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这个医生不缺钱

750 我和大佬是同行 文 / 田间野鼠

    杜衡觉得武胜男在学校,应该没有什么大事,便先紧着赵主任的问题回答,直接挂断了武胜男的电话。

    「丁教授现在是恢复了正常,但是我现在心里有个担心,那就是丁教授对她老公的感情到底有多深,她能接受的程度在哪里?」

    杜衡一边装手机,一边皱眉说出了这些话。

    赵主任一听,也立马皱起了眉头,「你的意思是还会复发?」

    杜衡缓缓点头,「按照之前的发病特征,这个可能性很大。」

    赵主任深吸了一口气,「没办法根治吗?」

    杜衡直接摇头,「没办法。

    事情发生多、时间挨得近,还是她亲眼目睹的结果,对情绪的刺激很强烈。

    如果她能接受她老公和她离婚,那么她大概率也能接受老公死亡的消息。

    那么在以后的生活中,只需要保持心情愉悦,时间一长,自然就没事了。」

    说着,杜衡忍不住的回头,看了一眼丁玉雪的隔间位置,虽然什么都看不清,但眼神中还是透露出了担忧。

    「但是事情发生的情况,赵主任你也是知道,丁教授对她老公的感情应该很深,这就成了一个让人拿捏不住的因素。

    至于最后到底怎么样,这个真的还得看丁教授自己的心态。」

    赵主任原地转圈,一脸苦恼的抿着嘴唇,也不知道他在惆怅什么事情。

    杜衡见他不说话,便也不再多待,说声告辞,便又一次的返回了住院部。

    只是这一次,杜衡有点躲着小男孩,没有再去看他。

    时间一晃,就到下班的时候,杜衡没有再接到赵主任或是急诊那边的电话,也没有等到丁玉雪的父母过来。

    强忍着去看小男孩的冲动,给曹柄鹤做了交代之后,便去学校接武胜男。

    武胜男下午都没有上课,就在学校的宿舍待着,等到杜衡来接她的时候,她的脸色直接臭臭的。

    杜衡有点懵逼,他已经忘记了下午刚上班时,挂断武胜男电话的事情,还一幅笑呵呵的嘴脸问道,「怎么不高兴?是不是你那个顾同学又惹你了?」

    武胜男臭着脸不说话,弄得杜衡更是糊涂,他死活就是没想起来挂电话的事情。

    说真的,到现在为止,他的脑海里都是丁玉雪,还有丁玉雪的儿子。

    他不知道丁玉雪在知道实情之后,会变成什么模样,他儿子要是知道了,妈妈和爸爸在拉扯中,一个被车压死,一个有了精神病,他又会是个什么样子。

    所以,杜衡这会虽然在武胜男的身边,但是注意力,最起码有一大半在医院的工作上,而且这会又要开车回家,这脑子就有点不够用了。

    武胜男也是无奈的很。

    生了很大的闷气,但是杜衡却始终像个木头一样,一点点的反馈都没有,而且人家好像压根就不知道什么事,这就让武胜男觉得,自己有点对牛弹琴了。

    憋了许久之后,武胜男还是自己忍不住,把下午课堂上的事情,给杜衡说了一遍,「老公,你说顾同学不会真的是中风了吧?」

    杜衡回头瞥了一眼武胜男,而后继续专心的开车,只是语气颇为无奈,「你不会因为这事,就一直在自责吧?」

    武胜男对杜衡的理解力也是服了,示意她实在是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墨迹了,「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别说些有的没的。」

