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陆总,太太才是那晚的白月光

第653章 你凭什么觉得,我能原谅你? 文 / 小圆满

    猜到凶手可能是商元浩,靳溪居然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
    虽然她知道自己并不爱他,可是,这个占有她清白,与她睡在一张床上的男人,是害死她哥哥的凶手。
    那她以后又该如何面对自己?
    段臻连忙道:“不不不,你误会了,不是君耀的爸爸。是……君耀的妈妈。”
    他说完,靳溪的震惊之色并不比一开始少。
    君耀的妈妈是害死她哥哥的凶手?
    靳溪摇了摇头,问:“为什么?”
    段臻道:“卷宗里记录的调查结果是,君耀的妈妈汪柔当年买通那个司机醉驾,故意撞向佳禾的车。”
    靳溪更不明白了,她问:“为什么是佳禾的车?君耀的妈妈和佳禾有什么过节吗?”
    段臻深深叹了口气,道:“这个……我也打听了一下,好像这个女人跟佳禾的丈夫以前也有过一段感情。应该是佳禾回国后和丈夫复婚了,那女人为了报复。靳教授当时正好坐在副驾驶,他保护了佳禾,所以自己受了重伤。”
    靳溪当即愣住了,半天都没有回过神儿来。
    她的脑子嗡嗡作响,喃喃自语道:“怪不得,他们都骗我!原来,叶佳禾和商元浩跟我哥哥的死,都逃不了干系!”
    她终于知道了,商元浩不让她想起一切的理由。
    段臻见她脸色极差,还有她刚才带着浓重恨意的话,不禁担忧起来。
    他道:“靳老师,当年你哥哥是主动保护的佳禾,这是他自愿的行为,你不该恨佳禾。至于君耀的爸爸……也不是他指使汪柔这么做的。”
    段臻只能这么宽慰她。
    毕竟,靳溪就快要跟那个人结婚了,如果因为这件事,她把叶佳禾和商元浩全都视为仇人,这以后她的日子该有多难过?
    可靳溪眼中的恨意仍旧没有消散,而是哽咽着道:“谢谢你,段医生。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原来以前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我……不会出卖你的,就当你今天没有告诉过我这些。”
    “靳老师……”
    段臻还想说什么。
    可靳溪已经打开门,跌跌撞撞的往外走去。
    ……
    她从办公室出来没走几步,君耀就过去叫住了她。
    “靳溪阿姨。”
    小家伙纯真的目光看着她,问:“你眼睛怎么红了?是不是……我的病很严重?”
    说到这儿,君耀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安慰道:“没关系的,我的身体一直都不好,医生两年前都说我熬不过了。你别担心我!”
    他以为,刚才段臻找靳溪是在说他的病太严重,所以靳溪才会流泪。
    君耀不想靳溪为他的身体担心,只能这么安慰她。
    靳溪望着眼前的小家伙,他是那么单纯和善良,可是他的母亲,却是害死她哥哥的凶手。
    这个女人,与商元浩,与陆景墨和叶佳禾,都有关系。
    这要她怎么原谅?
    怎么接受?
    靳溪深深吸了口气,忍着哭腔,对他道:“君耀,你……和你姑姑回去吧,好吗?”
    君耀愣住了,很错愕。
    转而,一抹受伤跃然脸上,他仰着脑袋看着她,小声问道:“阿姨,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还是……我的病太麻烦,你不想要我了?”
    靳溪心里酸得要命,难受的感觉像是一只大手,紧紧抓着她的心脏,快要窒息。
    她想,老天还真的挺残忍的。
    可是,她真的没有办法再抚养君耀了。
    因为每当她看到君耀这张脸,就会想起那个害死她哥哥的凶手。
    靳溪没有解释,只是含泪望着他,道:“君耀,对不起。”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离开。
    君耀追上去,死死拉着她的手,也哭了,“阿姨,我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我改。你别不要我,好不好?”
    终究,靳溪还是抽回了自己的手,忍痛离开。
    无论身后的小家伙如何哀求,她也没有再回头。
    当叶佳禾从手术室回来时,君耀已经被护士留在了护士站。
    小家伙脸上都是泪痕,呆呆的坐着,午饭也没有吃。
    护士知道叶佳禾是小家伙的姑姑,便说道:“叶医生,这可怎么办啊?君耀不肯吃饭,哭了一上午。”
    “靳溪呢?”
    叶佳禾疑惑的说:“今天君耀出院,她跟我说会来接他。她今天,没有来吗?”
    这时,君耀才开口,用嘶哑的声音道:“靳溪阿姨不要我了……”
    “什么?”
