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问剑

第六百五十七章 清河 文 / 黑灯夏火

    <b><\/b>长安城西,居德坊,宋家宅邸。
    “那姨我们先走了。”
    李昂和柴翠翘站在院门外说道。
    “嗯。”
    宋姨站在门里,年轻时丧夫、中年时再丧子的经历几乎摧垮了她,让她看上去好像突然间苍老了十岁,“你要不忙的话,常来看看就好。”
    “嗯,一定。”
    主仆二人离了宋家宅邸,沉默无言地并肩走在街上。
    距离那场叛乱已过了大半个月,但乱后的阵痛仍在持续。
    布满坑洼的路面上散落着纸钱,街道两侧随处可见挂着的白幡,坊市小吏指挥着民夫,从房屋废墟中搬出碎石与烧焦的木头,堆在马车上,送往城外掩埋。
    还有些房屋,外表上没多大损坏,门口却钉着木板、贴着封条,这意味着房子里的这一户人家已悉数死于妖变。
    细雨如丝,不期而至,柴柴连忙翻出钱包,去街边店铺购买油纸伞。李昂望着雨幕,下意识地摸了下脸庞,血腥感仿佛犹未消退。
    他的思绪飘回到了几天之前。
    皇宫地牢深处,李昂在申屠宇带领下,穿过狭长走廊,见到了牢笼之中的李善。
    他靠着墙壁坐在牢房角落,琵琶骨被精金锁链贯穿,整个脑袋裹着厚厚数圈纱布,只露出眼睛、嘴巴,以及周围缺少皮肤保护的结痂血肉。
    那张被割下来的脸皮,终究没能缝补回去。
    “他要见你。”
    申屠宇面无表情地对李昂说了一句,随后便退回黑暗之中,不再言语。
    叛乱平定后,虞国将还活着的涉案人员分别关押在学宫、镇抚司、皇城监牢,严加审讯,揪出了许多如钟家这般默许乃至暗中协助叛乱的叛徒,一时间不知有多少官员落马,有多少世家被抄。
    (钟家负责为镇抚司培养猎犬,李善豢养的蛟龙能沿着水系潜入长安,钟家在其中做了不少掩护)
    “你来了。”
    伴随着锁链拖过地面的细碎声响,曾经的光王微扬起头颅,咧嘴一笑,沙哑声音中带着股莫名的轻快。
    “.”
    李昂默然无言,确实,隔着一层铁栏,还能再说什么呢?
    “我长于深宫,两岁记事时起,母亲就告诫我,我身上留着武氏罪臣的血,生来便背着原罪。在皇宫中我处处小心,漫说对兄弟姐妹,就是对任何一个宫女、对侍卫、对宦官,我都得挂着笑脸,不敢做错一件事情、说错一句话,生怕遭人记恨。”
    李善自顾自地开口说道:“伱是为数不多不会对我另眼相看的人,当初在苏州治理虫患,你对我的态度,和你对待病患、官吏、民夫是一样的。如果没有这些事,”
    他指了指穿肩而过的锁链,“我们能成为朋友么?”
    想到当初一同在苏州与血吸虫死磕的时光,李昂沉默良久,“已经是。”
    “哈哈哈哈咳咳——”
    李善畅快大笑一阵,剧烈咳嗽起来,在掌心咳出血沫,“那等我秋后问斩了,还请麻烦你到我坟头,浇一壶黄酒。”
    “好。”
    李昂点头,见李善低下头去,便转身向监牢大门走去。
    “昂兄。”
    身后突然传来呼唤,“不要离开虞国。”
    李昂皱眉望去,只见李善依旧坐在角落,直勾勾地望着自己,重复了一遍,“不要离开虞国。”
    想要问清楚时,申屠宇已经从黑暗中走出,拉上了沉重铁门。
    思绪飘回到现在,柴翠翘已经买好了伞,在二人头顶撑开。
    主仆沿街继续向前走,穿过巷弄,步过桥梁,快到家时,却见前方道路被一长队人马所阻。
    那是一群被镇抚司士卒押送的囚犯,他们人数过千,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皮肤白净,没有长久劳动痕迹,除年纪过小的孩童外,每个人都戴着手铐脚镣。
    一些走不动的老人,或是不方便行动的身体残缺者,则坐在游街用的板车上。
    长安坊市的百姓站在街边,对着这群囚犯指指点点。
    “这些人是谁啊?怎么连七八岁小孩都穿着囚服?”
