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千金令:嫡欢

第107章 恐惧 文 / 叶阳岚

    有些事,杨氏暂时还没办法跟她说清楚,并且即使说了也无用,没有解决之道……

    说了还不如不说。

    她看着身旁说说笑笑,仿佛对任何事都浑不在意的女儿。

    再想想两月之前,那个病得随时都叫她担心会香消玉殒了的女儿,杨氏就也没什么看不开的了。

    就当现在女儿这健康快活的每一天都是额外赚来的,再遇到什么事儿也不至于愤愤不平。

    “你怎么高兴就怎么来吧。”一扫前一刻的忧虑,杨氏重新露出笑容来,拍了拍女儿挽着她胳膊的手。

    祁欢知道她这便宜娘在宠女方面有执念,虽然她一再给对方洗脑,叫杨氏暂且打消了把她嫁回杨家的念头,可是心里也清楚——

    一个心里根深蒂固的想法很难被完全拔起,杨氏的妥协就只是暂时口头上的。

    未免母女冲突,最近她都绝口不提这事儿,以做回避的。

    这会儿见她居然主动提起表态,祁欢反而十分意外:“这事儿以后真能听我自己说了算?”

    杨氏侧目,看着她兴致勃勃的脸。

    心中无奈,便是有感而发,一声感慨:“如今我也算想明白了,这人呢,总归是不能太贪心。这一辈子,是不可能事事都如意的,只要你们姐弟两个健康平安就好,至于别的……我也不强求了。”

    话到最后,她眼底明显又浮现一丝暗芒。

    但却又更明显的——

    她不想将这种情绪完全暴露在女儿面前,只下一刻,就已经飞快敛去。

    杨氏有心事,祁欢知道,祁家这一家子牛鬼蛇神不省心的,个个都足以叫她心烦。

    见着对方情绪隐隐又有些不对,她也见好就收,识趣的也没再多说。

    因为安雪堂还有客人,母女俩不便在别的地方徘徊,就直接回去了。

    时间倒回祁元铭出事之后的二房院里。

    因为祁元铭出事,第一个惊动的就是老侯爷祁正钰,这样一来,动静直接便闹到了最大,消息很快在阖府上下传开。

    得知儿子出事,祁文昂也第一时间从前院赶了回来。

    祁元铭确实如祁欢所料,被搭救的及时,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呛了几口水,受了惊吓,又在水里泡着憋气了不短的时间,导致他被捞上来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脑子都是木的。

    祁正钰命人就近把他送回二房院里,安顿在了岑氏屋里。

    陈大夫被叫过来,初步诊断之后,祁正钰确定他并无生命危险,就黑着一张脸走了。

    今日府里在待客,好端端的祁元铭搞出这种事……

    这虽不是什么会连累到名声和前程的大事,可总归也是件丢脸之事,事后少不得要被旁人拿来取笑议论一段时间了。

    祁元铭给他的解释是,席上吃了酒,在水边吹风醒酒,然后刚好听见他和秦颂在附近说话,匆忙想要起身过去请安,脑子一个昏沉没站稳。

    当时那水池边就他一个人,祁正钰直接没有怀疑。

    毕竟——

    如果非要计较,当时离他最近的一个人是秦颂,他总不能是和秦颂在“私会”,被发现之后还偷偷摸摸不敢承认吧?

    老爷子走时的脸色,祁文昂夫妻都看见了。

    祁文昂有心跟出去劝慰一二,但又格外担心儿子——

    他膝下就只一双嫡出的儿女,祁元铭是不可以有任何闪失的。

    所以,只能耐着性子先顾儿子这边。

    陈大夫给开了驱寒和定惊的药,又给祁元铭推拿和施针活血,好一顿折腾,一直忙了大半个时辰,摸着祁元铭的脉象终于趋**稳,这才告辞离开。

    祁元铭面色惨白的躺在床上。

    他人没睡,可是知道祁文昂还在,就故意没有睁眼,假装自己睡着了。

    岑氏守在儿子床边,给祁文昂递了个眼色,轻声道:“这里无事了,我看着就成,你先回宴上去吧。”

    虽然今天是大房办喜事,祁文昂只是个陪衬的,可是他夫妻二人之间是有默契的……

    老头子生了好大的气,只是没有发作出来而已,得赶紧安抚,叫他消气。

    祁文昂的脸色,其实也不好。

    又看了眼床上的儿子,微微叹了口气,这才转身走了。

    外间屋子里,祁欣赶回来之后,因为大夫在里面给祁元铭推拿,她就没好进来。

    本来高云渺那几个也是跟着她一起过来的。

    后来这边耽误的太久,宴席上她们的家人又纷纷叫人来催,得知祁元铭无事之后,那几个就回席上去了。

    祁欣捏着帕子坐立不安,也是焦急的很。

    见着祁文昂出来,就赶忙迎上去:“父亲,哥哥他怎么样了?”