    杜衡歪了一下嘴,便也不再这个问题上纠缠,转而开始回答武胜男之前的问题,「按照你说的症状,她这种情况,比较的符合肝风内动的特征。

    加上之前我就说过,她这个人本就有肝血亏损的问题,又心眼比较的小,中风基本

    是可以确定的。」

    武胜男心里很不舒服,但还是接着问道,「那她这种情况严重吗?能不能治得好?」

    杜衡吸了一口气,抿了下嘴唇才说道,「这就难说了。」

    武胜男一愣,「什么意思?」

    「肝风内动,这也是有虚实轻重之分的。」杜衡缓缓解释道,「如果症状比较的轻,她运气也比较的好,那么只需要通过饮食调节,还有必要的休息,问题就能得到解决。

    比如有些人在吵架的时候,突然出现了整个脸颊发麻,手脚颤抖僵硬,他们只需要缓一缓,回家躺两天就好,就是这种情况。

    但是如果情况比较严重,恐怕会变得瘫痪,或者留下一些后遗症。」

    「啊。。。这么严重啊?」武胜男吃惊的张大了嘴巴,然后赶紧的问杜衡,「那老公,你能治得好吗?」

    杜衡摇摇头,「没有看到具体的情况,这个我不好说。」

    这就让武胜男有点不解了,「老公,你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吗,而且你在金州都治好了那么多人,怎么现在还不好说了?」

    杜衡呵呵笑了起来,「我在金州确实治疗好了很多人,但是治愈率并不是百分之百的。

    其中有些人,是真的没治好,也没办法治好。」

    杜衡微微停顿一下,「另外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你这个顾同学,她这次发病,我们是可以确定,她就是为了和你较劲,才会变成这样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她发病的诱因,是可以当成是你,而我是你的老公,如果我去治,你觉得以她的小心眼,她会怎么想?」

    武胜男眼睛一转,缓缓说道,「她可能会觉得,你是去看笑话的,是我故意让你羞辱她的?」

    杜衡嘴角动了动,「没错,就以你同学小心眼的程度,这种情况很大概率会发生。

    而一旦她这么想,肝风就别想熄下去,甚至因为肝风太旺,会上勾动君火旺盛,下引诱相火妄动,一旦形成雷龙之火,她的结局就只有三种。」

    武胜男好奇了,赶紧的问道,「哪三种?」

    「一面瘫,嘴角歪斜;二半身不遂,如鸡爪手或下肢行走不便等;三则是全中,直接全瘫,不能行走、口齿不利。

    听清了,我说的这些,是在正常情况下,已经没办法治愈了的症状。」

    杜衡说着说着便转头古怪的看了一眼武胜男,「你问这么详细干什么,难道你有点别的想法?」

    武胜男直接翻白眼,「我在你心里就那么坏吗?我只是担心她而已。」

    杜衡笑笑,「你这是杞人忧天了,你这同学什么家庭背景,你觉得她会找不到好的大夫治疗吗?

    而且关于肝风内动的治疗,我在之前的论文中就有相关的论述,只要主治的医生在这方面下过功夫,看过我的论文,你那同学别死心眼,心态平和一点,即便是最重的情况,也是能治愈的。」

    杜衡这不说还好,一说能治愈,顿时把武胜男气的不轻,「既然能治好,那你之前说那么严重干什么,吓人啊?」

    这话说的让杜衡颇为无语,「我这不是告诉你最坏的情况嘛。

    行了行了,咱别因为这事生气好不好,老生气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

    这要是生出来以后,宝宝也顿不顿的就发脾气,你能受得了啊?」

    「呸呸呸,你说点好的行不行?」武胜男对于杜衡的口无遮拦,也算是没了脾气。

    杜衡呵呵一笑,跟着武胜男呸呸呸。

    此后的时间里,武胜男的心情好转了很多,杜衡也一路陪着嘻嘻哈哈。

    但是他的内心中,却始终有着些许的但心存在。

    而在他第二天上班后,这份担忧便被证实了。

    早上刚到医院,杜衡就接到了昨天那位刘医生的电话,杜衡只能把自己手头的活放下,赶紧的去找刘医生。

    「杜副主任,昨天晚上的时候,你们丁教授在知道自己老公的情况后,又一次的精神崩溃了。」刘医生愁眉苦脸的说道,「又是哭又是闹,还把她父母给打了。

    没办法,我们只能再用束缚衣和束缚带控制起来。」

    杜衡眉头轻皱,「她父母来了?」

    「昨天晚上七点多到的吧,你们学校的领导好像来了好几个,阵仗摆的特别大。」刘医生脸上表情很是别扭,不屑、鄙视、嘲讽等等情绪混合在其中,至于是对谁的情绪,这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杜衡知道丁展奎的身份,对于学校领导有这样的表现,他一点都不意外,只是沉声问道,「谁告诉她的真是情况?」

