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名门庶女残君嫡王很妖孽

番外16 文 / 不游泳的小鱼

    “什么,先拿给我看看,若是不好,我就哭给太子哥哥看。”英姐儿哪里真会哭,平素便这样与她哥哥玩耍惯了的,不过也就是故意做样子给太子看罢了。

    太子被那一声脆脆甜甜的太子哥哥叫得心头暖洋洋的,伸了手,将掌中之物放在了英姐儿手里。

    英姐儿喜滋滋的缩回手,打开一个,竟是一个晶莹剔透的小玉兔,可爱又漂亮,那玉触手生温,圆润舒服,英姐儿一看便喜欢上了,一抹俏丽的笑便浮上了脸颊,站在窗外地太子看在眼里心中更是甜甜的,眼前却无端出现一只手乱晃着,太子一定睛,看到正是扬哥儿。

    “回神,回神,阿乾啊,那是我妹妹,不是你妹妹。”扬哥儿阴沉着脸,斜睨着太子。

    “你妹妹不也是我妹妹么?你看,我妹妹都给你了,你怎么如此小器,太不公平了,兄弟间怎么能这样呢。”太子笑得狡诈,这样的吵嘴,他们持续了十年了,扬哥儿就没赢过几回,却是执着得很,从不放弃。

    果然,他的话还没落音,扬哥儿便向踩到尖刺,怪叫着跳了起来,扯气白脸的对他道:“你有没有搞错,你妹妹我不要了,太凶了,怎么跟我妹妹比,这又不能交换的,兄弟也不是这样做的啊。”

    屋里,婉姐儿听了扬哥儿这句话,微垂了头,胸口却是起伏得厉害了起来,英姐儿特意歪了头去瞄,果然,婉姐儿正笑得眯了眼。

    “你说什么?你敢说你不要本公主,不怕本公主治你个不敬之罪吗?”扬哥儿才一完,一声娇斥便在他身后响起,扬哥儿心头一慌,撒腿就跑,边跑边喊:“阿乾啊,先生说,我还有篇策论没写,我先去用功了啊。”

    大公主见他一跑,更气了,提裙便追,太子看着好笑,摇了摇头,仍是看向窗里的小佳人。

    英姐儿却是一脸兴奋的看抓住窗棱,对着正抱头鼠窜的扬哥儿大声喊道:“哥哥,朝东府跑。”

    扬哥听得眼睛一亮,转了方向便朝东府跑,边跑边骂自己,怎么忘了三叔家的那条大狼狗呢,大公主可是最怕那只狗了。

    其实,扬哥儿自幼习武,大公主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就算跑得再快又怎么能够追得上他,只是他每次看到大公主便忘了自己有功夫这事了,自小便被追着跑惯了。

    公主一听多多的名字,小脸便有些发白,小嘴儿一抿,眼圈儿也红了。狠狠地回头瞪了一眼正一脸看好戏的英姐儿一眼,谁知她这一回头,一不小心便绊到了自己的裙子,啪的一下,她重重的摔到了地上,终于忍不住,眼泪像掉了线的珠子般扑扑的往下掉了起来,扬哥儿听到响声,回头一看,不由怔住,他们这样一追一跑的十几年了,大公主因着平素总有宫人护在身后,倒也没怎么摔过,可是今天明显她没让人跟着,这一跤又摔得重了,扬哥儿楞了半晌,迟疑着要不要过来牵她起来。

    大公主抬起泪盈盈的大眼,委屈地看着扬哥儿,小嘴儿倔强的咬得死紧,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

    扬哥儿扎手扎脚地走了过来,却没有靠过来,警惕地看着大公主,怕她使诈,公主气得自己爬了起来,扭身就往回走,可偏生刚才摔伤了膝盖,伤处火辣辣地痛着,走路便有些不正,扬哥儿这下看得真切,心头便慌了起来,忙跑了过来:“公主妹妹,我背你到英姐儿屋里去吧。”

    “不要,你跑你的,不要你管我。”大公主很不想哭,但眼泪仍在吧答吧答地掉着,扭着头不看扬哥儿。

    “你别生气啊,我……我是真的要写策论,不是躲你呢。”扬哥儿吸了口气,骚眉答眼的,小意说道。

    “哼,别骗我了,每回来,你一看见我就跑,还说……还说不要我了,你……我再也不要理你了。”公主难得听扬哥儿在她面前服软,心里虽喜,却不愿意就此原谅他,好不容易吓他一回,可不能太便宜了他。

    “你别扭个什么劲啊,过来,爬到我背上去。”扬哥儿可是有脾气的,他方才是看女孩子摔了,给大公主一点好颜色而已,这丫头还不知足,他便恼了,不让我背是吧,我偏要背了。

    公主被扬哥儿这一吼给吓住,小脸儿如梨花带雨一般的俏丽可爱,却是傻傻的,怔怔的看着扬哥儿,大眼里带着惊慌,红红的小嘴唇又抿了抿。

    扬哥儿漂亮的凤眼一横,然后,人便躬在公主身前,公主慢慢的,老实地爬上了他的背,一双小手紧紧的挽着扬哥儿的脖子,先前抿得死紧的嘴唇这会子却是翘了起来,对着正与英姐儿挤在一起偷看的婉姐儿扬了扬下巴,脸上露出胜利之色。

    婉姐儿气得嘟着嘴坐回了床上,再也不看窗外的情形,太子却是觉得好笑,对仍在窗前的英姐儿道:“英妹妹,多多很凶嘛?”

