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明克街13号

第六十六章 守护 文 / 纯洁滴小龙

    “你这样做,是不合适的。”

    听到狄斯的话,卡伦摊了摊手,道:

    “我觉得是可以站在家人的角度去考虑,但有一个问题,姑妈和克丽丝并不知道我们家和其他家有什么不同,可能也就是生活条件好一些。

    她们并不知道,‘你去死’这句话,不仅仅是气头上的话,而是能够变现的。最重要的是,变现之后,我们可以做到没有什么负担与影响。”

    狄斯抿了一口茶,

    道:

    “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在病好后,吩咐过你叔叔让你多参与进家里的生意里来么?”

    “不是因为缺人手么?”卡伦问道。

    “搬尸工并不难招,毕竟月薪高,还不累。”

    卡伦点了点头。

    狄斯放下了茶杯,卡伦站起身,帮狄斯续水。

    坐下来后,卡伦回答道:“爷爷您是为了让我可以通过丧仪社的生意与运转,来明白生命的界限与尊重,让我不至于因为得到一些力量后就变得肆无忌惮。”

    “呵呵。”

    狄斯笑了,和一个聪明的孙子聊天,真的是很让人愉悦。

    “我明白爷爷您的意思,我也一直在恪守着我的本心,而且,我也逐渐明白了爷爷您心里的道德准绳,我不会逾矩,我很尊重规矩。

    但问题是,姑妈和克丽丝是我们的家人不假,但我和您同样也是她们的家人,家人这种关系,永远都是相互的。

    我们不是在为一对可怜的母女可怜,也不是因为看见一个抛妻弃子不懂感恩的男人而感到恶心,更不是看见他变成穷光蛋后就又跑回来打感情牌而不耻;

    只是因为帕克这个人,他的行为与做法,伤害到了温妮的父亲……您,也伤害到了克丽丝的哥哥……我。

    所以,我觉得我有正当的理由,去为我所受到的伤害去进行相对应的反馈。

    路人把我栽种在花园里的月季给折了,我还得上去和人理论两句呢,要是对方再出言不逊,说不得还得给他两拳打起来;

    更何况,是家人?

    这是我的想法,也是我的叙述。”

    “法官不会认可你这个说法的。”

    “秩序认可就好。”卡伦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我说的是自己心里的秩序。”

    “但还是觉得不合适。”狄斯重申道。

    然后,狄斯从书桌上取出一张早就写好了的信封,放在了卡伦面前,卡伦伸手接了过来,这是一道类似执法令的文件,不是由一个父亲开出的,而是由罗佳市秩序神教审判处的审判官开出的。

    “是的,爷爷,我检讨我自己。”

    调动异魔去对普通人出手,是大忌讳;

    但如果异魔有编制,而且还有执法凭证,就合法了,那是为了维护秩序神教的威严。

    卡伦拿起信封,起身,准备走出去。

    开门时,

    狄斯开口问道:“所以,你进来就是为了夸你姑妈给我织的毛衣好看的?”

    卡伦转过身,面带微笑地看着狄斯,把信封在掌心位置拍了拍。

    我来,就是为了拿走它而已,因为我知道你肯定早就准备好了。

    爷孙两个都笑了。

    “对了,明天是你婶婶的生日。”

    “我知道了,爷爷,婶婶在我们家,确实不容易,付出了很多。”

    不仅是梅森叔叔从华尔街滑落到明克街后玛丽婶婶还不离不弃,

    还有就是无论是上一个“卡伦”的记忆中还是自己这几个月的观察去感受,都觉得玛丽婶婶是个很了不起的妻子、母亲与长辈。

    而且,卡伦更清楚狄斯说这句话的意思;

    就正如自己之前提醒狄斯,‘不算今天你只剩五天’一样;

    所以,狄斯把早就看不顺眼的帕克,决定抬抬手,送他一个升天。

    “我会好好准备的。”卡伦说道。

    “会仓促么?”狄斯问道。

    “不会,毕竟婶婶不是外人,是家里人。”

    “好的,辛苦你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

    ……

    二楼,

    卧室。

    梅森叔叔正躺在那里开着床头灯看着报纸,这是一份金融时报。

    玛丽婶婶洗好澡,穿着睡衣,上了床。

    看见自己的丈夫还在看这种报纸,眉头下意识地微蹙,不过很快就吸了口气,把这股负面情绪清理出去,哪怕是神色也不希望流露出丝毫。

    “这么小的字,看得眼睛累不累啊。”

