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言情小说 > 盛爱绝宠:权少撩妻有术

7、苏浩擎受伤 文 / 紫若非

    血煞一开始还不知道苏浩擎为什么要倒车,现在看到车外的人,立刻明白了,果真如他们二少说的那样,他们这个傲娇居然有喜欢的人了,问题这个女人居然一点女人味都没有。

    血煞很是好奇,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女人,性格还那么不好,怎么就获得他们大BOSS的青睐了呢。

    苏浩擎坐直身体,头探出车窗外,依旧一脸笑意,非常善意的提醒道。

    “项小姐,难道你不知道这条路上出租车不准进入的吗?”

    项思敏一听,愣了一下,还有这样的事,她怎么不知道,想要拿出手机查一下,苏浩擎又开口了。

    “项小姐,你都等了这么久也不见一辆出租车,难道这不是最好的证明吗?”

    苏浩擎绝不会告诉项思敏这条路今天因为麦伦-道尔的寿宴,临时封闭,别说出租车了,就算是私家车也必须有邀请函才能进入。

    项思敏没有理会苏浩擎,收起手机直接从苏浩擎的车旁经过,往道路的另外一边离开了。

    苏浩擎本想再逗弄逗弄这个小丫头,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心气这么高,居然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苏浩擎摇了摇头,刚想开口和司机说追上去,侧边的车玻璃闪过一道光线,他非常清楚这是什么发出的反光,下一秒,苏浩擎已经冲出了汽车。

    “小心!”

    “嗯!”

    男人发出一声轻哼,紧紧的把项思敏搂在怀里!

    项思敏原本好好的走着路,可不过数秒,就被一道强有力的力量推到在地,不过没有意料中的碰撞,自己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苏浩擎,你干嘛!给我松开!”

    项思敏还没意识到自己刚刚和死神插肩而过,夜晚,虽有路灯,但周围光线还是很昏暗,项思敏看不清苏浩擎脸上的表情,嫌弃愤怒的推了一下。

    “嗯!”

    又是一阵痛苦的轻哼声,项思敏感觉自己的手上湿湿的,黏黏的!低头一看,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和火药味,她终于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这个时候,项思敏已经忘记自己和苏浩擎对立的关系,紧张的盯着苏浩擎,那身白色的西装早就染红。

    “苏浩擎,你怎么了,你这个笨蛋,谁要你救我啊!”

    “BOSS!”

    血煞紧张的跑了过来,刚才他根本没注意到周围有人埋伏,直到看到空中划过的一道几乎可以忽略的光影,他才意识到危险逼近。

    血煞看了一眼苏浩擎的腹部,立刻上前扶起苏浩擎,司机也跑了过来,酒店门口的保安和门童也发现了这里的动静,全都涌了过来。

    苏浩擎看到这场面,眉头紧锁,忍着疼痛对血煞交代道。

    “对面大厦顶楼,赶紧去!”

    “BOSS,你的伤?”

    现在苏浩擎的伤最重要,作为苏浩擎的暗卫,这个时候,血煞是不可能离开的,他现在都后悔今天出来的时候没多带点保镖。

    苏浩擎瞪了他一眼,声音低沉的命令道。

    “司机送我去医院,我要知道对方是谁?”

    血煞看了一眼苏浩擎,不敢违背他的命令,此时,他有些讨厌项思敏了,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他们BOSS也不可能受伤了。

    项思敏紧张的看着苏浩擎,小手捂着他的腹部,看血煞还在犹豫,也忘了自己的身份,开口道。

    “你按他的去做,我陪他去医院!”

    说着,项思敏和司机联手扶着苏浩擎上了车,立刻离开了这里。

    麦伦是和苏浩枫,关昊泽一起赶过来的,只看到地上有一摊血,问了周围的人,谁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

    血煞在对面大楼看了一圈,只捡到一个弹壳,至于那个杀手早就不见了踪影。

    苏浩枫看到血煞后,立刻冲了过去。

    “我大哥呢!”

    “二少,BOSS被项小姐和阿左送去医院了!”

    一听有项思敏跟着,苏浩枫倒轻松了几分,他瞥了眼血煞紧握的拳头,什么也没问,只轻轻地说了句。

    “上车,去医院!”

    说着,两个人上了关昊泽的车准备离开,经过一脸难看的麦伦身边的时候,苏浩枫摇下了车窗。

    “麦伦先生,我们先行离开,抱歉了!”

