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一品布衣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掩护重骑 文 / 李破山

    夜色当空,阵阵厮杀的声音,却不绝于耳。
    静立的申屠冠,冷冷垂着头,看向下方的局势,到了现在,他依然没有打算变阵,依然以守势为主。
    “小心北面方向,多派出探骑!”
    为此,申屠冠甚至组织了一支五千人的骑营,先护在北面方向。余下的,先挡住西蜀的进攻。
    在另一边的羊倌,亦配合着他,不断侵扰徐蜀王的后军。这么一看,战事如他所料,短时间内,并不能分出胜负,反而又陷入了胶着。
    当然,双方都有大胜的契机。但认真地说,是北渝的机会更大。毕竟,自家小军师的人马一到,将是一场巨大的杀局。
    天知道那徐蜀王怎么想的,该趁着机会,早早回大宛关的。再迟一些,只怕退无可退了吧。
    厮杀的另一边。
    在阵中的东方敬,不断听着斥候的回报。在听说申屠冠大军北面,有支数千人的大军,在迂回侧翼之时,他微微皱了皱眉。
    “军师,怎的还不让北面的骑军,冲杀这些北渝人?”
    “不到时机。申屠冠的阵法,极其诡异,若一次无法冲破,想再冲锋会更加困难。”
    抬起头,东方敬看了眼夜空。他要在常胜赶到之前,配合自家主公,打赢这一轮的战事。若不然,等常胜一来,再加上羊倌的本部,只怕自家的主公,到时候脱围都困难。
    “遭遇之战,无非是骑军两翼分割,步卒正面突袭。”东方敬声音沉沉,“若无猜错,恐本部有失,申屠冠不仅派了侧翼骑军,说不得还挖了壕沟,推了拒马。我西蜀重骑,已然成为北渝人的心头大患。”
    “既如此,吾东方敬,便冒险一轮。传令上官堂主,西域军,还有柴宗的北关军,让他们绕到北面方向。”
    “再命人哨探营,每人披二层甲胄,各用二把刀器,悬于马腹的得胜勾,待奔马之时,发出铮鸣厮磨之音。夜色遮掩,外头的北渝探骑发现,只怕会误传军情。”
    “若是如此,将人都派出去,军师的中军大阵,只怕没有了拱卫。”
    “我讲了,便冒险一轮。申屠冠性子谨慎,即便知晓我中军拱卫不足,亦不敢来攻。他担心,又是我这个跛人布下疑阵。”
    “莫要耽误,去传令吧。只需我等打出优势,主公那边,亦会有一番配合。”
    旁边的裨将再无多言,迅速抱拳离开。
    ……
    “你说什么?”不多久,坐镇在高地上的申屠冠,听到斥候带回来的消息,整个人蓦的一惊。
    “你是说,在跛人中军的附近,发现了重骑?”
    “确是,甲胄裹厚,奔马有铮鸣之音,且士气如虹。”
    申屠冠想了想,“可曾细看?”
    “将军,夜色之下,我等又不敢靠得太近,如何能细看。”
    申屠冠皱着眉头,迅速开始思考。按着他的想法,西蜀的重骑,哪怕是出军,肯定要首选北面方向。毕竟北面的方向,北渝人刚吃了一波大亏,而西蜀则打通了整条通道。
    但现在,那支西蜀重骑,居然出现在了跛人的中军一带。
    “将军,将军!”正在这时,又有一个裨将走来,“北面方向,发现西蜀的大军,不断在增援。”
    “增援北面?”
    “确是。”
    担心西蜀骑军从北面突袭,他不仅派出了数千骑营护翼,还命人挖了壕沟,推了拒马,铺了铁蒺藜。但现在看来,这一切都仿佛是无用功了。
    “跛人早猜到了。”申屠冠咬着牙。
    “族兄,我久读兵法,此时,跛人的大军调去了北面,如此一来,他的中军大阵,必然防守薄弱。若我等趁机攻打大阵,说不得,能有一番奇胜!”申屠就想了想开口。
    “不妥。这般简单的破绽,你觉着,跛人会犯这等错误么?说不得,他正是诱你来攻。”
    申屠就一听,也后怕地点头。他自个都不知,若是此时一冲,说不得真要扬名天下……
    “族兄说的对,我险些自误了。跛人狡猾异常,不可以常理推之。”
    申屠冠转过目光。
    “两番之下,跛人一直捏着的西蜀重骑,约莫是要从正面一带的方向,对我本阵冲杀了。”
    “申屠就,你从北面,分调一万的守备,调到正面方向。另外,将拒马也调回一些。”
    “族兄,不若都调回来?”
    申屠冠想了想,“留一些吧,不管如何,北面方向,总归也要留意。”
    “族兄,羊倌军师那边,已经开始强攻了。要不了多久,徐蜀王也肯定挡不住。再等常胜小军师过来,蜀人怕是全军溃败。”临走前,申屠就安慰了句。
    “说的很好……申屠就,但你先去调军吧。”
    对于徐蜀王,对于跛人,申屠冠的心底,一直都不敢大意。便和自家小军师的想法一样,西蜀的这两位妖人,百年难一出,不得不小心啊。
    ……
    “不出军师所料,北渝人并不敢攻我西蜀中军,反而调了北面守备,开始防守本阵。”
    东方敬坐在木轮车上,面色无惊无险。虽有冒险,但算是抓住了申屠冠过于谨慎的性子。
    “是时候了。只需冲破申屠冠的大军,主公那边,便能全力破之。狗福,亦是天大之功。”
    仰起头,东方敬的脸庞,一时间满是沉色。
    “传我军令,以鸣镝箭的长短音,通知北面大军,做好奇攻的准备。安全为上,多派出几骑快马,作为二轮通传。”
    “余下人等,准备配合我西蜀重骑的冲锋,大破申屠冠!”
    “吼!”
    在东方敬周围,诸多的西蜀将领,在憋了久久的一股气后,此时都跟着怒吼起来。
    鲤州战事,开春第一场的大胜,当属于西蜀。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