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北派盗墓笔记

第203章 深窟 文 / 云峰

    侧耳聆听了一小会儿,前方那种奇怪的“哒哒”声又突然消失了。
    “怪声”虽然只持续了一两分钟,但我们三个都真切听到了。
    豆芽仔举着手电照向前方,抻着脖子说:“这他娘的什么声音?怎么有点儿像发电报的声音?”
    鱼哥皱眉道:“芽仔别开玩笑,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感觉像是石头撞石头的声音。”
    我皱眉道:“鱼哥,我怎么感觉像是这种声音。”
    说完我张开嘴,用力弹了几下舌头。
    豆芽仔立刻慌了神,他紧张道:“我靠!不是吧?在这暗无天日,鸟不拉屎的地方难道除了我们三个还有别人?会不会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警告我们,不要在往前走了。”
    豆芽仔又自我猜测道:“还有可能就是,这里有什么洞穴生物!峰子,我以前看过一部老的国外电影就是讲洞穴探险的,里头有个靠耳朵分辨方位的蜘蛛女人,妈的,会吃人啊。”
    “你快给我闭嘴吧,一天天的净扯淡!就你这大嗓门,真要有个什怪物第一个就把你吃了。”
    豆芽仔连忙穿好衣裳,然后抽出了刀,警惕的打量周围。
    我也反手将刀握在了手中。
    前方一片漆黑,手电筒是我们现在唯一仰仗的照明设备。
    但强光手电也只能照亮我们身前一小片区域,其他地方仍是一片黑暗。
    越往深处走给我的感觉越压抑,无法形容的压抑。
    我们三个顺着“怪声”发出的方向走了一会儿,前方突然出现了岔路。
    也不能说是岔路,就是洞穴岩墙之间的大裂缝。
    左边儿这条岔路地势高,只见密密麻麻的碎石堆成了一个小坡。
    我脚踩上去,碎石立即哗啦啦的往下流。
    “云峰,你说我们刚才听到的怪声是不是就是这种?”
    我打量周遭环境道:“不好说啊鱼哥,可能这里很久以前有条地下暗河经过,这些石头是被河水从别的地方带过来的,因为这里地势高的原因,后来地下河干了,这些石头慢慢都堆积在了这里。”
    说完我捡起石头用力一丢。
    下一秒传来了叮里咣当的回声,这说明上面还通着别的地方。
    爬上去一看,果不其然,眼前又出现了一条向下延伸的竖井。
    我拿手电朝下一照,顿时被惊到了。
    这里不是天然形成的竖井!
    这里竟然是人为修建的!
    就看到,一根根方木,呈四十度排列了下去,像楼梯一样!每条方木长约长一米五,宽约二十公分,上面落了厚厚的一层浮灰。
    面对眼前这番景象,豆芽仔呼吸开始急促,他转头问我:“峰....峰子!这是古代人修的?”
    “是,看样子建成很久了,起码几百年。”我皱眉说。
    豆芽仔伸脚踩了踩方木:“看样子还很结实啊,咱们下去看看?”
    下肯定要下,我叮嘱道:“走中间,别踩边边角角,这些方木外表看着结实,实际上有的内部早就朽了。”
    略微考虑后,我抓了几大把石头子带在了身上。
    我带头朝下探索,每踩一根方木,我都会丢块儿石头试探下,看下一个方木结不结实,能不能踩。
    这些古老的方木台阶大概一直往下延伸了四五十米,下来后则是一处面积很大,且相对平整的地下空间,我们大声说话都有回声。
    在此地,鱼哥率先发现了一个方形的奇怪石台。
    这个石台看起来很古老了,高出地表半米,四个角微微隆起,还用打磨光滑的石条做了三个供人踩踏的台阶。
    豆芽仔说这个石台看起来像是讲台,我脑海中则下意识浮现出一个词。
    “点将台。”
    过去的点将台有大有小,大的是正儿八经的点将台,高约丈余,小的就像我眼前这往,有临时用用的性质。
    “有发现!”
    “云峰!你过来看下这里!”
    我忙跑过去,鱼哥指着高处说:“那里!看见没有?”
    我举着手电道:“看到了,像是墙洞龛,太高了鱼哥,这最少有七八米高了,咱们怕是上不去啊。”
    那些墙洞龛离地很高,要不是鱼哥喊我,我根本没看到。
    我数了下,一共有十七个,墙龛之间的间隔距离一到两米,有的墙龛外面还看到结了一层蜘蛛网。
    我心里纳闷:“奇怪,开这么多墙龛做什么,又是谁下令开凿的?”
    因为之前那枚残币也是在墙龛内发现的,所以我猜这些墙龛内保不齐也有东西。
    豆芽仔举着手电也看到了这些墙洞,他神情激动道:“我知道峰子!可能宝藏就藏在上头!你看,建这么高!那肯定是不想让人轻易得手!”
    我摇头:“不会那么简单,这些墙洞在当年肯定有它的用途,要是都像你这样想,那不等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峰子,这你就不懂了吧?古人聪明的很!他们深知最危险的地方同时也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叫逆向思维!反其道而行!”
    “你扯淡,我猜上头可能是当年的人用来储存肉类或者粮食的,之所以离地这么高,大概是怕被老鼠偷吃。”
    “赌不?我赌上头藏的肯定不是粮食!咱们就赌一百块钱!”
    “我不跟你赌,没意义。”
    这时鱼哥突然道:“芽仔,你包里是不是还带了盆细绳子?”
    “有啊。”
    “拿给我。”
    鱼哥让我帮忙拿着,他把绳子拉出近十米,然后割断,随后将断了的那头打了个神风结,捆在了刀柄上。
    “用绳镖?鱼哥,这里不像是石灰岩了,加上这么高,那能打进去吗?”
    “不清楚,我尽力试下,你退后。”
    鱼哥说完,抬头紧盯着高空某处,手中快速抡起了绳镖。
    速度越来越来,我都听到了呼呼的破空声。
    当速度到达最快,鱼哥踏前一步,他以腰带跨,像扔标枪一样将手中绳镖猛甩了出去,巨大的惯性导致他往前走了两三步才站稳。
    只听当的一声脆响!
    绳镖前端的钢刀深深扎进了墙洞下方的墙体中,刀柄还在止不住的轻微颤动,可想而知。其力道到底有多刚猛。
    鱼哥拍了拍手,走过去拽了拽绳子说:“行了,应该能承受的住人体重,云峰,是你上还是我上?”
    “我来!”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