    “不不不,是我要说抱歉,在我的宴会上让苏大少受了伤,宴会结束我必亲自探望!”

    苏浩枫没有拒绝,虽然刚才听血煞说了,杀手的目标不是他大哥,但苏浩擎的的确确是在麦伦的寿宴上受了伤,麦伦难辞其咎!

    司机开车赶去了最近的医院。

    车上,项思敏上车后手就没离开过苏浩擎受伤的地方,一双小手早就被鲜血染红。

    受伤的苏浩擎倒是一脸淡定,他清楚自己这个枪伤看似严重,但并未伤及要害,但项思敏的脸色却没有好过,反而越来越苍白,身子都有些发抖。

    一时间,车厢里格外的安静,只听到几个人的呼吸声,最终,还是苏浩擎打破了这尴尬的场面。

    “项小姐,经过这次的事情你应该明白自己的险境,你还要继续查下去吗?”

    “你,你是说杰妮的案子!”

    项思敏从苏浩擎受伤后,就没有心思去考虑这场暗杀行动背后的原因,现在被苏浩擎一提醒,顿时感觉到后怕了,不过随即又有疑惑了。

    “苏浩擎,这是你自编自演的戏,是不是,这么久以来,你一直都知道我在调查你!”

    苏浩擎现在真想那把手术刀把这个女人的脑袋剖开,他想看看这个女人的脑袋究竟有多么的与众不同,居然能有这样的想法。

    苏浩擎忍着痛苦笑两声。

    “呵呵,项小姐,你觉得我有必要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吗,真要阻止你调查,你觉得我没有其他的办法吗?项小姐,到现在你都没搞清楚谁是你的敌人,我真怀疑你这些年在学校真的有认真上课吗?”

    “你,我可是年年一等奖学金获得者,苏浩擎,你别再着故弄玄虚,除了你,谁还要我的命!”

    项思敏实在想不到还有谁会费尽心思想要害她,这段时间她唯一得罪的人就是面前的这个男人,可是苏浩擎有一点说的没错,要想阻止她查案,苏浩擎有千百种方法,真的没必要用这样的苦肉计。

    “真正的凶手,又或者你查这件案子将会影响到某些人的利益,这就是真正的原因。”

    “项小姐,奉劝你一句,这里不是华夏,更不是海市,就凭你一个人想要调查一件被调查局撤销的案子,你觉得可能吗?还是放弃吧,你可不会每次都这么幸运,没有多少人愿意为你挡子弹!”

    苏浩擎这几句话是真心的想要劝说,今天幸亏有他,如果刚才他直接开车离开了,如果他早走了一会儿,也许这个女人已经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苏浩擎的话镇住了项思敏,她的确感觉到了害怕,但这样的害怕不会击退她,反而激起了她的斗志。

    如果之前只是单纯的和苏浩擎作对,恨他让自己停职,但现在,她是真的想要弄清楚杰妮的死因。

    项思敏抬起头,看着苏浩擎,犹豫片刻,问道。

    “我停职的事情真的和你无关!”

    “你觉得我有必要和你过不去吗?从始自终,都是项小姐你在找我的麻烦!”

    被苏浩擎毫不留情的戳破,项思敏竟有些不好意思了。

    “所以,你现在要放弃调查了吗?”

    苏浩擎也想弄清楚这个女人的想法,谁知自己刚问完,项思敏便抬起头,眼底闪着坚决的眸光,脸上神色坚定。

    “不,现在我更想弄清楚这件事,杰妮的死应该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苏浩擎看项思敏着坚决的态度,忽然觉得脑仁疼,怎么说了半天这个女人更加的坚持了呢,这和他的初衷也差的太多了吧。

    苏浩擎叹了口气,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果真如皮尔说的那样,这个女人真的倔的像头牛,比牛还厉害。

    “你叹什么气啊,查不查案是我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只是觉得你愚蠢的无药可医了!”

    “混蛋,苏浩擎,刚觉得你人还可以,又开始骂我,是,我之前是弄错了发现,现在我不是知道你是无辜的了吗?”

    项思敏愤怒的瞪着苏浩擎,觉得这个男人太可恶了,总能让她暴跳如雷。

    “呵呵,是啊,就是醒悟的时间有些长了!”

    “你,亏我还感激你,你就是活该!”

    说着,项思敏的手用力的按了一下苏浩擎的腹部。

    “嗯!”

