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大佬跟他的小仙女一起重生啦

第86章 相识(楚涵篇) 文 / 蒹葭深深

    chapter086
    课代表回头看了一眼, “那哥哥看你的眼神怎么也奇奇怪怪的。”
    楚涵也朝着谢淮砚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
    谢淮砚今天穿了一身简单的运动装。他的五官真的非常出众又帅气,路过的同学都会不自禁的多看他一眼。
    让楚涵惊讶的是她看向他的那刻,他竟然抬头朝着她看了过来。
    那个眼神真的非常的奇怪。
    楚涵跟他对视的那刻, 感觉自己的汗毛都已经倒立起来了。
    “你怎么了呀小涵?”课代表发现了楚涵的不对劲。
    楚涵僵硬的转身,拉住了课代表的衣袖小声说:“我们快点走吧。”
    回家的路上,楚涵还在回忆刚才谢淮砚看她的眼神。说句不好听的, 那眼神仿佛就像看死人一样,特别的慎的慌。
    自从被同学提醒后, 楚涵每次放学都会回头看看有没有人跟着她。谢淮砚有时候会跟着她回家,但是他总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并不会跟着她很近。
    楚涵跟他对视过几次, 不过她还是没有敢去上前跟他打招呼。
    原本想着这个哥哥可能跟几次就不跟了,但是楚涵没有想到他一跟就跟了一个星期。
    最近她家里也出了一些事情, 她的父母离婚了,她现在跟着母亲一起生活。
    母亲已经改嫁, 现在已经搬到了别的地方。
    楚涵正在纠结要不要把这件事情跟妈妈说一声, 可她又担心说了会给妈妈添麻烦, 所以楚涵一直都没有说。
    谢淮砚虽然总是跟着她, 但是也会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而且他看着并不像是什么坏人。
    楚涵现在搬家了,搬到了一个非常高档的小区。小区的物业管得很严, 没有门禁卡的话一般人是进不来的。
    谢淮砚下午送她回家,一般都是跟着她到小区门口。谢淮砚没有小区的门禁卡, 他是进不来的。可这天晚上有些不一样,楚涵进到小区后,依旧感觉她的身后还有人跟着他。她走两步就会回头看一看,谢淮砚竟然真的跟了进来。
    楚涵走着走着突然停下, 她想了想,还是直接转身朝着谢淮砚走过去。
    谢淮砚或许也没有想到楚涵会突然朝着他走过来,他微微愣在了原地没有动。
    他们两个人的距离本来就不是很远,楚涵很快就走到了谢淮砚的面前。
    这还是两个人第一次距离如此近,楚涵抬头看着谢淮砚,借着路边的灯光,她可以看清楚谢淮砚的脸。跟记忆中的模样有些不同,几年不见,谢淮砚变得更比以前多了几分成熟硬朗,少了几分稚嫩。
    楚涵其实也是有些紧张的,她双手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书包肩带。她微微仰头看着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一些,“你为什么总是跟着我?”
    谢淮砚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也没有说话,两个人就这么安静的站着,气氛一度有些尴尬。
    “”
    楚涵也不知道谢淮砚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只是低眸看着她,也不说话。但是楚涵很明显的可以感觉到,此时谢淮砚看死人的目光好像变了变,目光温柔了许多。
    现在不远处就是她的家,现在所在的位置几乎就是在她家门口,所以楚涵并不害怕。只是她有点奇怪,谢淮砚今天马上都跟到她家门口了,以前他从来不会跟着她进小区。
    他没有门禁卡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楚涵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家。现在家里亮着灯,估计她妈妈还有叔叔都在家里。“我马上就到家了,你是怎么进来的啊?”楚涵说完,还小声疑惑的说了一句,“你总不能也住在这里吧?”
    谢淮砚依旧没有回答她的话。
    楚涵的话刚说完不久,不远处就出现了开门的声音,是她的妈妈出来了。现在正好是做饭的时间,她要出门倒垃圾,楚涵妈妈抬头看了看楚涵,然后又看了看谢淮砚,才笑着跟谢淮砚打招呼,“小谢你也在这里呢。”
    谢淮砚目光看向楚涵的妈妈,然后微微的点头,就像是打了招呼。打完招呼后,谢淮砚又低眸看了楚涵一眼,他这才转身朝着楚涵家对门邻居的方向走过去。
    楚涵就目瞪口呆的看着谢淮砚拿着钥匙,打开了自己家对面的门。
    原来谢淮砚竟然真的住在这里,而且他们还是邻居??
    谢淮砚已经走了。楚涵背着书包,小跑到她妈妈身边,“我好饿,妈,今天做什么好吃的呀。”
    楚涵妈妈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低头看了看她,小声问,“你还记得这个哥哥吗?之前我们就是邻居。”
    “哦,是他啊。”楚涵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不记得了。”
    “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呀?”楚涵妈妈笑着问。
    楚涵随便编了一个理由,“就是他刚才掉了一个东西,我喊住他把这个东西还给他。”
    陪着妈妈倒了垃圾,楚涵抬头,小声问道:“妈,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搬过来的呀,我之前怎么不知道他住在我们的对面?”
