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上瘾

第1章 魂都被勾没了 文 / 今婳

    浴室灯光刺眼,男人站在极宽的镜子前,热雾氤氲,慢慢地凝成透明的水珠从镜面淌下,映出他那一张五官立体、深隽俊美的脸庞。

    眉骨清敛藏锋,鼻梁高挺,唇薄,轮廓线条像是精心雕琢过的。

    水珠从他发梢滚落,一直沿至男人修长的颈,掠过冷淡锋利的喉结。

    姜奈站着,动也不动,静静地望着男人。

    直到雾气弥散,他突然转身,从浴室里走出来,一步步地,朝着她靠近。

    下一秒,画面像是被定格住。

    姜奈被他压向一面落地窗前,身后是满城璀璨的灯光,手心碰到他结实胸膛,肌肉热度顺着薄薄的白衬衣清晰传递而来。

    这样近的距离,浴液清冽的香气混合着男性气息,在空气中弥漫着丝丝绮靡的勾缠

    “你如果不愿意,就告诉我。”

    他的嗓音微沉,似是融了夜色的暧昧,说出这句话时,已经俯首吻了下来-

    姜奈从梦中惊醒过来,入眼是满室的通亮。

    身穿薄绸睡袍的她安静地躺在沙发里,乌黑的秀发垂下来,轻阖着眼,纤细的手搭在衣角处,白嫩的小腿蜷曲着,极为罕见的细瓷肤色更显她纤弱。

    姜奈也不知是睡了多久,脑海中那种窒息的暧昧情潮还隐隐散不去。

    又梦见他了。

    继续躺了会,待平复下情绪。

    她才慢慢坐起身,光着的脚踩在灰白色地毯上。

    旁边的茶几上散乱着厚厚的剧本,姜奈从里面找出手机,指尖滑动,屏幕亮起。

    时间显示,已是傍晚六点五十了。

    手机里还有几通来自经纪人秦舒苒的未接来电。

    姜奈回拨过去。

    静等几秒,电话里传来了秦舒苒的声音:“喂?奈奈啊,你还在公寓里吗?”

    姜奈手指端起玻璃杯,抿了口,声音很轻回答:“不小心睡着了……和谭导的试镜是约在九点是吗?那我……”

    不等她说完整话,秦舒苒就已经打断她:“不用去了,谭恭今晚先约见了余南霜试镜。”

    姜奈乌黑的眼睛里写着不解:“余南霜?”

    “就是她啊!这年两年余南霜风头正劲,有人撑腰才坐上了天影一姐的宝座,出了名爱截胡抢同行资源。”

    “上次还在节目里内涵你是花瓶美人,也不看看她那些奖怎么来的,内娱老总的侄女儿就了不起啊!”

    姜奈低头揉了揉眉心,说:“确实了不起。”

    但跟她有什么关系。

    见姜奈还是这副不争的性格,秦舒苒没好气:“现在都抢资源到了我们头上了,所以绝对不能这么算了!”

    姜奈了解她,知道自家经纪人已经有法子了:“舒苒姐,说吧。”

    秦舒苒啧了声,也不卖关子,吐字很快地说:“行了,奈奈你快点打扮一下,今晚安排了个重要酒局,事关试镜!二十分钟后……我在楼下等你。”

    电话挂断,室内安静一片。

    姜奈放下手机,足音极轻地走到了落地窗边去。

    她伸手拉开窗帘,外面华灯初上,整座城市的夜景无限璀璨,与她的梦境一样,同时也衬得房间更加的清寂。

    半响后。

    姜奈收起极淡情绪,转身走进衣帽间。

    ……

    快到了约好的时间,姜奈准时下楼,踩着细高跟走向停驶在马路旁的黑色保姆车。

    她刚弯腰上车,就听见助理陶枫说:“天气预报上说,今晚好像要下雪……”

    副驾上的秦舒苒已经没有心思管下不下雪,将手中的平板递给姜奈,眼神也跟了过去。

    姜奈身材本来就比一般女孩要纤瘦得多,见她穿着一件单薄的墨绿色长裙,珍珠鱼骨链贴着清瘦的肩线,外搭着黑色西装。

    伸出手接物时,连雪白肤色上的青筋都被衬得细弱。

    “这身不错……”秦舒苒眼中欣赏之余,不忘语重叮嘱:“这是你要去的酒局上大佬名单,谭恭这部电影的投资人也会在场,最好是能套个近乎。”

    姜奈窝进了自己的专座,低着头扫向上面的大佬名单,卷翘的睫毛很长,在暖黄灯下,睫尖泛着细碎的光。

    等记住这些人名字后,就兴趣缺缺不再看了。

    秦舒苒这边气还没消的:“余南霜就是个资源咖,谭恭是瞎了才会弃你不用!”

