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彩虹色暗恋

第42章 脸红 文 / 引路星

    一路上书辞不可避免回想着李响那些话,一直到他看见在主教楼外等待的叶寻,对方站在很显眼的位置,一手拿着他们专业课的书本,一手漫不经心划着手机。

    往常的这个时候,书辞肯定都先看叶寻的脸,边看边想自己拐到这样的人真是赚大了。

    但是今天,刚和李响聊过黄色话题,书辞下意识望向叶寻的手臂。

    脸被按进床里……

    我靠!!

    叶寻似乎感应到了他过于灼热的目光,抬起头,看见他后弯唇扬眼,笑得很明朗。

    相比之下,书辞觉得自己真是个禽兽。

    他们在校外吃的快餐,书辞点完菜后多要了一瓶冰可乐,刚把吸管放进玻璃瓶里,他听见叶寻问:“你们后来还在一起跑步吗?”

    书辞抬头,后者眼睑低垂,看不出什么情绪,书辞有点没反应过来:“谁?”

    叶寻顿了顿,干脆直接道:“谢知意。”

    书辞瞅了他一眼,唇角忍不住扬了下,后者看着他的表情,微微挑了挑眉,似乎在问他笑什么。

    “没在一起,”书辞连忙压下了笑意,一本正经道:“我们分开了,我说我想一个人跑。”

    他话音刚落,就感觉叶寻带着赞赏意味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往常书辞不会多想,但现在他受了李响的影响,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

    老板,满意了有赏吗?

    书辞试着暗示道:“这样会不会太直接了?”

    “没有,这样很好。”叶寻果然很上道:“要奖励吗?”

    书辞心花怒放,觉得奖励这个词怎么听怎么暧昧,正以为叶寻要亲他一下或者捏一捏他的手,叶寻把自己的点的一份菜往前推了推。

    “奖励你吃鸡排。”

    “……”

    “芝士夹心的,”叶寻道:“味道不错。”

    眼看着书辞表情都要不对了,叶寻干脆笑出了声,他伸手捏了捏书辞的脸颊,软绵绵的触感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一想到谢知意前几周天天和书辞面对面聊天,他又开始觉得不舒服。

    “你们怎么认识的?”

    “之前有次跑步,他问我是不是艺术系的。”书辞顿了顿,还是诚实道:“跑完他请我喝了水,我当时觉得他人还不错,就加了微信。”

    叶寻轻笑了声,颇有些意味深长:“请你喝水?还加微信了?这玩意儿真是……”

    他顿了顿,没当着书辞的面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谢知意知道书辞是艺术系的,还知道书辞专业成绩好,肯定多多少少打听过书辞的事情,自己又做了准备,才能跟书辞聊上艺术方面的话题。

    一想到有人这么别有用心地接近书辞,叶寻心里渐渐升起了戾气,他皱了皱眉:“谢知意一直喊你小辞?”

    书辞连忙否认:“他平时都是喊学弟的,我也不知道今早为什么就突然那么喊了。”

    他没想到,他不说还好,一说叶寻愣了片刻,随即有些难以置信道:“在我面前和你装亲密?行啊他,看不起我是不是?”

    书辞还来不及接话,叶寻又想起了什么:“你们住一栋楼?他今天是不是故意守那儿堵你呢?大冷天谁他妈起这么早,还刚好碰见你下来。”

    叶寻越说越觉得有道理:“我操了,你们宿舍还有床位吗?能不能接纳一下家属?”

    书辞从他说话开始就一直忍着笑,听到这儿,他再也忍不住笑了一声,叶寻大概是真的被气着了,这会儿连他也没放过:“你怎么还笑啊?你也太坏了,你知不知道家属的内心很惶恐?”

    “嗯嗯嗯,不要惶恐啊。”书辞学着他之前的样子,伸手去轻轻掐了一下叶寻的脸颊,触感比想象中还要好,书辞眼里的笑意又深了几分:“谢知意有病,好烦啊他,我以后看见他就绕道走。”

    见叶寻还是一副有些烦躁的模样,目光也有点儿凉凉的,书辞抬起眼:“不要生气了。”

    他顿了顿,试探道:“寻哥哥?”

