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哈迪帝国1945

第314章:抢劫运金船 文 / 昨夜大雨

    司徒老先生看着哈迪,眼中带着惊讶和欣赏,哈迪的一些想法与他不谋而合,有些想法更是他都没想到。

    哈迪的话,

    让司徒老先生想到更多,给他的思想也打开了一道窗。

    “这些都是你自己想的?”

    哈迪笑了笑,

    “哈迪集团有自己的智囊团,我说的很多东西,是智囊团根据国际形势和资料做出的分析,很多事情其实只要有足够资料,就能做出部分对未来的判断。”

    “最后来香港投资,是我的决定,因为我觉的,北方的那位领导人是一位睿智的政治家,我相信他会考虑到香港的作用。”

    “当然,我也有赌的成分,赌赢了,我在香港可以获得丰厚的利润。”

    “那赌输了呢?”司徒老爷子道。

    “愿赌服输。”哈迪笑着道。

    司徒老爷子点点头。

    对哈迪道:“哈迪,你是我这么多年,见过为数不多如此有能力有魄力的年轻人。”

    司徒老爷子阅历丰富,接触过罗斯福,常校长,伟人和敬爱的总理,还有无数商人和政客,能被他说一声有能力有魄力,对哈迪是极大的肯定。

    男人被外公夸奖,韩艺珍露出笑脸。

    茶泡好。

    端给外公一杯,又端给哈迪一杯。

    老爷子喝了一口茶,满意的点点头,“艺珍的手艺不错。”

    放下茶杯,司徒老爷子看着哈迪道:“不日我将再次北上,或许要停留一段时间,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话让我带过去?”

    哈迪明白老爷子指的见谁。

    要带什么话吗?

    最后想了想。

    “没有。”

    司徒老爷子呵呵笑了两声,“没有也好。”

    不几日后。

    受北方邀请,司徒老爷子启程前往北方。

    内陆战事发展迅猛,5月初,大军直逼上海,更是引起极大轰动,上海作为东方大都会,知名度非常高,甚至远超北平、南京这样的首都城市。

    香港这边更加人心浮动。

    卖资产的人越来越多,而资产的价格则是一降再降,哈迪集团趁机吸纳大量产业。

    与此同时。

    内陆一些企业家,则离开内陆纷纷到香港避祸,同时也带来大量资金,尤其是黄金白银。

    香港如今最出名的几家银行,自然是汇丰、富国和花旗,这段时间汇丰和富国银行,大笔吸收存款和贵金属,存款数额持续增长。

    来的人里,很多带着古董。

    哈迪拍卖公司,也趁机收购了一大批古董文物,而且价格非常低,其中不乏精品。

    这天晚上。

    一直和维克多联络的许先生,深夜急匆匆找到维克多,“维克多先生,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和您商议。”

    “哦~什么事情?”

    “上海被围您知道吧?”

    “当然知道,新闻天天报道,我也很关注内陆的消息。”维克多道。

    “事情是这样,南边的央行国库在上海,如今上海被围,南边打算把国库最后一批黄金运到海岛,我们得到详细消息,由于他们手上没有军舰,这次打算用民用货船偷偷运过去。”

    “虽然我们能得到确切信息,可不瞒您说,我们如今没有拦截能力,上面的意思是,这件事情想和贵方合作,我们提供确切消息,由贵方出手,所获财务我们两家平分。”

    “之前我们欠着你们一大笔钱,可以从分成里扣,多出的则换算成现金,放在贵方银行,方便日后购买物资。”

    听到这个消息维克多很是惊讶。

    国家级的抢劫行动,这么大的事情他可不敢随意答应。

    “这件事情太大,我不能做主,需要请示我的老板。”维克多道。

    “当然,不过还请不要耽搁,因为时间紧迫,上海那边已经在装船,最晚恐怕明早就会起航。”许先生道。

    “有多少财物?”维克多问道。

    “黄金约10吨,以及一千五百万银元,还有一些其他贵重物品古董、珠宝、玉石、珍珠等,具体数目价值不好估量。”许先生道。

    此时哈迪已经睡下,怀里走着韩艺珍。

    忽然电话铃响起。

    哈迪睁开眼睛,拿起床头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维克多的声音,“老板,不好意思打扰您,有一件非常紧急的事情向您汇报。”

