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小可爱被偏执男神叼走了书页

第六百一十三章 月厂大人千岁38 文 / 折叶酒

    膳后,三人入了马车驶向皇宫。

    由于是临时被被告知入宫,事先没有换好较为正式的衣服。

    不过洛瓷在王府里的衣服大多比较正式,因此没准备再换。

    至于楚执,他并不在意服饰的问题。毕竟,他越是简单,越是普通,越容易令帝王放心,何须穿得那般隆重。

    现在是下早朝一个时辰后,皇帝一般在御书房处理奏折。

    到了御书房门口,恰巧听见了房内的咳嗽声,门口的小太监入内上报,不多时便请他们入御书房。

    御书房里点着龙涎香,帝王高坐在上首,目露威严,同样是三十岁出头,皇帝却比淮安王多了几分暮气。

    皇帝又咳了几声,他望向楚执,对淮安王开口道,“这便是你属意的郡马人选?”

    淮安王心中有些担忧,虽说他们之间关系不如从前,但也不可能说断就断,他缓声回道,“禀陛下,楚执是臣师兄之子,也算知根知底,微臣想请陛下为他二人赐婚,好绝了京城那些贵夫人的念想。”

    皇帝凝眸看了会儿楚执,微微颔首,“朕允了。”

    凌雾山庄的事,他也算清楚一二,淮安王不可能轻易为洛瓷选一门婚事,不会刻意地想要规避麻烦而选了一个无权无势之人,除非是令对方满意。

    虽说他并不愿淮安王府同朝中这些势力掺和在一起,但也不愿委屈了明棠郡主。

    曾经……这孩子出生时,他同淮安王关系还未发生变化,他也是真心想要对她好的,不然也不会一开始就许了她封号和承袭王府的权力了。

    说罢,他就开始拟写圣旨,边写边开口,“下午便会有人亲自去王府传达旨意。”

    末了,他让淮安王留下,楚执和洛瓷则是退出了御书房,在皇宫内慢慢走着。

    这一行比楚执设想的还要顺利。

    帝王甚至没有过多询问,便同意了。

    虽说只是江湖势力,但如今江湖势力也不容小觑,何况还是近几年声势很响的凌雾山庄。

    他们到了御花园,坐在凉亭里乘凉,楚执忽地开口,“那时,你便是在这里小憩吧。”

    洛瓷微怔,“我偶尔陪父王入宫,父王同陛下谈要事时,比较喜欢来这里。”

    寻常时候这里没什么人,比较安静。

    楚执望向一个方向,好似透过了时空望向曾经,“那天只有六公主的声音,为何会走出来为我解围呢?”

    其实他想问这个问题许久了。

    他知道她并不是同情心泛滥之人,却偏偏在听到六公主为难宫人的声音时,走了出来。

    这会让他忍不住自以为是地觉得,是为了自己,是因为他对她是特殊的。

    然而不是。

    若真是例外,上辈子怎会是那般结果。

    洛瓷眼眸略带迷茫,她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就是那天忽然很想走出来制止。”

    那时的心理活动已经有些模糊了。

    楚执也不继续追问,两人静谧地坐着。

    那时的他啊,早在一开始就认出了她是谁,却根本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

    从那日开始,一直到往后,身份上的不对等就已经注定了。

    那般胆怯自卑的他,不够好,一开始是木讷寡言的,后来是诡谲多变的,不会讨她开心,也无法同她平静冷淡外表下压抑的情绪感同身受。

    他们都是被过去所左右的人,有无法排解消除的悲恸。他钦慕她的同时,又何尝不是把她当做唯一的救赎,唯一的温暖,但那时的她……也是需要被人温暖的一方。

    这样的他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在宫里这么会儿的功夫,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被上报给后宫几位娘娘耳中。

    她们都是想给自己儿子添加助力。

    不多时便有娘娘请洛瓷去宫里,对方派来了自己的大宫女,“娴妃娘娘想请郡主入宫一叙。”

    那宫女余光注意到二人姿势有些亲密,想到娘娘的吩咐,忍不住对楚执道,“这位公子还是要注意分寸,便是亲戚,也要注意男女授受不亲。”

    然而洛瓷和碎片只是好端端坐着,连手也没有牵。

    洛瓷声音淡淡,“陛下已经赐了婚,他是本宫未来郡马。于情于理,都未做出不合礼仪之事。”就差说一句对方管得太宽了。

    宫女脸色十分难看,忙不迭道歉,“是奴婢逾矩了,请郡主责罚。”

    “同你家娘娘知会一声,本宫不多时便要同父王回府,此次是无法前去叨扰了。”

    对方打什么主意,她当然知晓,从前不怎么与这些人周旋,如今更不可能。

    大宫女面露苦涩,虽说郡主没有责罚,但回到娘娘那里,少不得会有办事不力的惩罚,何况,郡主被赐了婚,娘娘指不定要恼的。

    她告退离开,途中遇见别的宫里的宫女,没有出声提醒,也是抱着大家一起吃瘪的心思。

    洛瓷蹙着眉,心中有些不悦,宫里便是这点不好,即便心中的答案是拒绝,却也得委婉措辞,必须找个妥当的理由推脱。

    楚执忽然伸手揽住她的腰,“师妹,我带你离开。”

    他运转轻功,带着她几下就消失在众宫女视线外,不过并未特意避开宫中侍卫,待人少时便落了下来。

    是他主动带着她离开,这样,便没有人说她不懂礼数,纠她的错了。

    附近的侍卫有些目瞪口呆,他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运行轻功在宫里乱窜,他可从来没见过谁敢在宫里这样大胆的。

    但也不能说对方的不是,毕竟对方光明正大,也不是什么刺客,身边又有郡主作为靠山,甚至还得恭恭敬敬行礼。

    总不能说他们影响宫里交通秩序了吧。

    洛瓷忍不住问道,“师兄,以前是你为我挡去的吗?”

    她记得后来,便没有娘娘邀她入宫了。

    虽说她是郡主,加上还手握一支强劲的军队,没有人敢得罪她,但明面上她也不能驳了那些娘娘的面子,便是推辞也得找好理由。

    而那些娘娘不可能轻易放弃拉拢她,却在往后悄无声息,再无打扰。

    楚执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声,“嗯。”

    小可爱被偏执男神叼走了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