    「她父母呗。」刘医生很是无语的说道,「你们那丁教授和她父母见面没聊几句,两方便吵吵了起来,然后嘴一秃噜,那就把事给说漏了。

    你们丁教授,当时就奔溃了,直接开始发疯。」

    「那刘医生你怎么没给我打电话?」

    「总不能老麻烦你嘛,而且你昨天用的药,医嘱我这边还没更改,直接就又给用了一剂。」

    听着刘医生的话,杜衡恍然自己说错了话。

    他这才反应过来,刘医生才是丁玉雪的主治医生,自己充其量也只是一个来会诊的大夫,凭什么要求人家给自己打电话。

    人家刘医生,作为好朋友医院急诊的主治医生,自尊心当然是很强。老给他一个中医大夫打电话求助,这算怎么回事嘛?

    好说不好听啊。

    所以杜衡明白过来后,便转换了问题,「那刘医生你叫我过来是?」

    「是这样的,我是今天凌晨两点给患者服药的,但是现在都早上八点了,中间已经过了六个小时。」刘医生略显担忧的问道,「杜副主任你昨天给服药,患者只是昏睡了一个小时不到,但是患者这次却超过六个小时没有醒,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杜衡有点明白了,原来是刘医生搞不清楚中药的药效,「那丁教授的各项体征都稳定吗?」

    「稳定,就和正常人睡着了一样。」刘医生肯定的点点头。

    杜衡舒了一口气,「哦,那没事。」

    「可这时间。。。」

    「很正常,昨天一个小时不到就醒,那是丁教授那会的情绪处于高度紧张中,对药物有一定的抵抗性。

    只是经过了一天的折腾,精气神损耗的就比较大了,现在多睡会,其实是一件好事。」

    「好事?」刘医生不是专业的精神科医生,但也只是微微一想,便明白了杜衡话里的意思,「那这次能醒过来吗?」

    对于这个问题,杜衡只能是叹口气,然后模棱两可的说道,「应该可以吧。」

    这一次,他也不确定了。

    随着杜衡的话音落下,他和刘医生都变的沉默了起来。

    他们有办法治好丁玉雪,但是丁玉雪不稳定的状态,又成了最折磨人的事情。

    「医生,我女儿醒了。」就在两人沉默的时候,以为神色略显疲惫的老人,站到了刘医生的办公室门口。

    刘医生听到声音,随即脸上一喜,不过看到杜衡和门口的老人不认识,便赶紧给两人做了介绍。

    不过丁展奎确实需要介绍,而杜衡则不需要。

    因为之前的康复工作,丁展奎的照片杜衡看过,还是有点印象的,虽然现在没有照片上那么有精神,但是大体轮廓,却没有什么大的

    改变。

    「这位是我们医院中医内科的杜衡副主任,患者昨天晚上服用的汤药,就是杜副主任开的。」刘医生轻声的介绍,「刚才我又和杜副主任聊了一下,杜副主任对患者的情况,还是比较乐观的。」

    乐观?

    杜衡不由的多看了一眼刘医生。

    自己什么时候说乐观了?

    不过杜衡估计,这可能是刘医生怕丁展奎这老头扛不住,才故意说的这么委婉吧?

    就在他胡思乱想,准备和刘医生一起去看看丁玉雪情况的时候,丁展奎却说话了。

    「杜衡杜医生,我知道你。」丁展奎盯着杜衡,语速非常缓慢。

    「丁老师你知道我?」杜衡对这个说法很是诧异。

    丁展奎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没错,杜衡,全国「中风康复」小组的负责人,可以说咱两是一个路子的同行。

    不过我是专注于经络疏通的康复,而你是脏腑、经络、气血三管齐下的康复,治愈范围比我要广得。

    我也研究过你的论文,也实际验证过,确实有效果。」

    「谢谢丁老师夸奖。」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