    书辞面带笑意看着他,一双色泽漂亮的眼睛朝他望来,像是盛开的桃花。

    叶寻:“……”

    叶寻呼吸慢了半拍,脸上难得有些热。

    他从小到大,第一次遇见书辞这样哄人的。

    他还意外很受用-

    第三次上机课,再次见到谢知意,叶寻瞥了对方一眼,不咸不淡打了个招呼。

    即使他懒得搭理对方,叶寻作为组长,不可避免需要和谢知意接触,尤其在运行程序时,谢知意一直有意无意带着他们这组另外几个人乱搞,等那几个学生惊喜地看着屏幕上出现的抛物线,已经有人准备拍照写报告时,叶寻啧了声,实在是有点儿看不下去。

    “谢学长,导师让我们写的是一个求根值的函数,”他转过身,和谢知意四目相对:“你教他们做的是一个求有几个根的函数,就算最后同样做出了抛物线,整个程序也都是错的。”

    他话音刚落,就有同组的女生小声附和:“我也觉得不太对……”

    她话还没说完,谢知意朝叶寻道:“学弟这么说,是觉得我把大家带偏了?”

    叶寻避开了他的问题:“学长的函数是对的,但和指导书上要求的不太一样。”

    他们这边说话声音不大,只有同组的几个人听见,因为离得近,这一块的氛围变得有些微妙。陆见琛也不玩手机了,他抬起眸子,眯了眯眼睛盯着谢知意。

    “叶学弟,”见同组的学生们都在看,谢知意笑了笑:“我知道你很有天赋,对这些也很了解,这个小组课题对你来说轻而易举,但我作为你们的学长,有些东西还是稍微比你们有经验的,有疑问你可以私下找我,何必这么咄咄逼人呢?”

    陆见琛目瞪口呆,实在没想到这人这么不要脸,被揭穿也不慌不忙,还四两拨千斤把问题推到叶寻身上,他下意识看向另一边的叶寻,一看,心脏咯噔一跳。

    叶寻要笑不笑,漆黑的眼睛里情绪不定。但陆见琛跟他这么多年朋友,知道这是对方压着脾气的前兆。

    叶寻肯定是对的,陆见琛知道他不做没把握的事,他估计叶寻前几周都觉得这种不怎么重要的小组作业,学长自己划水就算了>>

    ,但谢知意这次刻意带偏他们组,说到底是在找叶寻的麻烦,更何况,还有书辞……

    谢知意要是再继续动书辞,叶寻不搞他才怪。

    陆见琛担心他脾气上来,又跟当初一样直接动手了,他盯着叶寻的一举一动,心想一会儿要是真发生点什么,他就去把机房的监控消了。

    叶寻往前踏了一步。

    陆见琛眼皮狠狠一跳,几乎已经看见了谢知意见血的未来。

    叶寻忽然掀了一下唇,眼睛也弯了点儿。

    他就那么笑着看着谢知意,声音不高不低,却透着渗人的冷。

    “不好意思啊,我也只是想把作业完成。”他说话慢吞吞的:“要是冒犯你了,你担待一下。”

    明明是在道歉,说话也客客气气,但他这种态度摆明了是在胁迫谢知意顺着他的台阶下,谢知意被他这副模样激得心里直冒火,同时又有些莫名的恐惧。

    “没事,”谢知意想笑,却感觉身上发冷,有点儿笑不出来,他扯了扯唇角,还是不愿意落下风:“学长担待学弟,应该的。”

    他说完这句话,一开始提出异议的女生忍不住狠狠瞪了谢知意一眼,叶寻见状,态度反而松了下来,他收回了看向谢知意的目光,语气极其不敬:“谢谢你啊。”

    陆见琛非常配合,在旁边直接笑出了声:“是嘛,听学长的话,每周进步一点点。”

    他们这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引得同组的另几个学生难免心生动摇,但谢知意又是直接代表导师的,一时半会儿大多数人不知道该听信哪边。

    感受到那些怀疑的目光,谢知意在心里暗自啐骂了声。

    等没人注意这边后,他厌恶地看了叶寻一眼-

    周四晚的马哲是全校都要上的大课,书辞和叶寻选了同一个老师。

    书辞到教室到得有些晚,已经开始上课了,他从后门溜进去,看见陆见琛后,书辞坐下来:“叶寻没来吗?”