    玛丽婶婶主动搂过梅森叔叔的头,开始帮他轻柔地按摩太阳穴的位置。

    梅森叔叔伸手弹了弹报纸,将它卷起,丢在了一边。

    “其实,我不是不甘心,当然,不甘心也还是有一些的,但我没想过再回去,我看这个报纸,只是想看看。”

    “我知道。”玛丽婶婶将自己的脸贴着自己的丈夫的头,“我知道你也一直很自责和难受。”

    梅森叔叔伸手握住玛丽婶婶的手,放在唇边亲吻了两下:

    “我希望能够给你和孩子们更好的生活,很抱歉,我的能力不够。”

    “我们现在的生活就很好啊,做殓妆师也很不错,可以少看很多的白眼。

    哦,虽然有些客人死后一直挺着白眼,但这种白眼不会让人觉得讨厌和不舒服。

    和他们相处久了,就会觉得,他们也挺可爱的。

    每次哀悼会开始时,看着经过我打理的客户可以安详从容地躺在棺材里与亲人告别,我都会觉得自己做的事情,真的很有意义。

    另外,你看米娜和伦特,在家里生活挺适合他们的。

    以前我们都忙,真的很难抽出时间来管孩子的成长,现在孩子天天就在眼前。

    父亲虽然严肃了点,但我们家的家风很正派,我相信米娜和伦特长大后品性肯定会很好。”

    梅森叔叔伸手抱住自己妻子的腰,深吸一口气,道:

    “亲爱的,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我真的很感激命运,让我在这辈子遇到了你。”

    “我也是,因为你一直是个好丈夫。”

    两个人抱在一起,互相感受着对方身上的温度。

    良久,

    梅森叔叔忽然问道:“对了,最近一个月家里备货少了很多。”

    “是家里公帐上资金紧张了。”

    “不应该啊,虽然买火葬社和买新灵车花销很大,但都是我们各自把钱交公了的,最近生意虽然不是很旺,但可是连做了几单B级套餐,利润很可观的。

    公帐上的钱又不急着分红,怎么一下子感觉紧缩了这么多?”

    “因为我和温妮商量着要从公帐里抽出一笔钱来,昨晚我还和她在算着账呢。”

    “嗯,要做什么?”

    “给卡伦准备的啊。”

    “卡伦,怎么了?”

    “卡伦和尤妮丝小姐啊。”

    “不是挺好的么,尤妮丝小姐很配我们的侄子。”

    对自己的侄子,现在梅森可谓非常有自信!

    “尤妮丝小姐可是维恩人。”

    “维恩人怎么了?”

    “是维恩贵族,她和母亲回来探亲就住在莱茵街,而且我几次想去和父亲去谈卡伦和尤妮丝小姐的以后安排,父亲的回答永远都是一句:

    让他们自由发展。”

    “咦,父亲真的这么说?”

    梅森叔叔终于意识到了些许不对劲,自己父亲对这个长孙可是一直很看重的,甚至是有些溺爱。

    毕竟,卡伦的父母早就不在了,他也理所应当地会得到家里人更多的关注与扶持。

    这眼看着卡伦已经在谈恋爱了,而且对方母亲也来到过家里,按照习俗来说,事情已经进入到谈恋爱之后的下一个阶段了。

    作为喜爱这个孙子几乎到极点的爷爷,怎么可能会忽然间不问不顾了?

    “而且,上次尤妮丝小姐和她母亲来我们家上门拜访时,父亲还特意让我们带着米娜他们去了游乐园,还是在下雨天。”玛丽婶婶说道,“我感觉,父亲就是不想让我们过多地参与到卡伦的这桩恋情中来,所以,这就指向了一个可能。”

    梅森叔叔当即瞪大了眼睛,喊道:“父亲想让卡伦去维恩?”

    “所以啊,我才和温妮想着,如果卡伦真的会和尤妮丝小姐回维恩,那我们就得现在马上筹措出一笔活钱来兑换成雷尔,约克城的房价可不便宜,但至少得给卡伦准备一套面积小一点的公寓吧?

    卡伦住不住到女方家的庄园里去是一回事,但在约克城那里怎么能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呢?

