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辞天骄

第五百六十七章 并肩 文 / 天下归元

    云层之上,将军满面阴霾地看着面前的屏幕。

    代表战士的蓝色光点在不断减少,而一个黄色的光点始终停留原地。

    “影子也没有成功。”副官小心翼翼地道。

    将军沉默着,指节不断轻叩。

    指挥中心的人们都焦灼地看着将军。

    良久,将军闭着眼睛道:“报战损情况。”

    副官报了一个令人心惊肉跳的数字。

    一旁的大屏幕里还在不断实时播报联盟新闻。

    因为远程信号和游行闹事问题,画面断断续续,镜头不断晃动。但依旧可以看见那些冲突、打砸、浓烟和电光。听见人们的怒骂哭喊和不断的口号。

    “管理司昏聩无能,集体下台!”

    “将军任人唯亲,令无辜战士客死异乡,将军引咎辞职!”

    “管理司必须立即公布近年来所有涉及军事、财政、人事任命相关流程文件!”

    有人匆匆走出管理司大门试图驱散人群,顿时被无数长枪短跑戳到嘴边。

    “请问将军现在何处?他打算对大乾实行核武打击和生化打击吗?”

    “请问管理司军务处是否有了最后的作战计划,该计划是否会毁去我们最后的净土。”

    “听说议长已经失踪数日,是否也已经陷在大乾?”

    “经济和军事学者摩尔称,放下科技时代的优越心态,认清自己不是上位者,而只是寻求避难之所的流浪者,请求大乾的接纳,才是当前联盟奔向新时代的唯一途径,请问管理司对这一点怎么看?管理司是否为自己一直以来对大乾的铁血强硬政策而感到后悔?”

    “如果管理司因此感到后悔或者反省,是否打算更改对大乾的下一步计划,您认为在此之前,谁应该为此负全部责任?在废除死刑的今天,他的罪行已经可以使用最高监禁两百年,请问法院大法官对此是否已经有了充足的准备?”

    “……”

    指挥中心里鸦雀无声。

    人们悄悄调转身子,连眼神都不敢往将军那头转。

    有人匆匆过来,关掉了屏幕。

    将军一直端坐着,手中的咖啡杯早已冷透。

    半晌,他转过头,幽绿的眼珠,沉沉地看向自己的副官。

    “杜里。”

    “我在。”

    “我们该改换一下作战方案了。”

    人们的心砰砰跳了起来。

    是选择和平,还是……

    将军手指一敲,调出一张地图,是大乾北境全图。

    “破镜城现在看来,是他们早已做好准备的抗拒我们的大城。我们何必死耗在这里。”

    他的手指,逆着通往破镜城的官道,向着四周划了划。

    “但不可能所有城池都这般准备周全,高墙精兵。永平、西戎、旁边的顺宁卫……人多,墙矮,准备不足。”

    室内一片死寂。

    这是……要转向关内,对百姓展开无差别杀戮了?

    “一旦我们转向关内,就可以逼铁慈这个伪君子皇帝,赶回去救百姓。从此我们便不会再被牵着鼻子走,而是我们牵他们了!”将军脸色如铁,站起身来,“杀一千,杀一万,屠一城,屠百城,我倒要看看,铁慈能扛到什么时候!”

    ……

    破镜城墙之前,忽然掠过一阵风。

    没有被机关困住的联盟士兵齐齐转身。

    下一瞬他们不再前进,也不管被留下小腿惨叫的同伴,只将对方的武器和战衣飞速取下,然后转身飞上城墙。

    在飞渡城墙的过程中,他们的光子枪对着城墙上方扫射,交织出一片绚丽的光网。

    城墙士兵早已得了嘱咐,一旦对方开枪或者反击,赶紧躲藏下城,不可直接抵抗。

    人群迅速散去。

    城墙上也有一些机关,但能留下这些全速前进的战士的,毕竟是少数。

    肌肉战士一旦放弃作战,开启飞行状态,那速度便如闪电,转眼穿透城墙而去。下城的时候,还将那些被吊在半空的飞车给骑走,但有两辆已经被损坏,对方时间紧迫,干脆丢了下来。

    一刻钟后,所有人站在瓮城墙头,看见前方烟尘四起,随即又散去。

    本以为对方退去,但对方行走的方向,让所有人眉头一挑。

    狄一苇忽然二话不说,狂奔下城,从城门底下牵出一匹马,疯一般地出了城门。

    她身后跟着永平系的将领,虽然一头雾水,但也立即追上指挥使。

    狄一苇驰过城门时,伸手对城墙上头招了招,又指指永平方向。

    烟尘数道,直射向永平方向。

    城墙上,除了完全懵懂,专心看蚂蚁的游卫瑆,其余人都脸色铁青。

    包括慕容翊。

    这些怪物们破镜城没能讨得了好,终于丧失了全部耐性,现在转回头对付百姓去了!

