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你是人间荒唐一场

438.大结局 文 / 旧月安好

    两年前穆镜迟从金陵脱身离开后,直接被虞助理谢东送去了日本,当时他的身子极其之弱,身体感染,又加上毒入骨髓,基本上只吊着一口气在那。

    韩医生早就去了日本和蓝田做汇合替他的到来做准备,其实所有人的都清不楚能否替他医治好,可走到这一步,就算没有把握,也只能是司马当活马医了。

    穆镜迟其实一开始便没想过自己还有活路,被送去日本,完全是虞助理在他意识不清的情况将他安排过去的,中途他醒来过一次,在得知虞助理他们私自做了这样的决定,虽然没有生气,可那时的他,心里是一片绝望,他根本想没过自己还有活路,所以趁自己清醒时,他交代了一些事情。

    他所放心不下的,在这世上还有人让牵挂的,除了那人,还是那人,所以他所交代的全都是关乎于他她。

    那时虞助理怕他着急,也怕会有什么不测,无论他交代什么,他都认真听着,记好。

    他交代了许多,最后又着重的重复了一点,他说:“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无论如何都别再让她回国内,你们要替看着她。”

    虞助理自然清楚,国内的情况于对她来说是有多危险,他将她送出来便是保她性命,若是再回去,他今后不在了,便没人再能够护住他。

    这是他最大担忧。

    为了让他没有后顾之忧,虞助理在他面前发了誓,用他的性命对他发誓,若是他真有什么不测,一定会死命护小姐周全。

    虞助理是穆镜迟亲手提拔上来的,跟了他这么多年,他当然是信他的,只是他不信的,是她,他知道她是什么样的性格,她若是想回来,十头牛都拉不住。

    何况是他们这些人。

    别人看着,总不如自己看着,可他,只怕是也有心无力了,他只在心里想着,也许那两个孩子能够将她拖住,不再让她踏入金陵那片是非之地。

    这也是当初为什么要将这两孩子送到她身边的原因。

    穆镜迟心里的担忧虽然并未放下,可他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很快,他因为精力有限,便又陷入了昏迷当中。

    虞泽他们生怕他在中途就这样睡了过去,一直让医生在一旁守着,一刻也不敢大意。

    因为陆清野她们走在前面,所以她们早早坐船去往了欧洲,虞助理他们几乎没敢让陆清野知道穆镜迟还活着这件事情。

    因为谁都不清楚,后面会不会有结果,在结果未出来之前,姑且便让她认为,他已去世这件事情。

    而上船后的陆清野,表现的都相当平静,除了那次在车上接到她姐姐曾经写给她的那封信后,大哭一场以后,便再也没有掉过一滴泪。

    青儿跟菊香她们相当注意她的情绪,所以尽量连先生这两个字都不曾提。

    陆清野虽然表现平静,可有时候她偶尔会坐在那发着呆,一个人,谁也不知道她做在那想什么,就连淳儿还有小鱼儿过去同她说话,她也没有反应。

    她们的船在船上漂泊了半个月后,终于到达欧洲码头,只是她一下船那次,接待他们的人,便要求陆清野即刻坐飞机赶往日本。

    青儿还有菊香她们都不知道发生何事了,刚来欧洲为什么让她即可去日本。

    那些人并没有同她们多说什么,只说是虞助理那边通知的,让她们跟一个人过去。

    虽然青儿不知道具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她想虞助理下的吩咐,让小姐去日本是绝对不会没缘由,她隐隐约约猜到事情或许和先生有关。

    当时便提出她愿意前去。

    青儿能够想到这一层,陆清野自然也能够想到这一层,虽然他们没有明说要去做什么,可陆清野知道穆镜迟有个恩师叫蓝田,在日本,如果虞助理在日本的话,会不会穆镜迟其实并没有……

    她几乎不敢往下想。

    而那边的人也没有太多时间让她们考虑,在下船后十几分钟里,他们便已经机票这些全部搞定,只要她们同他们走即可。

    所有人都没有问题,最担心的还是陆清野愿不愿去的问题。

    陆清野在这件事情只犹豫了两分钟,其实当时她的心上是一团乱麻的,可是就算是一团乱麻,她竟然很是快速的回答那两人一个去字。

    她回答的相当的坚定,没有一丝犹豫,青儿都略感意外。

    她回答完后,行动竟然比青儿快多了,当即便对菊香还有碧玉两人吩咐,让她们照顾好淳儿和小鱼儿两个人,她们去了一趟日本,便会立马回来。

    她吩咐完,便对青儿说了句:“我们走吧。”她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便跟着那两人离开,青儿见她决定的这么快,自然也迅速跟上去。

    当她们坐上飞往日本的飞机后,陆清野坐在那又开始一个人望着外头发着呆。

    她脑子很乱,眼前闪过的竟然全是和穆镜迟在一起时的片段,有好的,有不好的,有她同他吵架的,和他冷战的,和他针锋相对的,也有和他开心相处的时候,当所有片段从她眼前过完后,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她想让他活着。