    楚涵妈妈解释道:“是前几天才搬过来的,你可能没有注意。”
    楚涵小声的哦了一声。
    楚涵妈妈想到了以前的一些事情,她开口说对着楚涵说:“我还记得我们以前在老家住的时候,小谢那时候才十五六岁,他就一直自己在家里住,也不怎么出门。没想到现在搬到这里来了我们还是邻居,缘分真奇妙。”
    被妈妈这么一说,楚涵也记起来一些以前的事情。
    她刚上初中那会儿真的是特别的皮。那时候她的父母经常闹矛盾,经常会吵架,那时候家里乌烟瘴气的,她特别讨厌在家里待着。一般晚上做完作业后她就会去找自己的同学玩,或者自己在小区里面瞎转悠。
    她还记得以前谢淮砚确实是自己一个人住。在她的记忆中她只记得这个哥哥家里特别有钱,家里装修的特别大特别漂亮,家里还有一些不常见的进口零食水果。她每次去他家里玩,他都会给她一些好吃的东西。小时候特别的贪吃,所以她经常去谢淮砚家里蹭零食吃。
    想到以前的事情,楚涵突然觉得谢淮砚不喜欢说话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以前他就不怎么喜欢说话。小时候的记忆有些模糊了,楚涵记得谢淮砚跟着家人一起出国了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
    进入十月份,天气就越来越冷了。
    楚涵虽然不是很怕冷,但也穿上了很厚的羽绒服。整个人就跟小肥兔一样。
    这几天大概谢淮砚比较忙,楚涵已经连着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他。可是她仿佛已经形成了习惯,每次放学都会下意识的朝着谢淮砚经常站的地方看一眼,看看他今天有没有跟过来。
    自从知道谢淮砚是自己家的邻居后,楚涵慢慢也接受了他跟着她这件事情,他可能只是好心的想过来接她回家。毕竟这么多天了,除了他的眼神奇奇怪怪,其他一切都很好。
    有时候楚涵也会故意放慢自己的步伐,让他们两个距离稍微近一点消息。谢淮砚依旧不怎么跟她说话,只是在她的身后默默的跟着她。
    可楚涵不一样,她是个小话唠,不说话就会非常的难受。
    有次进了小区之后,楚涵就直接转身走到谢淮砚的身边。
    她抬头看了看他,然后问,“你为什么总是跟着我,也不跟我说话呀?”
    “”
    不知道谢淮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依旧是只是低头看着她,也不回答她的问题,也不跟她说话。
    这样次数多了,楚涵就觉得有点无聊,她甚至语气不怎么好的问谢淮砚,“你是不是不会说话呀?”
    但是这次谢淮砚终于跟她说了一句话。
    他说:“会。”
    楚涵:“”
    相处时间久了,楚涵终于发现了一件事情。
    谢淮砚这个人就是个木头。
    这些天学校里又进行了次月考,楚涵这次月考的成绩不错,她的妈妈很高兴,甚至给她买了几件特别好看的漂亮衣服。
    本来一切顺心,但最近几天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楚涵有点烦烦的。
    这几天有个职高的小混混喜欢上了她,正在追她。她经常会莫名其妙的收到各种各样的情书跟鲜花,都是那个小混混给她的。
    那个小混混经常做这样的事情,学校里很多女生都被他这样追过,不过只要不给他回应,那个小混混自然而然的就会放弃。楚涵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因为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比这件事情更重要。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她在学校里复习的压力特别大。
    楚涵每次收到信封跟鲜花,都会随便的扔到班里的垃垃圾桶里。并且她也会让人跟那小混混说,她现在对谈恋爱并没有兴趣,希望他不要再来烦她了。
    本来楚涵她这几天并没有回应,那小混混很快就会放弃的。但是让楚涵没有想到,小混混并没有放弃。
    这几天下午放学,楚涵总可以在校门口看到那个小混混。
    小混混有时候还会故意过来拦住她跟她说话。这几天班里跟楚涵玩得好的男生都知道楚涵被小混混骚扰,所以他们放学后都也会跟着楚涵,陪着楚涵走一段路。直到楚涵安全之后,班里的男生才会离开。
    谢淮砚这几天没有过来,可能公司里面遇到了什么事情。楚涵已经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他了。
    就在楚涵以为谢淮砚可能不会过来的时候,周一这天下午楚涵又在学校门口熟悉的位置看到了谢淮砚的身影。谢淮砚穿了一身黑色的风衣,他的身形高挑,在人群中格外显眼。
    楚涵看到谢淮砚后不久,一转头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小混混。
    不知道为什么,如今看到谢淮砚,楚涵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