    关内诸城,虽然有永平守军,也高墙利炮,可又如何与慕容翊亲自设计营造多年的破镜城相比!

    关内守军也没有这些跟随铁慈一路且打且逃,对付天外来客的经验。

    慕容翊脸色难看,倒不是因为他担心大乾百姓的灾难。

    他是原以为这一战将对方打个七七八八,就可以和铁慈团聚了。

    为此他百爪挠心,想要和铁慈一起作战,却也不得不选择先站在城墙上,对战这些怪物军队。

    然而现在,功败垂成,对方遁走,还是奔向大乾腹地。

    这下他的洞房花烛夜又要飞走了!

    他等待了四年的破镜城还是不能重圆!

    这念头刚在脑中闪过,身边就掠过一条人影,人影速度简直不似人间,却在经过他的时候,伸手在他屁股上轻轻一捏。

    慕容翊立即伸手去抓登徒女。

    自然抓了个空,一道黑影闪过,只留下一声笑和一点掺杂着淡淡药香的繁花之香。

    慕容翊的手指在空中蜷了蜷,半晌落在了城头的积雪上。

    前方已经看不到铁慈了,她瞬移起来其实是不可能被人看见的,之所以方才能让慕容翊感觉到,实在是一次有心的擦肩。

    萧雪崖等人也纷纷下城,天空有红白之影闪过,萍踪也往永平赶去。

    慕容翊忽然喝道:“侄女儿!”

    红白之影一闪,萍踪落了下来,看他一眼,转开眼神,道:“做什么?我有急事!”

    “姨父这里有更急的事。”慕容翊招手让她近前。

    萍踪别别扭扭一边上前一边道:“你能有什么事,你的事我才不理……”

    慕容翊轻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萍踪眼睛慢慢亮了起来,拳头一敲掌心道:“好极,上次他们玩了我,这次也该轮到本郡主报仇——”

    她二话不说转了个方向,红白之影一闪而过。

    只这么一耽搁,前方人影就不见了。

    慕容翊沉默一会儿,拍掉手上的雪,转身下城,道:“备马。”

    朝三暮四跟下去,朝三惊惶地道:“陛下您也要去大乾?陛下您不能去啊,陛下您不能背誓,这万一……”

    话音未落,前方忽然驶来一辆马车,朝三道:“咦,瓜田下的人。”

    瓜田下是大奉的新的密探组织,其中一支小队,专门为慕容翊办理各种秘密事务,行走区域不限于大奉,如今这辆黑色马车正是从大乾方向来,打扮得像普通商旅,只有慕容翊和他亲信能看见车辕下的标记。

    此刻那马车微微摇晃,隐约还有咿唔之声,似乎里面绑了什么人。

    朝三想到什么,喜道:“人找到了?”

    慕容翊停住脚步。

    他看看铁慈离去的方向,又看看那马车,半晌,沉着脸转身。

    那马车跟着他,一直驶进城内属于大奉的调度司官舍。

    慕容翊面沉如水,一直进到院子最里间坐下,帘子掀开,有人被推了进来,口中塞的布被慕四拿下,那人立即呸呸呸吐在慕四脚下。

    慕四面无表情走开。

    慕容翊诧异地看了慕四一眼。

    那人四面张望,看见他愣了愣,半晌道:“飞羽……慕容翊?”

    好久没听人这么称呼过自己,慕容翊也一怔,身子往后一靠,道:“乐无逊,好久不见啊。”

    “你该叫我一声师兄。”铁慈的二师兄乐无逊,今日依旧是奇装异服,却是一身和联盟战士很像的战甲,头部,大臂,小臂,胯骨,大腿,小腿都有战甲覆盖,其余部位都是红色紧身衣,戴着个尖尖的头盔,束着细细的腰,一点也不知羞地顶着胯,依旧还是那顾盼自雄的模样。

    他看见慕容翊就莫名其妙放松了,自说自话地凑过来,趴在小几上,自顾自上下打量慕容翊,慕容翊托腮笑吟吟任他看,等他越凑越近,忽然伸指对他鼻梁一弹,弹得乐无逊哎哟一声,一蹦三尺高,鼻子来不及捂,眼看着两行红艳艳的鼻血就流了下来。

    众人:“……”

    陛下真是一朵带刺的玫瑰。

    乐无逊胡乱抹一把脸,抹得脸上红彤彤的,再次坐下来,也并没有避得远远的,竟然还颇为怀念地道:“还是当年飞羽的味道,你说你好端端当什么皇帝,当头牌不好么……”

    慕容翊懒得理他的胡言乱语,当初东明一路同行,也知道这是个怪胎,他现在满心都是铁慈的事,打断他道:“你还是操心操心你自己,你以为你是被朕请来的?”

