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穿成炮灰后她崩了女主人设

第106章:乱 文 / 如是如来

    翌日。

    萧宸之从朝堂出来,神情冷峻。

    随着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突发,萧宸之清雅的模样已渐渐被冰冷所取代。

    他不再是之前淡雅如玉的宸王,他现在和曾经的萧王一样,带着野心与欲望进出朝堂,目光落在了皇座上再也移不动。

    萧长空与他早已撕破了脸皮,今日入宫,他们二人之间的谈话,带着浓浓的杀机。

    他们已经回不到当初,而萧宸之也清楚了这些年以来,萧长空一直在装模作样!

    李淳楹特地走出后宫,站在前面长长的宫道处等着出来的人。

    萧宸之抬头就能看见站在宫道上的女子,他目光微凛,步伐未停。

    “宸王。”

    李淳楹依然如旧的朝他微微颔首示意,仿佛根本就不懂如今变动的局势已让他们早成了敌人。

    萧宸之盯着面前女子,突然冷笑出声。

    站在李淳楹身后的叶影几人,绷紧了身躯,不敢大意。

    李淳楹从容以对,等待着他继续开口说话。

    萧宸之冷声道:“皇后娘娘近日来倒是养得很不错,本王听闻,外边出事时,皇后娘娘频频往皇上案上送些意见。本王到现在才知晓,皇后娘娘的本事不小,以往,那都是小觑了皇后娘娘的能耐。”

    以为这个女人只是变得聪明了,却不曾想她李淳楹也和萧长空一样,一直在扮猪吃虎!

    而他们所有人都被耍得团团转,李淳楹看着好似什么事也没做,却又好似什么事都做了。

    跟着于舒琊一起做善事,指引着于舒琊一步步的往前走,看似是对于舒琊好,若是细想,便察觉到其中的端倪。

    李淳楹微笑,模样镇静,“宸王妙赞了,本宫其实就是怕死,所以一直在想办法保命。”

    萧宸之眯眼:“只是这样吗。”

    “只是这样,”李淳楹回答得坦然,“今日特地等在这儿,只是想要问问宸王妃的身体状况。那天宸王妃匆匆从本宫宫里离开,本宫看着不对劲,又想差人出宫探望一二。但想到宸王近日与皇上的关系有些紧张,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萧宸之就冷着脸听她说。

    “那天宸王妃来本宫这儿说了一些奇怪的话,还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本宫担心是不是生病了,宸王妃回府后,可有什么异样?”李淳楹就像是关心好友般,语气真诚的问。

    萧宸之紧紧盯着李淳楹,心中更加佩服李淳楹。

    都到了这种时候,李淳楹还能装得出神入化,真不简单呐。

    李淳楹的话让萧宸之猛地想到自己对于舒琊起的那些异样,眉头皱得很紧。

    李淳楹看到萧宸之紧皱的眉头,嘴角微勾:“倒是记起了一事,宸王妃一见本宫就问起了皇上。”

    萧宸之倏地盯住李淳楹,眼神很冷。

    萧长空曾经表现出对于舒琊的感兴趣,这事萧宸之是清楚的,所以在李淳楹说起时,他就下意识的想歪了。

    于舒琊为何要提萧长空,难道……

    后边他不敢往下深想,只是阴沉着脸问:“皇后娘娘说这些,想要做什么。”

    “本宫只是想要关心宸王妃,毕竟曾经本宫与宸王妃也是共过事的好姐妹,”李淳楹特地咬重了“好姐妹”三字。

    萧宸之对此嗤之以鼻:“皇后娘娘若是想要挑拨我们夫妻感情,大可不必费心了。”

    “宸王误会了,”李淳楹依然笑得不动声色,“我从未想过挑拨离间,宸王和宸王妃之间的感情固若金汤,又情深似海。旁的人又怎么能够插足得进去,其实宸王妃待宸王如何,宸王应当比外边的人更清楚。”

    此话刚落,站在对面的萧宸之神色倏地变得冷沉。

    因为李淳楹所说的话,他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于舒琊给他的感觉已不如最初时那样了,他一想起自己和于舒琊的感情,就只有一头雾水。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和于舒琊好上的?又是瞧中了于舒琊哪一点?至于如此对她死心塌地。

    追究个中的原由,他根本就说不出来。

    “既然宸王妃无碍,本宫就放心了,宸王替本宫向宸王妃带句好,改日若是无聊了,可以随时到宫中来与本宫说说话。有些知心话,还是本宫更懂她。”李淳楹走过萧宸之的身边,声音不紧不慢的道。

    萧宸之倏忽转身,“皇后娘娘今日特地等在这儿就是为了说这些?”