    “你不知道?他们就是协助谋逆的崔氏叛贼!”
    “哪个崔氏?”
    “还能是哪个崔?清河崔氏!”
    齐太公姜子牙后裔,门榜盛于天下,鼎族冠于海内,出过十几任宰相,位列五姓七望第一家的清河崔氏!
    此言一出,四周一片哗然。囚犯队伍里的年轻人们昂起头颅,努力维系着高门贵种的傲气。尽管这份傲气已经所剩无几。
    叛乱当晚,长安城里蛟龙横行、妖魔肆虐,而前往泰山封禅的虞帝一行也遭遇了死士袭击。
    那些死士均服用了禁忌药物,燃烧寿命强行提升修为,组成五十几名巡云境巅峰、七名烛霄境的杀阵,势要将行至山谷的虞帝格杀当场。
    然而虞帝一行早有准备,马车里的皇帝皇后都是替身,并且车队之中,还有数名虞帝暗度陈仓,从长安城偷偷调来的高手。如镇抚司指挥使蔺洪波,镇国将军燕云荡等。
    之前在太极宫中正常上朝的这几人,也是他们留在长安的替身。而能假扮的如此完美,恐怕已经提前预备了几年甚至十几年。
    山谷中爆发的厮杀比长安城的还要惨烈,双方都拿出了压箱底的手段,连片的高山坍塌,河流截断,战斗引发的地震直接吞没了周围十几里的数个村庄。
    最终,还是拿出了三百余年学宫与虞国所珍藏秘宝的虞帝一方获得了惨胜,不经询问,将所有死士当场格杀。
    胜利之后的虞帝一行没有停留片刻,直奔贝州武城,包围了清河崔氏的祖宅。
    到了这份上,已经不用再纠结死士的身份,或者要求出示证据。
    清河崔氏本想借着类似山河镇守符的守山大阵负隅顽抗,然而虞帝直接截断了贝州地脉,断绝灵气,破坏阵法。
    即便留在崔氏祖宅中的剩余修士敢于拼命,剩下的数量众多、没有修为的普通族人,也必将在战斗余波中全数死绝。
    而那些在朝廷当官的崔氏官员、已经嫁出去的崔氏女,乃至有崔氏血脉的孩童,也会一个不剩,遭到株连。
    届时不仅世家传承被灭,连血脉都要断绝。
    “李氏先祖踏着尸山血海,杀得人头滚滚,平定了中原,我不介意再来一次。”
    听到虞帝决然话语,清河崔氏只好举族投降。而如博陵崔氏、荥阳郑氏等世家,也放弃了抵抗——山河镇守符尚在,有能力救援这些世家的昊天道门,仍被关在边境之外。
    于是乎,这些世家,不论直系旁系,超过五岁者,都被戴上镣铐,封死修为,穿上囚服,在镇抚司士卒的看押下,以最屈辱方式,步行前往长安,接受审讯。
    直至今日,崔氏抵达长安。
    李昂冷漠地看着这群高门贵种,眼中无悲无喜,和柴柴一起站在路边,等着车队过去。
    他未在意囚徒,囚徒之中却有人认出了他。
    一位须发皆白的耄耋老者,从囚车上缓缓挪下。
    “族长?”
    周围族人们连忙伸手去扶,他微微摆手拒绝搀扶,来到李昂面前行了一礼,“李小郎君,好久不见。”
    (本章完)
    <b><\/b>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