    乐无逊看看自己,“不然呢?”

    慕容翊指指他落满血滴的衣角,“错,这叫绑。”

    乐无逊沉默了一会,叹息,“美人多刺且无情,暴殄天物啊……”

    眼看慕容翊眼神变阴,他到底不是个笨人,急忙道:“行了,我知道了,我是被你绑来的,你的人居然能在那山沟里把我给挖出来,简直是奇迹……”

    “朕的人已经找了你整整三个月,从朕一听说盛都生变开始。”慕容翊再次打断他,“别再东拉西扯,告诉朕,云不慈和她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什么办法解决他们?”

    乐无逊奇道:“你找我作甚?你还相信我的话?那可是我师父。”

    “是你师父又怎样?如你这样的大乾弟子,在云不慈眼里,不过是傀儡和蝼蚁罢了。”慕容翊冷笑,“君不见铁慈与丹霜乎?”

    慕四忽然无声无息地走了出去。

    “你怎么知道我是大乾人,是本土弟子,万一我是跟随云不慈一起过来的弟子呢?”

    “如果你是跟随她从天外来的弟子,那你就不用总捣鼓那些四不像的发明了。”

    乐无逊不说话了,过了一会他道:“我很久没见过师父了。”

    顿了顿他道:“从师父开始激进改革开始。”

    “朕以为你会支持革新。”慕容翊上下打量乐无逊,这家伙浑身都像长着反骨,不曾想思想居然和铁慈一般稳重。

    “我不想看见死人,再说我和师父接触比师妹多,我知道师父的一些想法……”乐无逊想了一会,道,“我毕竟是大乾人。”

    “那么,大乾人,那你更应该告诉朕,你师父他们到底有些什么杀手锏,我们怎样才能赢?”

    “赢不了。”乐无逊道。

    慕容翊眯起眼,杀气纵横。

    “真赢不了,他们有一种炮弹。”乐无逊比划,“不大,就这么大,但是一颗,就能把半个大乾北境给炸了。”

    “他们还有一种鼓形装置,能够引发大型地震。”

    “他们还有一种武器,只要发出来,整个大乾都会被瘟疫笼罩,千里白骨,鸡犬难存。”

    慕容翊的心沉了下去。

    “不可能,真这么厉害,之前为什么不用?”

    “好像这些东西有伤天和,曾经造成了太大的灾难,为免极端武器使用造成人类毁灭,他们有公约,不允许使用这些,但是现在随着他们境遇变差,生死存亡之际,所谓公约,也就是废纸了吧……”

    “而且,其中一种武器的减效变种,已经用过了。”乐无逊道,“结果你知道了,阿慈措施得当,及时阻止了蔓延,但盛都还是死了几十个人。而且……丹霜死了。”

    朝三也低着头,出去了。

    “他们现在往永平方向去了。”顿了顿,慕容翊换了个话题,“如何阻止他们。”

    “我不知道,我离开师门了,有些关键事情,我也不会知道……等等……我好像想起了一件事。”

    慕容翊蓦然直起了身体。

    乐无逊却犹豫了。

    “我告诉你们之后,师父若失败了,你们会留她一命吗?”他问。

    慕容翊冷冷道:“会。”

    乐无逊看着他,“你在骗我!”

    “既然知道朕在骗你,那你问什么问?”慕容翊嗤笑一声,“这天下除了铁慈,谁也没资格决定云不慈的生死!”

    “师父抚养我长大,给了我很多材料,无论我捣鼓出什么奇怪发明,无论我花费多少,她都支持……”

    “因为她喜欢看你这个傻子闹笑话,她有能在天上飞的机器不告诉你,然后看你殚精竭虑捣鼓只能挂在树上的气球。”

    乐无逊:“……”

    “收起你的妇人之仁,云不慈不需要你为她乞命。”慕容翊喝道,“快说!不说,你藏你那些发明的山洞,朕立即让人炸了;说了,若能立功,收缴的那些人的所有武器用具,都先给你玩。”

    “我说!”