    刺骨的疼痛传遍全身,这个女人还真下得了手,顿时,苏浩擎全身疼的直冒冷汗,脸色也变得苍白了。

    项思敏一看苏浩擎痛苦的表情,紧张的松开了手,刚才她有一瞬间忘了苏浩擎是个伤员,只想给这个男人一点教训。

    “对不起,我忘了你受伤了,你没事吧!”

    项思敏的解释让苏浩擎欲哭无泪,大小姐,这记忆短暂的也太可怕了吧。

    苏浩擎自己捂住了腹部,撇过脸,不想让项思敏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声音低沉的说了句。

    “死不了!”

    项思敏现在是一脸的歉意,看苏浩擎 不打算理睬自己,只能安静的盯着前方,好在这时他们到了医院。

    司机阿左和项思敏一左一右的扶着苏浩擎去了急诊室,医生一看,直接推了进了手术室。

    不一会儿,苏浩枫他们也赶到了医院,三个人进来后全都没有和项思敏打招呼,直接忽略她的存在,齐齐往阿左那走去。

    “阿左,我哥怎么样了!”

    “二少,BOSS刚被推进去!”

    阿左一说,三个人便安静了,只能耐心的等待。

    苏浩枫站了一会儿,准备坐下,刚转身,看到坐在角落里闷不吭声的项思敏,走了过去,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

    苏浩枫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项思敏真人,之前也都是让别人偷拍了照片,现在一看,顿时心里疑惑四起。

    怎么说他大哥也是一表人才,人中龙凤,不论身份,地位,财势都是佼佼者,按理说这样的男人最不缺的就是女人。

    可苏浩擎倒好,这些年几乎不和异性接触,他身边的工作者清一色是男性,可为什么这样一个男人第一次对一个女人产生兴趣,而对方却是一个没有一点女人味的女人。

    要不是苏浩枫清楚项思敏的性别,就看她今天这一身打扮,苏浩枫还以为她是一个长相清秀的男人呢!

    “项小姐是吧!我大哥因为你受伤,你不准备有所表示吗?”

    苏浩枫虽然心有疑虑,甚至觉得这个女人配不上他大哥,尤其在智商这一点,他和苏浩擎有着出奇一致的观点,就是项思敏智商捉急,根本就是一个傻女人。

    不过考虑到他大哥也老大不小了,再加上自己的现状,以后苏家传宗接代的重任就要交给苏浩擎了。

    苏浩枫觉得,不管怎样,项思敏都算是个女人,就凭这一点,苏浩枫也只能认同项思敏的身份,现在他也该为了苏浩擎的姻缘撮合一下。

    项思敏抬起头,不解的看着苏浩枫。

    和苏浩擎的淡漠相比,苏浩枫看上去要亲和很多,可项思敏却觉得苏浩枫的笑意藏着浓浓的危险,比起苏浩擎的直接,项思敏不喜欢苏浩枫这样的绵里藏针。

    项思敏站了起来,苏浩枫给她的压迫感太强,这样抬着头与他对话,项思敏会觉得自己说话都没有气势了。

    “放心,我项思敏不是忘恩负义之徒,这次是我欠苏浩擎的,只要他有需要,在不违背原则和道义的基础上,我项思敏必会达其心愿。”

    苏浩枫一听,嘴角笑意更浓了,随后往边上做了下来。

    “很好,我会记住你说的话的!”

    这正是苏浩枫想要的,待会儿,他会原封不动,一字不落的转达给他的大哥,但愿他的大哥能开窍,虽说这样有些恶劣,但不失为最直截了当的办法。

    项思敏忽然有些后悔,总感觉苏浩枫那眼底的笑意不像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她仔细想想,刚才的那番话也没什么问题啊,难道是自己多想了。

    苏浩枫可没心思去管项思敏现在的想法,他倒是很关心他大哥和这个女人的未来。

    “项小姐,今后你是准备是常住法国吗?”

    项思敏一愣,其实这个问题她自己都还没想过,学校毕业后她就很顺利的找到了现在这个实习机会,至于未来,她是真的没想过。

    回海市,等着她的必定是顺遂安稳的康庄大道,过个几年找个门当户对的家族结婚生子,然后做起和她妈咪一样的豪门贵妇,这样的生活不是她想要的,但却是她逃避不了的。

    “不知道,没想过,或许我现在是该考虑考虑自己的将来了。”

    说着,项思敏眼神专注的盯着某个方向,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苏浩枫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便不再说话,眼睛盯着手术室的方向。

    “黑手党什么时候变了!”

