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六年后三崽携她掀翻帝国财团

第2136章:他把孩子都得罪干净了 文 / 漠七七

    “谢小红还没从房间里出来?”
    秦见御都带着小方去餐厅开完小灶了,小红还在战君临和冷晴的房间里没出来,秦见御真是心里不爽。
    “你看看你这是怎么养的孩子?小红第一次见大伯就跟大伯跑了,哎,你这个爹啊真失败。”楚瑜然逮到机会就会数落一番。
    陆廷筠带着小鹿芽和小星星,谢依宜带着小东和小方在儿童房里玩,楚瑜然落得清闲。
    “我这个爹当的失败,陆廷筠就成功?”
    “当然了,廷筠带娃那是绝对没得说的,比我这个妈带的专业多了。”
    秦见御扫了一眼楚瑜然,瞧瞧她这副迷恋崇拜的样子。
    “楚瑜然,你发现你真是进化了,你这段时间当老妈子一样伺候陆廷筠,你倒是乐在其中啊。”
    “他是我老公嘛,之前都是他照顾我,他受伤了,当然也该我照顾他了。”
    听后秦见御突然都一阵吃醋,也不知道在吃什么醋。
    “陆廷筠上辈子到底是拯救了啥啊?这辈子这么多女人为他前仆后继的,说起他我现在还气,你说说他办的事,让小鹿芽在他眼皮底下被绑走,然后又亲自把柳瓷送到南城来,你就说他是不是个蠢货吧?”
    秦见御说完,楚瑜然还没开口说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小鹿芽跑了过来,她拽着秦见御的衣服,很恳求的语气:
    “小舅舅,你就别骂我爸爸了,我爸爸也不想的,我爸爸对我很好,小舅舅,我爸爸伤才刚好,你就别再骂他了行不行?你要是生我爸爸的气,你可以骂我,我让你骂。”
    听小鹿芽说完,秦见御都想掌自己的嘴。
    “对不起啊,小鹿芽,刚才是小舅舅我满口胡言了,我胡说八道,我还没喝就先醉了,我掌嘴,我以后再也不会说你爹坏话了,好不好?”
    要不跟孩子能说啥呢?
    “小舅舅,拉钩。”
    秦见御便跟小鹿芽拉了钩,拉钩结束小鹿芽特开心的跑开了。
    看着小鹿芽跑开,秦见御一个叹气:“哎,你说在这战家,上到老下到小,我敢得罪谁?”
    “让你整天说话口无遮掩,栽了吧?我两个女儿可是很护她们爸爸的。”
    “看出来了,要不说女儿是那贴心小棉袄,处处向着她爸,儿子就是那棉裤裆,别说护着你了,他放个屁你都得给他接着,别人一个,我还仨。”
    “你当初不是就想要儿子,不想要女儿吗?这一下子三个儿子,你做梦嘴不都得笑烂了,还在这里说这话?是不是虚伪?”楚瑜然当即怼道。
    “我当时不想要女儿,那是因为看了你和秦雨柔,我觉得战家生女儿的基因不好所以才想要儿子,但现在看小鹿芽没遗传到你,那我不就放心了吗?事实证明还是女儿贴心啊。”
    “爸爸坏。”
    秦见御的话刚说完,脚边又不知道什么时候爬过来一个不小点。
    小方还想着再过来抱秦见御大腿的,没想到就听到了这话,说完这句话就气呼呼的爬走了。
    “完了。”秦见御打了自己的嘴一下,“我连我最乖的儿子也得罪了,小方你慢点爬,你听爸爸解释。”
    看到秦见御去追小方了,楚瑜然也是忍不住笑。
    她老爸老妈,还有她舅舅舅妈马上要举行婚礼了,如此让人开心的好事情,再加上家里这么多小不点,就算是叽叽喳喳的也特别有爱。
    今日两对老新人去试礼服了,试完回来正好天刚黑。
    听到他们回来了,一家人全到了一楼大厅,看到冷晴也下来了,白言心连忙说道:“小晴怎么也下来了?你赶紧去躺着。”
    “没事的,舅妈,适当的走走也好。”
    “那你自己注意着点啊。”
    “嗯。”
    一回来战司宸和欧向北就换衣服了,人齐了他们就得下厨。
    “大白,去换衣服,一会儿过来打下手,今晚你们干爹也要来,要多做点,还得多备点酒。”
    “干爹要来啊?”听到靳林风要来,秦见御真是意外,“我干爹自从找了老婆之后,就见不着他了,整日带着老婆游山玩水,今晚怎么要过来了?他是自己还是带着老婆和继女?”
    这么长时间了,靳林风完全就是金屋藏娇,他的老婆倒是在他的朋友圈照片上见过,可他继女神秘的很。
    “没说,所以多备点,礼多人不怪。”
    “那就我自己打下手啊?战君临和陆廷筠不都在呢吗?”
    “君临要照顾冷晴,廷筠身体刚好,怎么能下厨?”
    “知道了,亲爹。”
    还真是亲爹呢!
    之后秦雨柔和欧铭阳也到了,欧铭阳很自觉的要下厨,还有赫可媛和赫蓉蓉也到了。
    看了一圈,据说是除了靳林风都到了,但……
    “我姑父呢?是身体还没好吗?怎么没来?”
    梁元齐从不参加这种场合,倒是不奇怪,但没发现容彻,楚瑜然就好奇问了一句,但她一问完,在场人的脸上全变了。
    “小白,他已经不是你姑父了,以后若再有机会见面,出于礼貌,你叫他一声容叔叔就行了。”赫可媛说道。
    “啊?!”
    “离了。”秦见御凑近了楚瑜然,很小声的说道。
    离了?啥时候的事啊?
    陆廷筠一家和战君临都很震惊,没人跟他们说啊。
    “这怎么回事啊?”楚瑜然将秦见御拽到了一边,小声问。
    “姑姑非要离啊,法院就判离了,不过姑父始终不同意,这会儿在拼命追呢,目前还没追上。”
    这……
    楚瑜然还觉得奇怪呢,既然老一辈的要补办婚礼,怎么赫可媛和容彻不一起?又一想,可能是顾及容彻的身体,原来是离了!
    “我们所有人里,就姑姑是恋爱脑晚期,没想到啊没想到,她居然是唯一一个离的。”
    “不是唯一啊,你也离过。”
    不说这茬她倒是忘了。
    “我那严格意义上叫分手,不叫离婚。”
    嗯哼,是吗?
    “行了,你赶紧去做饭吧,干爹不是要来吗?我可是好三年不见干爹了,看他朋友圈发的照片,是不是照片p了的关系,看着年轻了好多。”
    “是呢,干爹发朋友圈的频率跟被盗了号一样的活跃,这几十年的老铁树突然开了花,夕阳红的恋爱就是生猛,如胶似漆的。
    一会儿干爹来啊,我们都得小心着点儿,这老年人秀恩爱杀伤力才是最强的,能活活把人腻死。”
    靳林风一把年纪了,可能是光棍多年的关系,老年了恋爱后,前后反差可太大了。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