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婚宠难戒

第569 小番外(大结局) 文 / 子夜轻语

    番外五。

    自从宁清尘转来南城高中之后,慕家就又多了一个常客。

    心心依然是大多数时间都住在楚家。

    -

    次年高考。

    楚梓弦以省状元的成绩考入帝大。

    去帝都前一天晚上,去慕家吃饭。

    他把所有的资料都送给了心心。

    并叮嘱她,“我不在南城,你不要太放飞自我,两年后,我们帝大见。”

    心心皱眉看着眼前的资料。

    小嘴微噘的吐嘈,“送我吃的不香吗?要送一堆资料。”

    “心心,你在嘀咕什么?”

    没听清她说的什么,楚梓弦疑惑地问。

    心心抬眸,对上他的眼神。

    她摇头,扯起一个不太真诚的笑,“梓弦哥,我说你太好了,有你这个学霸的资料,我平时就可以多睡几觉了。”

    楚梓弦瞪她一眼,“不许总上课睡觉……容易感冒。”

    “……”

    心心敷衍的点点头。

    摸着腮,心里寻思着,要是把这些状元资料复印来卖,是不是可以大赚一笔。

    自己赚了钱,那不是可以买很多零食吃吗?

    “我还有份好玩的礼物送给你。”

    “梓弦哥哥,什么礼物?”

    一听说有礼物,心心便眼睛一亮,笑容染满了小脸。

    “是一份好玩的日历盲盒。”

    楚梓弦拿起她房间里的日历。

    手指着第二天的日期。

    笑着说,“从明天开始,你每天拆开一个小盒子,不许提前拆,也不许多拆,你能做到吗?”

    “都装的什么,礼物都不同样吗?”

    “嗯,礼物都不同样,但一天只许拆一个,必须晚上十点前拆。”

    楚梓弦微笑地看着心心,“你要是能答应,我就送给你,你要是做不到,那这礼物就没意义了。”

    “当然能做到。礼物在哪儿?”

    “在我家里。”

    “那我们现在去你家拿啊,还等什么?”

    “急什么,今晚又不能拆,明天自然会送到你手上。”

    -

    第二天。

    心心送楚梓弦去机场。

    他把盲盒送给了她。

    从那天起,她每天拆开一个小礼物,每个礼物都不重样。

    吃的喝的玩的,各式各样。

    还都能勾起心心的兴趣和喜爱。

    她每天都惦记着,晚上拆开盲盒,会是什么惊喜。

    即便是周末在外面玩,她也会十点前回家。

    有一次周末,她们几个同学一起聚餐。

    吃完饭,刚好九点。

    宁清尘看了眼用餐纸擦嘴的心心。

    提议说,大家一起去看电影。

    心心想也不想便拒绝,说,“你们去看吧,我有事,要回家了。”

    宁清尘的眼神黯了黯。

    淡淡地说,“那部电影也就一个小时多一点,看完回家也不是很晚,明天不上课,你不用担心。”

    一旁,慕知恩笑着说,“你劝也没用,她十点前必回家,风雨无阻的。”

    “为什么?”

    宁清尘早就想问了。

    他转来南城的第一年,亲眼目睹楚梓弦对心心的管制。

    那时,心心每晚十点前必回家。

    可现在,楚梓弦都去帝都上大学了。

    心心还依然每晚十点前都要回家。

    他试过几次,想让她破例,可都以失败告终。

    慕知恩递给他一个你自己问心心的眼神。

    心心已经站起了身,对众人说,“你们继续玩吧,我先回家,周一见。”

    -

    心心知道楚梓弦多才多艺。

    可是,直到她拆了两年楚梓弦的盲盒礼物。

    并且,几百份礼物都不同样。

    她才见识到,楚梓弦这家伙,到底有多么的多才多艺。

    他会陶瓷,会雕刻,会各式各样的工艺品,还会做各式各样的精美零食……

    以及,把告白信装在最后那个盲盒里。

    拆到楚梓弦的告白信的前一个小时。

    心心刚被宁清尘告白了。

    -

    【ps:小可爱们,这个是小番外,不会写成长篇哈。因此,到这里就结束了。

    喜欢夜子的文的小伙伴,请移驾隔壁,夜子的新书《新婚放,我治好了陆先生的隐疾》

    简介:

    ***

    温晚缇嫁给了不能人道的男人——陆靳宸。

    她本以为,他们的婚姻会有名无实,却不想,新婚夜他的隐疾不治而愈……

    她还以为,他们的婚姻只是各怀目的,小心翼翼地守着自己的心。殊不知,他早把她锁在了心里。

    ***

    众人都等着看她笑话,等着看她被赶出陆家大门的狼狈。

    结果,等啊等,等啊等。

    等来的是他替她遮风挡雨,替她找回亲人……

    ***

    片段

    他曾醉酒后,抚着她的脸呢喃,“阿缇,我放过你,谁放过我自己?”

    他也曾清醒后,黑着脸冲她吼,“温晚缇,我陆靳宸从和你领证的那一刻起,就认定了你。我们之间不会有生离,只有死别!”

    ***

    ——后来,

    人人都羡慕温晚缇,她不仅是豪门真千金,还是陆靳宸宠在心尖尖上的女人。】

    ------

    “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