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春潮撩火

第238章 番外(1)抓“周” 文 / 栖雪

    傅砚舟眯了下眼,截住了小崽子不老实的爪。
    小思杳软哒哒哼唧,“呀,粑粑……”
    “啧,还知道我是你爸爸呢。”傅砚舟低头哼出了一声笑,握着小丫头软软的小手假装要咬她。
    小思杳呆呆盯着她爸爸看了几秒,小嘴一瘪,水汪汪的大眼睛沁出点点水汽,“呜——”
    傅砚舟:“不许哭。”
    小思杳:“啊呜。”
    姜泠拍了下男人的手,示意他别欺负小朋友。
    傅砚舟笑了声,“小没良心的。”
    他说姜泠,“有了女儿就开始偏心不向着你老公了是吧。”
    姜泠嗔瞪了他一眼,抱着小家伙朝许薇薇那边去,裴郁他们几个见此也凑了上来。
    “哎呦喂,桃桃小公主,快给干妈抱抱。”许薇薇没好气地挤开碍事的裴郁,“许淮臣,你赶紧把他给我弄走。”
    许淮臣沉默看了她一眼,把裴郁挡到了身侧。
    裴郁:“……”
    他连小侄女软软的脸蛋都没碰着,咬牙切齿的给了许淮臣一下,“姓许的,你丫还是不是好兄弟?”
    小思杳不怎么怕生。
    眨巴着圆溜溜的眼睛窝在许薇薇怀里,抱住这个自称“干妈”且闻起来香香的人类。
    许薇薇稀罕的亲了亲小家伙的脸蛋儿,顿时觉得拥有了全世界,喜滋滋地感叹,“我干女儿简直太可爱了!”
    “呜呜干妈再亲亲。”
    小思杳咬着手指,奶声奶气应和,“啊呀!”
    许薇薇学着小家伙“啊呀”了一声,开始畅想美好的未来,“唔,我得趁早找小帅哥生个儿子,也不知道桃桃介不介意姐弟恋。”
    刚摆脱了宾客来找老婆的傅砚舟听见这话,脸一黑,“……”
    姜泠一看这男人瞬间消失不见的笑容,就知道他是把许薇薇这句不着边的听进去了。
    她笑着摇了摇头。
    要说当了爸爸的人最烦的是什么,可不就是有小男生觊觎自己的贴心小棉袄。
    前几天夜里这人干完坏事儿抱着她温存时还感叹,总算明白了骗她领完证那天下午去她家摊牌那会儿她爸的感受。
    姜泠笑他,“你也知道啊?谁家霸总好意思干出骗婚这种事。”
    “我还不是娶到你了。”傅总得意。
    但自己能干的事儿,不代表他能容忍别人干。
    岳父当年没揍他,修养可真是太好了。
    他闺女这么漂亮可爱,只要一想到未来会有王八蛋想拐他家小白菜,他就想弄死那个胆大包天的。
    姜泠说还早着呢,桃桃现在刚多大,怎么也得等个十几年。
    不想这人却冷笑了声,臭着脸说,“周时礼他弟弟家那小丫头,也不大,刚三岁,大字都没识几个呢。”
    姜泠不解,“然后呢?”
    傅砚舟仿佛已经提前看到了这种事也发生在他闺女身上,开始感同身受的咬牙切齿。
    “上幼儿园第一天就收了班里小男生送的一堆零食回来。”
    姜泠呆,“……啊?”
    傅砚舟跟她咬耳朵,“那丫头还有个哥哥守着呢,咱家桃桃孤身一人,上了幼儿园岂不是连保镖都没有。”
    姜泠觉得小孩子心思单纯能懂什么,看谁好看就喜欢跟谁玩,收到小零食说明受欢迎,这多好了。
    她小时候性格就内向安静,要不是有许薇薇这个活宝儿天天往她身边凑,很难交到朋友。
    “你考虑的未免也太超前了,小朋友上幼儿园哪有不交朋友的,”说着,她想到什么,笑道,“时礼哥也确实是该抓点紧了。”
    傅砚舟成功被转移了话题,不爱听她说别的男人,就低头吻她,拉回她的注意力。
    “管他干什么,姜幺幺,你只想着我就够了。”
    这会儿又听许薇薇提起这个话茬,还直接想给小思杳定娃娃亲了,可不就相当于直接往傅总心脏上戳刀子。
    小心眼的男人不但对老婆护得小气。
    对女儿也只是比老婆稍微宽松了那么一点点。
    许薇薇对上傅总不善的目光,刚要说什么,许淮臣就先说了句,“这个我弄不走。”
    许薇薇:“……”
    她冷漠,“你没用。”
    许淮臣被刺习惯了,眸光都没波动一下。
    老婆在这儿,傅砚舟不好把被惦记上的女儿从她闺蜜怀里抢回来,心不在焉的接了句,“是挺没用。”
    许淮臣懒得理这个心里没一点儿兄弟情意的兄弟。
    瞥他一眼,“你女儿在我妹怀里。”
    傅砚舟:“……”
    一击必杀。
    姜泠发现许淮臣这人表面看起来温文尔雅的,话不多,但其实开口了也挺毒舌的。
    傅砚舟“呵”了声,“那又怎么样,好赖我有,老婆爱我女儿乖巧人生圆满,你没有。”
    许淮臣叫裴郁,“走了,喝酒去。”
    裴郁:“啊?”