    ……

    一刻钟后,慕容翊急步而出,将一根铜管系在了信鸽的腿上。

    又一刻钟,一只信鸽被墨野拎着扔在了铁慈面前。

    铁慈匆匆看完信,回身对破镜城的方向看了一眼。

    “磁场紊乱之地……是什么呢?”

    慕容翊信上说,天外来客的武器装备都很精密,越精密的东西,其实越容易被破坏,乐无逊一生痴迷于发明,其原因还是因为云不慈处常有一些废弃的现代零件,他瞧见了便偷去,自己研究组装,有次竟然给他研究出了一个人形机器,想要它给自己端茶倒水,无意中被云不慈瞧见。

    他偷盗被发现,不免讪讪的,云不慈却没说什么,只告诫他不能拿出去玩,又笑说这机器人之所以能动,可不是他乐无逊本领大,只是因为里头一样主部件使用了磁动力和电芯而已,云不慈当时道,“你还想带着这机器人云游天下?保不准遇上什么深山草原,山洞沙漠,磁场特别强烈的地方,当场就能散给你看……”

    如今这话被乐无逊想起来,和慕容翊道,师父明明拥有天外武器,却还一直在小楼底下做实验做研究,他猜可能是因为那边的武器装备并不能完全适用于大乾,如今虽然不晓得师父成功没有,但很可能目前能出现在大乾的,有一部分是师父根据大乾的情形来定制的,比如那个什么磁动力的内芯,那么自然也要受师父所说的什么磁场的制约……

    铁慈捏着信纸,脑中不断思索,磁场……磁场……

    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师父和她讲课,提过一句,这是一种能够对精密机器造成干扰的力场,看不见摸不着。

    可如今时机紧迫,一时又到哪去寻这什么磁场?

    忽然前方一阵惨呼,有一大群人狂奔而出。

    这里是一片草原,位于孚山西北侧之下,是顺宁卫和永平卫的交界之处,西侧连接着翰里罕漠,东侧隔河相望的,就是大奉边城定召县城。

    这里有些零星村子,靠放牧和耕种为生,属于顺宁卫管辖。

    现在,那些往日彪悍的村民们正在草原上狂奔,奔跑中不断有人倒下,他们身后呼啸纵横着金色的光,每道光都能精准穿过一具躯体,每道光都能收割一条性命,每道光都穿透空气发出炸裂声响,在中枪人的胸前开出血色的大洞。

    血洒碧草,一路尸骸。这一幕太过惨烈,声响又太奇异,以至于赶来的大乾和大奉边军都反应不及,愣在当地,而在河的另一面,那座小城中的人也奔出来,挤挤挨挨地遥望着。

    赶到的狄一苇僵在风中。

    她不知道该如何下令。

    若是往日,毫不犹豫就令守军保护百姓,但是现在,下令守军上前抵抗,就是让士兵送死。

    但是坐看百姓这样被收割性命,她身为永平守将,又如何看得。

    她回头看铁慈。

    铁慈脸色煞白。

    她就站在这里,对方已经能定位她,却没有对她开枪。

    他们是要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子民被屠戮。

    狄一苇回头,喝令:“迎战!”,自己当先扬鞭,一骑奔前。

    士兵的命虽也是命,但士兵的职责是保家卫国。

    当百姓遭难,当国难临头,便是转瞬身死,也当提枪至前。

    大军如潮水涌去。前锋如刀,穿刺向敌人阵型。

    今日骑兵却分外逾矩,很快超过狄一苇的马头,两个领头的骑兵校尉一左一右伸手,硬生生将狄一苇从马上拎下,抛向阵后。

    后头的骑兵接着,继续向后抛,转眼间便将他们的指挥使给抛到了阵后。

    狄一苇勃然大怒,半空中抽出烟袋锅子拼命敲打底下的脑袋们,“放肆!放肆!谁准你们这样的……住手!住手——”

    前锋的骑兵已经插入联盟战士的阵型。

    然后瞬间化为炸裂的血肉。

    狄一苇在半空中回首,眼泪瞬间流了满脸。

    她砰然落地,抬起头来时,看见的便是儿郎们赴死而去的马蹄。

    骑兵层层冲锋,再层层倒下。

    百姓们发出惨叫,慌不择路跳入冰冷的河水,往大奉方向而去。

    大奉守军犹疑着举起长矛和弓箭。

    虽然皇帝从未下令过界者死,但守卫国界就是他们的职责不是吗?

