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他的偏执欲

韩斯衡番外(完) 文 / 桃禾枝

    第七十六章

    中考成绩出来,韩斯衡的成绩是全市前十。

    高中的开学典礼上,有一项内容是给高一新生中年级前十的人发奖学金,他上台领了奖学金,一下子就在高中出了名。

    开学没多久,学校贴吧就有帖子盘点起了学校的十大帅哥。

    这件事,他还是听乔臻说的。她说完后看着他加了一句,“不过我觉得还是你最好看。”

    他听完后“哦”了一声,心里有隐隐的窃喜。从小学开始,他就已经知道了自己外表不错,是在学校里容易吸引女孩子注意的那种类型。他讨厌别的女生因为喜欢他,可现在,他却在心里盼着她会因为自己的外表多喜欢自己一点。

    如果她也是外貌协会的就好了。

    只可惜,她不是。

    他无意中在她家看到了她的日记本,知道了她对于未来另一半的幻想。

    “成熟”、“不用太帅”的字眼深深刻在他的脑子里,他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会这么难过,心一抽一抽地痛。

    还没反应过来,眼泪已经率先流了出来。他突然间就恨上了自己的年龄,这是无论跳多少级都弥补不了的差距。就算和她做了同学,他依旧不符合她的标准。

    高二的晚自习和高三一样有三节,高一只有两节。于是他又开始了等她下课的生活,每天和班里的住校生一起多上一节晚自习,再同她一起回家。

    有一天晚上,他照例在高二教学楼的出口处等她,看见她和同班同学一起推着车走出来,聊着天完全没注意到他的存在。

    他刚要上前叫她,就听见同学意味声长地笑,是调侃的语气:“我真的觉得课代表对你和别人不一样……”

    同学的话没说完被乔臻打断了,“哎呀你别乱说,小心被听到!”她的声音带着少女的娇俏,那是她从没在他面前展露的一面。

    他顿时愣在原地,脑子里“嗡嗡”地响,警铃大作。

    回去的路上,他旁敲侧击地警告她不能谈恋爱,不然就要告诉叔叔阿姨。

    乔臻顿时又气又恼,“我才没有交男朋友!”

    他于是变本加厉地要求:“也不能喜欢别人!这样会影响学习的!”

    乔臻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在他看来,这几乎就是默认了。

    她有喜欢的人了?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她竟然已经喜欢上别人了吗

    难过、伤心、嫉妒夹杂着恨意,种种情绪一下子全部向他涌来,他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

    怎么可以呢?她应该等他长大一点,和自己在一起呀。

    那天晚上,他头一次失眠了。

    后来的时间里,他像是个侦探似的盯着乔臻,时不时警告她不许早恋。好在,警告起了效果,他观察了一段时间以后发现,她确实和那个课代表没了暧昧的情愫。

    他这才暗暗松了口气,心里想和她在一起的念头却是越来越强烈。

    *

    14岁那年,他高二,她高三。

    面临高考,她学习紧张,将心思全放在了学习上。以前周末的时候,他经常去她家里找她玩,可现在,时间似乎一下就变得宝贵起来,容不得浪费在玩这样的事情上。

    周六,高三要补课,他也跟着一起去学校上自习。周日,她要在家学习,他也不好意思经常上门叨扰,只能压抑着自己,偶尔去找她一次。

    忙碌的学习中,时间过得很快。像是猝不及防地,又一个夏天到了。

    乔臻一高考完,就和朋友商量着要出去玩。

    他也好想和她一起去旅游,可是时间不允许。他是高二生,只能呆在学校学习。

    她和朋友去了南方的海岛城市,朋友圈里有她上传的照片。照片上,两个少女笑得灿烂。风吹起她的裙摆,布料贴着身子,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勾勒地更加明显。

    十八九岁的女生,带着少女的甜,又多了几分女性的美。

    可是他才15岁,在她的眼里,根本就是一个不成熟的小朋友吧。

    21岁和25岁的一对情侣,可能看不出什么区别来。可15岁和19岁,却像是处于人生完全不同的两个阶段。她已经是青年了,而他,还处在少年。这认知让他心酸又难过。

    她旅游回来的那一天是周六,他迫不及待地去家里找她。

    阿姨说她在洗澡,让他去她的房间等一等。

    他走进她的房间,地上摊着打开的行李箱,里面是她还没来得及收拾的衣服。他一眼看到,在一个打开的袋子里,装着黑色蕾丝的内衣。

    看到内衣的那瞬间,他的脑子像是充了血,一下子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乔臻洗好澡换上家居服进来,对他笑了笑。她的头发被包裹在了干发帽里,露出一张白皙素净的小脸,有水珠从发际线处落下,流过她的侧脸,滴在她前胸的皮肤上。