    哪怕他们相互折磨着,她也要他活着。

    飞机降落在日本后,那时的穆镜迟坐飞机来日本已经治疗十多天,那十多天他几度不省人事,在死亡的边缘游离着。

    虞助理之所以将陆清野接来日本,便是让他激起他求生欲,因为韩医生他们说,现在唯一能够支撑着他活下来的方法,便是让他拥有强烈的求生欲。

    虞助理在机场接到她们后,也没有同她们多解释什么,只是带着她们径直坐上车,然后直接赶往蓝田的实验室。

    其实陆清野已经多半猜到穆镜迟可能还活着的这件事情,可当她看到病床上躺着那人时,她还是愣了许多才回过神来,他全身上下插满了管子,整张脸被巨大的氧气罩罩住。

    如果不是虞助理在他耳边提醒了一句:“您过去陪先生说说话吧,虽然他现在是昏迷状态的,可蓝田教授说,先生其实是有意识的,可是他已经没有力气再支配自己的身体,只有大脑是活着的状态。”虞助理说到这,他又沉默了一会儿,语气竟然略带哽咽说:“现在的他,身体正承受着别人无法想象的痛苦,他还在努力撑着,您应该知道他是为了什么。”

    陆清野站在那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她看着病床上躺着的那个人,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虞助理他们也没有多呆,他说完该说的,便带着病房内的人悄然退了出去,剩下她一个人站在那。

    她急得他病得最重,无法下床时,他也总会第一时间从床上坐起,然后对她浅笑着,朝她招手让她过来。

    可现在的他,却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若不是他身上插着各种医用器材的管子,她真怀疑,病床上躺着的是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

    她一步一步朝他走了过去,到达他身边后,他望着没有一点反应的他,竟然趴在他身上便是一顿大哭。

    她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可是她却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她只能在那哭着。

    哭到后面她有些精疲力尽,便红肿着眼睛瞧着他,终于,她握住他冰凉的手,就那样望着他发呆也不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当虞助理他们再次进来时,瞧见的便是她坐在他病床边望着他沉默的场景。

    她眼睛里红肿的不成样子,明显是哭过不久。

    虞助理在心里想,他们终究是有感情的,就如同先生舍不得伤她,弃她,而她始终见不得先生有事一般。

    这种感情,局外人根本很难描述清楚。

    她恨归恨,可这恨里明眼人里知道,夹杂着爱,或许是亲情,或许是从小的依赖,到底是什么,可能连他们自己都很再去分清楚。

    穆镜迟现在的病房除了医生以外,其余人都不能在里头待太久,虞助理见她红肿的眼睛朝他走来,他便安抚她说:“您别担心,先生以前都熬过来了,现在肯定也会没事。”

    她嘶哑着嗓音说:“我能够做什么。”

    虞助理没想到她会如此问,他愣了几秒。

    陆清野抬起脸看向她,又再一次问了句:“我只要他活着,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她的眼里竟然带着一丝祈求。

    虞助理瞧见她眼里的祈求,便说:“您什么都不需要做,您只需要安静的待在他身边不离开便可,他最放心不下的人是您,只要您在他身边,他便不会有自我放弃的心,蓝田教授说现在最需要的,是先生的求生欲。”

    陆清野哽咽的回了个:“好。”字。

    之后,她便被带离了这里,彻底在蓝田这边的实验室住下了。

    她来后的那半个月,穆镜迟都处于昏迷状态,没有醒来过一次,陆清野每次都会去他病房陪他。

    她从来不会和他说一句话,有时候她会发呆,可有时候,会趴在他身上哭,哭完后又继续发呆,反反复复这样的状态,整个人状态很是让人担忧。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半个月后的某天早晨,陆清野哭得累了,竟然趴在他身边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当她醒来时,她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抚摸着她的脸,她以为是病房内有虫子,她第一反应便是将脸上的东西给拨开,可还没彻底拨开,她的手被那东西给握住了。

    她低眸一看时,是穆镜迟的手,她立马抬头看向躺在那的他,他人竟然是醒着的,眼睛正落在她身上。

    陆清野以为时自己在做梦。

    她望着他发了一会儿呆,他竟然笑得无比温柔问:“你个烦人精,每日来我房间哭,不累吗?”

    接着,他又伸手轻轻捏住她下巴说:“来,张嘴,让我瞧瞧你的嗓子可有哭坏。”

    这个时候陆清野才察觉,这不是做梦,是真的,他是真的醒了。

    她第一反应不是快速去找医生,也不是找虞助理跟蓝田教授,竟然扑在他身上,死死的扑在他身上,大哭着,捶着他胸口,捶了好久,终于,她抽泣着说了句完整且音量特别微弱的话,她说:“哥哥,你别死,我怕。”

    穆镜迟那一刻,只觉得心都化了。

    他那里还舍得死,他想,就是因为她每日来他病房一哭,他的意识在那具身体里每日挣扎,不断告诉自己,他一定要活着,好好活着,若是死在她面前,她应该会比在这哭得更凶,他从来都舍不得让她掉眼泪。

    而且,他若是死了,她又该怎么办?