    姜奈是她当初从北舞学院里签下的,比起娱乐圈的其他女明星,她生了一张极美又没有攻击性的长相,骨子里还透着拼命的韧劲儿。

    这些年来,从一个没有背景靠山的小透明,靠自身努力,成为圈粉无数的古偶剧女神,几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剧组里低调拍戏。

    除了拍戏,就没有私生活了。

    这样勤奋敬业,演技又好,活该是天生流量花的命。

    如今姜奈准备转战大荧幕,需要一部大制作的电影冲奖。

    而为了拿到谭导电影的女主角,她推了无数的片约,空出半年档期调整状态,好不容易争取到试镜的机会。

    结果余南霜仗着有靠山,就把姜奈谈了很久的资源截胡了。

    这让向来暴脾气的秦舒苒怎么忍得住,咬牙了句:“谭恭也太不讲信用了!”

    姜奈知道她气不顺,有心安抚,启唇的音质清透,让人不自觉的心静下来: “舒苒姐,圈内有后台撑腰的女星很多,没有余南霜,也有张南霜……如果每一个来抢都要给眼神,且不是气伤了自己?”

    秦舒苒的脾气遇到姜奈,也只有乖乖投降的份。

    明明年纪轻轻的,心性却通透淡定,活的像个没有七情六欲的仙女。

    看着她那张白净的巴掌脸,秦舒苒不由地才把话题扯回来:“今晚酒局上的人不少,你可以多认识点朋友,年纪轻轻的漂亮小姑娘,别活得太封闭了。”

    又提起了这个。

    出道以来,姜奈向来是不太热衷圈内大佬云集的名利场,很多时候除了拍戏以外,她更情愿躲在家里,以至于交际圈干净到像是一张白纸。

    面对热情的追求者,更是被她滴水不漏的客套话婉拒了。

    不谈恋爱,对待感情传统保守。

    秦舒苒看来,在内娱里是找不出像姜奈这样干净纯粹的女明星了。

    姜奈双唇张了张,最终没有接话。

    好在秦舒苒没有继续,因为如天气预报所言,突降的一场大雪,使得在高架桥上的车辆被堵得水泄不通,只能往前慢慢移动,夜幕下的道路连成一片流水般的灯火。

    陶枫生怕秦舒苒的暴脾气上来,正加速开过车流中间,突然兴奋叫道: “看前面那辆车。”

    姜奈循声看过去。

    是一辆限定版的豪华私家车,车牌号清晰的印入视线里,看的像是虚幻。

    过程不足两秒,姜奈胸口的心脏猛地跳了下,连手指跟着蜷缩了起来。

    秦舒苒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惊讶道:“这辆豪车限量版啊,国内很少见。我记得之前明盛集团的小公子手上有一辆,还是高价竞拍来的,小枫避让开点,要是撞到了……啧啧,我们把奈奈免费送出去都赔不起啊。”

    说着,身为经纪人的职业八卦素养,秦舒苒掏出手机,借着光,抓拍到了一张模糊的车牌照,快速地发给圈内相熟的资深记者询问:

    ——这是哪位大人物来申城了?

    姜奈没有去听,耳边的声音似乎都隔了层膜。

    直到前方的豪车主动减速,避让车流,不一会儿,不紧不慢地落到了后面去,没了踪影。

    她下意识去打开车窗,冷风携带着细雪瞬间飘过来,伴着道路上晕黄的灯光,落在手背上一片沁凉。

    姜奈抬头去看,才看见。

    是下雪了。

    ……

    半个小时后,车子抵达到了坐落于北郊的九间堂会所。

    这家中式庭院的会所向来是申城各界名流的销金窟,从不对外开放会员,隐私性极强,平时出入的一张邀请函,俨然是成了上流圈衡量身份地位的标杆。

    秦舒苒带姜奈赶到后,给门童递了一张烫金色邀请函。

    很快,就有侍应生恭敬地迎她们上二楼的包厢。

    进去前,秦舒苒低声说:“谭恭的电影是申城的太子爷投资的,在没定下女主角前,他也有绝对的话语权,懂吗?”

    见姜奈半天没个动静,伸出两指在她乌黑的眼珠晃了下:“奈奈?你不会想临阵脱逃吧?”

    姜奈回过神,摇摇头:“没有呀。”

    秦舒苒将她带进包厢,还看了下时间:八点十五分。

    也不算晚。

    包厢里的人极少,在座的都是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

    姜奈眼里滑过一抹疑惑,秦舒苒是怎么拿到这种顶级富豪的聚会邀请函的,转过头想问,就看见了她已经游刃有余地与人客套寒暄了起来。

    而在场,没有看见谭恭这部电影的投资人。

    打听了才知道,他亲自去接人了。

    申城的太子爷在圈内地位特殊,能被他奉为座上宾的,那得是什么大人物?