    他站在学校旁边的大树下。
    夕阳光很好,楚涵抬头正好跟他对视了。
    她微微愣了一下,才朝着他笑了笑。
    楚涵正想过去找谢淮砚说话的,但是没想到小混混也看见了她。她还没有走到谢淮砚身边,小混混就先过来挡住了她的去路。
    “好巧啊小涵。”小混混吊儿郎当的看着她,笑着说。
    “”
    楚涵微微皱了皱眉头。
    她并不想跟他说话,所以也没有搭理他。
    还没有等小混混说第二句话,不远处的谢淮砚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他直接伸手把她拉倒了自己的身后。
    谢淮砚很高,如果远远的看着他还挺瘦的。可如今站在他身后,楚涵突然发现谢淮砚好像并没有看起来那样瘦弱。他的肩膀很宽,个子很高,就是个很完美的模特身材。
    虽然身高不如面前的这个男人高,但是小混混觉得自己的气势不能输。小混混看着谢淮砚,轻轻挑了挑眉语气非常不好的问:“有病呢,挡老子路了,滚开。”
    楚涵平时在学校脾气挺好,但是她并不是怕事的人。见到小混混骂谢淮砚,楚涵第一次生气了。她往前走了一步,刚想开口怼小混混,却没想到谢淮砚比她快一步,他直接动手了。
    楚涵直接傻在了原地。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可怕的谢淮砚,谢淮砚原本就冷淡的眼眸变得更加冷漠。那种看死人的目光再一次出现了,
    “我的天啊,这是怎么了。”
    “卧槽,直接打起来了,快叫老师!”
    “打人的那个男生还有点帅。”
    楚涵站在谢淮砚身后,她注意到已经有学生回到学校里面叫老师去了。而且谢淮砚下手很重,万一打出什么问题来就不好了。楚涵心里也有点害怕现在的谢淮砚,但是她还是伸手轻轻拉了拉谢淮砚的衣角,小声说:“别打了。”
    原本以为这个时候的谢淮砚不会听她的话的,可楚涵没有想到谢淮砚真的非常听话的停了下来。
    楚涵低眸看向了他的手。
    他的手都红了。
    打人打的。
    楚涵是没有想到,谢淮砚看起来清冷高贵,有种书生气。竟然打人也这么狠。简直就是把人往死里打,不知道的还以为有什么深仇大恨。
    小混混估计也是怕了,趁着谢淮砚回头看向楚涵,没有在意他这边,赶紧起身拔腿就跑。
    “你,你没事吧。”
    楚涵的余光看到小混混跑了,但是她没有在意。她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谢淮砚的身上。
    谢淮砚此时眼尾微红,看着有些不在状态。他好像有些生气,也有些害怕,还有些悔恨。他的目光太复杂,楚涵根本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这样看着她。
    就在楚涵准备再次开口说话的时候,身边的男人突然身子一歪,他直接伸手抱住了她。
    他的怀抱有些凉,带着他身上独特的味道。
    楚涵直接僵硬在了他的怀中。
    “”
    ——
    自从出了小混混那件事之后,谢淮砚每天都会在学校门口等着她。
    谢淮砚依旧还是原来的那个样子,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谢淮砚在后面远远的跟着她。虽然这样依旧让楚涵觉得很奇怪,但是想到谢淮砚的性格,她又觉得这样倒是挺合理的。
    周五放学都会比平时早一些,放学之后楚涵没有接着回家,而是跟同学去了附近的商场买了些东西。在学校附近就是一个比较大型的商场,什么东西的都有。楚涵买了一杯奶茶,还买了一些小零食,她最后停在了一汉堡店门口。
    “我好想吃薯条啊。”楚涵看着广告牌,小声喃喃。
    “你这么瘦,吃一点就吃一点呗。”同学劝道。
    楚涵思考了片刻,她的零花钱本来就不多,这几天花的比较狠,所以没有剩多少钱。她之前在礼物店选好了一个小礼物,想买下来送给温可安作为开学礼物,但是因为零花钱一直不太够,所以就一直没有买。
    楚涵想思考了片刻,咬咬牙决定还是要攒下钱,薯条就暂时不吃了,等以后有钱的时候再买。“算了,我的零花钱已经不多了,我还想攒一攒给我闺蜜买个好点的礼物。”
    虽然没有买,但是楚涵还是想念着。
    第二天上课她满脑子都是薯条。
    这天因为老师拖堂,放学已经有些晚了。
    楚涵慢悠悠的往家里走,她脑子里还在做自己的省钱计划。
    可是刚走到家门口,她就看着门口一堆东西直接愣住了。
    跟做梦一样。
    门口跟个小山一样的东西,竟然是她想吃却一直没有买的薯条。
    这个薯条做的比较好吃,但是卖的也比较贵,一小盒就三十多块钱。楚涵觉得她的同学们并没有实力买这么多的薯条,那唯一可能的就是知道她家庭住址的谢淮砚。
    “卧槽。”楚涵感叹了一声,然后下意识的回头去看。
    但此时谢淮砚不知道去了哪里,周围并没有什么人在,虽然没有看到他的身影,但楚涵依然非常的坚定,这一定就是谢淮砚送的。
    楚涵还没有进家门,家里的门突然打开了。门口站着的是她的妈妈。楚涵妈妈看了看楚涵,然后又低眸看了看门口这一堆薯条,也微微的愣住了。
    过了半晌她才对着楚涵说:“买一包就好了,怎么买了这么多?”
