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他的夫人是神明

176 缺心眼的玩意 文 / 爽口云吞

    到开业的时候未晚才羞愧的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什么人脉关系,最后还是托了顾君澜一行人的福才不至于在开业第一天就冷冷清清,门可罗雀。虽然她自己并不急着一时的客人络绎不绝,但开张第一天就没几个客人,让人看到了,谁还有信心来啊!

    她要开美容院的事也没瞒着阎家的人,不过也没有多说别的,只说了店的地址和开张的日子。没想到开张这天她就看到自己的婆婆和小姑一起来了!随着她们一起来的还有几个和罗枳交好的夫人,还有罗家的两个妯娌也一起来了,罗蕴宁自然也就跟着了。

    明面上美容店的老板是苏伊,所以罗蕴宁在美容店看到未晚惊讶了一下倒是很快就接受了,并没有多想,只是纳闷不解自己的姑姑为什么要给苏伊面子,来捧场美容店。在帝都,这样的美容店不计其数,而且他们这些人平时去的都是一些高端的美容店,什么时候对这些小店有兴趣了……

    美容店这件事苏伊办得很是很不错的。

    装修的同时她就不知道从哪里招聘来了几个熟手的美容师,再请人专门培训过,学习她们独家美容手法——这独家美容手法自然就是未晚自己搞出来的了。总得想个名正言顺的名目,加上自己的独门美容护肤品,美容的效果才出来嘛,不然的话以后谁都买了护肤品回去自己弄,结果却没有效果,那岂不是要坏了自己的品牌名声吗?

    未晚还亲自给自己的婆婆提供服务了!

    因为担心被人发现了,罗枳要了个单身间,房间里就她们两人。

    没有旁人,罗枳说话自然就不需要顾忌了。

    “晚晚,我看你这店装修得挺好的,高大时尚又不庸俗,很有种高贵优雅的格调。特别是一进店闻到的那股淡淡的香气,很好闻,跟普通的香薰完全不一样!你是从哪里找到的香薰,我也买点回去放家里浴室。”

    未晚洗干净了双手,动作轻柔的在罗枳脸上动作着,听到她的话笑着说道:“不用买,这是我自己调配的香料,妈你喜欢的话尽管拿,自己用或者是送人都行。还有很多其他的香味。”

    女人爱不爱香,端看这香好不好罢了。好的,顶级的香是令人迷醉的,心生向往的。这世间没人会不喜欢香的东西,特别是大自然中的各种香气,就没人不喜欢闻的。至于人为造出来的香气,为什么有人喜欢,有人却觉得恶心呢?

    因为不纯粹!

    越是纯粹的香接受力就越大,包容力也就越强。

    她自己调配的香除了原材料精纯之外,更重要的是她有灵力加持。如果不是找不到更好的调配香料的工具,这香还能更好!因为调配香所用的用具本身不够好,也就导致了调配出来的香稍有瑕疵,这是她用灵力提炼也无法改变的。

    罗枳惊讶极了,下意识的就睁开了眼,“这香是你自己调配的?”

    未晚笑着点了点头,“是啊,我以前就喜欢捣弄这些,捣弄得多了,就摸索到了一些门道,然后试着自己调配,慢慢的就调配出来了。待会儿做完美容,妈你看看喜欢哪些香味,你自己随便挑。”

    罗枳乐滋滋的重新闭上了眼睛,“晚晚,你可真是厉害了,调香都懂,还是自己琢磨出来的。难怪生了安安这么聪明的孩子!”

    “安安这么聪明,应该是遗传了昊天,他可比我聪明多了。”

    罗枳听到这话心里很高兴,嘴上却说着:“你们都聪明,所以才有安安这么一个孩子!等过几年你事业稳定了,你们再生一两个吧!到时候我退休了帮你们带,你们什么都不用管!你们两个都是相貌出挑的,生的孩子也一定跟安安一样可爱又漂亮,不多生几个想想都怪可惜的。”

    她闭着眼,没看到自己说完这些话之后未晚脸上的表情凝了凝,笑容也收了收。

    未晚眼神闪烁着,心道她倒是想多生一两个,但是恐怕不行。她和昊天都是上神,本身就不容易孕育后代。当初安安的到来都是意外,这种美好的意外应该不会再出现了。虽然说昊天现在在人间,身份算是凡人,可血脉可不是。

    所以说他们应该是不会有第二个孩子了。

    这种话她当然不会傻乎乎的跟自己的婆婆说了。

    所以她故作娇羞的说道:“妈,这种事以后再说吧,而且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还得看昊天。”

