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妙手天医之锦绣医女

第395章 谁也没想到(3更) 文 / 莫西凡

    闽浙沦陷,靖王府兵权在握,沈原平生死不明,朝局瞬息万变。

    朝中空缺一堆,这还没到秋闱又出了闽浙的事,东南军还不知道什么情况,朝堂上下,多少有些人心晃动。

    朝中有人谏言,东南门户不能出问题,郁世子年轻经验不足,皇上应再添派人手前往闽浙帮着主持大局,绝不能在此时让东南出事。

    这也是合情合理的谏言。

    城卫军到底和整个东南军没法比,相对而言,郁世子在众人眼里太过稚嫩难当大任。

    皇上若是真的是因为信得过靖王府才派郁世子去,那也可以挑选一个合适的人选去辅佐。

    皇上也应了,可这人选又头疼了。

    朝中各种谏言都有,几位皇子都排除在外,本来就说郁世子年轻没经验,几位皇子也差不多,派去不合适,朝中的几位将军,沈原平已经身陷闽浙了,其他几个权衡考量之下都不太合适,那就只剩下定国公了。

    而且有关定国公的传言也澄清了,就算没澄清,也是男人在外风流的一点破事,在男人眼里,与国家大事不能相提并论。

    最后结果却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竟然是东顺王。

    不得不叹一句,皇上是真的敢用人啊。

    东顺王从前在旁人眼里也是个不理朝政的边缘人物,不过人家确实手中也有兵权,虽平时朝堂之上没什么声音,可到底早年也在边疆呆过几年,带兵打仗也算有些经验,最重要的是,郁世子算是于他有救命之恩,让他去辅佐自己的小侄儿,他应该不会出幺蛾子。

    东顺王也满口答应丝毫没有推拒。

    这人选定的着实谁都没想到。

    “东顺王...皇帝的心思让人捉摸不透啊。”慈君竹得到消息眉头深锁。

    她散播传言,其实就是拖延的而已,笃定最后皇帝还是会选定国公,有些出人意料。

    “这东顺王平时谁的边都不沾,偏生上次慕容郁苏救过他,他去闽浙就算不帮忙,怕也不会添乱。”

    “皇帝当真是看重靖王府,看重那个郁世子,这君臣手足之间一条心,大渊的朝堂就乱不了!”

    慈君竹放下手中书本面色沉沉,虽然拖住了一时,可派去的人选不太理想。

    “先生不是常说不着急吗?自古,哪个君王能做到一点疑心都不生?眼下是朝廷急需用人,等到秋闱之后朝局稳定了可就不好说,先生您别忘了,储君还没定呢!”

    一语惊醒梦中人,慈心的话让慈君竹眉头舒展,点了点头豁然开朗道:“你说的没错,储君还没定呢,皇上此时重用任何人都无关紧要,一旦储君定了,就绝不会容许朝堂上哪一家独大给儿子将来的帝位留下隐患,皇帝在位期间,一定会为未来的君王清扫道路。”

    “先生所言极是,咱们按部就班来就是,闽浙那边,能让郁世子出点事最好,不能也不急,还是应该着眼朝堂,秋闱在即...”

    “对,秋闱在即,皇上定会启用新人,我在尚书院呆了这么多年,不能白白耽搁了,总要有所收获,至于几位皇子...就选西陵王吧。”

    此时正是西陵王势弱的时候,她这算是雪中送炭。

    “先生决定了就好,奴婢知道该怎么安排了。”

    慈君竹点了点头不再说话,走向琴台开始抚琴,最近洛府的戒备稍微松懈了些,试试看吧。

    看看洛云峰能不能递句话出来,洛府现在还是不能轻易靠近。

    京都城风起云涌,许家庄却是世外桃源。

    远离喧嚣一片宁静,小团子的身体一天天看着好转,再也没哭闹肚子疼了,忍冬仔细琢磨过,那一节从团子腹部取出的小肠子确实有问题,而取出来之后,团子好像并没有受到影响,康复的不错。

    老太爷和乌先生更是大大松了口气。

    没想到有生之年,他们还能看着肠痛被治愈,尽管治病的法子现在想想他们还有些打颤。

    “姑娘,城里大概就是这个情况。”

    有凤景临走前的托付,忍冬对京都城的关注自然会多些,每天情况都能收到,隔三天江海亲自来一趟。

    “你说于美人有身孕了?”

    这个忍冬到是着实没想到。

    “是!宫里传出的消息,据说皇上高兴,晋了位份,现在是婕妤了。”这个于美人算是运气好,这么快有孕晋升婕妤,这速度一般人羡慕不来。

    对于位份,忍冬到是没什么想法,因为这不是于飞的终点。

    或许现在谁都没有料到,也想不到她将来会走到那一步。

    人之命运真的难以预料。

    不过...记忆中,于飞并无子嗣啊!

    她仔细想想,的确是没有的,当然,她上辈子对这个后来登上后位的于皇后属实了解不多,而且她在位时间不长,西陵王就登基了,后来她结局如何更是不得而知。

    不过忍冬也没多想。

    现在她更关注的是靖王府和闽浙的情况,还有乐老爷子那边的消息。

    皇帝会让东顺王去闽浙支援怕是朝中很多人都没想到。

    “姑娘,沈原平出事,对西陵王的打击可是有些大,听说原本投靠他的一些官员,已经暗暗倒戈了,最近风头最劲的是裕王。”

    墙头草哪里都不缺,这些人也不是事情成败的关键。

    “刘家情况如何?”

    “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那个刘莹好像去过一趟尚书院拜会慈先生,刘建业最近跑西陵王府的次数和以往差不多,中间去了一趟明月楼,哦对了,西陵王见了一个人,颇为神秘,隔得远我底下的人没看清楚,瞧着应该是个女子。”

    是在一家茶室里所以瞧不真切,对方穿的是男装,之所以说可能是女子,是因为那人走路的姿态和身段个头有些像。

    “没跟上?”

    “在东街口的茶楼,人多,对方没坐轿子,进了人群就不太好跟了。”

    而且对方明显有意在防着什么,所以更难跟上。

    “知道了,辛苦了江海。”

    “姑娘言重了,对了,少主临走时吩咐的事已经妥当了,少主说,这件事还是要劳烦姑娘。”

    忍冬手里握着一个桃子,闻了闻桃香咬了口,有些不太顾形象。

    “知道了,过些天我就回京了,你让人准备好就是。”

    这么个机会,江城偏要假手于她,罢了,反正她也要入宫的,帮他转送皇上就是了。

    派去闽浙的人是东顺王,她也稍稍安心了些。

    倒不是不相信定国公府,只是觉得,从最近这些事来看,定国公府好像被人盯上了。

    忍冬不由想起了媛兰,那个让她刮目相看的郡主。

    正想着,人家就找上门来了。

    ------题外话------

    ho~ho~谢谢大家支持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