    “你说。”哈迪已经清醒。

    维克多把许先生说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哈迪,哈迪听后也是一愣。

    他知道当年光头撤离时,搬走了所有值钱的东西,据说总共运走黄金150吨,白银几千万两,还搬空了故宫,弄走金银珠宝古董文物无数。

    北边在光头军队里,安插无数眼线,他们的行动其实早已经掌握,只不过当时他们没有力量拦截,只能眼睁睁看着东西被搬走。

    当年给兔子留下的,那真叫一个一清二白,兔子凭借着超强的毅力,咬着牙从赤贫一步步走到后来的世界第二。

    没想到这个世界,北边和自己有了联系,竟然请自己出手抢夺这批黄金。

    哈迪脑海里算了一下。

    10吨黄金,以现在黄金对美元的比价算,大概值1300万美元,而一千五百万银元,差不多能值350万美元,还有一批珠宝古董,总估价2000万美元左右。

    2000万美元。

    哈迪觉得值得抢。

    可惜自己的那几艘战舰距离太远,根本没时间叫来,要不然随便开一炮,就能让对方乖乖投降。

    不过没关系。

    没战舰照样能抢。

    对于北边说的平分,其实对哈迪有些不公平,他们只提供一条线索,就想着拿走一半,自己这边要费劲巴拉干活,比他们付出要多得多。

    不过哈迪还是选择答应。

    谁叫兔子穷呢。

    他们欠自己那么多钱,根本没法还,这次能从光头手里弄一笔钱,北边的也能扣下,对自己其实最有利。

    至于抢劫的事情。

    哈迪一直没把他当回事。

    又不是没做过,这也算老本行之一了。

    “维克多,告诉对方,这件事情咱们接了,我让安保公司和情报人员现在就去找你,你调集几艘自由轮带上武器在海上进行拦截。”

    哈迪想了想,又说道:“把我的飞机开出去,可以用于海上巡逻搜索目标,情报的人知道怎么做。”

    “我明白了哈迪先生。”维克多道。

    当许先生听到维克多答应,心下大喜,“我这就回去,有更确切的消息随时通知你。”

    “好,我们各自准备。”

    深夜。

    HD安保队员全部被叫起来,穿戴整齐后开车来到码头,这里已经有四艘自由轮等在这里。

    哈迪公司的自由轮,每一条上都装备武器,重机枪、火箭弹那是正常标配,由于装火炮实在太显眼,所以改成存放几门M-2重型迫击炮,以应对恶略的突发状况。

    M-2迫击炮理论射程4公里左右。

    人员上船后几艘船立即出发,他们在香港,对方在上海,距离海岛的距离比他们还要近,如果不能赶在对方前面,他们屁都吃不上,所以一出海几条船就开足马力全速前进。

    两个小时后。

    许先生过来传递消息。

    “已经获知对方船号069,是一条5100吨级的货船,船上有护卫士兵260人,对方船上除了金银古董,剩下的就是上海重要企业的生产设备,比如进口机床,生产线等等。”

    其实这条船原本就是要运输这些机器设备的,因为战事紧急,临时被军方征用,所以才变成了运黄金的船。

    天亮后。

    “嗡嗡嗡~~!”

    香港机场一架B-29轰炸机起飞,向着北方飞去,情报部门的人在飞机上安装了大功率电台,随时可以发送消息。

    069号船在上海码头装运好物资后,请示是否可以起航,军部又请示上层,获得批准,天亮后,069号船缓缓驶出港口,向着大海驶去。

    整个航程约三天左右。

    一天后。

    就在货轮行驶在海上时,一架大型飞机从低空略过,069号船上很多船员和护航士兵看到,还都好奇的打量着天上的飞机,按说在海上,飞机不应该飞的这么低才对。

    有懂行的人道:“看外形很像美国人的飞机,就是给小日本丢原子弹的那种B-29轰炸机。”

    “哦,这就是B-29轰炸机啊,以前在报纸上看过,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真飞机。”

