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穿入史书:她竟手握名人卡牌

140章 话痨秦父 文 / 尘小棠

    重重地点了点脑袋,“多谢小姐,小姐愿意给我这个机会我就已经感激不尽了,那我现在便也不打扰小姐了,多谢小姐!”

    临走前,苗姜还再次表达了一下感谢之意,秦迪倒是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看着男人离去,缓缓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

    “小姐,老爷夫人来了。”

    天昏昏暗,外边的灯火已经点了起来,秋葵和春杏的手上提着的灯笼也是照亮了一大片花花草草。

    随着丫鬟的话音落下,不远处,几个星星灯火也是越来越近,越来越亮。

    “迪儿,坐下坐下,娘亲和你爹爹过来就行。”

    秦迪才刚刚站起,就听到那边兰茜的声音,他们的步子走得很快,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敛了下眸子,虽然兰茜这么说了,但是秦赫那边却绝不会如此不注重规矩。

    她还是等到兰茜和秦赫到了跟前,然后便毕恭毕敬地行了个礼,等到行礼好抬头,她才发现,那嬷嬷居然就跟在秦赫的后边......

    “爹爹娘亲,过来所为何事?”

    一边说一边示意两人坐下,秦迪的眸子一转手一挥,那边的秋葵和春杏便立马将之前的茶水和糕点换下,在每个人的面前放上了一杯沏好了茶。

    茶味浓郁飘香,一开起来轻雾缭绕,秦赫也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眼中带着笑意,从兰茜的表情中便能看出,应该是件好事,不至于是来兴师问罪。

    笑着,“迪儿呀,今天这么大的事,你怎么没在吃饭的时候说一说呀?”

    兰茜满脸的自豪骄傲,秦迪许是也看出来了,但是却还是轻轻一笑,“母亲所说到底何事呀?”

    见秦迪如此,兰茜也是立马用胳膊肘捅了捅秦赫,示意他也说话,不要光就这么听着。

    “咳咳”了一声,“就是蝗虫的事情,你怎么解决的?怎么这么大的事都不跟我们说一说?今天晚膳都在一起吃的,那个好的时间,干嘛不说?害得爹爹和你娘亲还是听别人说了才知道的。”

    有股子埋怨的意思,这第一手的消息,自己的女儿居然不是先让他们知道的,也难怪这气势汹汹地就跑过来了。

    好在是秦迪这干的是好事,秦赫倒还是客气一点,但若是坏事,这岂不得劈头盖脸就上来骂一顿再说?

    嘴角一勾,听秦赫这么一说,秦迪也是托着腮,然后缓缓地道,“爹爹不是说了,要女儿好好学习礼仪?食不言寝不语不是最基本的礼仪吗?爹爹难不成忘了?”

    本以为秦迪要如何狡辩,却不想她只是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让秦赫的面子差点挂不住了。

    重重地“咳咳”了一声,这是秦赫真的被喝着的茶水给呛着了。

    赶忙拍了拍秦赫的背部,兰茜虽然很想表示秦迪说得很对,但却还是得先帮自家老爷顺顺气。

    “老爷怎么样了?没事了吧老爷?喝茶不要喝得那么急嘛,这下好了,被呛着了,你可得好好长长教训了啊老爷!”

    还没等秦赫先说什么,兰茜先行出声压制,尴尬得秦赫差点想钻到地缝里去。

    故作淡定地挺了挺腰板,他刚刚想要训诫秦迪的言语被兰茜的这一番话可算是彻底打消了。

    给自己也先顺了顺气,男人克制住了自己的脾气,脸上也是扬起了一抹笑容。

    “那个,迪儿呀,你要是做了什么事,吃饭的时候要说还是可以说的啦,毕竟那么大的事情,你做了也就做了,起码得跟我们说一声好让我们知情吧?

    你想想,那么多人都先知道了,我们作为你父母的还不知道,这说出去,不是笑掉别人的大牙?反正你以后做什么,还是跟爹爹和娘亲商量一下,哪怕就是知会一声也行,知道了吗?”

    依旧还是一副训诫的口吻,秦迪的嘴喔了起来,然后重重地“哦”了一下,“知道了爹爹,我下次尽量吧。

    但今天的事情毕竟实在是太着急了,就没来得及说,吃饭的时候人家也确实是因为礼仪的原因,没有说话。

    本来吃完饭女儿是想说的,但是爹爹你又走得太快了,甚至没等我和娘亲吃完,所以这也怪不得女儿的吧?”

    似乎有些委屈了,秦迪低下了头,眼睛还时不时地上看一下,一副委屈的模样。

    “......

    罢了罢了,这回就算了,爹爹也有错,但下不为例,知道了不?好在是你避过了蝗虫啊,不然今年岂不是得颗粒无收。

    哎,早知道今年就不种了,早早地租赁出去了多好嘞......”秦赫还想说些什么,直接被兰茜给喝住了。

    “老爷,你这话就不对了啊,不要说了啊,不要说了。

    这不是也没事吗?再说了,迪儿费心费力地经营着那些田地,你该夸赞才对,哪能说这种丧气话。

    你就说,今年的灾情多严重?好多地方哪怕是富甲一方的人都很难熬得过去,要我说啊,迪儿这田就种得好,种得对,再怎么说,我们不可能会饿死啊!”

    扒拉着秦赫的衣角,兰茜说完,也是立马重重地拽了几下那衣角,然后小小声地在秦赫的耳边提醒道,“老爷,我们一开始来不是就说了要好好说话的吗?

    再说,这本来就是好事啊,外边都说我们家迪儿能干,怎么在你这就成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了呢?”

    可能是自知自己说话确实有点重有点过分了,秦赫也是立马点头表示知道了、知道了。

    然后转头又看向了秦迪,换了个稍微好一点的笑容,“行了迪儿,你这次做得还是不错,但是以后还是要多考虑考虑,知道了吧?

    爹爹当然也是为了家里好,这次就当做是给你锻炼用了好了......”

    还想说些什么,兰茜可能也是看到了架势不对了,立马拉着秦赫就起了身,“好了好了,迪儿,就说这么多,你早点休息啊,爹爹娘亲就回去了。

    走啊,快点走了,不说了不说了。”紧拽着秦赫,秦赫估计是还没说够,在椅子上坐了好一阵还想说,但最终却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被秦母拉走了。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