    “看他干什么,只要你想,他不愿意生也得生!”顿了顿她又补充道:“要是不想再生,那也不用勉强。现在的年轻人很多都是只生一个孩子,说这样能更加专心用心的教育和爱护,这话倒是有点道理的。只是我们这一辈的人都觉得孩子还是多生一两个的好,只有一个孩子,未免也太孤单了。”

    他们这种家庭也不用担心养不起,养不好。而且晚晚和阿昊这种相貌不多生几个,怎么想都觉得有点亏啊!再不济……再不济生个女儿也是好的。

    罗枳光是脑海里想着将来不久后有个粉雕玉砌的孙女,一颗心就有些止不住的激动起来了,脸色都控制不住的微微红了起来。吓得未晚还以为是自己大用力,把自己婆婆的脸都弄红了。

    她放轻了一些动作,回道:“安安能有个伴确实挺好。”

    就怕事与愿违了。

    一个多小时后罗枳捧着镜子惊喜不已的看着镜中的自己,欢喜不已,“这……晚晚,你该不会是偷偷给我化妆了吧?这也太明显了!”

    不能说是换了一个人,但脸还是那张脸,可就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了!

    女人嘛,上了年纪不管再怎么保养都会多多少少的出现一些难以避免的问题。像是她,平时上班都带着妆容,看不出来,实际上面色有些暗黄,而且她睡眠质量不是很好,肠胃消化也有点问题,这就导致了她有些黑眼圈。眼角的细纹还是比较明显的,法令纹也有,笑起来的时候会特别明显。

    但是现在她肉眼可见的发现自己脸上的皮肤通透亮泽了许多,眼下的黑眼圈已经看不到了,细纹也是,光滑得很!就连法令纹也淡得几乎看不见了!

    她当然知道刚做了美容会看到很明显的效果,但这仅限于保水一类的,而且还需要用到一些仪器。可刚才晚晚给自己弄的时候是完全没有用到任何仪器的,就只有几样护肤品而已!所以她才会这么意外和惊喜。

    因为这样的话是不是只要她学会那些手法,买了这些护肤品回去,她自己就能在家里保养了?毕竟她不是什么贵妇,不用工作,她可是有工作的人,天天上班的,哪里有时间经常过来做美容啊!今天还是想着说自己的儿媳妇美容店开业,不管怎么样都应该来捧场,这才腾出时间来的。

    “妈,你这也太夸张了,是你本身的底子就很好,只是平时有些方面不太注意保养,加上生活作息,饮食习惯等等方面的影响,这才看起来皮肤不太好而已。这些护肤品能由内而外的净化你皮肤里层的污垢,加上独特的手法,让这些污垢排出皮肤,自然就好起来了。”她指着一旁的化妆棉,“妈,你看,这些就是你皮肤排出来的不好的东西。”

    罗枳一看,吓了一跳,瞪大了眼,“天啊,这是我脸上排出来的?怎么……怎么这么脏?我天天早晚都很认真洗脸的,卸妆也是!从来不敢偷懒的!”怎么会这么脏啊!那几块化妆棉黑漆漆的,像是用来擦过半个月没擦的桌子一样。

    未晚笑了笑,“妈,不是说你平时洗脸认真就真的能把脸洗干净的。就好像我们的身体,每天吃进去那么多东西,有些东西是健康的,可有些东西是不太健康的。日积月累,体内肯定就积累了不少毒素,毒素多到一定程度身体就会出现问题。我们平时也会吃一些排毒的东西,但作用很有限。”

    而且现代人不管是用在脸上的护肤品还是吃进肚子里的食物,原材料几乎都被污染了。是空气,是大环境的变化造成了这种结果。不管人再怎么小心注意也无法避免吸入一些有毒的物质。这些有毒的物质长年累月的积在身体里,平时注意保养的问题自然不大,顶多就是些小毛病,不注意的问题可就大了。

    她话里的意思罗枳明白,深有同感的说道:“是啊,现在环境污染是越来越严重了,不管是地里种的菜还是水里的养的海鲜,又或者是天上飞的禽鸟,都没有多少是纯天然无公害的了。”所以现在是越来越多的人在自家院子种种菜,养养鸡鸭什么的。

    他们家院子倒是大,可就是没人有这个时间去搞这些。想想还觉得挺可惜的呢。

    “那看来以后我只能定期过来做下美容了。”

    “妈,你要是没时间,在家里我也能帮你弄。至于护肤品,你要是觉得好用,就带一套回去试试吧!”

    罗枳眼睛一亮,“行吗?”