    身后一直远观的百姓却鼓噪起来。

    “别出手!”

    “没看见人家逃难吗!”

    “逼成这样了,想活而已!”

    “万一有诈呢?万一这是大乾侵吞我国的奸计呢?”也有人质疑。

    “想什么呢!什么样的陷阱要这样拿人命来填?大乾皇帝为了自己的百姓能孤身将敌人引出盛都,她会让自己的百姓死成这样就为了吞我们一个区区定召城吗!”

    有人弯腰据膝,大喊:“兄弟们,过来啊,快一点!”

    有人抛出绳子去接。

    这些年,有赖于破镜城的存在和两国皇帝潜移默化的友好宣传政策,双方敌意本就淡化了许多,而灾难之前,人道和大义,超越横亘于彼此之间的冰冷河水和巍巍山脉。

    大乾百姓扑入河中,大奉士兵放下刀箭,大奉百姓亲手去拉。

    却忽然有流光跨越长空,当头对河水中那排百姓罩下,不等人们反应过来,随即又是一波金光越过人群,扑向了那群大奉百姓。

    两排血雨,遮蔽了半个河面,片刻之后,河水流红。

    一阵死寂。

    于大乾,是发现敌人的残酷和狠毒,逃往何处,都是死地。

    于大奉,是发现原来敌人心中并无国界,也并不只针对大乾,所有人都是他们的猎物。

    之前的隔岸观火,超脱心态刹那粉碎,每个大奉人内心都感受到了和大乾百姓一般最深切的愤怒和恐惧。

    半河染红的那一霎,铁慈大步上前。

    狄一苇一把抓住了她,“陛下,不能!”

    萧雪崖拦在她面前,抢先拨马提枪。

    一声鹰唳,巨大的黑影越过头顶,丹野的声音凌厉森然:“箭手——”

    空气中嗡鸣之声不绝,一大蓬箭雨泼向追来的那些联盟士兵。

    然而那些箭却在射上对方身体后纷纷断裂滑落,而对方阵型里发出一声古怪的嘀嘀音,随即无数金光拔地而起,划几道跨越长空的弧,下一瞬落在箭手躲藏的几棵树上。

    如雷电自苍穹下,转眼将那树劈裂成几段,血雨蓬地打在枝头,再哗啦啦落下。

    丹野愤怒的喊声如狼嚎,墨野叫声凄厉。

    铁慈闭了闭眼。

    原来这就是师父所说的他们真正的强大。

    最精锐的士兵,在跨越时代的力量面前,也没有挣扎和逃生的余地。

    之前一路追杀,对方行动保守,人数少,借助地形和不断有宫家属下相助,他们有机会慢慢剪除。

    现在对方来的却是军队,在这毫无遮蔽的草原上,铺天盖地地远距离攻击,自己等人扑上去,便是有肌肉衣,也抵抗不了多久,更不要说击败整个军队。

    该怎么办?

    身后忽然传来有重物拖拽声响,还有大喊之声。

    铁慈回头,有一群人拖着一个巨大古怪黑车狂奔而来,奔在最前面的是戚元思和娜仁阿雅。

    铁慈看见戚元思那一瞬,脑海中忽然如电光劈下,劈出一个早已遗忘的想法来。

    狄一苇有所感应地回头,便看见皇帝脸色苍白,眼眸却忽然爆出灼灼亮光。

    她猛地奔回,一把揪住一身凌乱的戚元思,喊:“当初你和我说,你的表坏了,是在哪坏的!”

    戚元思冷不防她抛出这么一个问题,一时反应不过来,他旁边的娜仁阿雅极灵敏,立即道:“是在东北侧的窝里海,您后来赐的新表也坏在那里——”

    铁慈立即放手,转身就走。

    戚元思,大喊:“陛下,大奉皇帝让我把这个拖给您——”

    他和娜仁阿雅身后拖着先前肌肉战士留在城墙上的飞车,当然是已经损坏的。

    铁慈看一眼那飞车,便明白了慕容翊的打算,心中一喜。

    随即又有点奇怪,慕容翊为什么不亲自过来?

    是因为誓言束缚吗?

