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我的佛系田园

第1132回 文 / 竹子米

    来到雷公山,进了丁宅,崔姑娘冲院里的某人展开怀抱:

    “娜姨——”

    “呀,小安安?!”一身苗族服饰的丁寒娜惊喜万分,迎出来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舍得回来了?还以为你把娜姨忘了!”

    “怎么会?”崔安之笑盈盈地,“我最喜欢你家的小鬼……”

    “呸!小鬼也是你叫的?”丁寒娜哭笑不得地啐了一口,推开她,冲一旁的罗青羽嗔道,“你闺女这小嘴还是那么毒。”

    “你惯的,谁让你从小用鬼哄她?活该。”罗青羽吐槽,而后拍拍搂着自己的小闺女,“几时回的?你爸知道吗?”

    “刚从爸那儿过来,”崔安之呶呶嘴,在老妈身边坐下,“朱姨她们来了,爸让你回去。”

    “我回去干嘛?你姚叔要采访的人是他,让你朱姨过来就好。”罗青羽不以为然道。

    说完,让闺女和丁寒娜聊聊,自己打电话给朱迪。

    对方得知她在雷公山,便带着祁学凯的媳妇张琳若一道过来,让那三个大男人自由自在地聊。

    挂了电话,罗青羽回头一瞅,正好看见小闺女吃着丁寒娜端出来的点心。眉飞色舞地吹着临时瞎编的牛皮,不禁微微一笑,心情平静。

    从小,她家三胞胎就很喜欢娜姨唤出来的鬼,甚至视之为小伙伴。

    在看不见的情况下,经常对着空气自言自语。外人看见了,还以为三胞胎有什么毛病。

    对了,丁寒娜也生了三个孩子,第二胎是双生子,解君宝特意选了一个好时辰让她怀上的。她一直羡慕罗师姐家的三胞胎,他便如她所愿。

    有三个孩子,夫妻让其中一个随了父姓。

    另外,两家人一共六个孩子,没有一个有阴阳眼的。都是普通体孩子,末法时期嘛,传人难觅,无法强求。

    再说,普通人有普通人的好,可惜断了解家、丁家的传承。

    “没事,我爸妈的天赋也不大好,隔辈传承也有可能。”丁寒娜乐观道,“我和师兄疾商量过了,把各自所学和心得、经验写出来,打印成册留传后代……”

    等到将来,哪一代的子孙有这方面的天赋,拿着册子自学便是。

    如今,娜娜家的三个孩子,老大在魔都继续深造,老二、老三在国外留学,和罗姑娘家的老二农世尧一起。

    至于罗青羽的大儿子,他读军校,今年有任务在身,回不来。

    老二农世尧18岁去了国外读书,由农家二姐当他的监护人。趁孩子的亲爹妈不在身边,农二姐打算把他培养成农氏下一代的继承者之一,和他爹一样。

    而他爹农三,在这几年里,不仅在医药研究方面有杰出的成就,更是农氏在内地的幕后掌权人。

    幕前掌权人是农七,经过多年的历炼,掌握实权的他终于活成万千少女眼中的霸道总裁。另外,他娶妻了,对方是内地一大户人家的闺女,门当户对。

    他看中人家的聪慧能干,娶回家帮忙管理公司;人家看中他的英挺伟岸,搁家里赏心悦目。

    算是各得其所,强强联手。

    两人生了四个孩子,领养两个。领养的是婴孩,夫妻俩对几个孩子一视同仁。怕他们将来长大起内讧?那是将来的事了,谁也说不准,且走且看吧。

    农亦双也结婚了,前几年不大美满,因为女强男弱,吵吵闹闹,离了又复合。

    后来,得到合作伙伴高曼琳的开导,传授经验。复合之后仍有争吵,却不闹离婚了。如今育有一女,夫妻俩如珠如宝的宠着,暂时没有生二胎的打算。

    对了,欧阳依云和阿奇也曾经闹过离婚。

    原因是,欧阳表姐见阿奇一把年纪了还混不进农氏的高层,多次在家与他吵闹,讽刺他懦弱无能窝囊废。

    那时,两人已经育有一子一女,阿奇索性摊牌了。

    “……你以前一心想联合外人搞垮农氏,更怂恿我三哥夺权。你的野心,太爷和叔公他们全都看在眼里。知道我要和你结婚,曾经私下里让我作选择……”

    选她,则要放弃入主农氏高管的机会。

    “我爱你,所以选择你。”阿奇被她一口一个窝囊废气得脸色铁青,咬着牙根道,“可惜,我错了……”

    太爷他们说得没错,她爱的果然是农氏的权位,而他只是她往上爬的垫脚石而已。得知真相,欧阳表姐气晕了,直骂他误了她一生,她必须与他离婚。

    闹了几年,因亲人阻挠和其他利害关系,没离成。夫妻俩仍住在一起,但貌合神离,各玩各的。

    欧阳表姐仍不死心,四处和农家的妯娌们攀关系,顺便打听破局的方法。可在利益面前,少一位竞争者,自己人便多一个机会,于是所有人噤若寒蝉。

    把她给气的,有一年,趁罗青羽在九月份出去上班时,她找上门,哭唧唧地诉说自己的心酸,希望这位老三媳妇能够吹吹农三的枕头风。

    但,她平日里没少在妯娌们面前耍心眼,使大家以为罗青羽是个心高气傲、仗势欺人的女人。

    农慈恩更是下定决心,与老三家老死不相往来。

    哈哈,这一切,罗青羽是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哪里肯帮这种小人?当面拒绝了。又把欧阳表姐给气的,逢人便说老三媳妇如何如何的高傲。

    在旁人的眼里,此刻的她就像一条去了势(阉)的狗,除了叫得响亮,一无是处。

    故笑了笑,没人理会她。

    啊,岔远了,说回新农村乌谷庄这边——

    姚辰等人采访了农三,又顺道采访青舞,问问她的工作规划是否有什么变动。

    “变动?没有。”坐在院子里,罗青羽微笑道,“我现在挺好的,不想变动……”

    这些年,她教出来的学员不知凡几,有的红了,有的黄了;有的声名狼藉,有的响誉国际。

    当学员红了时,网友们会翻出她/他们曾经拜在何人门下;当那些学员做了有损品德之事时,网友们同样会翻出青舞的牌子“鞭尸”。

    骂她眼瞎,为了钱,教出这么一个玩意儿。

    即使她退隐多年,她的传说在江湖上仍时常有人提起,也算一种本事吧?

    另外,她一直是云水屋汉服设计团队和农氏作坊的代言人。宣传画册上,她永远是那么的青春靓丽,光彩照人。

    “大家都以为你做了整容,如今一看,果真一点变化都没有……”

    不仅姚辰有这种感慨,随他一起来的祁学凯夫妇也深以为然,羡慕至极,纷纷向她打听永葆年轻的秘诀。

    “哪有什么秘诀?好山好水好地方,水土养人而已。”罗青羽轻描淡写道。

    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在父母尚有半年命的时候,复元丹,终于让她炼出来了!但每次只能炼三颗,每次要费时五个时辰,就是10个小时,来之不易啊!

    记得那年夏天,年哥和孩子们都不在家,而她拿着三颗新鲜出炉的丹药心情复杂。

    因为想着,要不要给老铁、皇子试药。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