    未晚噗嗤一声笑了,“这有什么不行的,不就是为了给客人用吗?”

    说着她亲亲热热的挽起了罗枳的手臂,“而且到时候妈用了觉得效果好,肯定会帮我免费打广告,宣传的。我还省了一笔宣传费呢!”

    罗枳笑着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背,嗔道:“你哪里还需要我帮你宣传啊,你只要在网上喊一声,大把的人前仆后继的来呢。”

    未晚闻言立刻就皱起了眉头,愁眉苦脸的,“妈,你是不知道我在网上那名声可不好,我要是说了这美容店是我的,我还担心有人来砸店呢。”

    罗枳连忙安慰道:“网上的那些人说的那些话你不用当真,你很好,真的!说你不好的,都是嫉妒你的人!”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所以我不指望那些人了,我就指望妈用了帮我宣传了!”

    “好好,帮你宣传,一定帮你宣传!”

    两人亲亲热热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正好让罗蕴宁看到了,她眉头顿时一皱,眼里有些不解。

    姑姑怎么跟未晚关系这么好啊?难道姑姑也被未晚骗了?

    想到这个美容院的老板,还有姑姑和妈妈,大伯母都来了,罗蕴宁一张俏脸不禁沉了下来。这让她又想起了阎爷爷寿宴那天晚上的事。回去之后她可是让爸妈狠狠的骂了一顿,三哥居然还说让她以后做事多动动脑子,别到时候被人卖了还傻乎乎的替人数钱感激人。

    三哥这话什么意思嘛,说得她好像是被人利用了一样。她哪里被人利用了?那天晚上的事明明就是她亲眼所见!而且她什么都没做,只是说了自己看到的事实而已,怎么就被人骂了?

    说来说去还是得怪这个未晚!

    就说这美容院,要不是大伯母和妈妈拉着她来,她才不来呢,都不知道那些产品合不合格,用了会不会烂脸。

    只是等罗枳走近了,她一眼就发现自己的姑姑有些不太一样了。

    “姑姑,你……你脸上皮肤怎么好了这么多啊!”这效果也太明显了吧?这是用了多少仪器和产品呀?

    罗枳美滋滋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高兴的说着:“是吧,你也看出来了,姑姑皮肤好了很多,这效果太好了!以后我得常来!”

    罗蕴宁防备的看了眼未晚,说道:“姑姑,我觉得这效果太好了也让人有些担心吧?不是有句话叫过犹不及吗?立时效果太好的东西往往副作用都很大的!”

    罗蕴宁说这些倒不是故意针对未晚和苏伊,她确实是这么认为的,只不过因为她们的关系,这点谨慎和担心就被放大了不少而已。

    这小姑娘对自己有敌意未晚是知道的,不过她没做什么太过分的事,刚说的话也还是道理之中,她也就不和她计较了。

    “罗小姐担心的也有道理,但是我朋友开的这店是走高端服务的,也就是说面对的客人以高收入,有一定的社会地位的人员为主,是要做长久生意的。”

    罗蕴宁懵了一下,没反应过来,“所以呢?”

    跟她说的有什么关系?

    罗枳在一旁听了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个侄女有些傻愣愣的!

    未晚笑了笑,“既然是要做长久生意的,客户又都是有社会地位的人,当然就不能得罪了。对女人来说什么最重要?脸蛋!我朋友敢对自己客户的脸蛋做什么不好的事,这不是自断财路吗?这样就不是做生意,是找死了。”

    罗蕴宁这才明白过来她话里的意思。明明她说的话每个字都没有问题,但她听着就是觉得一阵羞恼,觉得她是在嘲笑自己。她红了脸,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所以罗小姐放心,来这里做美容只会让你越来越美丽,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当然了,罗小姐年纪轻轻,正是一个女人最美好的阶段,过来的话只需要做一些基础护理就够了。”

    罗蕴宁暗暗撇了撇嘴,心里道她才不要来!帝都多的是美容院,她干嘛不去那些高端的店,要来这里啊。说是不会有任何问题,可万一真的出了问题,谁负责?负责得起吗?

    罗枳瞧见了自己侄女脸上那藏不住的表情,眉头皱了皱,等未晚走开了才问道:“蕴宁,你是不是不喜欢晚……未晚啊?我看你对她好像很有意见似的,是她什么地方得罪了你吗?”