    到时候万一双方吵架,闹个矛盾,卡伦可能连个去处都没有,他毕竟是个男人。”

    “我明天去问问父亲,不,我现在就去问父亲,问问他到底是怎样一个想法,是不是真的想让卡伦去维恩!”

    梅森叔叔翻身起来穿拖鞋。

    “唉,你去做什么,父亲决定了的事还有你插嘴的余地么?”

    “不,我得去,我就是气不过!

    哥哥已经不在了,怎么能让卡伦去维恩!

    我们茵默莱斯家,还没跌到这个份儿上!”

    “那你明天再去问问父亲的想法,现在太晚了,父亲可能已经休息了。”

    “不行,他不在书房我就去卧室找他,他睡着了我也要把他喊醒来,因为我之前不知道,现在我知道了,我就不能允许自己装傻。

    玛丽,你知道么,我真的很害怕,害怕父亲是因为我们回来了,所以才打算把卡伦送出去好让我来继承家业。”

    “啪!”

    梅森给自己抽了一巴掌,

    “我怎么能做出这种事,真要是这样,我还配被卡伦喊‘叔叔’么!”

    “父亲……不会这么想的,父亲一直是一个很公正的人。”

    “但我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绝对不允许,这个家,这家丧仪社,就是卡伦的!

    当年,父亲把我们兄妹三人喊到跟前,很郑重地问过我们谁愿意继承家里的丧仪社。

    我和温妮都拒绝了,我们向往外面的世界,我们从小都在茵默莱斯家丧仪社里长大,我们对这些,早就腻了!

    我们觉得如果长大后继续从事这个行业,简直就是浪费青春,浪费生命,糟蹋人生!

    哥哥见我和温妮都拒绝后,他选择了愿意继承丧仪社。

    那时候我和温妮都年轻,不懂事,只觉得哥哥同意了继承家业,我和温妮就能自由了,否则我们真怕父亲来从我们中强行挑选一个时,会选到我们头上。

    但那其实是哥哥把选择的权力交给了我和温妮,他成全了他的弟弟和妹妹。

    我工作后,那时候还没认识你,其实我炒股的第一笔资金就是哥哥给我的,不小的一笔钱。

    温妮哪里来的那么多私房钱可以帮那个狗屎一样的帕克开厂?那也是哥哥给的。

    所以,

    哥哥为了我们选择继续留守着家业,但同时,哥哥其实早就已经把家当都分给了我和温妮了。

    结果现在,哥哥的唯一儿子得被送去维恩。

    玛丽,

    对不起,

    我就算是现在带着你们搬出去睡马路上我也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凭什么我和温妮当初都选择了自由,让哥哥留守;

    等到我们在外面折了翅膀,回来后还得抢哥哥儿子的巢?”

    听到梅森这样说,玛丽婶婶收回了拖拽自己丈夫的手。

    “当初父亲说给我们家族股份说这样可以更好地运营丧仪社时,我就不该答应的,我和温妮就是回来打工求一个收留的,哪里有拿股份的资格,这股份,这个家业,本来就是卡伦的。

    我去找父亲问个明白!”

    梅森叔叔走出卧室,来到了三楼,他先敲了敲书房的门。

    “进。”

    站在门口的梅森叔叔深吸一口气,打开门,走了进去。

    大概一刻钟后,

    梅森叔叔走出了书房。

    ……

    “吱呀……”

    卧室门被推开,露出了梅森叔叔的脸。

    坐在书桌前正看着书的卡伦抬起头:“叔叔?”

    “卡伦,你出来一下。”

    “好的。”

    卡伦跟着叔叔一路下楼梯,到了一楼。

    一楼的灯,只开了西北侧的一盏,那里是放沙发与茶几的地方。

    温妮姑妈此时已经坐在那里,一边擦拭着泛红的眼眶一边倒着咖啡。

    “姑妈,你怎么了?”卡伦上前询问道,“不值得为那种人生气的,真的。”

    卡伦以为姑妈还在为白天帕克的事情伤心,但现在帕克估计已经在天上向神忏悔了,阿尔弗雷德应该很快就会回来复命。

    只不过这种事情,卡伦不愿意告诉姑妈与克丽丝,就让那个家伙以一种意外的方式离去就好。

    其实,卡伦是误会了。

    温妮姑妈之所以在抹眼泪,是因为她刚刚被自己的二哥,也就是梅森叔叔训斥了。

    梅森叔叔直接对她吼道:

    玛丽不告诉我,还情有可原,能理解,她不姓茵默莱斯,她肯定会更多的为米娜和伦特以及她这个家考虑。

    你呢,你既然已经察觉到了,为什么不主动告诉我?