    陆见琛:“他今天可能来不了,他吃过晚饭就去了实验室,导师最近天天拉他们加班。”

    书辞有点遗憾地啊了一声。

    讲台上老师开始授课了,陆见琛示意书辞凑过来一点,压低声音对他道:“跟你讲个事儿。”

    书辞非常配合,也压低声音:“你说。”

    “你觉不觉得谢知意这人挺傻逼的啊?”见书辞点头,陆见琛继续道:“我才知道他这么傻逼也是有理由的,阿寻不是跟着周诚友做项目吗,听人说这个项目本来是谢知意的,做好了就能送去保研评定了,难怪啊,一有机会就针对阿寻,弱智玩意儿。”

    书辞愣了愣,他原本以为陆见琛说的是晨跑的事情:“他经常针对叶寻吗?”

    陆见琛也有点愣,他看书辞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试探道:“你不知道上机课的事?那你是怎么觉得他傻逼的?”

    书辞张了张口,他虽然多多少少感觉到谢知意并不是真正对他有好感,但他确实没想到对方是为了恶心叶寻才故意接近他。

    他把晨跑的事情大致给陆见琛讲了一遍,后者脑子转得很快,这时候反应过来书辞对他们的小组课题一概不知,估计是叶寻不想在对方面前提这些糟心事,趁着书辞没问他上机课,他想蒙混过关,装模作样感慨道:“人心险恶啊。”

    “陆见琛,”书辞满脑子都是叶寻:“上机怎么了,你快说。”

    “……”你这个直球,让我就很难接。

    陆见琛模棱两可提了些图形学上机的事情,书辞听得皱起了眉,偏偏叶寻现在在做实验,就算想知道更详细的情况,也要等对方忙完以后再说。

    马哲下课后,书辞回了宿舍,夏梓航嚷嚷着打游戏,书辞陪他打了几局觉得饿,他给夏梓航打了个招呼,开始在宿舍里泡拌面。

    夏梓航原本没什么感觉,闻着闻着,越来越觉得拌面的味道令人食指大动,他最后忍不住了,扭头道:“我也想吃。”

    书辞捧着碗,有点遗憾地啊了一声:“我才吃完。”

    夏梓航不可置信书辞吃东西的速度:“你怎么跟饿死鬼似的?你吃过晚饭了?”

    书辞朝他笑了笑,去收拾吃面过后的垃圾了,正好他的垃圾桶满了,书辞把垃圾袋取下来,提到走廊外的大垃圾桶那儿扔掉,路上手机震了震,他看见夏梓航新发了一条朋友圈-

    室友大半夜吃拌面不带我,靠,下路组合解散了。

    书辞边笑边转了夏梓航的朋友圈-

    不要,你说好带我上大师的,而且我也没吃饱啊。

    他发完,就听见夏梓航的狂笑声,书辞刷新了一下,原来是出去约会的李响在他的朋友圈下面留了评-

    背着我上分是?你俩就叫梦之队,这辈子都只能在梦里上大师。

    “我操,他一天不嘴臭我们会死啊?他男人能不能管管他。”夏梓航笑着骂了几句,书辞站在门口也跟着笑,刚笑完,系统提示有新消息,他刷新了一遍,看见了一条新评论-

    学弟你饿了么?我宿舍有零食,要不我给你送上来。

    他又重看了一次留言的ID。

    是谢知意。

    书辞心惊肉跳,前几天他才向叶寻承诺过避开谢知意,没想到躲开了晨跑,却在微信狭路相逢。

    他正想在叶寻看见以前把对方的留言删掉,一条新消息弹了出来。

    叶寻私聊了他-

    饿了?

    书辞莫名心虚,正不知道怎么回复,对方一字一字把消息敲了过来-

    你-

    来-

    吃-

    我-

    啊?

    似乎还嫌不够,那边有点委屈、有点怨念,又暗示意味浓厚地发了一条新消息:-

    我没零食好吃吗?

    吃什么,怎么吃……

    ……

    ……

    “书辞,”夏梓航莫名其妙:“你脸红什么?”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