    叶佳禾完全没有听懂。
    她询问护士发生了什么事,护士也是摇摇头,完全不清楚情况。
    叶佳禾只能先把君耀哄好,让他先吃饭,自己答应他,一定联系上靳溪,问清楚原因。
    然而,她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
    无奈之下,叶佳禾先让陆景墨过来,把君耀接回家。
    然后自己下班去了一趟琴行。
    果然,她在琴行里找到了靳溪。
    她的一双眼睛又红又肿。
    看到叶佳禾的时候,很冷漠。
    “溪溪。”叶佳禾小心翼翼的问:“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还是,我哥哥又惹你生气了?”
    否则,她想不明白,靳溪为什么突然就变了,不要君耀了,也不接她电话了。
    靳溪望着她,咬牙切齿地问:“我哥哥是怎么死的?我哥哥以前跟你是什么关系?”
    她话音刚落,叶佳禾的脸色就白了。
    虽然她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靳溪终究会知道的。
    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叶佳禾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
    “溪溪,对不起……”
    她还没有说完,便被靳溪厉声打断道:“对不起?你这三个字,是能把我哥哥的命还给我,还是能抵消掉这么久以来,商元浩那个浑蛋对我的伤害!他毁了我的人生,从一开始,就是他毁掉了我的人生!”
    如果不是他的女人汪柔害死了靳南平,靳家就不会这么快没落,她更不可能去打工,被骗到东南亚那种地方!
    靳溪闭着眼睛,眼泪却还是像关不住的水龙头,自眼角滑落。
    要是她从来都不认识商元浩,该有多好?
    他们本来就是一场错误!
    靳溪擦了擦眼泪,咬牙说道:“麻烦你帮我把你哥哥叫回来。我必须,和他分手。”
    叶佳禾没想到,商元浩还不知道这件事。
    她不由的担心起来,问道:“万一我哥不同意……该怎么办?”
    叶佳禾觉得,还是应该先商量好对策,再通知商元浩回来谈判。
    可靳溪显然曲解了她的意思,讽刺问道:“所以,你到现在,还在拿你哥要挟我?他不同意,就不能分手了吗?继续把我当做他的玩物,任他想怎样都可以吗?你们商家人,还真是够无耻的!”
    叶佳禾愧疚地说:“溪溪,是我对不住你哥哥,所以无论你做出怎样的选择,我都会帮你。”
    “够了!不要再在我面前假惺惺的,太恶心了!”
    靳溪恨恨地说:“如果,你真的对我还有我哥哥有歉疚,你还会跟商元浩一样欺骗我吗?你们都是一丘之貉罢了!”
    面对她的指责,叶佳禾无法辩驳。
    她只恨自己当初还是心软了,抱着一丝侥幸,才没有戳穿商元浩的谎言。
    可她忘了,谎言终究是谎言。
    总会有被揭穿的一天。
    ……
    商元浩接到叶佳禾电话之后,火速放下云南的事情,赶了回来。
    当时,邹晴还拉着他不让走。
    商元浩哪里还有心思照顾她?
    满脑子都是靳溪得知了真相要和他决裂的样子。
    就这样,他立刻乘坐私人飞机回到了海城。
    靳溪这两天没有回家,就在琴行的休息室支了一张折叠床睡觉。
    商元浩听到保镖这么汇报,便知道,事情很大。
    他甚至不知道,靳溪究竟是什么时候知道的这件事?
    问了保镖,他们也说靳溪最近也就是医院和琴行两头跑,见的都是些买钢琴的,也不就是学生,或者是医院的医生。
    并没有什么特别。
    商元浩赶回海城就直奔琴行。
    当他出现在靳溪面前的时候,便挨了靳溪结结实实的一个耳光。
    “商元浩,你真够无耻的!”
    靳溪一字一句的问:“把我玩弄于鼓掌之中,看着我对谋杀我哥哥凶手的儿子这么好,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蠢?”
    商元浩还是第一次被女人打,可因为这个人是靳溪,他没法生气。
    他蹙眉问:“这是谁告诉你的?”
    靳溪冷笑着说:“如果这就是事情的真相,那么是谁告诉我的,重要吗?直到现在,你都不觉得你自己有问题。你还在追究,是谁告诉我的这件事?”
    商元浩点点头,道:“对,我有问题,我骗了你!那是因为,我怕你知道当年的事会离开我,我怕你不接受我。现在这样也好,既然你知道了,我也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那就今天,把事情说开吧,这样,以后我们还能好好过日子。”
    靳溪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颤抖着问:“你觉得?我们以后还能好好过日子?商元浩,你凭什么觉得我能原谅你的欺骗?你凭什么觉得,在你的前任害死了我哥哥的情况下,我还能跟你好好过日子?”
    说到最后,她几乎是吼出来的!
    商元浩只觉得那颗心,剧烈的颤抖着。
    就连以前跟仇家血拼,枪林弹雨的时候,他都不曾如此害怕过。
    对,他怕了。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他无力而又绝望的低吼道:“那个时候,我还在昏迷着!如果我是醒着的,我一定不会让她这么做!我只能说是造化弄人,我他妈也不想这样!”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