    “”
    楚涵现在简直百口莫辩,她只能憋了半天开口,“这个根本就不是我买的。”
    “不是你买的难道是别人送的吗?送了这么多?”
    “”
    “以后给你的零花钱不要乱花,要懂得存起来,你想你买了这么多薯条我们又吃不掉,吃不了不就是浪费了吗?”楚涵妈妈一边弯腰把门口的薯条往家里拿,一边还忍不住数落楚涵。
    楚涵简直无奈,这件事实在太奇怪了,直接说谢淮砚送的,估计她妈妈也不相信,毕竟在她妈妈眼里两个人并没有什么交集。而且一个男生一个女生,长辈说不定还会多想什么。为了避免太多的麻烦,楚涵就只能吃了个哑巴亏,把一切的真相都往自己的肚子里咽。
    但这件事情实在是在是太让人憋屈了,楚涵吃完晚饭就约了她的闺蜜温可安出来玩。
    现在晚上八点钟,楚涵跟自己的妈妈报备了后就自己溜出去玩了。楚涵跟温可安约在了人比较多的小公园里。晚上小公园有很多老人在那边做运动,小公园里很热闹。
    一见到闺蜜,楚涵就忍不住的开始吐槽。
    “我跟你说我最近过的可迷幻了。”楚涵喝了口热奶茶,开口说。
    “怎么了?”
    “就在前几天我被一个小混混缠上了,然后那小混混在我回家的路上跟踪我,看起来不怀好意。其实一开始我也没有太在意,直到有次放学遇到了谢淮砚。你知道吗,那谢淮砚就跟疯了一样,差点把那小混混给打死。”
    “”
    楚涵喝了一口奶茶冷静了一下。
    “而且你知道最恐怖的是什么吗??”
    “什么?”
    “我就在学校里说了一句我想吃薯条,晚上回家的时候我家门口就堆了一堆薯条。”楚涵还比划了一下,“跟小山一样你懂吗。”
    “我妈还以为是我买的,说我乱花钱。”
    “”
    “反正就是太吓人了。”楚涵心有余悸的拍拍胸脯,然后一脸疑惑的问温可安,“你说那哥哥是不是有什么大病?”
    “”
    “我觉得下次应该说我想要一个玛莎拉蒂,看看他会不会给我买过来。”
    —
    楚涵很快就后悔自己说了这句话。
    因为她第二天放学回家,她就看到了自己家门口停了一辆崭新的玛莎拉蒂。
    楚涵突然觉得谢淮砚还挺可怕,她说点什么话谢淮砚都可以知道。玛莎拉蒂只是她随口说的玩笑话,没想到谢淮砚真的买了。
    楚涵正看着这个玛莎拉蒂发呆,谢淮砚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的身边。楚涵刚刚仰头看他,没想到下一秒她就看到了他手上拿着的那一串钥匙。
    安静的夜晚,她听到他开口认真的说。
    “送给你的车。”
    “”
    没有想到他这么直接,楚涵直接懵在了原地。
    先不说她根本就不会开车,就这么贵重的的车,她也不敢随便要啊。
    楚涵抬头看了他半响,然后终于憋出来一句,“你在逗我吧。”
    “”
    ——
    楚涵这些天上课都不是很在状态,经常被老师批评。
    她的同桌都已经看不下去了,主动问道:“你最近这是怎么了,又失恋了吗?”
    “”
    楚涵只是觉得自从认识谢淮砚之后,她平静的生活中就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
    被同桌这么问了,楚涵本来就已经有些憋不住想吐槽,现在正好直接跟同桌吐槽了一同。
    她把这件事情的起因经过跟自己的同桌说了之后,同桌一脸羡慕的看着她,“这不就是现实版的霸道总裁爱上我吗?你简直简直就是人生赢家啊哈哈哈哈,霸道总裁什么都给你买,竟然直接给你买了一辆玛莎拉蒂!”
    “你们不在一起就是天理难容!”