    她知道那个誓言,本以为慕容翊根本不会在乎,谁知道他后来当真困守大奉,一副完全不敢破誓的模样,这简直都不像他了。

    后来她明白了,不是他变胆小了,是因为他在害怕。

    在经历重明事变后,他害怕任何对她不利的可能,哪怕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誓言。

    所以轻飘飘一句话,真的困住了桀骜无畏的大奉皇帝。

    铁慈心中叹息一声,却又庆幸他被困住,和联盟作战,每一步都极其凶险,他不来最好。

    她伸手在飞车上拂过。

    复原。

    随即她衣袍一掀,飞身上车,回忆着之前看见的飞车骑士的动作,手掌握住橡胶把手。

    微一转动,轰鸣声起。

    听见轰鸣声众人回首。

    哭喊着站在河中不知是继续还是回头的百姓们回首。

    正在冷笑而解气地追杀百姓的联盟战士们转头。

    就看见一抹巨大黑影逆光而来,如奔雷似狂风,冲过北地荒芜的平原和沟壑,在即将接近拦在路上的百姓群时,前轮微微一抬,瞬间便高飏而起,乘着带雪的风,冲破带风的雪,在仰头茫然的百姓头顶划过一道黑色的长弧。

    前轮再次落地的时候,冲入的已经是联盟战士的阵营。

    一个照面,就将一个还没反应过来的飞车战士连人带车狠狠撞了出去。

    巨大的车身在人群上方抛飞了几个跟斗,一声巨响,砸出一个一丈方圆的坑。

    与此同时,铁慈在车上俯低身形,手中一柄之前缴获的激光枪,在这一霎间激光枪打出了三百六十度的光弧,将她身边的战士全部笼罩了进去。

    战士们还没来得及举枪,就不得不被那冲力和冷光逼得倒翻出去,以铁慈为中心,偌大一个圈子翻开黑色的花。

    铁慈一抬手,又是一溜银色的卵形物砸入战士群中。

    “榴光弹!”有人发一声喊,顿时又是一阵鸡飞狗跳,人群再次散开。

    这些事都只发生于眨眼之间,转眼追杀停止,铁慈立于敌军中心,联盟士兵们愕然哪来的杀神,道路上、河中、对岸的百姓和两边军士狂喜凝视,片刻后有人狂呼:“陛下!”

    一声出,万声应,百姓的呼喊和哭声顿时卷过覆雪的平原,“陛下啊!”

    对岸大奉百姓轰动,有人爬上围墙和树探出脖子。

    铁慈没有回头,也没有回应,只抬起手。

    她手上竟然还抓着一个人,是先前她飞车撞车并开枪时,顺手揪下的一个战士。

    也是之前笑得最狂放,追着大乾百姓开枪最快的人。

    她举着那战士,对着四周将她包围的联盟战士。

    联盟战士看着她稳稳骑着的飞车,看她平静的神色,看她抓着一个偌大的人也岿然不动的手,无人说话,无人举枪。

    呼喊声也渐渐停止。

    头顶上,云层中,将军和他的幕僚们,注视着屏幕,自己都没发觉,自己已经忘记呼吸好久了。

    也不知何时开始,大乾皇帝一出现,所有人就开始不由自主紧张。

    哪怕她纤瘦,话少,衣角犹自血迹斑斑,神色难掩疲倦。

    死一般的寂静中。

    铁慈举着人的手,终于动了。

    她身子微微前倾,手臂一抡。

    地面上忽然起了一道风。

    风卷得附近士兵眼眸一眯,隐约看见一条黑影迎面撞来。伴随着啊啊啊的大声惊叫。

    大乾皇帝,竟然将那个高大的士兵,像扔一个铅球一样,扔了出去!

    这个念头才在联盟士兵脑中闪过,下一刻一声巨响,积雪震起半人高,哗啦啦落人一身。

    地上多了一个坑,坑里多了一个骨断筋折不成模样的人。

    这个战士,被大乾皇帝,当着他们的面,活活掼死!

    肌肉衣刀枪不入,水火不惧。

    却扛不住天生的巨力。

    “……”

    震惊之后是寂静,寂静之后是两边百姓狂热的欢呼,和联盟战士猛然被点燃的愤怒。

    如风如海的呼喊声里,巨大轰鸣声再次响起,飞车的轮子在地面一个流利的盘旋,碾碎积雪和草根,前轮飞起。

    像要飞进初升的日色中,或者撞入云层,将那躲躲藏藏的飞碟给撞下来。

    以至于飞碟里一阵忙乱,指挥急令:“升空!升空!”

    将军再次掼碎了咖啡杯,“慌什么!飞车能飞这么高吗!”

