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陆总,太太才是那晚的白月光

第658章 靳溪,你想离开他吗? 文 / 小圆满

    望着高原递过来的手机,靳溪有一刹那的愣神儿,随即,立刻接了过来。
    “谢谢高警官。”
    靳溪感激的望着他,不知道这个高原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
    如果他真的开始怀疑商元浩,那就真的太好了。
    至少,这说明她有救了。
    可商元浩此时阴冷的目光却投向了高原。
    他总觉得,这个警察深夜来访,根本就不是为了什么回访。
    可是,更深层的原因,他目前也想不到。
    那天高原明明丝毫没有怀疑,所以,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有疑心的呢。
    将手机交给靳溪之后,高原不动声色的扫了眼商元浩。
    作为一名警察,他立刻就捕捉到了商元浩眼中的那抹异样。
    看样子,真的如段臻所说,靳溪的求救或许不仅仅是小两口吵架这么简单。
    高原对靳溪道:“靳老师,那天我路过你的琴行了,最近,是不准备营业了吗?刚好最近孩子想学钢琴,如果可以的话,哪天我去靳老师的琴行看看。”
    靳溪立刻说道:“随时都可以。只是……他不让我去。”
    这么一来,自己已经表明了想去琴行的想法,商元浩如果再阻拦,警察总该怀疑到什么了。
    商元浩的脸色越来越沉,他道:“最近,我未婚妻状态不好,所以我想让她在家多休息休息。”
    靳溪反驳道:“你分明是禁锢我的自由,何谈休息?我一直都想出门,去琴行,去看我母亲,是你不让!”
    这次,她的语气很平静,不再像上次那样激烈。
    她希望高原不要再把她当作情绪失常。
    高原听着靳溪的回答,对商元浩道:“商先生,靳老师说的属实吗?”
    商元浩勾了勾唇角,道:“当然不属实,现在,我未婚妻一心想着跟我分手,自然要跟我对着干。”
    “可靳老师是有意愿去琴行工作的,商先生这样一直把人关在家里,是不是不太好?”高原别有深意的说:“不知道的,还以为商先生是非法囚禁。”
    靳溪接话道:“他就是非法囚禁!”
    商元浩只好耐着性子道:“溪溪,别跟我闹了,现在这么晚了,让人家高警官赶紧回去休息吧!”
    高原目前没有商元浩非法囚禁的证据,也不能只凭靳溪的一张嘴。
    因此,他道:“商先生,目前靳老师是有去琴行工作的意向,而且她的状态我认为是可以去工作的。如果明天我打电话联系不上她,或者以后我去琴行找不到靳老师,可能我还是需要把商先生请到我们局问话。”
    商元浩又怎么会听不出来,这是变相的警告。
    这个小警察,真有意思!
    是没有大案子侦查了吗?
    竟然把注意力放在了他的身上。
    商元浩点点头,道:“高警官放心,我对我未婚妻,自然是上心的。”
    高原怕继续待下去会引起商元浩的怀疑,所以,也没有再说什么,便离开了他的别墅。
    直到出了小区,高原才敢给段臻打电话。
    那边电话一通,便传来段臻紧张的声音:“怎么样?靳溪现在怎么样了?”
    高原微微一怔,开玩笑的说:“你这么紧张干嘛?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看上她了!”
    段臻的语气沉了几分:“我没跟你开玩笑!”
    “好好好,我告诉你。”
    高原恢复了正经,严肃的说:“这个商元浩果然有问题。靳溪很可能真的被他囚禁了!”
    段臻追问道:“有没有按我说的做,把那个手机给她?还有琴行的事,说了没?”
    “放心吧,都说过了!”高原道:“今天我敲打了一下商元浩,明天他应该不会再关着靳溪了。不过,这几天我查了一下商元浩这个人,他以前在我们警局是有案底的。还有他的云端会所,也出过不少事。”
    ……
    与此同时,别墅。
    在高原走后,靳溪又经历了一番商元浩的折磨。
    男人虽然没有打骂她,却用他一贯的手段侮辱她,强迫她。
    “靳溪,你就这么想找死,嗯?”
    商元浩覆在她身上,一字一句的道:“你以为,一个小警察就能救你?我告诉你,不能够!”
    靳溪嘴角浮现出一抹惨淡的笑,道:“可你刚才,明明也怕了,不是吗?商元浩,犯过罪的人,哪怕再厉害,也会怕警察的。”
    商元浩的脸色更加阴沉,对靳溪道:“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从没有像忍你这样,忍过哪个女人!靳溪,我喜欢你,但你不该利用我的喜欢,这么伤害我!”
    靳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个施暴者,竟然说自己是受害者。
    她闭上眼睛,无奈而又无力的开口道:“商元浩,你不如……杀了我吧!”
