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虞先生的迟来月色书页

第137章 我们分手吧 文 / 上官小妹

    虞渊沉默了半晌,才似斟酌得开口道:

    “你是在生我的气吗?因为什么事?”

    他看起来像是一副真诚发问的样子。

    其实,叶梓茜鲜少会跟虞渊发脾气,她是真的很好哄,所以虞渊猜不透叶梓茜这次突如其来的脾气。

    直接发问,找到问题的根源,才便于解决。

    叶梓茜的喉咙干涩,在虞渊目光的注视之下。

    摇了摇头说:

    “……我没有生气。”

    虞渊接着问:“那是因为什么?”

    总归是有原因的。

    如果说先前叶梓茜还会对虞渊显露出她的不安,那现在虞渊就明显感觉到叶梓茜像是用一个壳把自己整个给包裹起来——

    他已然碰触不到了。

    出口的话语似乎格外的涩难,叶梓茜微垂下自己的眼眸,轻声开口道:

    “我只是觉得……也许我们应该重新考虑一下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

    “你说什么?”虞渊的声音问得异常平静,话语中隐隐透着几分威慑,他牢牢地盯着叶梓茜,眸光似带着温度。

    其实叶梓茜所说的话并不难理解,虞渊却像是有心的要让叶梓茜再重复一遍。

    被虞渊突然散发出来的冷冽气息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叶梓茜有些害怕这样的虞渊——

    但她还是硬着头皮抬起眼看向虞渊:

    “……我的意思是,我们还是分手吧。”

    “原因。”

    异常平静又冰冷的两个字,几乎是用陈述语调从虞渊的口中轻吐出来。

    叶梓茜知道她若是不说出一个可以让虞渊信服的理由,这件事情是过不去的。

    微吸了口气,叶梓茜强撑着看向虞渊的眉眼。

    她轻声开口道:

    “我马上要移民了。”

    闻言,虞渊的眉眼重重压下,积蓄着风暴。

    他看着叶梓茜沉默了好一会儿。

    似在消化理解叶梓茜所说的话。

    “会回来吗?”

    挑了最关键的问题,虞渊的声音听着并没有任何的怒意,他是一字一句缓慢地说的。

    愈是平淡无波的语调——

    愈像极了是把开刃的刀,慢慢地割。

    最狠也最疼。

    那种痛苦是绵延细密的,止不住的疼。

    这把锋利的刀伤了叶梓茜,也伤到虞渊自己。

    叶梓茜轻摇了下头,否认道:

    “对不起……”

    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他们原本说好了要一起上大学,一起待在同一座城市里,一起租个小房子,一起养猫——

    叶梓茜与虞渊做过太多太多的约定。

    她答应了虞渊每年都要陪他一起过生日。

    答应了除夕夜要一起看烟火。

    答应了每年都要抽时间一起去爬山看日出。

    而这些设想都未一一实现,就全都幻灭了。

    “你不需要跟我说对不起。”

    虞渊:“不就是出国吗?就当作我们考上同一所大学而已,你究竟在害怕什么,你觉得距离会改变我们什么,我说过不会有丝毫的影响,你是不相信你自己,还是不相信我?”

    虞渊的话音听着格外冷淡,似乎是在责备叶梓茜,但其实细品之下就可以发现男孩的话语之中步步是退让和包容。

    因为这代表的是——

    虞渊可以无条件的接受别离和等待。

    叶梓茜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眼眶禁不住的升腾起一阵酸意,她轻声开口道:

    “虞渊……”

    “总会有办法的。”