    难道你已经忘了自己已经去了夫家的姓改回茵默莱斯了?

    我们这样,对得起死去的哥哥么?

    在梅森叔叔的一声声质问下,温妮姑妈没有辩驳,只是抹眼泪。

    “坐。”梅森叔叔指了指沙发。

    卡伦感觉氛围有些怪,就坐了下来。

    梅森叔叔也坐了下来,看着卡伦,很认真地问道:

    “卡伦,你老实告诉我,你会和尤妮丝小姐去维恩么?”

    卡伦愣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道:“应该会的。”

    “你是自愿的么?你爷爷说,你是自愿的。”

    “爷爷说的没错,我是自愿的,他征求过几次我的意见,我都选择要去维恩。”

    梅森叔叔急了,直接道:“这是什么道理,这里是你的家,卡伦,这里是你的家,这栋屋子,这间丧仪社,它全都是你的,也只属于你。

    你留下来,再长大些……不,不用长大了,就是现在。”

    梅森叔叔看向温妮姑妈,温妮姑妈拿出了面前刚写好的一张纸;

    “卡伦,我和你姑妈会把股份全退出来,包括玛丽的那一份,这个家,这个产业,就是你的。”

    卡伦感觉自己似乎已经明白了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事情,心里有一股暖流在流淌。

    真的,见惯了太多在金钱与利益面前把脸皮完全撕破的亲戚了,那种能主动在金钱面前把持得住依旧能立得住本心的亲戚,当真是凤毛麟角。

    卡伦将这张纸推回到梅森叔叔和温妮姑妈那边,笑着道:

    “叔叔,姑妈,我是真想去维恩。”

    “相信叔叔,去别人家当女婿,这日子不可能过得很顺心的,而且你是个很有自尊很骄傲的人,我能感觉出来。”

    “不是的。”卡伦解释道,“叔叔,我想出去看看,真的,我想去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没道理,只允许你们年轻时在外面漂泊经历过,到了我这里时,连出去看看的资格都被剥夺了吧?”

    “这不是一回事!”梅森叔叔反驳道。

    “这就是一回事。”卡伦走到梅森叔叔和温妮姑妈身后,伸手,搂住了他们的肩膀,“我听爷爷说过……”

    其实是听普洱说的。

    “叔叔和姑妈当年和我爸爸的感情,非常的好。”

    “你的父亲,是一名极好的兄长。”梅森说道。

    “是的。”温妮姑妈说道。

    “当年,叔叔和婶婶都曾出去闯荡过,看过这个世界,然后,又回到了家里,因为这里,一直是叔叔和姑妈你们的家,无论什么时候,你们回来,这里都会为你们敞开大门。

    我也一样啊。

    如果我在维恩过得不好,或者和尤妮丝小姐最后没能走到一起,我可以回来啊。

    就像当初的叔叔和姑妈一样,因为我知道,这里永远是我的家,有我一旦回来,就会无条件接纳我的叔叔,我的姑妈和我的婶婶,以及我的那些堂弟堂妹们,将会欢迎我回家。

    所以,签这个,有什么意义么?

    没有股份,叔叔和姑妈就不认我这个侄子了么?

    有了股份,我就不是你们的侄子了么?

    我们是一家人,

    这些,

    无法把我们分开,也无法成为我们的隔阂。”

    在卡伦的劝说劝导之下,梅森叔叔终于不再强求签股份转让书;

    卡伦推着叔叔和姑妈上二楼,让他们早点休息。

    等卡伦自己回到三楼时,看见站在三楼楼梯处的狄斯。

    “梅森来找过我,他甚至想和我吵一架,这在以前几乎没发生过。”

    “叔叔是有些过于激动了。”卡伦说道。

    狄斯开口道:

    “所以,从过去到现在,有这样的家人,我很骄傲。”

    卡伦点了点头,道:

    “我也很骄傲,从此以后,可以去守护这样的家人。”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