    他勃然的眼神,转过前方被固定在地面上的一个手提箱大小的银白色盒子。

    下一瞬,飞车划过一道黑色残影落地,喷出一道笔直的烟尘,越过人群,向翰里罕漠的方向飙去。

    车经过萧雪崖等人时,铁慈伸手一抄,将游卫瑆抄上了车。

    白影一闪,萧雪崖也赶在车子消失之前,上了车尾。

    铁慈没工夫理会,大喝:“抱紧我!”

    萧雪崖愣在这里,可下一刻车身一个大回旋,他险些被甩下去,只得抬手抱住了铁慈的腰。

    风声如吼,冷雪扑面,他这一刻浑身的血却正热,奔腾跳跃,像要飞上云天去。

    并无绮念,只有豪情。

    他曾有三恨。

    恨生于承平年代,大乾安定。

    恨三藩老实,近邻臣服。

    恨周边诸国大多远隔疆域,朝中耽于安乐,不愿轻起刀兵,以至于他不能率万军扬鞭策马于异域疆土之上,为大乾拓百年之基业。

    后来,他不再恨了。

    后来他懂了承平年代是百姓和大乾之福。

    后来三藩果然作乱,连自家都成了谋逆,于裕州率军挡住长乐王军队时,他再一次明白了铁慈曾经最深的期盼和渴望,明白了将帅之责,不是开疆拓土,而是保家卫国。

    再后来,耽于安乐的朝廷不再安乐,太师作乱,异域扬鞭策马于大乾疆土之上,想要毁去大乾百年之基业。

    此刻,才是将士用命之时,却因为自身无能,要让陛下亲自喋血沙场。

    那么他就必须在。

    无论是跃鲤青阳山中的群山设伏,还是万军追逐于荒野之上。

    他曾经渴望流血,渴望战斗,渴望和世上最强大的敌人搏命于沙场。

    现在最强大的敌人来了。

    他渴望追随她,保护她,和她并肩作战,为她后盾,为大乾万千百姓永恒的屏障。

    那是他至高无上的梦想。

    为此,他愿死在星月之下,瀚海之间。

    ……

    联盟战士想也不想,飞车轰鸣,战士飞奔,丢下大乾百姓,狂追而去。

    铁慈飞车闯阵,当面掼死战士,大剌剌转头而去,从头到尾,一言不发。

    比对着他们大骂一万句,还让他们感到羞辱。

    平原上,一道黑影流光跨越。

    后面紧追着无数黑影,如潮水瞬间漫过大地。

    再后面,万马齐喑,大乾战士紧紧跟随。

    云层上,飞碟无声无息追逐。

    云层之下,在黑车不远的上方,海东青带着丹野低飞于野。

    身后的追兵不时抬手射击,冷光纵横,先是射击铁慈和萧雪崖,发现萧雪崖将铁慈挡得死死的,还穿着肌肉衣,就算射中萧雪崖也射不死他,更不要说射铁慈。

    便又改射她的飞车。

    好几次射中了,但未及狂喜,就发现只要铁慈伸手一拍,那车就恢复原状,还能继续开。

    那还射个什么呢!

    地面逐渐沙化,进入翰里罕漠的地域了。

    飞车能适应一切地形,进入沙漠后车轮自动变宽,如履平地。

    铁慈扬头对丹野大喊:“窝里海在哪!”

    “这个方向往西北走!”

    “我要最快的路!”

    “最快的路已经没了,现在那里是戚元思的还没完全完工的引水渠,他谁都不给去——”

    沙漠中造工程艰难,戚元思为了造这七条引水渠吃了很多苦,更不要说因为耗资巨大,他扛过了朝中多少次非议。

    都说那是他的心血他的命。

    侧方忽然奔来一匹小红马。

    马速惊人,马上人骑术更是惊人,在那样疾驰的马上起身,立得稳稳,大喊:“陛下!元思让我给您带路!”

    是娜仁阿雅,她土生土长于沙漠,别人看来没有路的地方,于她却是道路万千,所以才能从侧面插过来追上速度恐怖的铁慈。

    戚元思在她身后,狠狠扬鞭,“走!”

    火红骏马泼风般驰去。

    铁慈跟在后面。

    云层之间,飞行器上,将军遥遥注视着下方的场景,道:“她要去哪里?”