    “”
    ——
    期末考完试,终于到了放寒假的时间。
    楚涵跟自己的同学约好了考完试之后出去玩。
    她们一共约了十几个人,准备去酒吧玩。
    大家都是还没有步入社会的小孩子,对酒吧这种地方都是非常的好奇。
    楚涵家里管得很严,她也不经常喝酒。这次去酒吧,是她第一次接触各种各样的鸡尾酒。
    鸡尾酒的味道很奇怪,楚涵从小就好奇心比较重,她对这些好看的酒还是非常好奇的。各种都尝了一点,一不小心就喝的有点儿多。
    楚涵并不知道自己的酒量怎么样,只觉得鸡尾酒的还不错。
    大家第一次出来蹦迪,现在时间还没有到,所以大家都是在酒吧里玩一玩聊聊天,喝点小酒。
    楚涵正自己喝的尽兴的时候,一只手从她的身后伸过来,拿把她的酒杯从她的手里抢拿走了。楚涵愣了一下,然后回头看,却意外看到了一个比较熟悉的面孔。
    竟然是谢淮砚。
    楚涵这次来酒吧还专门算好了时间,专门躲避好了谢淮砚。
    她跟同学约好的时间比较早,那时候谢淮砚还没有来学校。
    也不知道谢淮砚到底是怎么知道她来到这个酒吧的。
    喝了一点酒的楚涵小脸通红,她的脑子也有点懵懵的。
    她看了谢淮砚好久,才疑惑的问:“你怎么也来了?”
    喝了酒的楚涵声音很软,跟平时说话有些不一样的。
    “这个度数很高。”谢淮砚低眸看着她,说话声音都温柔了很多。
    周围都是一些同学,大家看到有个陌生的男人突然出现在这里,都下意识的以为是楚涵的男朋友。
    很多学生都喝了一点小酒,开始有些醉了。
    他们看到谢淮砚对楚涵这么亲密的举动,很多人都开始起哄开玩笑说他们两个是情侣。
    楚涵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对于恋爱这种事情她也是比较敏感。虽然她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但是面对这种调侃她还是挺害羞。
    或许是有一些恼羞成怒,楚涵伸手想去抢谢淮砚手中的酒杯,但是谢淮砚突然抬起手,并没有把酒杯给她。
    楚涵本来就有点醉醺醺的,她一个没站稳,直接跌倒了谢淮砚的怀里。
    周围一阵起哄声。
    楚涵有些怒了,她抬头看着谢淮砚,有些生气的说:“你把酒杯还给我。”
    谢淮砚并没有还给她,“不要喝了,你醉了。”
    谢淮砚的这句话完全就激怒了楚涵涵。
    楚涵快哭了,她眼中含着泪,抬头看着谢淮砚生气地说:“你是我的谁呀?你凭什么这么管着我?我的爸妈都没有这么管着我,你有什么理由来管我?”
    “”
    楚涵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你真的好烦啊。”
    尽管楚涵的反应比较大,并且不想让谢淮砚管她,但是谢淮砚依旧带着她出了酒吧。
    酒吧开了暖气,外面有些冷。
    谢淮砚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披到楚涵的身上。
    楚涵现在还在生气呢,她挣扎了几下,想把谢淮砚的衣服丢到了地上谢淮砚也不生气,他弯腰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继续跟在楚涵的身后。
    楚涵知道自己喝了酒,现在身上肯定满身的酒气。
    如果现在回家的话,一定会被自己的妈妈发现。她妈妈平时脾气挺好的,但是有些地方她也是很严厉的。如果知道她出去喝酒了,她妈妈肯定会训她。
    所以楚涵现在也不敢回家。
    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就顺着路往回家的方向走。
    谢淮砚知道自己惹她生气了,他也没有敢靠近她,只是抱着衣服跟在她的身后。
    楚涵最后走到小公园里,她坐在小公园的长椅上回头看了看站在一边的谢淮砚。看到谢淮砚,想起刚才发生的那些事情,她就开始有些生气难过。
    楚涵想了想,给温可安打了电话。
    那边很快就接通了电话。
    一听到温可安的声音,楚涵委屈感一下就上来了,“安安,你在哪里呀?”
    “在外面呢,你在哪呢?”
    “我也在外面,我在一中附近的公园。”楚涵声音一抽一抽的。
    温可安察觉到了楚涵的不对劲,“我离着不远,马上过去。”
    温可安过去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在小湖边的长椅上坐着的楚涵。在楚涵不远处还站着男人,那男人离着楚涵有一段距离,正在低眸子看着楚涵。
    等到走得近了,温可安才发现那个男人竟然是谢淮砚。
    此时谢淮砚的手里还拿着楚涵的外套。
    温可安走到楚涵面前,楚涵低着头,红着眼眸,看着刚刚哭过。
    “安安!”一看到温可安终于来了,楚涵的语气委屈死了。
    “为什么哭了?”温可安坐在她身边,轻声问。
    “都是因为谢淮砚!”楚涵咬牙切齿。
    “谢淮砚欺负你了?!”温可安抬头看了一眼谢淮砚,微微凝眉问。
    “他是我的什么人啊,凭什么管我不让我喝酒?!我之前都已经跟我的同学说好了的,我感觉我现在就是个言而无信的人!”楚涵明显的喝了一点酒,小脸都红红的。
    温可安知道她楚涵的酒量不好,一喝酒就容易醉。现在她情绪可能激动,明显不是跟她讲道理的时候。
    “我喝酒他就抢我的酒杯,给我一起过来玩的朋友都傻了。”楚涵声音一哽一哽的说,“别人都以为他是我男朋友!”