    罗蕴宁压根没想到未晚会是自己的表嫂,所以自己的姑姑这么问,她想的就是要捉住机会好好的跟姑姑说说,让她千万不要被未晚迷惑了,上了她的当,到时候被她利用。

    于是她想也不想的说道:“姑姑,我就是觉得未晚她是娱乐圈的人,姑姑你不追星,也不混粉丝圈,不看娱乐新闻,是不知道娱乐圈有多混乱!你更不知道有些女明星为了红,为了能上位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姑姑你要小心未晚利用阎家的关系为自己铺路啊!她要是在外面找资源的时候说和阎家的人关系很好,那别人不得给这点面子?”

    “所以姑姑,你千万不能被人利用了!这个未晚她人品不行,她曾经还害过宝萱姐呢!”

    “宝萱姐?你说唐家那丫头?”罗枳捕捉到了一个耳熟的名字,“未晚怎么害她了?”

    罗蕴宁立刻将之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义愤填膺的,丝毫没有发觉自己的姑姑面色越来越难看了。

    “姑姑……你、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罗蕴宁说完了才发现自己的姑姑神色很是难看,刚刚美容完的脸似乎都黑了。

    罗枳冷冷的看着她。

    当着她的面说她儿媳妇的坏话,她脸色能好看吗?蕴宁这死丫头,小时候还挺聪明的,怎么越长这脑子就越不好使了?那晚被唐宝萱当枪使了不知道就算了,还要继续维护对方。她罗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个缺心眼的玩意?

    不行!她得找机会提醒提醒一下二嫂,让她平时多提点一下蕴宁,别到时候真的给人利用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这话当着她的面说说,她是长辈,不会跟她一个晚辈计较,也知道她本意是好,只是被人迷惑了。可要是让阿昊听到了,以他对晚晚的在意和维护,蕴宁肯定得脱层皮!

    “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罗蕴宁完全没察觉到问题,傻乎乎的道:“是我在网上看到的,而且也是事实啊!未晚不是把宝萱姐的电影女主角抢走了吗?网上都那样说了,那肯定都是真的了!”

    罗枳咬了咬牙,真想用力敲一下她的脑袋,看能不能敲清醒了。

    “所以姑姑,你真的不能被未晚那张脸骗了!”罗蕴宁一脸认真。

    罗枳懒得和她说了,抬步就走。

    罗蕴宁却追了上去。

    她觉得今天是个机会,她可以帮宝萱姐试探一下姑姑的态度。

    “姑姑,你觉得宝萱姐人怎么样呀?”

    “挺好的。”

    罗蕴宁眼睛一亮,“是啊,我也觉得宝萱姐很好。她是唐叔叔的女儿,从小就优秀,是学霸,在娱乐圈里也洁身自好,从不仗着家世为自己谋福利,踏踏实实的演戏,可以说是一股清流呢。”

    罗枳淡淡的应道:“嗯,这么说确实是不错。”

    但可惜唐宝萱并不是她说的这种人。那丫头心里的鬼主意多着呢,可骗不了她这种年纪的人。

    罗蕴宁眸色闪烁了一下,咬了咬唇,试探的说道:“我觉得宝萱姐和当初表哥在娱乐圈时一样,他们都是很好的人,而且家世相貌学历什么的都挺相似的……”

    她觉得自己这样说姑姑一定能听懂的。如果姑姑也喜欢宝萱姐,那就会思考她说的话,说不定就——

    “姑姑,怎么了?”罗蕴宁眨了眨眼,不解的看着她,姑姑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罗枳可算是明白了。

    敢情是唐家那丫头看上了阿昊啊,所以才想利用蕴宁来当说客?这丫头被人利用了还不自知,蠢!

    她眼神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罗蕴宁,“蕴宁,寿宴那天你阎爷爷说的话你也听到了,阎家只认一个孙媳妇,我和你姑父也只认一个儿媳妇,那就是安安的生母!除了安安的生母,其他任何女人都不可能进得了阎家,安安也不会有任何后妈!如果你表哥不能跟安安的生母在一起,那你就永远都不会有表嫂!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罗蕴宁呆愣住了,愣怔的看着她,呐呐的说:“姑姑,可是……可是万一表哥他不喜欢……”

    “不!你表哥只喜欢安安生母一人!所以其他的任何女人都可以把那点小心思收起来了。因为除了安安生母,没人能进阎家的大门!你记住这一点了,以后再有人窥伺你表哥,你就将我刚说的话原原本本的告诉对方,知道了吗?”

    罗蕴宁愣愣的点着头,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她没想到会听到姑姑这么坚决的话……安安的生母……他的生母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让阎家的人这么的维护,认定了她?

    宝萱姐岂不是一点可能都没有了?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