    幕僚调出地图,“似乎是沙漠东北侧。”

    “有无异常。”

    “可以确定那里没有埋伏,甚至没什么人烟。”

    将军看着铁慈和追兵之间的距离,借助地形的熟悉和越来越熟练的驾驶技术,铁慈已经和追兵拉开了一个安全距离,后方的枪支炮弹很难伤到她。

    “故技重施,想把人引到无人处。但不管她想干什么,杀了就一劳永逸了。”将军唇角一抹冷笑,“拿我的离子光射枪来。”

    为了节省能源,这架飞行器是小型,且没有携带重型武器,但将军自然有他级别配得上的武器。

    副官捧来一柄白色长枪,造型像蛇和鳄鱼的集合体,前端一片一片波浪形枪筒,突出两片深蓝色的椭圆形枪口,像是两只鼓胀的硕大的眼睛。

    副官将一管蓝色液体推入“鳄鱼”的咽喉里,枪身白色波浪处便也如大海波浪一般推进闪动起来。

    将军抱起枪,走到缓缓打开的舱门处,枪头那两只硕大的蓝色“眼睛”,对准了底下狂飙突进的铁慈。

    “降低高度。”

    飞行器在缓缓降低。

    “提高速度。”

    飞行器眨眼便越过数里,追到铁慈身后。

    枪管斜指,等着铁慈进入他的射击范围。

    飞车上,萧雪崖回首。

    墨野发出一声警觉的尖唳,铁慈似有所觉,正要回首。

    蓝光一闪。

    没有声响,没有轨迹,没有任何震动和撕裂。

    长空里一声鹰唳,墨野斜斜横飞,巨大的翅膀猛地拍了下去。

    黑色乱羽中一柄弯刀霍霍旋转出闪亮银光,穿漫天飞羽而出,撞上蓝光,轰然一声响,爆出一团烈日焰火,焰火里弯刀消失不见。

    唳声忽转凄厉,满天炸开黑色乱羽,墨野和丹野直线般自空中坠落。

    蓝光并没有完全消失,分出一团红色光束依旧追向已经驰出数里的铁慈。

    铁慈看见墨野丹野坠落,已经回身,前方游卫瑆抬起手,铁慈一把按下了他的手。

    而身后萧雪崖的手已经拍了过来,趁机一掌将她和游卫瑆拍飞了出去。

    萧雪崖另一只手一拍后背长枪,枪身盘旋如游龙,顺着他的背转眼便射出肩头,枪尖在日光下耀如点金,迎上那团灼灼地红。

    下一刻枪尖如弯刀一般无声消失,那一团灼红顺着长长的枪身闪电般蔓延,所经之处,铁木所制的枪身寸寸爆开于黄沙白雪之间。

    那一团红眼看就要抵达萧雪崖身前。

    萧雪崖没有松手。

    将军于战场,不会松开他的枪。

    也不会让开身形,让这团妖火再次追向他的君王。

    那团灼红转眼吞噬了他的手,眨眼便沿着手腕逆行向心口。

    飞车依旧惯性行驶,萧雪崖稳稳立于车上,衣袂飞舞,一动不动,脸在灼灼艳红映衬下如雪如霜。

    他用肉身来阻这一弹。

    再一次死亡逼近,他眼睫都不曾眨。

    人影一闪,铁慈出现。

    萧雪崖下意识要挥手,一抬手才发觉手已经没了。

    而红光眼看已经暗淡,忽然一阵爆闪。

    显然先前两拨阻止导致的所谓熄灭不过是假象,真正的杀手其实在这最后一刻。

    而铁慈此时已经冲了过来。

    忽然一只手伸了出来。

    从车底下。

    修长雪白的手,鬼魅般从车下出现,一出现,手掌一拂,萧雪崖和铁慈便僵硬地飞了出去。

    倒不是他们太弱,实在是一个已经重伤,另一个心思在萧雪崖身上,谁也没想到,车底居然藏了人,这车已经飙了半个沙漠,他是怎么一直紧紧攀附不掉落的?

    下一刻萧雪崖和铁慈哧落沙地,哧出一条深深印痕。

    铁慈抬起头来,就看见一团红光猛然在飞车之上爆开。

    比先前更大更耀眼更猛烈的一团。

    空中腾起熊熊火焰,滚滚黑烟直上云霄。

    铁慈张了张嘴,她想喊,却忽然发现根本喊不出来,那个名字到了咽喉却被挤压在那里,她到今日才明白,原来极度的恐惧会让咽喉痉挛,无法发声。

    她坐在地上,盯着那一片黑红,攥紧手掌下冰冷的黄沙,一遍遍无声地道:“慕容翊。”

    “慕容翊。”

    别。

    别这样。

    她仰头,看天。

    老天,求你。

    别让人这么绝望。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