    她觉得,哪怕死,也好过这么日复一日的受煎熬。
    商元浩深邃的眸光充满了决绝和凌厉:“你以为,我不敢杀人?你还是觉得,我没有杀过人?可是靳溪,我不会杀你,我会等你屈服的那一天!”
    靳溪的心猛地一惊,他杀过人吗?
    这对于靳溪来说,实在是太恐怖了。
    她以为,商元浩无非就是地痞流氓那种,看谁不顺眼,就揍谁一顿!
    可刚才,他的意思是,他还杀过人?
    靳溪觉得,自己对商元浩的抗拒,仿佛又多了一层。
    甚至,恐惧也越发深了几分。
    夜里,商元浩依旧搂着她睡觉,无论她是否愿意。
    可是,靳溪很怕,想到他杀过人,她就脊背寒凉。
    她的世界很简单,她以为,自己所认识的人,也都如自己一样简单。
    ……
    翌日,靳溪终于被商元浩允许去了琴行。
    毕竟,高原已经开始怀疑商元浩了,为了摆脱警察的怀疑,商元浩只能先妥协,让她去琴行。
    只不过,依然有商元浩的眼线在周围看着。
    他们穿着普通人的衣服,在附近溜达,像路人一般,让人找不到证据说是跟踪。
    靳溪忽然发现,商元浩对付警察,好像真的很有一套。
    他好像很清楚,应该怎么隐藏证据,该怎么自证清白,还有,该如何从警察的视野里脱身?
    如果不是经常面对警察,或者经常做违法的事,普通人怎么可能应付警察如此轻车熟路?
    有那么一瞬间,靳溪脑海中产生了一种可怕的想法。
    昨天商元浩说他杀了人。
    如果自己找到商元浩杀人的证据……
    那他就会一辈子在监狱里。
    自己才可以彻底从他身边脱身。
    想到这样的可能性,靳溪心中闪过一抹激动。
    可是很快,这抹激动又变成了失望。
    毕竟,商元浩看起来粗枝大叶,但他应付警察,心思可是很缜密的。
    昨天他不过是随口说了一句,自己怎么可能抓到什么证据?
    靳溪叹了口气,除非老天开眼,否则,她是没可能斗得过商元浩的。
    就在这时,昨天高原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立刻接了电话,“喂,高警官。”
    可那边,却传来一个久违的,却又很熟悉的声音:“靳溪,是我。”
    他没有叫她‘靳老师’,而是‘靳溪’。
    听到段臻声音的那一刻,靳溪片刻惊讶后,突然间,失声痛哭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仿佛所有的委屈,都找到了一个出口。
    她以为,段臻早就把她当做一个生命中的过客给抛在脑后了,毕竟,他们本来就没什么很深的交集。
    可她没想到,他会给她打电话。
    “靳溪,你怎么了?是不方便说话吗?”
    段臻有点担心,他就坐在琴行对面,已经看到商元浩离开琴行了,才给她打电话的。
    可靳溪,却一直在哭。
    难不成,她周围还有商元浩的眼线?
    段臻淡淡的说:“如果你不方便说话,我就先挂了,回头再找机会给你打。”
    靳溪立刻道:“我方便,你别挂。”
    她吸了吸鼻子,声音里仍旧是浓浓的哭腔。
    段臻解释道:“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可以打这部手机找你。因为,这部手机并不是警局的,而是我让高原给你的。他是我的朋友,你可以完全信任他。”
    靳溪再次震惊,她怎么都没想到,原来昨天那个回访,并不是巧合。
    是段臻在帮她。
    “为什么?”靳溪哽咽着问:“段医生,你不怕受到连累吗?商元浩就是个疯子!”
    段臻轻笑了声,道:“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整天待在疯子身边都不怕。我一个大男人,又有什么好怕的?”
    这一刻,靳溪的心脏狂跳着。
    她很激动,因为段臻没有忘记她而激动。
    那边又传来段臻清朗的声音:“靳溪,你想离开他吗?”
    靳溪的心一咯噔,她为难地说:“我当然想,做梦都想!可是,我……不想连累你。”
    段臻平静地说:“我既然已经知道了你身陷沼泽,如果我不出手救你出来,我会睡不着觉。”
    尽管他语气没什么起伏,声音也是清清淡淡的。
    可靳溪却觉得,她的心在发紧。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自作多情?
    靳溪想到商元浩的粗鲁和疯狂,对他道:“段医生,谢谢你今天给我打这个电话。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别再管我的事了。你不是商元浩的对手,就连佳禾的丈夫陆总,都被商元浩痛打过。如果被他知道你帮我,他一定不会放过你。”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