    李淳楹的动作微微顿住,“宸王其实早就在外准备好了,那天在外面,宸王是打算杀掉本宫吧。”

    说着,她就转过身,面上带着看似温和的笑。

    凝视着李淳楹,萧宸之眼眸眯到了最危险的边缘:“李淳楹,你在自寻死路。”

    李淳楹看着萧宸之未动。

    这般安静的注视让萧宸之有一种被那双澄清的眼睛看穿的错觉,李淳楹似乎掌握着他的每一步,甚至是知道于舒琊的一切。

    此刻的李淳楹给他的就是这种感觉。

    李淳楹勾了勾唇,微微颔首,然后大步而去。

    盯着李淳楹的身影,萧宸之的眼神慢慢变成了尖芒似的冷厉。

    “王爷,”身边的随从低声说:“皇后娘娘身边的宫女叶影,或许咱们能利用利用。”

    萧宸之知道随从想要说什么,沉着脸道:“不必做到这份上。”

    他也没打算纳妾。

    随从张了张唇,到底是没说出那话来。

    李淳楹返回凤寰宫,就坐在那儿沉思了片刻,吩咐叶影:“你今日就不必出宫了,我另外派人出去。”

    “是,”叶影这几天一直走在外面替李淳楹打探消息。

    就在刚才李淳楹挑衅了萧宸之后,叶影就在那儿想,自己要如何探到宸王府里边的消息。

    结果李淳楹就突然说让她留下。

    李淳楹还记得叶影和男女主之间最后形成的关系,她现在还是要防着于舒琊会给叶影一道卡牌给控制了。

    跟萧宸之直接撕破脸,是因为完全没必要再装着了。

    李淳楹走到殿外,对守在殿外的人说:“去告知皇上一声,本宫明日要出宫,极有可能会在李家宿下。你们也要跟上,为了确保本宫的安全,本宫会另外通知外面的闻大人。”

    侍卫闻言赶紧跑去朝晖殿转述。

    萧长空听完后俊眉直蹙:“她出宫做什么。”

    侍卫也不知道,因为李淳楹没说。

    萧长空道:“让皇后自己过来说清楚。”

    侍卫赶紧去回话。

    李淳楹不到一会儿就进了朝晖殿,萧长安刚打发了几名官员离开,闲坐下来看着进来的李淳楹。

    这会儿他倒是没有摆谱,“皇后坐吧。”

    李淳楹不由得看了他一眼,见他眉眼间温和,也不禁扬了扬眉头,“皇上,这次臣妾出宫,是想要替皇上办件事。”

    “哦?”李淳楹能替他办什么事,“皇后说来听听。”

    “是关于宸王妃的事,”李淳楹瞅着他。

    不知为何,萧长空心里边有些虚,毕竟他曾经对于舒琊有过类似于纳入后宫的念头。

    而且对外也表现得很明显,这也是为什么当时的李淳楹为何会做蠢事的原因。

    原主不允许萧长空惦记上别的女人,更不允许别的女人跑进宫跟她争夺后位。

    依照当时萧长空对于舒琊的感情,原主生出碾杀的念头也是情理之中。

    此时李淳楹突然这么一提,萧长空就心虚了。

    “宸王妃与朕有何事?皇后莫不是还记着当初那点事?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朕早已不记得自己为何要那么做,皇后又何必记在心中……”萧长空除了心虚外,还有些窃喜。

    李淳楹这么在意,说明她心里边有他这个人。

    越是在意,他越是高兴。

    李淳楹沾酸吃醋,他心情越发的好。

    李淳楹瞅着他,慢声说:“对于皇上来说已经是过去式了,可是对于臣妾和宸王妃却仍旧如昨日事。宸王妃那天进凤寰宫,可是亲口与臣妾提及皇上呢。皇上和宸王的关系越发恶劣,宸王妃若是再跳出来,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李淳楹的话让萧长空略微愣了愣,不禁看向李淳楹的眼睛,那里边有几分凉意,萧长空却知道这份凉意并不是冲着他这个人,倒像是吃醋恼怒般。