    他不放心将她交给任何人,以前是,现在还是。

    从她六岁那来到他身边,他便将她当成了自己的责任。

    在醒来的前一天里,穆镜迟在梦里梦见了陆清梧,这是她死后这么多年里,他第一次梦见她。

    她穿着他们第一次见面的衣衫站在他面前,她看他的眼神没有责怪,也没有伤心。

    奇怪的是,他也没有说话,他们两人只是对视着,好半晌,她竟然一句话都没说话,转身便从他面前离开。

    穆镜迟在那看着,看了许久,他开口了,他在她身后说:“也许是报应吧,我没想到我穆镜迟竟然还是栽在你手们穆家人手上。”

    陆清梧转过身问:“我的手上,还是她的手上。”

    穆镜迟笑着说:“你知道的,我对你、”他没有说下去。

    可陆清梧明白他的意思是什么,她说:“我知道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以前我总觉得你收养清野,或多或少是因为我的关系,如今想来,其实从清野很小的时候,你便很喜欢她,那时候她是个才六岁的孩子,可能对于你来说,是穆家唯一一个对你构不成威胁的人,又加上她爱粘着你,所以你将她留在了身边。”

    穆镜迟说了句:“抱歉。”

    陆清梧非常清楚他这句抱歉的意思。

    她笑得勉强说:“不用说抱歉,现在我们陆穆两家扯平了,我希望你好好待她,她是我唯一的妹妹。”

    穆镜迟只是朝她微笑,陆清梧并未在他梦境中存在很久,很快,她便彻底消失在他梦境中,也许,那一次,他们便是真正意义上的告别。

    他接近她本就是因为目的,在接触当中,他清楚的知道,他和她的相处无关情爱,所以在她从他面前一跃而下时,他心里除了惋惜,只有惋惜,再也没有别的。

    穆镜迟带着陆清野从碎星楼离开后,他便将安氏的一切,全都给孙管家和虞泽进行处理,之后他便带着陆清野登上了前往欧洲的飞机。

    走的时候,金陵便发生了战争,阴柏翰终于对金陵发起了攻势,听说霍长凡没有抵抗,在阴柏翰的手里的兵攻进金陵后,他便投了。

    霍长凡和施欣兰被擒,两人会被怎样处置,阴柏翰还没有下决定。

    穆镜迟做过最后悔的一件事,要属将霍长凡从山上拽下来,带到了金陵城这座充满阴谋的城市里,若是他没有将霍长凡带下来,也许现在他还好好的在山上当着他的土匪头子。

    他的父亲对他穆家一家都有恩,可最终他却让霍家成了这番模样,他是真心实意想要给霍家天下,可他与霍长凡之间,却没有扛过权利和利益。

    可他,已经做了他所有该做的,他觉得自己对霍家已经是仁至义尽。

    他想,霍长凡既然投了,霍长凡应该不敢冒着天下大不讳,再对两个投病下手。

    如果不出他所料,事情全都处理下来,两人应该会被送去别的地方进行幽禁。

    穆镜迟想,也许这是对他最好的结果。

    至于阴柏翰,他对天下本无兴趣,至于这个位置是谁坐,对于他来说都没有任何差别。

    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便是牵着这双手带着她去想去的地方。

    上飞机后,陆清野一直挨在他手臂上沉睡,而他坐在那翻着报纸,翻了一会儿,她醒了。

    她忽然问了他一个问题说:“对了,你还记得那次桥上我们放荷花灯的事情吗?”

    穆镜迟停下了翻报纸的动作,然后看向她问:“怎么?”

    她说:“我找那两盏灯找了一个上午,你告诉我,是不是你找人拿走了?”

    对于她的话,穆镜迟笑而不语。

    她居然攀上他手臂,脸上带着讨好的笑说:“哥哥,你能不能告诉我,那天你在那盏荷花灯上许的什么愿?”

    她小声问,还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穆镜迟忽然也来兴趣了,他将手上的报纸一收,然后抬着她小脸蛋挑眉问:“你先告诉我,你那盏灯上许的什么。”

    见他如此,她便不愿意了,便将他手从脸上推了下去说:“反正你也看不懂,你的,你不告诉我,便不告诉我罢了,我一点也不稀罕。”

    她有点生气,便自己拿着他放下的报纸在那翻着,穆镜迟也没有理会她,任由她生着气。

    她对报纸上的时政新闻不是很感兴趣,果然还没几分钟,便又歪在他手臂上睡了过去。

    穆镜迟望着她那张熟睡的脸,好半晌,他才将报纸从她手上抽了出来,然后将她身子抱在了自己怀里,他唇在她唇上轻轻吻了一下,一下过后,他挨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晚安。”

    (全文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