    祁文昂还没说话,却是岑氏听了动静从里屋出来。

    祁文昂见状,便直接抬脚走了。

    岑氏面有忧色,又不得不耐着性子劝女儿:“你哥哥没事了,叫他先休息,你也回席上去吧。我这会儿脱不开身过去,你好歹过去帮着盯一盯,别叫人挑出咱们的理儿来。”

    祁欣是二房的嫡女,也是从小就得岑氏精心的教养栽培,颇为早慧。

    这样的道理,她是懂的。

    虽然心里隐隐的发堵不舒服,到底也没犟:“好,那女儿就先过去了。”

    一月之内,祁元铭连着出了两次的事……

    虽然这一次祁元铭说是因为他自己不小心,祁欣也总有种如鲠在喉的感觉,特别的不高兴。

    小姑娘家家的,她城府比祁长歌那里两个更深一些,也到底有限。

    所以,虽然面上尽量没有表现出来,再回到席上,话却明显少了,甚至也不怎么坐得住了。

    可偏偏,好不容易熬到散席,祁文婧要去福林苑看望余氏,高云渺与自己的外祖母不亲近,非要拉着她一起,她还不好拒绝,只能陪着一起过去,又被拖住了。

    而这边,岑氏打发了祁欣,是站在外间一直听着院子里的动静,确定女儿是真的走了,这才走过去上了门栓,然后才又折回了里屋。

    这时候放眼望去,祁元铭已经睁开了眼,正双眼无神的盯着床帐发呆。

    岑氏走过去,一直到了他身边,他双眼才终于重新聚焦,朝岑氏看来。

    岑氏眉头紧紧的皱着。

    此时房里就母子两个,她嗓音依旧刻意压抑,开口的语气却是七分忧虑里夹带了三分指责:“你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一个人跑到那犄角旮旯的水池边去?”

    她这不说话还好,刚一开口,祁元铭的眼泪突然汹涌而出。

    他挣扎着爬起来。

    岑氏刚坐到床边,儿子就扑到她怀里,压抑的失声痛哭。

    岑氏心头的那三分怒火,瞬间也就被冲刷干净。

    她抬手抱住儿子,拍抚他的脊背。

    祁元铭只是无声的哭,她也只是无声的安抚。

    屋子里的气氛诡异非常,只断断续续不时响起一两声呜咽。

    祁元铭这一通情绪挥洒,久久不停。

    按理说他这个年纪,都到了可以成家立室独当一面的时候,并且世家子弟启蒙早,通常还比较早慧,心智也格外成熟,以往的祁家二公子本就是其中佼佼者了。

    此时他这哭得稀里哗啦的模样,着实太不像样子。

    岑氏却非但没再苛责,反而不停的低声安慰:“没事了……别怕,已经没事了,难受就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祁元铭明显就是在发泄情绪,这一通哭了许久。

    直至许妈妈过来敲门:“夫人,大公子还睡着吗?汤药煎好了。”

    因为没听见屋子里有动静,她也以为祁元铭是睡了,故而敲门声和询问声都刻意放轻。

    祁元铭此时已经可以重新控制情绪,连忙自岑氏怀里退出来。

    岑氏递了自己的帕子给他。

    他胡乱的飞快抹净脸上泪水,然后侧身朝里,躺回了床上。

    岑氏给他整理好被子,又四下环视一圈,却定屋子里没留什么破绽,这才一边将手帕塞进袖子里,一边快走过去外间拉开门栓,将许妈妈让了进来。

    许妈妈轻手轻脚跟她走进里屋。

    岑氏指了指床头小几,也是轻声的说话:“放那吧。”

    许妈妈将药碗放下,见着床上祁元铭一动不动,就提醒:“陈大夫说了这药要趁热喝。”

    “嗯。”岑氏点点头,给她使了个眼色,“你去院子里看着点儿,我这就叫他起来吃了。”

    许妈妈并不多言,转身便退了出去,顺手合上房门。

    听见外面关门的动静,祁元铭已经自行起身,坐了起来。

    岑氏端过药碗,依旧坐回床边递给他:“小心烫。”

    许妈妈做事很是仔细,这汤药已经晾过片刻才端来的。

    祁元铭尝了一口,是还略有些烫,但已经是入口可以接受的程度,他便不再迟疑,仰头一饮而尽。

    岑氏伸手要去抽帕子给他,想起袖袋中的那条已经脏了,就起身重新去抽屉里拿了条新的,顺便倒了杯水过来。

    祁元铭漱了口,嘴巴里面的苦味散去,他却突然长叹一声,颓然垂下脑袋,一脸的沮丧。

    岑氏看在眼里,眉头就又重新皱了起来,坐回他身边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平时都很谨慎,绕着有水的地方走的。那地方那么偏僻,你怎么会一个人去了那里?”