    周时礼还没来,听说是去幼儿园接他弟家那对龙凤胎放学去了。
    时间差不多时,抓周宴就开始了,走完前几个流程,就该小思杳亲自上阵抓周了。
    红色的地毯上围着小思杳摆了一圈东西,随便拿一件都是价值不菲的宝贝。
    金钥匙,小金槌,玉制的平安葫,金元宝,如意,砚台,还有许多漂亮的小玩具,连黑卡都直接摆上了……
    众人都屏息看着。
    小思杳坐在中间,左看看,又看看。
    漆黑明亮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这些东西,伸手抓起了离自己最近的那个金光灿灿的金元宝。
    “呀呀。”她晃着小手展示给爸爸妈妈看。
    另一只手又拽起了那枚玉葫芦。
    许薇薇欣慰,“不愧是我干女儿啊,先抓财后抓平安,咱这辈子妥妥的就是当小公主的命。”
    裴郁捂着心脏,“我的心都快萌化了。”
    许淮臣说,“你天天化,伯母不是给你不少相亲,赶紧结婚,自己生一个抱着哄。”
    裴郁听这话就想起自己经历的那无数次惨无人道的相亲,喜悦一下子都淡了不少。
    扭头看了他这兄弟一眼,语气认真,“你是会说风凉话的,老许。”
    许淮臣笑容温淡,“谢谢。”
    处于关注中心的小思杳抓着金元宝和玉葫芦玩了一会儿,就丢在了一边,伸手就要去够别的。
    却不知道抬起小脸的那一瞬突然看到了什么。
    她停住了。
    大人们都没太在意,以为小家伙是看上了远一点儿的物件,面带祥和笑容的望着她。
    一周岁的小朋友还不太会走路,小思杳最近正是对走路上心的阶段,自己能东倒西歪的站起来。
    幸运的时候走个三五步,前面没有人接着就要摔了。
    她先是撅着小屁股尝试着要站起来。
    但没能成功,刚起到一半,就又跌了回去,索性地毯又厚又软,摔了也不疼。
    姜泠关注着女儿,吓得差点就要过去接。
    小家伙抬起小手揉了揉脸,不但没哭,呆坐了几秒,似乎明白了自己没法站起来走。
    于是手脚并用的朝一个方向慢吞吞但努力的爬呀爬。
    众人忍不住笑起来。
    “好可爱啊。”
    “可不是,看得我也想生个女儿了。”
    “哎,也可能是儿子哦。”
    一片嘁嘁喳喳的声音中,小思杳专心致志的挪动着胖乎乎的小肉腿爬着,终于爬到了那一圈的边缘。
    她用小胳膊抓着地毯,再次尝试着站起来。
    咿咿呀呀,摇摇晃晃。
    试了几次,终于成功的站住了,高兴的露出笑来,上下四颗白生生的小门牙都露了出来,“呀。”
    众人不知道她要做什么,都好奇的看着。
    姜泠和傅砚舟护在女儿身边,一是防止她再摔,怕小家伙软软的身体摔痛了,二是也有些好奇。
    只见小姑娘晃晃悠悠的迈着小步子,越走越快。
    一步,两步,三步……已经快到了围在周边的人跟前。
    到了极限,第四步就有了要摔的征兆,小思杳定准了自己的目标。
    小裙子下白白嫩嫩的小肉腿软软的向前扑了过去。
    “呀呀!”
    掺杂着笑声和说话声的周围倏然一静。
    周时礼的左侧,三岁的周珩意外的低头,黑漆漆的眼睛看着跌进自己怀里却在咯咯笑的小姑娘。
    小思杳抓着他的衣服,“呀?”
    -
    傅总(平静):没想到这么快就锁定了第一个目标,我刀呢?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