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满级大佬穿越后被团宠了

356 我不骗你,除非那不是我 文 / 灰萌萌

    木瑾把猫猫手里的杯子拿过去,淡淡的说:“因为那就是水。”

    猫猫看着木瑾,猛然醒悟过来,“你怎么能这样?说好一起好酒的!你怎么能喝水?”

    木瑾靠在椅子上,不慌不忙的说:“我早就劝过让你喝水,是你不听的,我也没说我喝的是酒。”

    猫猫努力想了想,她一开始就默认阿瑾应该是喝酒的,白葡萄酒的颜色几近透明,跟水差不多,她怎么知道阿瑾喝的是水?

    脑子里有点浆糊了,猫猫指着阿瑾,忽然词穷了,又觉得自己吃亏了,她嘴一瘪,难受的说:“阿瑾,你骗我。”

    “我没骗你。”木瑾说,这个指控他很冤,明明他制止过很多次的,但是这只猫太霸道了,一句都没听。

    “你骗了!我喝的是酒,你喝的是水,事实就是这样的!你骗我。”猫猫说的更委屈,伤心的趴在了桌子上。

    木瑾顿了顿,看着这只忽然间情绪低落的猫,有瞬间的不知所措。

    他身手碰了碰猫猫的头,似乎是解释,“我以为你想喝。”

    猫猫动了动,把脸埋在了臂弯里,“你就是骗我……”

    木瑾的视线落在猫猫的头顶,忽然发现哄不过来了,她的情绪像是坐了过山车一样,一下子冲到谷底了。

    “那……”木瑾犹豫了一下,“是我不好。”

    天知道,这世上可能没人能让木瑾说出这样的话,这绝对是第一次!

    猫猫抓住了木瑾的手,“是你不好,你骗我。”

    木瑾任由她抓着,虽然他做好了这只猫发酒疯的心理准备,可是,他也没想过是这种情况啊。

    偏过头看了看外面,木瑾也不打算在这耗下去了,他扶起了猫猫,“我送你回去。”

    猫猫蹭到了木瑾身上,抱紧了他,“不回,阿瑾,我要跟你在一起,你别想甩开我了。”

    木瑾只能抱住了怀里的人,他的眼眸深邃,揉了揉猫猫的发顶,“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甩开过你。”

    这样的话,这只猫不是第一次说,他当然也不是第一次听。

    只是,每次听到,他都觉得,这只猫离他很远。

    木瑾横抱起猫猫,把她的衣领的绒毛往上扯了扯,遮住了半张脸。

    出去的时候,依旧是来时的服务生送他们,一直等到他们进了电梯,服务生才摸了摸狂跳的心脏,进展好神速!神仙姐姐醉酒,长夜漫漫,什么不可描述的剧情,是不是都要安排了!

    但是!她还是没看见神仙姐夫长啥样啊!好气啊!

    ……

    保姆车在夜色中平稳的行驶。

    车里,猫猫一直赖在木瑾怀里,无意识的在他胸口蹭来蹭去。

    “阿瑾,你不要骗我。”猫猫又道。

    这样的话,从餐厅到这里,她翻来覆去不知道说到了多少次了。

    木瑾再一次说:“我没骗你。”

    他的脾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好成了这样,任由猫猫折腾,他竟然没有暴走!

    这要是让叶茗时看到,估计眼珠子都能掉下来,要是换成别人,早就被木瑾一脚踢飞了。

    忽然,木瑾微微僵了僵,他低头一看,怀里的人悄悄的,忽然不闹了,只是,她似乎哭了,隔了两层衣服,他依然感觉到了湿意。

    “你哭什么?”木瑾问道,“这么难受的话,以后都别喝了。”

    他以为猫猫是喝多了,这样莫名其妙的哭,还不如大闹一场。

    猫猫在木瑾的怀里拱了拱,“阿瑾,上次你也是那么说的,你说很快就会来找我,可是,我等了一年,两年,十年……不知道等了多少年,数不清了,你还是没有来。

    你骗了我,我好怕,你再骗我一次。”

    木瑾皱起了眉头,唇锋抿成了直线,不知道多少年……那是多久?

    “久猫猫,我是谁?”木瑾问道。

    猫猫:“你是阿瑾!”

    木瑾又问:“你等的人是谁?”

    猫猫:“我等的人是阿瑾!”