    “可是他不是啊!!”
    “”
    温可安快被楚涵悲愤的语气逗笑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楚涵爱而不得。
    一直沉默的谢淮砚低眸看向楚涵,认真开口说:“我可以是。”
    “你不可以!”
    楚涵觉得他就是在气她!
    “”
    “我不想跟你说话。”楚涵直接歪头把自己的脑袋埋在温可安的怀里,声音闷闷的说,“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个哑巴!”
    晚上冬天还是很冷的,楚涵可能是刚喝了酒,比较热。现在她的身上就穿一件厚毛衣。温可安看向谢淮砚,谢淮砚可能也有点不开心,低沉着眼眸没有说话。
    大概也是担心楚涵会被冻着,他悄悄走到楚涵身边,把衣服小心的搭在她的身上,然后默默地跟楚涵保持一段距离,静静地看着她。
    温可安哄了一会儿,楚涵的心情终于好了一些。现在时间不早了,温可安打算先把楚涵送回家。
    谢淮砚一直没敢靠近楚涵,温可安跟楚涵在前面走,谢淮砚跟顾霆在后面跟着。
    几个人走在路上奇奇怪怪,倒是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我到家了。”楚涵走着走着停下来。
    温可安这还是第一次来楚涵的新家,楚涵的继父很有钱,她的新家是住在个有别墅的小区。
    楚涵家门口真的停了一辆很豪华的车。估计谢淮砚开过来之后,就没有再动过这辆车。
    看了一眼那辆玛莎拉蒂,楚涵有点心塞的小声说:“我今天才知道,她竟然把我们家门口的车位也买下来了。”
    “”
    “好了,别想她了,回家好好洗个澡,早点睡觉。”温可安劝道。
    “嗯。”
    ——
    楚涵不是一个记仇的性子,缓了两天后她自己就想开了,也不生气了。
    特别是她酒醒了之后,还在学校里听到了一些传闻。原来酒吧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情。
    有个女孩喝多了,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楚涵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突然还有点后怕。
    就她那个破酒量,万一出了点什么事情,她自己根本就不知道。现在冷静下来,她知道了谢淮砚为什么不想让她去酒吧。也或许那天多亏了谢淮砚突然出现在她的身边,并且把她的酒杯给抢走了,她才没有在酒吧里面喝醉。
    楚涵想了好久还是觉得自己可能是误会谢淮砚了。
    毕竟谢淮砚跟着她,不让她在酒吧喝酒也是是好心。她之前对他那样的态度,换位思考一下,如果她是谢淮砚的话,一定会非常的伤心的。
    楚涵觉得自己做错了。
    现在平静下来后,她也觉得自己应该去给谢淮砚道个歉。
    现在放了寒假,楚涵一般都是在家里。谢淮砚是要去公司的,他一般晚上会回来。楚涵大概摸清了他下班回家的时间,在他下班回家后,楚涵准备了一些她自己亲手做的小糕点,准备给他送去。
    虽然知道谢淮砚可能不喜欢吃,但是楚涵也不知道谢淮砚喜欢吃什么。
    小饼干是她唯一可以拿的出手的东西了。
    看到谢淮砚回来了,楚涵只穿了一件粉红兔子小睡衣,换上鞋之后就跑了出来。
    谢淮砚刚走到自己家门口突然听到有人喊他。
    他下意识的回头,就看到了穿着睡衣就跑出来的楚涵。她的手上还抱着一个小盒子。
    楚涵跑到谢淮砚身边,仰头看着他,笑着说:“上次是我误会你了,不好意思,这是我自己做的一些小饼干,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希望你收下吧!”
    谢淮砚也没有想到她突然跑了出来,而且还给他带了礼物,他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说一句谢谢。
    外面最近几天正好在下雪,这几天的天气不是很好。外面温度非常的低,谢淮砚已经打开门了,担心她着凉,他开口问:“要不要进来玩一会儿,外面冷。”
    反正家里也没有别人,只有她自己在。她妈还没有回来。楚涵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说:“好啊。“”
    这是楚涵第一次来到谢淮砚的新家里。
    他的家里跟以前一样,都是灰白色调的,看起来清清冷冷,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一看就是谢淮砚自己在家里住。
    第一次来谢淮砚家里,楚涵还是有点不太好意思。她只是在客厅里看了看,没有去别的地方。
    谢淮砚接过了她的给他饼干,他拆开吃了一块。
    楚涵发现了谢淮砚的动作,她非常好奇的凑到他的身边,问:“怎么样,你觉得好吃吗?”
