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锦衣娘子书页

第182章督主他貌美如花 文 / 妞妞蜜

    提起这个别致的称呼,婵夏的小下巴扬起一个骄傲的弧度,带着邀功的姿态对着于瑾。

    口齿清晰地重复了一遍那个让他蛋疼的称呼。

    “阿、蛋!”

    这是她想了一晚上,才想出来的绝无仅有的好名字,且有理有据。

    “你看啊,出门不能喊你督主,容易暴露身份过于招摇,叫你于铁蛋呢,又不那么严谨,我叫阿夏,你叫阿蛋,一听就是好兄弟——”

    “我不是你的兄、弟。”于瑾咬着牙忍着掐死她的冲动。

    “你这起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叫阿铁也比阿蛋好啊!”陈四和稀泥。

    “闭嘴!”

    陈四抱头对着点娘的坟墓瑟瑟发抖,女儿找的这可怕的女婿呦,吓死个人。

    归根到底都是点娘你走的太早了啊~~

    祭祖回来后,婵夏觉得于铁蛋跟她生气了。

    虽然他这个人平时也没什么话,没多少表情,但她就是有种奇特的感觉,他是很认真地在跟她生气。

    回京这一路,任凭她主动找他聊天、给他分享好吃的食物,甚至是把她窝藏的桂花糖给他,他都用那张死鱼脸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婵夏那种带着两世为人最懂于瑾的优越感,全都粉碎了。

    重生到现在,她头一回觉得原来她也不是十分懂于瑾,至少,没有她自认的那么懂。

    有问题就要解决,她想不明白他为什么生气,但她可以求助热心亲友团。

    彩凝是最先被过滤的,她忙着照顾毛番拓,再说婵夏也不认为彩凝那木讷的性子能比她还懂于瑾。

    虽然婵夏已算是感情迟钝之人,但这并不妨碍她鄙视更迟钝的彩凝。

    陈四就更不要提了,忙着哀悼他那一去不回头的第二春。

    这样想来,她能求助的人就不多了。

    太监的问题太监办,于瑾的心思,怕是只有太监才能懂了。

    “要是忍冬在就好了问他肯定知道。”

    婵夏想到了前世号称厂卫第一花的死太监。

    “夏大人,督主让您过去一趟。”常公公陪着笑,小心翼翼地站在婵夏身后。

    能够让厂卫掌事公公亲自通传的,也只有这位督主家的小心肝了。

    “常公公,我跟你打听个人,你见没见过一个叫忍冬的公公?年纪比我虚长一些,比我腿长,比我腰细,比我皮肤白,特妖娆。”

    “呃这咱家还不曾听过,厂卫是没有这号人的,也没听着宫里有叫这个名字的,大人给我些时日,我命人仔细查着,再来回禀你。”

    常公公心里泛着嘀咕,这事儿要不要跟督主汇报呢,他家的小心肝在那惦记别的公公呢,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一枝红杏出墙来?

    这要是不告诉督主,回头督主雷霆之怒他一把老骨头也受不住啊。

    可要是告诉督主了,眼前的这小心肝正受宠回头吹点枕头风,他也受不住啊!

    厂卫历任提督多是由司礼监秉笔太监兼任,很少留在厂卫办公,只在例行会议时才会出现。

    于瑾上任后单独辟了间书房,留作他办公用,隔三差五就要过来转一圈。

    厂卫上下都觉得这是因为小心肝的原因。

    这是晚上要见,白日也要见,小心肝真是天天见啊!

    常公公亲自送婵夏过去,这一路忐忐忑忑,欲言又止。

    “夏大人,咱家跟着您也有段日子了,有几句僭越的话想厚着脸皮跟你说。”

    婵夏驻足笑道“常公公你这不是折煞我么,在这我是您下属,您有话直管训斥。”

    常公公吓得,老腰都直了,忙摆手推脱“我这把贱骨头哪儿能管得了您呢,您可是小心肝督主夫人啊!”

    “那是私下,于公我还在这厂卫,还归您管,您说!”

    常公公握拳在唇畔咳了两声“那咱家可就说了,这督主待您,可是真真好。”

    “那是自然。”

    “所以,您找那位特妖娆的跟督主说了吗?”

    “这种事儿我跟他说干嘛?”婵夏看他贼眉鼠眼的,想着常公公也是太监,便多问一句,“常公公,你每个月会不会有几天,情绪异常?”

    于瑾回来后就跟她闹脾气,婵夏一时半刻找不到人参谋,只能是问问他同道中人,看看是否太监也跟女子来癸水似的,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常公公笑僵在脸上,感觉被深深的冒犯到了!

    “大人何以问这个?”

    “嗨,还不是督主这几日,阴阳怪气、古里古怪、板着个死鱼脸天天瞪我常公公,你眼睛抽筋了?”

    常公公拼命的给婵夏使眼色,婵夏顿觉一股凉气从身后传来,从脚底板直冲脑门。

    “但是甭管督主他老人家是如何待我,纵使他虐我千百遍,我对督主的一颗真心,那真是比山还高比海还远,十里春风不如他,一百里、一万里——”

    “你当我是沙尘暴还是龙卷风?”于瑾冷冰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常公公对婵夏投以同情的眼眸,他都给夏大人使眼色了,她看不到哇。

    “啊!我仿佛听到了天边最美的天籁,就突如春风袭来满面桃花开,我忍不住去想啊,我忍不住去猜,这难道,就是我那情比金坚的督主大人吗?”

    婵夏转过身,故作惊讶状。

    常公公和跟在于瑾身后的太监都被她的不要脸震到了。

    于瑾身着红色蟒袍,看着是刚下朝就过来了,婵夏眼睛一亮,这次是发自肺腑的赞美了。

    “督主,你这一身真是太好看了,这可真是凤眼半弯藏琥珀,养在厂卫人不知啊!我愿意画作一支笔,不为画这世间美景,只愿在纸上落下你那绝代风姿啊~”

    于瑾这几日早出晚归,婵夏还是头回看他穿正式官服,这般雍容的贵气配上他独有的清冷,深渊一般的黑眸直击心灵,看一眼就能被吸了魂儿似的。

    婵夏看得目不转睛,说罢还吞吞口水,就差伸手摸一把人家这冷峻的脸庞了。

    这表情,这神态,得了去逛教坊司的那些大猪蹄子的真传,威震朝堂的督主在她眼里,就像是红牌似的。

    看在常公公等人眼里,只觉得胃里一通翻腾,有种被比下去的忧伤痛感!

    大家伙都是溜须拍马界的翘楚,为何督主家的小心肝这般一枝独秀?这马屁拍的,可真是空前绝后的响亮!

    婵夏目不转睛地看着于瑾,就听于瑾身后传来一阵轻笑声,她顺着声音看过去,眼睛骤然变大。

    “咦?!冬冬?!”

    (记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或且百度输入“”,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