    木瑾沉默了,他总是会从猫猫的话中产生不真实的错位感,总觉得,“阿瑾”是他,却又不是他。

    这只猫的来历本来就很蹊跷,而她带来的秘密,也让他无法回避,因为,这有关于他。

    猫猫抱着木瑾,却因为手中的力气越来越小,慢慢向下滑去。

    木瑾把她提起来,自己动了动身体,放低了肩膀,让她靠上来。

    他低头看她,指尖拂去她眼角的泪,说道:“久猫猫,我不骗你,除非那不是我。”

    猫猫却睡着了,闹了一会,哭了一会,悄悄入睡了。

    许久,保姆车停在酒店别墅门口,木瑾把猫猫抱了下去。

    刚走到门口,门就被打开了,里面站着的是单星文。

    木瑾看向他,显然,这个时间还在这里见到一个男人,一点都不合理。

    而单星文却看了看木瑾怀里抱着的猫猫,主动开口:“喝醉了吗?快进来吧,外面冷,你们没有回来我不放心,既然见到人了,我也该走了。”

    木瑾把猫猫抱进去,直接送去了卧室,给她改盖好了被子,才关灯出来。

    单星文穿上了大衣,一副准备走的样子。

    陈豆豆本来也在等猫猫,可是没抗住睡意,现在已经在沙发里睡着了。

    木瑾没有停留,也往出走,跟单星文一同离开了别墅。

    外面又下起了雪,木瑾走到车旁时,停住了脚步,他看向单星文,道:“你认识我?”

    单星文笑道:“在京市,应该没人不认识木先生你吧?”

    木瑾摸了摸风衣口袋,什么都没有摸到,以往就算不抽,他口袋里也会放着一盒烟,可今天忘了。

    他道:“我问的不是这个,你什么时候认识猫猫的?”

    单星文道:“快一年了吧。”

    木瑾冷淡的勾了勾唇,耐心似乎有点告急,“这也不是我想听的,单星文,你的底细我可以轻易扒出来,不要等那个时候你才说实话,太麻烦了,不是吗?”

    单星文看着木瑾,似乎在考虑他的话。

    过了一会,单星文道:“我要是说,我上辈子就认识猫猫,你信吗?”

    这话听上去像是在开玩笑,但是,木瑾却问道:“那你上辈子认识我么?”

    单星文摇了摇头,“不认识。”

    木瑾的气息阴沉下去,他站的位置,挡住了单星文离开的路,现在看上去,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教单星文做人的样子。

    木瑾毫不掩饰的释放着他的危险,事实上,他从不买任何人的面子。

    而单星文也察觉到了木瑾的不善,他笑了笑,依然用开玩笑的语气道:“像木先生这样的人,上辈子也一定是身份尊贵之人,我肯定高攀不起,又怎么能认识你?”

    木瑾看向他,“是吗?”

    单星文点头,“是。”

    木瑾拉开了车门,他已经得到了一个比较有价值的答案,“你不用对猫猫那么殷勤,因为她有我了。”

    单星文看着木瑾官场车门,看着那辆车开走,在雪地里微微笑了笑。

    不愧是瑾神,即便身在轮回里,依然有这么敏锐的直觉。

    想起了木瑾的警告,单星文想,如果猫猫能拥有她最爱的瑾神,他当然全心全意的祝福。

    ……

    木瑾拨通了南爵的电话。

    南爵:“我的天哪,你大半夜给我打什么电话?我的美梦都被你打断了。”

    木瑾却直接说道:“帮我查一下单星文的资料,能查多深就查多深。”

    南爵抓了抓还有些昏沉的脑袋,“单星文?猫猫的御用造型师?他有什么好查的?”

    在南爵给猫猫单独建档的时候,她的人际关系网络,南爵自然也一清二楚。

    木瑾道:“你查一查就知道,也许,还会有意外惊喜。”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凌乱的响动,是南爵已经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ok。”

    ……

    长夜慢慢,猫猫一觉睡到了天明。

    当她从被窝里醒来的时候,伸出脑袋,还有点懵。

    头闷闷的,还有点疼,嗓子也干干的,很奇怪的感觉……难道,这就是宿醉?

    猫猫猛的爬起来,自己还穿着昨天的旗袍,那件绒毛大衣倒是脱在了旁边。

    她不是在跟木瑾吃烛光晚餐吗?后来怎么了?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猫猫找额来找她的手机,到处都找不到。

    忽然,她的手机铃声响了,循着声音,在被子里找到了她的手机,而屏幕上闪烁的名字,正是阿瑾!