    他有些不自在地移开眼睛,突然不敢直视她清澈的眼睛。

    她没有发现他的异常,兴高采烈地蹲下身来翻自己的行李箱,一边动作一边说:“你来得正好,我带了礼物,正想一会儿去你家给你呢。”

    他“哦”了一声,看着她蹲下的背影出神。

    “找到了。”她突然出声,站起身来将手上的袋子交给他。

    他粗略地看了一眼,似乎是城市特产。

    “我们怕买饰品工艺品会被骗,就只买了一些吃的带给你尝尝,不要介意呀。”她微微不好意思地解释。

    他摇摇头,怎么可能介意?

    后来他们又说了些什么他已经记不清了,脑海中时不时就会浮现出那件黑色的胸衣。

    当天晚上,他梦见乔臻穿着那件黑色的胸衣,皮肤在黑色的映衬下愈发的白,前胸的曲线在黑色的包裹中若隐若现……

    这不是他第一次梦见她了,可这是第一次两人同时出现在梦里,还有了一些不可描述的接触。

    第二天醒来,他向之前一样洗好了内裤,在阳台晾晒的时候,眼角瞥到挂在隔壁阳台的黑色内衣。

    想到梦里的场景,他无比希望自己能快点长大。至少,可以以男人而不是弟弟的身份站在她面前。

    *

    暑假过后,他上了高三,进入了最难熬的时候。她不在身边,又进入了传说中多姿多彩最适合恋爱的大学。他对她的担心与日俱增。

    好在是第一年,她还是很恋家的,几乎每个假期都会回家。每到这个时候,他总会想方设法地出现在她的眼前,旁敲侧击地打听她大学的生活。

    她以为他是真的在向往大学,还认真地告诉他大学生活真的比高中丰富多了,让他好好学习,考上比她更好的大学。

    说完,她还眨了眨眼睛,故作小声地问:“在学校有没有交女朋友呀?你那时候可老是警告我谈恋爱会影响学习哦。”

    他微怔,一时没明白过来她话里的意思,迟疑着问:“你不想让我交女朋友吗?”

    乔臻“啊”了一声,似乎怕自己多事似的连忙解释:“我不是,不是要管你的意思,只是好奇问一下。”

    好奇啊……

    他低头,沉默不语。

    他多希望,她是想管他啊。

    他一个人,从小到大,似乎就没人管过自己。他宁愿把“管”当作是对自己的关心和爱。

    她以为他不开心,安慰道:“不过也没什么关系,你肯定能通过自主招生的考试,高考对你来说只不过是形式而已。”

    他握紧了拳头,他确实有参加b大自主招生的资格,可是他并不想去b市。隔了那么远,他几乎可以肯定,在大学里自己是不可能追上她的。

    一想到她可能会和别的男人谈恋爱,对别人笑,关心别人,甚至他们会牵手、拥抱、接吻、甚至……

    他不敢想,几乎要将自己的牙齿咬碎,脑袋也疼得要炸开。

    他接受不了,也绝不允许发生这样的事。

    高中不能早恋,他就等大学再想办法追她。

    她在哪,他就跟去哪。

    从小学到大学,他一路追着她跑。他想,虽然隔了四年的时光,但努力一点,总有一天,他能追上她的步伐吧。如果不行,就再努力一点。还不行,就更加努力一些,直到追上她为止。

    于是,在自主招生的考试中,他理所当然又出乎意料地落榜了。

    她知道后,因为怕他伤心,一直没怎么提过这件事,只是在高考前,发来信息要他加油,放松心情不要有心理压力。

    她说,他肯定能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学的。

    他看着那条信息就笑了。

    没错,后来他如愿进入了自己理想的大学。

    *

    一个寻常的清晨。

    韩斯衡从冗长又沉重的梦里惊醒。

    梦里,他几乎是将自己的少年时代重温了一遍。那些紧张的、羞涩的、酸楚的、难过的心情还依稀停留在他的脑海里。

    他的整个青春期就是一个漫长的暗恋史。

    少年时,他的爱情是她,梦想也是她。

    想到这,他不自觉地收紧了手臂,感觉到自己怀里的人动了一动。

    他亲亲她的额角,稍稍放松了对她的禁锢。

    她已经是他的妻子了,刚刚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乔臻却是已经迷糊着要醒来,黏黏糊糊地问:“几点了?”

    他看了眼腕表,低声道:“6点不到,还早。”

    乔臻“唔”了一声,“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做了个梦。”

    “噩梦吗?”

    “不,是美梦。”

    只要有你的,都是美梦。

    况且,他已经梦想成真了。

    (完)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