    听这话,显然——

    他们母子之间是互相守着一个秘密的。

    甚至于——

    这事儿祁正钰不知道,就连祁欣和祁文昂也都是不知情的。

    想起自己沉入水中之后感受到的那种快要窒息了一般的铺天盖地的的恐惧,祁元铭突然就又恐惧的颤抖起来。

    他浑身发冷,手脚发凉。

    就连肠胃里刚刚灌进去的那一碗热汤药也仿佛一瞬间彻底失去了效用。

    他骤然抬头,一把抓住岑氏的手,颤声道:“是祁欢!母亲,是祁欢!”

    这个名字蹦出来的突然,岑氏很是反应了一下才恍然明白他的意思,顷刻间也是勃然变色,怒声道:“你是说……是那个丫头将你推下水的?”

    “不是推……她……她就是趁乱绊了我一下,但……她是故意的。”祁元旭努力回忆着当时事发的情况,语气也由断断续续,变成斩钉截铁,“是,她就是故意的!”

    他眼中,该是瞬间就漫上仇恨的情绪来。

    可是——

    恐惧的情绪太浓,反而将这仇恨也也在了更深不可触的地方。

    “那个丫头……她怎么敢?她是疯了不成?”岑氏怒火中烧,登时也是一阵头晕目眩。

    毫无疑问,此时若是祁欢就在眼前,她能立刻扑上去将对方撕碎。

    祁元铭的脑子里,还在不断的回想当时事发的经过。

    秦颂的声音突然传来,把她与祁欢都惊了,当时两人的想法不约而同,就是赶紧开溜。

    祁正钰好秦颂在通往水边唯一的小路上堵着,他当时才被祁欢揭了底,心慌不已,颇有些不知所措,但见那丫头正朝墙根底下的花圃里蹿,登时反应过来,也连忙抢过去。

    他人高马大的,自然这一抢就抢在了祁欢前面。

    然后——

    脚下就被绊了一下。

    混乱中,祁欢又推了他一把。

    一开始他也不是没怀疑这只是个意外,可是他不傻,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回忆,祁欢刻意把他叫到有水的地方,并且几次三番言语刺激的引诱他……

    这些种种,都是有迹可循的。

    所以,即便不是秦颂的突然出现打了岔,他也想明白了,那丫头一开始就是打算着把他往水里推的。

    那种铺天盖地的恐惧感,再度彻底将他包裹。

    祁元铭几乎是情绪有些狂乱的平明抓着头发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岑氏当时一怒之下,已经蹭的站了起来,几乎就要冲过去找祁欢当面对质了。

    可——

    她毕竟也不是什么蠢人。

    若是毫无缘故,祁欢那丫头最近行事虽是有些偏激的,但也不至于贸贸然就下此狠手。

    就算真的要打仗,那也得准备完全,有理有据了再去。

    岑氏强压下心中怒火,终是又坐了回去,握住儿子冰凉的手,劝服他冷静下来:“你先别慌,告诉母亲,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祁元铭感知到了她手上的热度,重新转头看过来。

    祁欢这次已经开始对他展开了报复,那么他确实也不能再瞒,于是就只能将他设计祁元旭和祁元辰的事情说了。

    这段隐情说完,他就又难免想到祁欢信誓旦旦威胁他的那些话,又开始暴躁起来:“我以为我已经做到天衣无缝了,可没想到还是被那丫头察觉了,她找上我,要跟我算账。”

    “你这犯的什么蠢?”岑氏听完,震惊之余狠狠捶了他一下,“拿着自己的身子作践,那种东西是能乱吃的吗?万一有个闪失,你这届会试就考不成了。大房那两个,一个是去废物不成器的,一个又是个不知事的奶娃娃,哪一个也构不成你真正的威胁。你能得个好前程,比什么都重要,你居然拿自己的前程甚至性命去做这种事?”

    祁元铭此时也是后悔的。

    但他后悔的不是反向算计了祁元旭甚至给祁元辰下套,而是——

    因为这事儿被祁欢拿住了他的把柄。

    他又抓了两把头发,越发的沮丧起来:“我只是想加一把火,帮一帮父亲。祖父虽然器重父亲,可大伯父那边只要不犯大错,祖父也出师无名。他年纪大了,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万一他一朝驾鹤,这座侯府依旧是大伯父的。祁元旭终究只是个庶出,名不正言不顺,他挡不着咱们的路。我是想,如果大房唯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没了,大伯父后继无人,这也是个正经由头,祖父就算拿着到御前去说话,也是正当理由,这个爵位才能名正言顺的被咱们收入囊中。”

    这样一来,就算不废了祁文景的世子之位,可祁文景膝下已空——

    他人还在时就叫他让位给自己的父亲,这希望不太大,可哪怕是过继呢?祁家虽然也有旁支,可是依着祁正钰的心态,他却是绝对不会让这个爵位旁落。

    如此,他祁元铭,就是祁家爵位唯一的继承人了!

    这样的利诱和理由,难道还不值得他铤而走险吗?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