    虞渊直接打断了叶梓茜未说完的话,似不想给她留下任何的余地,也似不死心地强调,直接开口定论。

    一时之间竟是分不清楚究竟谁更患得患失。

    现在的通讯如此发达,就算是在异国他乡也不会简单的断了联系,也不是回不来。

    更令虞渊觉得生气的是叶梓茜会如此草率又轻易地将“分手”两个字脱口而出。

    胸口的刀刃像是已然见了血……

    叶梓茜感觉自己的眼睛酸得都有些模糊了。

    她本来以为经过了这些天,她早已是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去面对虞渊。

    失信的人是她——

    虞渊无论怎样地朝她发脾气,叶梓茜都会觉得自己是能承受的,也是她应该受着的。

    可是出乎叶梓茜意料的是,虞渊竟连一句重话也没有对她说,正是因为如此,却让叶梓茜觉得更加受不了。

    “你……”叶梓茜只说了一个字,就不敢再开口。

    她看着虞渊。

    这几个字犹如是针扎在了叶梓茜的喉咙口,哽得她说不出话来。

    那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

    打碎了话往自己肚子里咽。

    叶梓茜隔了良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虞渊……我不会回来了。

    你没有必要……为了我这样的人,不值得。”

    在真正亲口将这些话说出来时——

    叶梓茜感觉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觉得哪一刻有这么悲伤过。

    虞渊冷凝着脸回应道:

    “值不值,这不是你说的算的。”

    为了一个人等待值与不值,都先得要尝试过,然后才能真正想得明白,若是连试都不试的话,便只会留下后悔。

    但若是去试了,值得的便不必后悔,不值得的,自己也才能记下这份教训,以后也会长记性。

    叶梓茜的眼眸之中一闪而过的苦涩,她缓声道:

    “其实你真的没有必要这样,谁也算不准以后,就算我没有出国,我们也不一定能够走到最后,只不过是因为这件事情,让我重新审视了一下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也才看得更清楚——

    其实我爸一开始说的话就是对的,我们两个根本就是不同世界的人,以你现在的条件,根本就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

    只不过是因为我们都太年轻了,才会觉得有情能饮水饱,生活只会像一个无底洞一样吞噬一切,你也知道的,从小到大我几乎就没吃过什么苦,之前是我太过天真了。

    我不想要到最后让其他一些东西再去消磨掉我们之间所有的美好,使之变得丑陋不堪。

    所以,我觉得干脆就让这一切就停留在这里就好,我们也没有必要再纠缠下去了。”

    虞渊看着叶梓茜,什么话也没有接。

    他甚至不清楚为何有些话会从叶梓茜的口中说出来。

    他只是轻声问了句:

    “这就是你把戒指拿下来的原因?”

    叶梓茜似恍悟的反应过来:

    “哦,戒指,我本来就想着要拿来还给你的,毕竟那个戒指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它也值不了多少钱。

    ——之前没有立刻跟你说清楚,只不过是因为怕影响到你高考,如今终于可以跟你把话说清楚了。”

    虞渊一直牢牢盯着叶梓茜,像是想要分辨清楚现在是她的面具,还是说先前的叶梓茜才是一直都戴着面具的。

    他竟像是从未看清楚过她。

    不然为什么才几天的时间,她就变得一副他不认识的陌生样子。

    虞渊并没有出声回答,但叶梓茜还是强撑着把自己的话往下说——

    “不管怎么样,和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我真的觉得很开心,是很美好的回忆,希望……对你而言也是。

    ——我马上就要出国了,我们之后也不要再见面了吧,如果你真的觉得生气的话,看到我就当作不认识吧。

    还是……祝你能够幸福。”

    虞渊的沉默被叶梓茜当成是默认。

    “我先走了。”连再见都不敢多说一句。

    说完话后,叶梓茜就转身迅速朝着前面跑开。

    叶梓茜知道——

    她和虞渊的这条路,算是已经走完了。

    心头压抑了那么久,压得她觉得刺骨生疼的话,终于还是都说出了口,在有几分释然的松了口气的同时,叶梓茜拼命的控制着自己在瞬间上来的鼻酸,她连呼吸都觉得涩难。

    眼角被风刮得刺疼,叶梓茜的眼眶泛红,她强忍着一阵一阵涌上眼眶的酸涩。

    眼泪似乎有着不落下来,不罢休的架势。

    委屈又无助。

    明明是自己开口说的分手,明明是自己先选择放开他的手,先背信了两人的诺言,叶梓茜却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拼了命的也压抑不住自己涌上眼眶的泪水,眼泪落下,止都止不住。

