允歌走到她面前,漂亮的眼梢一弯,眼底的戾气仍是骇人,言笑晏晏的。

    余灵打了个抖,拼命的摇头!

    连傅言白都是那个待遇,她根本就不敢再招惹这个人了……

    裴允歌半蹲在她面前,“以后,余小姐还有机会玩。但我的枪法,不一定再准了。”

    刚刚,裴允歌那一枪要打不准白鲨。

    那她一定会葬身鱼腹!!!

    余灵浑身都在发颤!

    她要远离裴允歌,一定要离裴允歌远远的!!!

    ……

    最后。

    傅言白和余灵都被人丢进了医院。

    而几天后。

    A.M.计算所。

    裴允歌拿着手里拿着手里改过十几次的检讨书,懒洋洋的站在于广和钟盛林、南希几人面前。

    “一定要念?”

    钟盛林是心疼裴允歌的,没舍得看她。

    但这次,被上面派过来教育裴允歌的,是于广教授——前任国防部第一研究院院长。

    出国打颁奖嘉宾,回国把人丢海里。

    再不做思想教育,这人能把天上都捅个窟窿。

    “……行。”

    她挺没感情的开始念,“作为国内科研的一份子,我不应该冲动鲁莽,做出乱纪行为……”

    大概三千字的检讨,裴允歌越读越懒洋洋的,就差靠在后面的桌上了,写满了敷衍,“我应该约束自身行为,为祖国的科研事业奉献一身,让祖国……以我为荣。”

    读到这一句,裴允歌都浑身一顿,但还是强行淡定的读完,又目光凉嗖嗖的扫视过司承言。

    司承言憋笑,躲开裴允歌的视线,却忍不住捂着自己的肚子。

    瞧着裴允歌这桀骜不驯的样子,读着这么一份检讨,也实在太可爱了啊。

    之前她的检讨交了十几遍都没过,所以让司承言改了下。

    但没想到,一个检讨书被他改得这么煽情。

    裴允歌看着后面的内容,是越写越煽情,就没读下去了。

    “读完了?”

    于广问。

    裴允歌眼都不眨一下,“差不多了。”

    “我记得,你检讨内容是不是还有一段什么‘今后保持友爱,为人民服务。在需要你的时候,也愿意顶岗,成为一名光荣的志愿者’?”于广反问。

    裴允歌:“……对。”

    司承言,你完了。

    “这刚好,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于广满意的点头。

    裴允歌:“……”

    其实这次的事,闹得上头的人也知道了。

    而钟盛林为了力保裴允歌,重点提了今年裴允歌的S级项目,也让上头的人,看在Y.G.年纪小,心里测评上还有不少问题,宽容Y.G.这一回。

    当然,也有不少和钟盛林交好的科研朋友,以及原本就挺喜欢裴允歌的科研家们,也都帮着裴允歌说了好话。

    谁还没有年轻气盛的时候呢。

    但上头的人针对裴允歌这次的事情,还是给出了以下的措施。

    ——自我检讨,戴罪立功。

    于广哼了一声,“怎么,不去当志愿者,你还想去狱里蹲几天?”

    钟盛林忍不住火了,“于广,你能不能对我家歌儿温柔一点??”

    于广:“……”

    其实,于广也是很喜欢面前的小姑娘的。

    虽然犯的事挺多,但家国情怀和大局观都不是她这个年龄能有的。

    但谁知。

    裴允歌听言,却是抬眼看他,“可以吗?”

    还有几分向往。

    “于教授,你也用不着对我宽容的。”

    裴允歌又忽然笑了下,悠悠的补了句,“会让我恃宠而骄,对不起国家的栽培。”

    于广:“……”

    以裴允歌这手段和武力值,就算是去蹲几天,估计也不是她吃苦。

    “那你就去,提前栽培一下国家的花骨朵。”

    裴允歌:“……”

    ……

    看着于广在给她写志愿者证明,她还是挣扎了一下。

    “于教授,我还要参加高考。”

    “没关系,你想进哪所大学,到时候群里吱个声的事儿。”于广慢悠悠的说。

    他们有个科研群,国内前三十的大学校长,都在里面。

    裴允歌:“……”

    “不过,云大的校长都请司承言和老钟吃了好几顿饭,估计你得进云大了。”于广说。

    “……”

    裴允歌:“志愿者做多久?”

    “你高中毕业之前吧,反正你在高中也没什么事干。”

    裴允歌,“……”

    于广又拿出了一个牌,交给了裴允歌,“歌儿啊,你可是国家重点培养的对象,必须根正苗红。”

    裴允歌:“……”

    这很有难度。

    ……

    医院。

    今天宋摇醒了过来,裴允歌在给她喂粥。

    两个人都没说话。

    宋摇喝了几口,莫名的心虚,“歌儿,余灵……没事吧?”

    她挺怕裴允歌因为她,把余灵弄死的。

    余灵哪有资格成为裴允歌的污点。

    裴允歌抬眼看她,“?”

    眼神明晃晃的表示——你知道你这是在问谁吗?

    “你要把余灵弄残了,你还要负责任。”

    宋摇抿了抿唇,“她不配。”

    “是要负责任了。”裴允歌慢悠悠的说。

    宋摇心口一紧,“怎么了吗??”

    “过两天去恒德休假,不继续读了。”

    裴允歌这话说完,宋摇心上一凉,以为是恒德把裴允歌劝退了,“是因为傅家??”

    “不是,没时间去读了。”

    裴允歌补了一句,“学籍保留,到时候会去参加高考的。”

    “可是……不参加高三的课程,直接去高考,这样可以吗?”

    宋摇担忧问。

    裴允歌唇角翘起,把碗放在了桌上,一手懒洋洋的托着腮,漂亮的眼睛清澈,靠在她的腿边问,“甜甜是想给我补习了吗?”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