    猫猫立刻接了起来,“阿瑾!”

    木瑾听到这么精神的声音,放心了一点,“醒了?”

    猫猫点头,但想到木瑾看不到,又道:“嗯嗯,醒了,头有点疼,阿瑾,我昨天喝醉了吗?”

    木瑾:“嗯。”

    猫猫正要说话,她的房门却是被敲了敲,然后陈豆豆就进来了,他端来一碗汤,说道:“老板,快喝,这个可以醒酒。”

    猫猫喝了一口,酸甜可口,的确很舒服。

    陈豆豆却又道:“昨天我本来在等你,但是没忍住睡着了,今天一早瑾二爷就来电话让我煮醒酒汤,吓我一跳,原来瑾二爷也有我的手机号码啊……”

    猫猫一顿,“是阿瑾让你煮的?”

    陈豆豆老实的点头,“是呀。”

    猫猫放下勺子,端起碗,很快把一碗汤喝光了,“嘻嘻,好喝,你出去吧。”

    陈豆豆被夸了,稍微高兴了一下,端着托盘出去了,她还想着,要是老板每一餐都有这么好的胃口就好了。

    猫猫重新拿起手机,心情极好,“阿瑾,你对我真好。”

    木瑾却只是道:“久猫猫,以后别想喝酒了。”

    猫猫笑嘻嘻的说:“为什么?我发现酒也是好东西,它能让你关心我。”

    这个思路……果然是那只猫能想出来的。

    猫猫却是又道:“阿瑾。”

    木瑾:“嗯。”

    猫猫:“阿瑾。”

    木瑾:“怎么了?”

    猫猫笑着说:“就是叫叫你,我要确定一下,你今天也是我男朋友。”

    木瑾又“嗯”了一声。

    猫猫道:“我要留在这里给单星文的个人秀走开场,阿瑾,你来看吗?”

    木瑾说:“如果时间来得及的话,就去。”

    猫猫顿时问道:“你要去哪里?”

    木瑾说:“有点事要办。”

    猫猫又问:“那古玩商会呢?”

    木瑾道:“有事你打电话,我不去了。”

    猫猫:“喔。”

    她也没问木瑾要干什么,他自然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做,猫猫向来不介意他有他的神秘。

    过了一会,结束通话之后,猫猫伸了个懒腰,跳下床去浴室冲了个澡,然后就下楼去了。

    陈豆豆已经准备好了早餐,见她下来之后兴致勃勃的说:“老板,你又上热搜了!”

    猫猫抬了抬头,问道:“什么热搜?是我跟阿瑾被偷拍了吗?”

    陈豆豆有点囧,老板就那么想让狗仔拍到吗?“不是啊,是你昨天晚上在古玩交流会上的事啊,你已经正式接手了古玩商会的会长,上热搜一点都不奇怪啊。”

    猫猫反应很平淡,“哦。”

    她立刻就没兴趣了。

    陈豆豆又道:“其实昨天会场根本没有娱记,你当上古玩商会会长的消息,是在文物报上报道了,可是今天早上叶茗时就把文物报的照片放到超话里了,然后很快你就上热搜了。”

    说着,陈豆豆又感慨了一下,“自从叶茗时成为你的粉丝后援会会长,粉丝拿到的都是一手消息!”

    这是真的,叶茗时干这个倒是厉害的很。

    现在超话里很热闹,都在讨论猫猫成为古玩商会会长这件事。

    叶茗时混在这些粉丝当中,还回复了好多评论。

    怕大家不知道古玩商会的分量,叶茗时还科普了一下古玩商会,它是除了京市古玩协会之外,最权威的古玩鉴定中心了。

    等他处理好了超话,然后才问顾泽一:“瑾二怎么又单独行动了?他要去H市也不叫我。”

    顾泽一看了他一眼,“叫你干什么?去当电灯泡吗?”

    叶茗时敏锐的看着顾泽一,“电灯泡?你这话怎么听着像是有别的意思?”

    顾泽一说道:“昨天猫猫出现在古玩商会,还当了会长,你不想想,康明辉会心甘情愿?康娇是个省油的灯?

    今天只有古玩报规规矩矩的报道了这件事,你不想想,这是谁的作风?”

    叶茗时被点拨这么一下,果然脑筋转的快多了,“这是瑾二干的啊!”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