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穿入史书:她竟手握名人卡牌

001章 穿越大源 文 / 尘小棠

    “未嫁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

    先生在上边读得死气沉沉,下边也是悄无声息,眼皮打颤的一瞬间猛然抬起眸子挺起精神一看,才发现,下边桌子上的人儿已经趴下。

    “哎呀!我的小姐啊,您怎么又睡着了啊?您今天的功课要是没有完成可怎么办啊!”

    焦急地放下了手上半卷的青简,女先生悠长的叹息和竹简砸到桌面发出的闷响也吵醒了桌子上趴着睡着的人儿。

    茫然抬头疑惑地眨了下圆溜的眼睛,女子的额头上还印着一层嗑了桌子的绯红,嘴角也还扒着一挂透明的垂涎。

    她这是在哪儿?

    不自觉地抹了一下嘴角挂着的口水,啧啧,她这是看书看睡着了?

    可是她记得她明明已经看完了那本破书,没有任何剧情更没有任何逻辑,也不知道写书的人是抽了什么风,莫名其妙地写了一堆莫名其妙的人却没有任何情节。

    要不是为了治病救人,她也不至于看那么一本无厘头的书了。

    思绪还未完全回络,前边一阵声音响起,“小姐,您怎么了小姐?”

    芊芊细手在秦迪的眼前晃荡,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向她涌来。

    “先生,我今天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下。”孱弱的声音,女人单手捂着额,细汗布满了秦迪的额头和脖颈,她的脸色刹那变得苍白不已。

    先生显然也被秦迪这幅模样给吓着了,第一时间叫来了秦迪外边等候的贴身丫鬟春杏,让她带秦迪去歇息。

    同时也是第一时间告知了秦老爷和秦夫人,第一时间便去请了郎中。

    要知道,在这仅次于京城的偌大汴京,秦家所处的地位,富甲第一也不为过,就算是县令来了都得给上几分颜面。

    而这秦家老爷也是个狠角色,这么多年来只有一个秦夫人陪伴身旁,身边甚至连个妾室都没有。

    所以,秦迪就是秦家唯一的继承人,这身份和地位,容不得受到一点伤害。

    只是大家都知道有秦迪这号人物,却大都没有见过她。

    她是个养在深闺里的小姐,不曾被允许出过深闺一步,哪怕是出去了,认识她的人估计也就是微乎其微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秦夫人亲自为秦迪精心布置的闺房里,有人踱步,有人掩面忧愁。

    “迪儿啊,我可怜的迪儿,你要是实在不愿意学什么女诫之类的那就算了,为娘再也不逼你了,你不要吓唬为娘啊。

    为娘就你这么一个孩子,你爹也就你这么一个孩子啊,你要是有什么事我们可怎么办啊。”

    梨花红木床的床边坐着一个手拿粉白手帕的妇人,妇人的眸子心疼地看着床上躺着的秦迪,迟迟不愿移开。

    “夫人,刚刚大夫不是都说了没事了吗?

    别担心了,我们的迪儿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会没事的,我们先行离去不要哭哭啼啼地打扰迪儿休息才是啊。”

    秦父说是这么说,但是秦母依旧还是哭着,时不时地用手帕擦拭着泪水。

    “女儿又不是你生的,你是不知道疼,但这可是从我肚子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

    美目转嗔怒瞪了秦父一眼,推开了秦父想要拉她起来的手,秦父一看到女人这神情便知道,她这是要提要求了。

    “哎呀,我哪里是那种意思,那夫人有何指教,不妨说来听听。”

    男人似是有些无奈气馁了,但是也不知道是什么让他还是微笑着保持住了好丈夫的人设。

    美目一转,秦夫人翘首抿唇,朱唇轻启,说了什么惹得秦父一阵皱眉呵斥道。

    “那怎么能行,女孩子家家就该有点女孩子家家的样子,若是连女诫都不学岂不是要让人笑掉了大牙去。

    我们秦府不允许有这么一个没有教养的女儿。”

    别过了头,秦父这样子看来是说什么也不同意秦夫人说的不想逼迫秦迪学女诫了。

    而看着这铁了心的秦父,秦夫人也是生气了。

    “那有什么,我不也没有学过那些东西,你看对我来说有任何影响吗?还是说,你就觉得我没有教养?”

    论身份地位以及朝中关系,秦父是万万比不过秦母的,秦母乃先皇亲立的功臣遗孤,哪怕身上没有一点实权,但是那名声也足够秦父倍有面子了。

    看着周围的丫鬟婢女们在一旁也不知道退开,秦父的心中不快,这种丑事,还得被外人给看了去。

    “夫人,我不是那种意思,这样吧,我们出去,你要说什么我们到外边去说,不要打扰了迪儿休息。

    春杏,伺候好大小姐。”

    秦父说完再次将秦母拉了起来,估计秦母也是考虑到了秦迪,所以即便心中不快也还是按着秦父的意思起了身。

    秦老爷秦夫人离去,屋里也就剩下了秦迪的几个丫鬟。

    “你们下去吧,出去守着,我在这守着小姐就好了。”

    春杏好歹是作为大户人家小姐的大丫鬟,这么点主事的能力还是有的。

    缓缓转醒,秦迪只感觉自己的耳边似是经历了几层轰炸,好不容易才有了精神能够睁开眼睛。

    “小姐,您醒啦?”一直观察着秦迪的春杏也是毫不含糊,秦迪一有点动静便发现了。

    随即便是还没叫出口的“来人啊”

    “春杏,别说话,给我倒杯水来,让我自己缓缓。”声音沙哑中还带着些许的柔弱无力,秦迪制止了春杏要叫人来的行为。

    立马给床上的人儿递上一杯水,小茶杯装的水,才一口就喝完了。

    有气无力地眼神示意了一下,秦地连干了五六杯水才算是解了点渴。

    休息了没有一会儿,“春杏,扶我起来更衣梳妆,我要去见娘亲和爹爹。”

    差不多恢复了原本的声音,女孩子的声音清脆如铃铛清响间带着些许的沙哑,但是显然已经好了很多。

    汴京为首秦家的大小姐秦迪,她不仅穿越,还是穿书到了这么个现在只有十岁的女童身上。

    看着自己巴掌大小的脸蛋,脸蛋上那抹刚刚涂上去的嫣红,以及那双小手,秦迪只感觉自己像是老牛吃嫩草。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