    萧长空脑子微热,就没有再多想别的了。

    出了朝晖殿,李淳楹扭头看向殿门内,神情复杂,又有些怪异。

    萧长空方才那模样,分明就像是刚谈恋爱的毛头小子。

    而她也在此刻想起,殿堂内坐着的帝王确实是个不足二十岁的毛头小子。

    李淳楹按了按眉心,总觉得自己作孽,把好好的一个小青年搞成这样。

    以后要是自己走了,不得发疯的找。

    翌日早上,李淳楹就简单的用过早饭就出宫了,这时候萧长空还在朝堂上早朝呢。

    李淳楹身边跟随的人都是萧长空挑选过来的精英护卫,昨天萧长空又多挑了几人过来,就怕她再发生那天晚上的事。

    宸王府收到了李淳楹的口信时,城中的乞丐闹得很凶,已经逼向了宸王府。

    于舒琊刚要起身去会李淳楹,眼中浓浓戾气还未退去,就闻那群乞丐聚众来讨食,于舒琊的脸都气得扭曲了。

    这群乞丐还真懒上她了,真是无耻。

    “王妃,我们从后门出去吧,只要您不在府中,这些贱民也见不着人。”身侧的丫鬟提议说。

    门外的凌霜快步进来,低声说:“王妃不好了,王府都被那些臭乞丐给包围了。他们嘴里嚷着要见王妃您呢!”

    屋里的人脸色大变,这群乞丐未免太过大胆了,连宸王府也敢围。

    “去,派人把领头的给捉进来,本妃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子煽动行事。”于舒琊气得拍桌吩咐下去。

    护卫带人下去一会儿又抹着冷汗回来:“王妃,咱们的人找不到领头的,他们根本就不承认谁才是领头人。”

    他们总不能全部击杀了近千的乞丐,这可是会引发众怒的。

    于舒琊脸色变得更难看,“他们忘恩负义,本妃给他们吃,给他们穿,就这么报答本妃的!”

    屋里静得出奇,没有人敢吭声。

    李淳楹坐在外头等了又等,却没有等来宸王府的人,倒是等来了自己人。

    宫女进了亭子,对李淳楹说:“娘娘,宸王府被近千的乞丐堵住了,里面的人根本就出不来。”

    李淳楹神色微动:“事发得倒是快。贤妃娘家那边的人,你去瞧瞧。不管人在或不在,瞧个究竟就立即来报。”

    “是。”

    等宫女走远,叶影不解的道:“娘娘为何突然提及贤妃娘娘家的娘家人?”

    “当初是本宫指意于舒琊去救济贤妃的娘家人,这会儿,他们可能已经混入其中,起了煽动的作用,”李淳楹微眯眼,“贤妃的娘家人,可不是什么好人。”

    叶影一愣,不禁看向李淳楹。

    “怎么?”李淳楹见叶影神情有些愣怔,挑眉问。

    叶影忙垂首,不敢说话。

    李淳楹似乎知道她心里边在想什么:“你是不是觉得本宫算到了这一步,觉得可怕?”

    叶影的脑袋垂得更低,想到曾经萌生投靠于舒琊的念头,叶影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当初李淳楹那个样子,叶影确实是有那样的想法。

    只不过后来李淳楹转变了,对他们这些宫中人也大有不同。

    心里边再也生不出其他心思了。

    “娘娘若是算不到这一步,就会遭人算计,”画眠倒是没觉得可怕,只有高兴。

    李淳楹若是个蠢的,早就和贤妃她们一个下场了。

    贤妃现在是生不如死的活着,其他三妃都死了,如此惨的结局,谁也不曾料到。

    后宫中,也只有李淳楹能安安稳稳的坐着,现在更是深受皇宠,日子过得越来越好,跟着李淳楹的人都得了好处。

    所以在画眠看来,李淳楹这种变化,才是最好的。

    “接下来宸王妃可能还要忙活一阵子,许久未回李家了。走吧,去李家。”李淳楹也没打算坐在这儿继续等。

    此时的宸王府,气氛低压。

    萧宸之从外听说此事,急匆匆往家中赶回,趁着没有大乱之前控制现场。

    然而萧宸之还是晚了一步,因为乞丐中一个小姑娘突然晕倒在门前,跟随一起的乞丐们就暴动了起来,锤着府门大嚷着见王妃。

    又将王妃如何菩萨心肠,绝不会见死不救的话挂在嘴边,俨然没有将恩情放心上,只觉得王府修得这样好,王府肯定有大把的银子。

    而这些银子都是从他们民众的手里收刮上去的,现在撒点回来给他们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