    本来以为谢淮砚不会回答她的话的,但是楚涵没有想到,谢淮砚认真的点了点头,回答到说:“好吃。“”
    “你如果喜欢吃的话,那我下次做了再给你送过来!反正这些天我在家里也没有什么事情,作业已经写的差不多了。我这几天就特别喜欢做各种奇奇怪怪的糕点,我妈妈说我做的糕点也特别好吃。”
    被夸了楚涵也特别开心,她一开心话就变得特别多。
    谢淮砚愣了一下,他轻轻的笑了一下,低眸看着她说:“好。”
    “”
    这一次愣住的变成了楚涵。
    相处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谢淮砚笑。
    她也是第一次知道,谢淮砚笑起来这么好看。
    —
    马上就要过新年了,楚涵的父母都忙了起来,这些天经常要加班,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在家里,她的好朋友都离这里比较远,楚涵一般也不会出门,她现在最经常去的地方就是谢淮砚的家里。
    谢淮砚特别的神奇,他们明明相处真正相处的时间并不是很多,但是谢淮砚非常的了解她的口味,知道她喜欢吃什么样的零食,喜欢吃什么样的饭。
    楚涵并不是很会做饭,在家里都是她妈妈给她做的。这几天她妈妈比较忙,中午不回家。所以楚涵每天中午都点外卖吃。这些日子楚涵都快把周边的外卖吃了一遍了,外卖也没有什么好吃的。楚涵每次吃饭都很愁,不知道吃什么。
    直到有一天谢淮砚邀请她中午去他家里吃饭,楚涵才第一次知道谢淮砚做饭原来这么好吃,而且做的饭都非常的符合她的口味。
    楚涵是个比较喜欢吃辣的,所以谢淮砚每次做饭都做都会放很多的辣椒,楚涵每次都吃得非常的尽兴。
    这几天因为经常跟谢淮砚在一起,楚涵的妈妈也发现了有些不对,因为楚涵经常出去跟谢淮砚玩或者直接去谢淮砚的家里。
    正好两个人年龄也差不了多少,楚涵也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最近以前她也不去找谢淮砚,现在经常动不动就去他家里吃饭。楚涵妈妈难免不了会多想。
    有天晚上,楚涵刚从谢淮砚的家里回来,就被她的妈妈堵在了卧室门口。
    “你是不是跟隔壁那谢淮砚在一起了?”楚妈妈问的非常的直接。
    刚从谢淮砚家里吃完夜宵回来的楚涵愣了,“没有啊,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楚涵一直都觉得自己只是去谢淮砚的家里蹭饭,他们两个虽然交流变得多了一些,但是关系依旧是纯洁的。
    谢淮砚依旧是不怎么爱说话的,不过他对她脾气很好。
    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以前小时候楚涵去他家里玩,谢淮砚几乎是不怎么搭理她的,只是自己在做自己的事情。但是现在楚涵去他家里玩,她问谢淮砚一些什么事情,谢淮砚都会认真的回答她,一点也不敷衍。
    “这几天看你经常往人家家里跑,我还以为你们两个在一起了。”楚妈妈开口说。
    “没有,我只是去他家里吃饭,我们关系挺纯洁的。”楚涵解释道。
    楚妈妈看了看她,才有些失望的点头,“这样啊。”
    楚涵不会撒谎的,她撒谎的话就特别明显。所以楚妈妈相信楚涵说的话。
    听到楚妈妈的话,楚涵还有点不明白。
    她妈妈现在知道她跟谢淮砚没有什么,竟然还有些失望。
    楚涵看着自己的妈妈反问道:“难道你希望我跟谢淮砚发有一些别的什么情况出现吗?”
    楚涵妈妈想了想说:“谢淮砚淮砚这个孩子长得不错,家境也好,家里也有钱。也不是不可以有什么别的情况发生。”
    “”
    楚涵知道妈妈以前跟着爸爸过了很久的苦日子,所以她现在选女婿的标准就是有钱。有句话说得好,钱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但是可以解决百分之九十九的问题。
    她妈妈就是这个真理的忠诚拥护者。
    楚涵突然悟了。
    之前她还担心妈妈会误会跟她谢淮砚有什么,现在看起来完全就是多虑了。她妈妈估计巴不得她跟谢淮砚有什么情况。毕竟谢淮砚现在在她妈妈眼里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金龟婿。
    楚涵看了妈妈半响,才开口说:“你是巴不得我快点找个金龟婿嫁了。”
    妈妈笑着开玩笑:“可不就是这样嘛。”
    “”
    ——
    高中的日子过得特别快,新年过完之后马上就要到高三了,楚涵现在的压力特别大。
    因为家里人希望她可以考上个好大学,楚涵自己也有个目标,她有特别想去的大学。所以她每天都在认真的学习。自从上了高三之后,她几乎就没有什么玩的时间了。她大多时候五六点就会起床去学校学习,每天晚上学习都会学到很晚。
    这些日子她跟谢淮砚相处的时间都少了,不过谢淮砚依旧是风雨无阻的每天都会接她放学。
    楚涵每天放学后都会直接去找谢淮砚。
    现在谢淮砚不是跟在她的身后,而是直接在她的身边。
