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魏晋干饭人

第234章 做了不用 文 / 郁雨竹

    第234章做了不用

    赵含章却不这么想,见王氏和赵二郎都爱吃炒菜,她便知道这铁锅做得对。

    她当即道:“等我回去就再让人造几口锅,回头放在铺子里卖,嗯,给五叔祖送一口去。”

    铁锅并不难打,模具是现成的,又打过一次,有了经验,所以赵含章的命令一下,午山那边就一口气炼了十口锅送来。

    赵含章让人给五叔祖送了一口去,剩下的都放在店铺里售卖。

    没错,赵含章开店了。

    用的是赵长舆留给她的铺面,还有先前从赵仲舆那里换来了几间,其中有一间正好和赵长舆的相邻,她便让人打通,将两间合为一间。

    两扇大门每日同时打开,匾额放在正中,很是霸气。

    赵含章将店名取为“珍宝阁”,现在全身镜,琉璃制品等已经名扬整个豫州,用不着汲渊费心费力的出去推销了。

    所以她打算在西平县和上蔡县各开一间珍宝阁,里面就放着他们家作坊出的各种珍品,以供来西平和上蔡的商旅采购。

    现在珍宝阁里最多的是琉璃制品和肥皂,所以这九口锅一摆上去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但定价也极离谱,其价格竟然比全身镜还要高,简直离谱。

    习惯性来珍宝阁凑热闹的人围着铁锅围了一圈,实在不解这铁器是什么,因此问道:“这是何物,为何能售价这么高?”

    伙计立即上前介绍,“这是铁锅,可煎炒烹炸,做出来的菜极美味。”

    对方一脸怀疑,“得多美味才能定这么高的价格?”

    伙计笑道:“主要是这铁锅不好打造,所以才定这么高的价格。”

    他们收到定价时也是吓了一跳,但主子坚持这样定价他们有什么办法?

    赵铭知道此事时还是因为再次在家中吃到了炒菜,得知赵含章往家里送了一口锅,他便皱眉去厨房走了一趟。

    厨娘正在拿铁锅煎豆腐,看见赵铭,立即要跪下行礼。

    赵铭挥了挥手,闻着飘过来的香味,沉默了一下后问道:“这个作法也是从老宅传出来的?”

    厨娘低头应道:“是。”

    这一条街的几家厨娘,目前就她和老宅的厨娘关系最好,因为就他们两家有铁锅,俩人经常交流各种新菜式的作法,听说这些新菜式都是从三娘那边传出来的。

    赵铭揉了揉额头,转身便走。

    下雪了,待他走回到前院时,肩膀上都落了雪花,赵淞正捧着一个手炉在廊下高歌。

    赵铭站住,静静地听他爹唱完一首诗歌才上前,“阿父,您前两日还说要节俭,怎么又收下三娘送来的铁锅?”

    赵淞理直气壮的道:“那是三娘孝敬我的,我不收,岂不是伤她的心?”

    他道:“你可是沾了我的光,若是嫌弃,那就不要吃。”

    赵铭便不再与他爹言语,转身就走。

    赵淞气恼,指着他的背影和管家抱怨,“他这是什么态度?每天不给我气受就不自在是不是?”

    管家无奈的道:“郎主,郎君既问您,您就好好回答他便是,何苦说那样的话激他?”

    赵淞:“……我这不是怕他去后厨把我的锅给砸了吗?”

    管家:“郎君不是那样粗鲁无礼之人。”

    赵铭冒着雪去了西平县。

    西平县今年雪少,这是难得的一场雪,所以他到县城时,有不少孩子一边被家长在后面追着骂,一边在雪里乱跑。

    县城里的商铺只开了一半,大部分商铺里没人,路上行人也很少,珍宝阁里自然也没什么人。

    赵铭下车时,珍宝阁里的伙计都快要睡着了,看见赵铭,立即精神起来,弓着背迎上来,“铭老爷,您是来看琉璃、肥皂还是豆油?”

    “有铁锅吗?”

    伙计精神一振,立即道:“有!”

    然后领了赵铭去看。

    赵铭看到摆在货架上的铁锅,伸手敲了敲后问,“一口锅多少钱?”

    “五十万钱。”

    赵铭:“……多少?”

    伙计小心翼翼的道:“五十万钱。”

    赵铭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心情还很愉悦的挑了挑,又看了一眼货架上的锅后点点头,转身就走。

    雪是突然下的,但赵含章他们早有预料,毕竟天色黑沉沉的。

    她小跑着冲进走廊,甩了甩脑袋,把头上的雪花甩掉,一边拍肩膀一边问宋智,“各里各村都收到消息,暂时停工了吗?”

    “是,昨日就已经下令,若是下雪,便不得再在外劳作。”

    赵含章满意的点头,“这雪来得不巧,却是瑞雪,希望能多下一点儿。但也要注意防患雪灾,让衙役加密巡街,注意房屋,不要积累太多雪。”

    宋智应下。

    赵含章就问另一边的陈四娘:“育善堂的防寒物资足够吗?”

    陈四娘躬身回道:“已经足够了。”

    赵含章还要细问,瞥眼看见撑伞走进来的赵铭立即停下话头,眉头一扬,高兴的叫道:“伯父怎么来了,快请上座。”

    跟在赵含章身后的一众官吏幕僚立即行礼,“拜见县丞。”

    赵含章和赵铭同时反应过来,哦,他(我)还是县丞呢。

    赵铭对他们点了点头,站在台阶上问赵含章,“好好的大堂不坐,为何要挤在走廊里议事?”

    赵含章便指了一下纷纷扬扬落下的雪花笑道:“赏雪呢,伯父也是来找我赏雪的吗?”

    赵铭不回答,而是问道:“庭涵呢?”

    “他在后院呢。”赵含章扭头对宋智等人道:“有不解的去请教常主簿。”

    众人应下。

    赵含章便笑着请赵铭去后院。

    听荷找了一把伞来给赵含章撑着。

    伯侄两個从小门进了县衙后院。

    赵含章不知道赵铭找傅庭涵什么事,所以一边把他往书房里引,一边打探,“伯父找庭涵作甚?”

    赵铭则道:“正是用午食的时候,我要吃红烧羊排,糖醋羊排,煎豆腐和炒豆芽。”

    赵含章:“……伯父,我这没法做呀,您要想吃,不然我让人回老宅给您做?但午食肯定来不及了,晚食吃吧。”

    赵铭就停下脚步看她,“为何要回老宅做,你这里不能做吗?”

    赵含章摊手道:“我这没有铁锅呀。”

    赵铭就嘴角微挑,哼笑了一声问道:“所以你又为何做出铁锅这种奢靡之物,做出来了却又不用它?”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