    “是啊,很凶的,不过,它不会咬我啊,它最喜欢我了。”英姐儿骄傲地说道。

    “那它会不会咬我呢?”太子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英姐儿皱了眉头,歪着头想了一会道,“要是太子哥哥给肉肉给它吃,它应该不会咬你吧。”

    “那我们一起去看多多好不好?”太子循循善诱着英姐儿,他已经十五岁,这时的男女七岁便不同席,虽然他没少带英姐儿玩过,自小便是熟络得很,但讳于礼数,他却不方便进英姐儿的闺房的。

    “好啊,好啊。”英姐儿喜得直拍手,不过,眉头立即又皱了起来,低声嘟嚷着:“可是,娘亲不让我出门啊。”

    太子耳尖,当然听到了,笑道:“妹妹放心,只说是我请你出来玩的,王婶定然不会责怪的。”

    英姐儿小脸一扬,笑得灿烂,“真的吗?一会子太子哥哥可要帮我去娘那里说道哦。”

    “嗯,一定的。”太子笑得温雅,宠溺地看着英姐儿。

    英姐儿一哧溜就下了床,穿着鞋便往外跑,嘴边带着阴谋得逞的笑,但一到门口,便被守门婆子拦住了:“姑娘,您可别为难婆子,婆子给您磕头了,千万别出去啊,外头日头大呢,晒着了可不好。”

    “公主和哥哥都在外面晒呢,我不怕的。”英姐儿低了头就要往婆子腋下钻,婆子手一夹紧,一脸的哭相,哀求道:“您就饶了婆子吧,夫人可是下了明令的啊。”

    “是本宫让英姑娘出来的。”太子的声音适时的出现在门口。

    那婆子忙跪下行礼,英姐儿趁机跑了出去。

    屋里婉姐儿还在生着气,英姐儿似乎这时才想起她来,对着屋里喊了一声:“一会公主会来,婉姐姐,你帮我招待招待啊。”

    婉姐儿正在那运气呢,一会扬哥儿就会学了公主进来,她正想着要用什么名头留下才好,英姐儿这话正合了她的心,便道:“你走吧,我会帮你好生待客的。”话说得好,只是声音却是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英姐儿一出去,太子便上了前携了她的手小,笑得温暖:“东府我虽然去过,却是忘了怎么走了,也是该给过去拜见下冷大人,父皇说,冷大人可是能吏,极具才华。”

    英姐儿不懂这些,她要的便是出门便好,去不去东府倒不是很在意,只是小手被太子抓着,很别扭呢,娘亲可是警告过,要她不要与太子走得太近……

    “哦,你不知道路啊,小桃,过来,给太子殿下带路。”英姐儿缩了几下手,都抽得出来,脸上笑意不减,却是扬声叫起了自己的贴身丫头小桃。

    小桃应声而到,给太子行了个礼,英姐儿用剩下的一只手扯下小桃身上的一个络子,很惊讶地说道:“呀,小桃,你这个络子打得真好看。”边说,小手又是一挣,这一回是挣得理直气壮了,太子不得不松开了她的手。

    小桃却是一脸黑线地看着英姐儿,这络子她都戴在身上好久了,小姐怎么才看到啊。

    英姐儿一脸兴趣的看着络子,却是突然回了头对太子道:“太子哥哥,我去厨房拿肉,先让小桃给你带路啊,我随后就来。”

    说着,撒腿就跑,生怕被太子捉到了。

    太子无奈地笑了笑,倒是真的跟着小桃往东府走了。

    英姐儿真的跑到厨房里,使个婆子送了肉骨头去,自己却是高高兴兴的跑到自家园子里的大湖园,荷花开得正好,阵阵荷叶清香,她小心亦亦的搞了个荷叶戴在头上,提了裙便往上官枚院子里跑去,她好久没见过玲姐儿了,这么热的天,她一定又窝在屋里绣花吧。

    英姐儿屋里,扬哥儿正背了大公主进去,婉姐儿像小主人一样迎了出来,看到扬哥儿满头大汗,便拿了帕子在手上,等扬哥儿将公主一放下来,她便走上前去,踮了脚,给扬哥儿擦汗,“哥哥,外头日头那样毒,你怎么就那样跑呢?要是中暑了可怎么办?以后就是要玩,也得注重身体啊,可不要任性了。”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