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魏晋干饭人

第233章 节俭 文 / 郁雨竹

    第233章节俭

    赵含章让厨娘把羊排砍成一块一块的,把生姜和大葱段等切好。

    她还左右转了转,问道:“没有料酒吗?”

    厨娘:“料酒是什么酒?”

    赵含章转身就跑,“我去和伯父借一坛酒。”

    傅庭涵善意的提醒,“还是找五叔祖吧。”

    赵含章觉得有理,于是跑到赵铭家,却是找五叔祖。

    赵淞很久没见赵含章了,看见她便笑呵呵的问,“何时回来的?”

    “今天回来的,五叔祖,我从午山得了一个新炊具,想要给您做几道新菜尝一尝。”

    五叔祖在吃的上没有执念,但他很满意赵含章凡事想着他的态度,笑呵呵的应下,“好呀,那今晚我便尝一尝你做的新菜式。”“东西都齐备了,就是还缺一个调料。”

    赵淞突然就体悟到了他儿子的感受,但他还是很给赵含章面子:“缺什么?”

    “缺一坛好酒。”

    赵淞以为她要喝,哈哈大笑道:“菜还没给我,倒先和我讨酒喝了。”

    “不是,那菜需要酒去去腥气,调些鲜味。”

    赵淞好奇起来,“什么菜是这样的作法?”

    赵含章道:“待我做出来您就知道了,我就是过来和叔祖求一坛酒的,您也知道,我们家都是妇孺,不怎么喝酒,所以家里也没有存货。”

    赵淞大方的道:“我给你一坛。”

    他让人去库房里抱来一坛酒,还是赵铭收藏的好酒。

    赵含章拍开闻了闻,真香啊。

    她笑眯了眼,乐滋滋的道:“叔父且等着,待我做了就让人送过来。”

    赵含章抱着酒就往家里跑。

    王氏忍不住念叨:“就做一道菜,你还去和人求酒,这坛酒比这整只羊还贵些……”

    赵含章让厨娘将生姜和大葱合酒炒了出香,然后把焯过水的羊排放进去一起炒了炒后加水炖上。

    空气中弥漫着香气,王氏和厨娘这才觉察出新炊具的不同了,炒着,好香啊……

    等羊排炖好,其他菜也差不多做好了,赵含章这才让厨房把羊排都捞出来,然后分成两份,一份做红烧,一份做糖醋。

    “用豆油炒,极香的。”赵含章就站在一旁指挥,厨房挥舞着大勺子翻炒。

    赵二郎循着香气跑来,见阿娘和阿姐姐夫都在这里,马上挤上前,“阿姐,什么东西这么香?”

    赵含章让他看。

    赵二郎看到锅里的糖醋羊排,咽了咽口水,“好香啊,这个是怎么做的?”

    “炒出来的,”赵含章笑道:“可以炒的东西多着呢,家里不是发了豆芽?取一些来清炒,比用水焯着好吃。”

    厨娘一听,立即去薅豆芽。

    自从赵含章让人磨豆粉混合着麦粉一块儿吃后,各种豆制品陆续从县衙后宅往外传,其实是从老宅这里往外普及的。

    王氏知道女儿辛苦,也知道她想让治下百姓吃好一点儿,见她百忙之中还操心什么冬日没有青菜吃,所以要多发豆芽吃;

    民间少肉,所以要多吃豆腐之类的小事;

    她便主动接过宣传的事,每次县衙后宅出了新菜式,她都要请妯娌族人们上门来吃饭,一来二去,发豆芽的人越来越多,到现在,基本上已经成了各家冬日里自备的一道菜。

    反正这個又不难,就是王氏都会发的。

    厨娘将豆芽菜炒好,赵含章让人拿来食盒,每样菜都分了一半出来,整整装了两个大食盒,交给成伯道:“您亲自送过去。”

    成伯应下,带着两个护卫送过去。

    赵铭正坐在餐桌边等饭吃,但他爹不开口,一旁的下人连上菜都不敢。

    他不由又抬头往外看了一眼,还是一个人影都不见,他不由道:“阿父,含章可能只是说说……”您听听也就行了。

    赵铭剩下的半句话在父亲的眼神迫视下没说出口。

    “三娘不是那样的人,不就迟了一会儿吗,能饿死你啊?”

    赵铭叹气:“时间宝贵,儿子是觉得吃完饭还能去做些别的事情。”

    “那你现在去做,等做完了再过来吃。”

    赵铭不说话了,只能老实坐着,他饿啊,怎么可能有精力去干活?

    就在赵铭要放空自己的脑袋进入冥想阶段时,管家笑吟吟的领着三个人进来,“郎主,大郎君,三娘派人送菜过来了。”

    成伯弓着背上前行礼,“五太爷,我们女郎让我们送新菜过来。”

    赵淞笑得眉眼都弯了起来,还自得的看了赵铭一眼,“快拿上来。”

    成伯让两个护卫把食盒拿上去,亲自上前把里面的菜一一摆出来。

    父子两个一眼就发现了那两道新菜式,因为是真的没见过。

    两家距离不是很远,又是坐着马车过来的,所以都还冒着热气。

    赵淞夹了一块红烧羊排,“这是三娘做的?”

    成伯躬身道:“是。”三娘指点,厨娘做的,约等于是三娘做的。

    赵淞便放进嘴里吃。

    赵铭一直静静地等着,虽然这菜很香,但颜色也极深啊,所以他一直留意他爹的眼神。

    看到他眼睛微亮,咀嚼速度加快,这才伸出筷子夹了一块羊排优雅的品尝着。

    成伯在一旁介绍几道菜的作法。

    他当时也在厨房的,他知道怎么说能够让主人们更有食欲。

    成伯最后才介绍豆芽,“这豆芽菜也是炒的,和以往的焯水拌菜和煮菜都不一样,据女郎说,这菜很脆,更好吃。”

    赵淞没动手,他这段时间为了给赵含章面子,吃豆芽菜都吃腻了,现在看见它就不想吃。

    赵铭看了一眼他爹,主动挑了一筷子豆芽品尝,片刻后挑眉,颔首道:“那股豆腥气没了。”

    赵淞一听,顿了一下就去夹,“真的?”

    尝过后,赵淞大悦,“这个不错,把做法也说一遍,回头让我府上的厨子试一试。”

    赵铭已经放下了筷子,擦了擦嘴巴后道:“阿父,关键不在于厨艺,而是在含章的新炊具。”

    他问成伯,“是什么炊具这么厉害?”

    “是铁锅,”成伯道:“用铁锅,所以很少糊,而且热得快,比石锅好用很多。”

    竟然用铁锅,这也忒奢侈了。

    赵铭微微蹙眉,赵淞也觉得太奢侈了,本来要说的话咽了下去,他挥手道:“你先回去吧,今日我很高兴,也感受到了她的孝心。”

    成伯便应下告退。

    赵淞一边挑着羊排吃一边道:“此事不宜宣扬,如今西平县百废待兴,还是应该节俭一些。”

    赵铭应下。

    ?  ?明天见

    ?

    ????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