    “这是功勋战机啊,上面会不会是美国人,哈喽啊~!”有人嘻嘻哈哈对着飞机挥手打招呼。

    在确定069号船位置后,B-29返航,此刻哈迪航运的四条船经过日夜航行,已经接近海峡,飞机对货轮发报,告知他们对方位置,随后返回香港。

    回去加油。

    第二天。

    飞机再次起航,向着海峡方向飞去,飞过海峡两百多公里后,在海上再次发现069货轮,此刻那四艘货轮已经等在前面。

    货轮上的士兵再次看到这架轰炸机,这次已经不是好奇而是诧异了,为什么又飞回来了。

    飞机返航飞到哈迪船队附近,发报告知069最新位置,四艘货轮开始呈扇形向着069包抄过去。

    飞机在天上兜了一个圈,再次来到069货轮上空时,情报人员用大功率电台对货船通讯,告知对方自己是美军飞机,受邀过来护航。

    船上的军官一听心中大喜。

    竟然有美国飞机护航,天啊,难道校长又和美国人达成协议了吗,要不然怎么会有这种大型飞机过来。

    现在美国人在日本就有基地,如果美国人又开始援助他们,然后派大军支援,未必没有反攻胜利的可能啊。

    至于怀疑。

    说实话船上的军官还真的没有怀疑。

    因为这个世界上,除了美军有这种轰炸机,谁还能派出这种战场大杀器。

    不多时飞机再次发来信息,一会儿将有几艘货轮,伪装成护航船只,到时候一起航行,这样更能隐蔽。

    军官不疑有他,只觉得美国人做事太底细了,还很贴心,混入货船船队,更没人怀疑他们的目的了。

    此刻在茫茫大海上,他们没办法联络任何人,根本不知道这就是一场赤果果的骗局。

    时间不长,

    前方出现几艘大型货轮,上面还挂着米字旗,船长一看笑着道:“我认识这船,美国人的自由轮。”

    军官更不怀疑。

    而且还有一股雀跃的心情。

    因为米国人又开始支持他们了,党国还有希望。

    四艘货轮转了一个圈,两前两后把069号船夹在了中间,军官对船长笑着道:“你看看这保护力度,米国人对咱们还是很重视的。”

    继续又往前行驶了几十海里,此时天色渐晚,前方船只传来旗号,要求靠近海岸线行驶,寻找一个合适地方停泊,同时要求货船负责人登船,签署一份护送文件。

    069号货船不疑有他,跟着一起到了浅海附近,几艘船放锚停下,后面两条船直接靠过来,紧紧挨着069停下。

    此次负责的军官,整理了一下军装后,带着自己的秘书登上自由轮货船,可刚进入船舱,看到一群洋人,就被这些家伙拧住胳膊控制了起来。

    “你们这是干嘛,咱们不是自己人吗,你们不是来保护我们的吗?”这名军官大声喊道。

    “确实是来保护你的,但也有必要这样做。”一个洋人操着不是很流利的中文说道。

    军官有些懵。

    随后安保队员持枪冲入069号,船上的士兵正在吃饭,看到一群端着枪冲进来的洋人大兵都傻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奉命接管这条船,你们的军官涉嫌转移财产,违反了国家法律,现在已经被我们控制,你们也需要遵守规定,否则我们会采取行动,现在全都去货仓。”

    士兵们听得迷迷糊糊,还以为他们的长官背叛了校长,想要偷偷运走这批财宝呢。

    然后被校长发现,派美国人追上来处理。

    这些不明所以的士兵,被关进底层船舱,货轮被控制,时间不长货轮起锚再次行驶起来,这次的目的地是香港。

    两天后。

    某学校校长接到电报,说那艘运输黄金的船还没到,已经严重误时,校长震怒让人立刻彻查,要知道那可是一笔不小的钱,丢失了他会非常心疼。

    可最后发现那条船就那样莫名其妙消失了。

    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甚至有人怀疑触礁沉默了。

    他们不知道,这艘船在抵达香港后,那些黄金、银元和古董珠宝被快速卸下船后,至于那些被俘虏的士兵,除了搜走所有武器,所有人不允许下船。

    哈迪又让人补充了一批物资,包括大批棉花、布料、胶鞋鞋底、糖、香港药厂新出的青霉素,以及包括原先船上的机床,总之弄了满满一船。

    原先的船舷号被抹掉,又挂上一面外国旗,带上原先船上的船长船员和军官士兵,开往了连云港。

    几天后,当被抓的军官和士兵们下船时,看到周围全都是端着枪的我兔士兵,心里是懵逼的。

    心中升起一种严重的时空错乱感。

    他们的船在海上行驶两天,后来被米国大兵控制,怎么忽忽悠悠几天,竟然落到了北方手里。

    这个戏法究竟是怎么变得呢?

    他们是怎么想也想不通。

    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

    而当接收官员看到船上的物资后,高兴的裂开了嘴,这次那帮资本家最大方,满满一船的物资啊。

    最后连船都给了他们。

    不过临走也有要求,就是这次行动的信息不能泄露出去,所以这批俘虏一定要管理好。

    兔子表示这个咱很拿手。

    不打你不骂你,教育转化你。

    oo。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