    哭得整个人控制不住的抽噎起来。

    叶梓茜先前从来都没有发现过,她的眼泪可以落下来如此之多。

    那些说出去的冰冷话语,在刺伤虞渊三分的同时,几乎是以十分反伤回到叶梓茜的身上。

    一刀一刀往她的心尖上戳。

    刀刀致命。

    叶梓茜才发现原来当一段关系正式结束的时候,她即使是做了再多的准备也都是徒劳的。

    在这个说爱尤其还显得有些可笑的年纪里——

    叶梓茜爱虞渊。

    而这份感情能够维持的期限,连此时的叶梓茜自己都不清楚。

    在她出国之后,两个人真的不会再有任何的交集了,叶梓茜只是天真的以为就算是割舍不下,她也能就抱着与虞渊的回忆生活。

    她以为兴许那样并不会太难。

    因为在虞渊并没有出现在她生命里之前,她也一直是这么过来的。

    叶梓茜并不觉得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脑海中回想起的是昨夜父亲与她又一次的对话。

    叶梓茜从未隐瞒过父亲自己在跟虞渊交往的事实,但昨夜——

    叶铮延却是明确地提出让叶梓茜同虞渊切断关系,叶梓茜当然是不愿意的。

    之前叶梓茜或许还抱着走一步算一步的心态,她是有回来的念头的,所以她也希冀着虞渊能够说出他会等她的话语。

    但叶铮延所说的话,却是让叶梓茜再不敢有这样的妄想和念头。

    叶铮延告诉叶梓茜——

    “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大人了,有些家里的事,爸爸觉得可以告诉你,你也有能力去承担了,对吗?”

    “我们不可能回来了,我们也不能回来,所以你若是真的喜欢那个男孩子的话,还是跟他断了吧。”

    之前种种的幸福甜蜜就像是叶梓茜偷来的,如今一切都要再重新归还回去。

    叶铮延还说了一些话,叶梓茜现在想想都还会觉得后怕。

    从始至终,叶梓茜最不想成为的就是虞渊的负累,有他妈妈这个负累,虞渊就已经够辛苦的了——

    叶梓茜更害怕自己会成为他下一个负累,

    在叶梓茜跑开之后,虞渊从始至终都停留在原地。

    他并没有去追,男孩一直以来的骄傲像是不允许他去做出这样的事。

    其实在两人的关系之中,虞渊很大程度上一直是处于被动的状态,他也一直习惯了叶梓茜对自己的追逐。

    街边的路灯让虞渊一时觉得有些晃眼。

    虞渊站在路边,恍惚之中依稀可见几分失魂落魄的狼狈,像是顿时被卸去了周身的骄傲。

    虞渊就站在路边愣怔着,街角昏黄的路灯依旧是和暖的,偶有树叶被晚风吹得往下掉落,对街的推车上糖炒栗子的香气可以飘得老远,可是虞渊却只觉察到了彻骨的寒意。

    *

    另外一头,在谢师宴结束之后。

    原本已经要回家的安素却是在半路被梁云飞给拦了下来。

    安素觉得自己现在都有一些怕他了:

    “你……你找我有事吗?”

    梁云飞开口就直入主题地问道——

    “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可以给我答复了吗?”

    安素整个直接愣住了:

    “……考虑什么?”

    “考虑要不要跟我在一起啊?”

    梁云飞觉得安素根本就是有现在跟他装傻,他上次已经把话说得那么明白了。

    他不信她听不懂。

    “你是真的想清楚了吗?”安素轻声开口问。

    她心想的是难道这段时间还不足以让梁云飞冷静下来吗?

    她一直都以为他那天晚上说的话是一时冲动。

    安素又怎么敢当真呢?

    梁云飞直接开口说道:

    “这话是我在问你的,你想清楚了吗?

    ——怎么反倒变成你拿来问我了?”

    梁云飞又立即转口道:

    “是我上次跟你解释得还不够明白吗?我并不是一时兴起,其实我没有告诉你,上次我们和卓逸宸他们一起去海边的时候,靳尚就曾经点破过我,说我对你的占有欲太强……

    或许之前我一直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以在那之后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想得很清楚了,我是想和你在一起的,但不知道你的心思之前,我也会害怕破坏我们两个人之间原本的关系。”

    :。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