    学校里也出现过一些流言蜚语,都说谢淮砚是她的男朋友楚涵解释过几次,他并不是。但是学校里经常留言四起,解释了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最后楚涵索性就不解释了
    高三的压力特别大,谢淮砚也经常会送给她一些小礼物,或者是帮她舒缓一些压力,谢淮砚的话变得多了一些,他们渐渐的相处更加的自然。
    终于到了六月份,高考已经顺利的结束。
    终于脱离了高中的苦海,楚涵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考完了试之后。楚涵就特别的想出去玩一遭,可她身边的朋友大部分大部分人已经有了自己的出行计划。
    楚涵现在最想去的地方就是a市,安安正好也要去a市,但是安安有自己的任务,在她需要去比赛。
    楚涵虽然也会跳舞,但是她并不想去比赛,所以楚涵就准备跟自己的闺蜜一起去a市玩。她可以去看安安的比赛,也可以自己去别的地方玩儿。
    a市是很特别的古老的城市,拥有很深厚的文化底蕴楚涵。楚涵从小就特别想去这个地方玩儿,但是她的家人一直都很忙,以前她自己又太小了,她父母也不会同意让她自己一个人去的。但现在她成年了,正好借着这个借口,她可以四处去玩儿。
    温可安马上就要出发了,楚涵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后就通知了安安。她要去a市的这件事情,并没有给谢淮砚说,因为她觉得如果跟谢淮砚说了的话,一定会耽误谢淮砚的事情。谢淮砚说不定也会跟着她去,但是他公司很忙的,楚涵并不想打扰他。
    而且她跟温可安一起去,她的父母也同意了。
    可是让楚涵没有想到的,她刚到了a市不久,她就遇到了谢淮砚。
    说起这件事情就特别奇怪,感觉她到哪里谢淮砚都可以知道。
    尽管她没有跟谢淮砚说。
    楚涵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淮砚这次过来是要工作的,他的公司的总部就在a市。
    楚涵这次是过来玩儿的,她计划好了自己的出行路线,收拾好了东西,订好了酒店,准备去爬山。但是她没想到第二天凌晨她刚走出酒店,迎面就撞上了在酒店门口等她的谢淮砚。
    谢淮砚也已经打扮好了,他穿了一身简单的运动装,整个人的气质清清冷冷。
    楚涵纠结了一下,还是走到谢淮砚的面前问道:“你怎么来的这么早?”
    “怕你走了。”谢淮砚这次回答的非常的真诚。
    “所以你就来的这么早?”
    不知道为什么,楚涵突然觉得这一刻的谢淮砚有点傻傻的。
    回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楚涵才发现她这两年其实很少一个人去做什么事情,大部分的时候都是谢淮砚陪着她,或者在她的身后默默跟着她。
    谢淮砚这次出现在酒店门口,楚涵大概已经知道他想干什么了,她抬头看向他小声问道。 “那我想去爬山,你跟我去吗?”
    谢淮砚这次过来,当然就是为了跟着她一起去。
    楚涵也觉得有个人跟着自己一起出去玩也挺好的,反正谢淮砚这个人她也挺了解的。楚涵第一站想去的地方是a市的一个比较有名的山。她已经想爬山,想了好久了。
    他们开车去的,等到了山底,正好就已经到了下午。楚涵的打算是晚上可以爬上去,正好看日出。所以她们从下午就开始慢慢的往上爬。爬山的时候楚涵看着山边的风景,真的特别漂亮。
    楚涵是一个小话唠,经常忍不住对着谢淮砚说话。
    跟以前相比,谢淮砚的话也变得多了一些。
    楚涵跟他说话他也会简单的附和,不会让楚涵特尴尬。
    今天正好是因为正好是暑假的时间,过来这里旅游的人特别多。楚涵买东西或者是跟路人说话交流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谢淮砚是她的男朋友,两个人年龄正相仿,俊男美女走在一起,大多数人都会下意识以为他们男女朋友的关系。
    楚涵一开始还有一些不好意思,但是后来也就慢慢的习惯了,毕竟都是些陌生人没有必要去解释这么多。
    等到了山中间的时候,有一段路特别的难走。恰好到了傍晚,视线有些受影响,楚涵走了几步后才发现谢淮砚有状态有些不太对。他的额头上甚至出现了一点点的汗水。
    “你怎么了?”楚涵下意识的摸了摸谢淮砚的手,才发现他的手也变得冰凉。
    楚涵好像明白了什么,她皱了皱眉头,小声问,“你是不是恐高啊?”
    谢淮砚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没想到谢淮砚竟然是真的恐高。他们都已经爬了这么久了,他竟然一声不吭的。楚涵真的被他气到了,“你恐高,怎么不早跟我说?”
    现在的高度已经不低了,楚涵可以想象谢淮砚现在到底多难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9 22:26:07~2021-09-22 23:52: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星星 52瓶; 40瓶;avaricious、是朵朵吖 5瓶;梦、yyc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