    姜奈找了个位子安静坐下,即便她不擅长交际,也很轻易引起男人的目光。

    与她斜对面的郭总,视线就一直在她身上细细打量着,混迹商场的老狐狸,即便是看上了姜奈,也深知一个没有背景靠山的小明星能来这种大佬云集的聚会,其中不简单。

    于是,便试探了起来:姜小姐是艺名?”

    姜奈微笑颔首:“本名。”

    郭总脑海中的豪门名单没有她这号人物,意味很深的笑了笑:“姜小姐小小年纪就有这番成就,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不知姜小姐现在有没有人追求?”

    一问到私人问题,姜奈停住微弯的唇角。

    旁边,秦舒苒怕她说错话,看向空出来的主位,不留痕迹地插话道:“今晚下雪,我们来时都被堵在高架桥上,路况很不好,太子爷这是去接谁啊?”

    话音落地。

    包厢里,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来了。”

    气氛,安静数秒。

    姜奈下意识的转过身,怔怔地看向了门口处。

    先推门而入的是申城的太子爷顾明野,与人簇拥着一位西装革履的俊美男人进来。

    包厢内一盏暖黄的灯笼光晕下,那人穿着白衬衣,习惯严格扣紧领子最上方,臂弯搭着深驼色的的大衣没有穿,身量极为高挺,像是硬笔勾描而成的利落线条。

    那张脸的轮廓,比记忆里更加清寒冷漠。

    却只要稍微展颜,仿佛能生出一抹鲜活绮丽的颜色。

    多年未见,姜奈也想象过无数次与他重逢的场景,当这一幕真的发生在眼前时,就如同水月镜花,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看着他缓慢地将大衣递给身旁的人,突然侧脸望过来。

    两人静静相对。

    满室的奉承欢笑声中,没有任何人发现她与他的目光在不经意间相撞。

    姜奈慢慢地呼吸着,端起一杯酒喝下,平静地压下浮动的情绪。

    *

    包厢里的气氛明显比刚才热闹了许多,桌上的菜肴都被穿着旗袍的女服务生撤下,重新换上了一桌的素食。

    整个富豪圈内,斋戒养性多年的,谁不知道是谢家那位。

    之前缠着姜奈搭讪的郭总也顾不上看美人儿了,走到主位那边去:“原来是谢总来了。”

    大佬们的闲谈,自然是没有旁人说话的份。

    姜奈静静地看着,连郭总敬酒,他不过是让人端了一杯茶上来。

    就算是以茶代酒,没人敢多言。

    这让她不知为何,突然生出一种感觉。

    她和他,仿佛有着云泥之别,更不像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似被发现了注视,坐在主位上的那人侧目,径直朝她的方向望过来。

    几乎一秒,就被旁边另一位申城的太子爷顾明野察觉到了,促狭地笑着调侃好友:“阑深,你大老远纡尊降贵赶过来,跟魂都被勾没了似的就坐在这看她一晚上?要不要我帮你把美人儿叫过来?”

    谢阑深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端起白瓷茶杯,慢条斯理地递到薄唇边,未沾上水,停顿片刻,闲谈般说出三个字:“别闹她。”

    顾明野挑眉,还真是护的紧呢。

    酒局进行到后半场,又开始了新另一轮敬酒。

    姜奈一看主位那边,就会收到顾明野似笑非笑的眼神,暗示性极强。

    她也没敢再看,怕藏起来的情感会偷跑出来,又显得欲盖弥彰。

    这时,手机进来一条未读的消息。

    她低头,上滑解锁。

    微信的聊天界面上,秦舒苒的消息跳跃出来:[小祖宗,你今晚怎么哑巴了……乖,去给顾明野敬酒打招呼,刚才我找机会跟他提了电影的事情,他还看过你演的电视剧呢,说很欣赏你。]

    没等她回复,又一条消息:[而且我发现,他一晚上偷看了你三次。]

    [就敬一杯,敬完了姐就带你回家。]

    “……”

    姜奈白皙的指尖停在屏幕上方,还是没回,包厢突然鸦雀无声了。

    本能抬起头望去,是谢阑深从主位起身,准备低调离席,也意味着这场大佬云集的聚会无声地宣示着结束。

    这是……要走了吗?

    她情绪有点低落,直到耳边听见一道男人熟悉的声音,淡而清晰的唤出两个字:“姜奈。”

    姜奈乌黑的瞳仁略带惊讶地看着他,唇轻启:“啊?”

    谢阑深朝她稍稍点了点头,便缓步走出了包厢。

    身后,两名西装笔挺的保镖十分规矩地跟着。

    姜奈指尖不由地掐紧手心,还没反应过来。

    顾明野姿态慵懒地靠着椅背,手指修长朝高脚杯轻轻一碰,发出清脆声响: “还不跟过去,谢公子叫你呢……”

    这区区一句话,让气氛重新陷入死寂。

    全场的目光,瞬间落了她一身。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