    安静的过道里,项思敏的声音传到了苏浩枫的耳中,现在,她似乎有些相信苏浩擎和皮尔的话了,黑手党,按个曾经让人闻风丧胆的组织现在似乎真的变了。

    苏浩枫听了,淡淡一笑。

    “项小姐,我们从未变过,只是外界把我们妖魔化了!我承认在组织一开始成立之初为了巩固地位是会有些一些黑暗手段,但现在都已经二十一世纪了,在成天打打杀杀的,你觉得我们还能这样逍遥法外吗?”

    “说的也是!”

    项思敏有些认同苏浩枫的观点,也不知道为什么,从苏浩擎救了自己一命后,项思敏对于苏浩擎这个男人就做不到真正的反感了,心里还有一丝感动。

    此时,紧闭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手术室门终于从里面被人推开了,所有的人全都站了起来,至于苏浩枫还悠闲的坐在椅子上,丝毫没有担心的神情。

    项思敏也站了起来,下意识的往门口走去,经过苏浩枫身边的时候不解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又往前走去,心里暗自嘀咕,这对兄弟莫不是没什么感情,可外界似乎不那么传的啊!

    苏浩枫不以为意,依旧镇定的坐着,只是眼睛看向了手术室的方向。

    “医生,我们大少怎么样了?”

    血煞和司机阿左围住了替苏浩擎手术的医生,神情焦虑。

    一声摘下口罩,看了一眼耐心的回答道。

    “手术很顺利,子弹已经取出来,没有伤到要害,休息几天就可以了,病人马上推出来,你们一起去病房吧。”

    刚说完,一直坐在最远处的苏浩枫开口道。

    “给我安排一间VIP病房!”

    一声一听,随即微笑的点点头,随后,手术室的门再次被推开了,苏浩擎躺在洁白的病床上,上身**,腹部缠着厚重的纱布,被几个护士推了出来。

    比起刚进医院的样子,现在看上去要精神多了,不过脸色还是有些白,眼神也不是往日那般锐利。

    “怎么样?”

    关昊泽来到床边关切的问了句。

    “还好,没死成!”

    关昊泽白了他一眼,随即转身往苏浩枫身边走去。

    项思敏一直站在不近不远的地方,苏浩擎一抬头就能看到,虽然猜到这个女人会一直守着,可看到项思敏脸上流露出的意思担忧,他还是有些吃惊的。

    “项小姐,没想到你还在这!”

    “那个,你没事吧,刚才的是谢谢你,我项思敏欠你一个情,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开口,我必竭力完成。”

    苏浩擎有些吃惊,瞥了一眼一脸坏笑的苏浩枫,看到苏浩枫眼底那一闪而过的狡黠,就知道这个弟弟应该和这个女人说了什么。

    不过苏浩擎救项思敏并不抱着什么目的,当下,他就那么自然,甚至没有一点犹豫就冲了过去。

    “不用,我救你并不是要你欠我什么?你不必有负担!”

    如果苏浩擎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完,项思敏就更加坚持自己的想法了,心里也更加的感动和愧疚,为自己愚蠢的行为感到可笑。

    “苏先生,过去的事,我感到抱歉,我想你用实际行动说服了我,至于我说的话不会收回,我项思敏欠你一份情,今天时间不早了,你早些休息,再见!”

    说完,项思敏朝众人点了点头,随即便离开了医院,苏浩擎也被护士推去了病房。

    “浩枫,你和那丫头说了什么?”

    “没什么啊,随便闲聊了几句!”

    苏浩枫眼神瞥向他处,可不敢对上苏浩擎那双透满威严的双眸,不然,自己那点小心思就全被看破了。

    苏浩擎眼眸半眯,那狭长的眼角透着直射心底的寒意,一瞬间,病房里及其安静,气氛瞬间凝结。

    苏浩枫感觉阵阵冷意袭来,想到病床上这个男人曾经收拾他的各种手段,不禁毛骨悚然,败下阵来,乖乖的全部交代了出来。

    苏浩枫化繁为简,是不是的盯着苏浩擎看看,见他表情淡漠,悬在嗓子眼的心落到了原位,说完之后,苏浩枫嬉皮笑脸的看着苏浩擎说道。

    “大哥,你看弟弟给你创造了这么好的机会,你是不是该感谢感谢我啊!当然,弟弟为哥哥的终生大事出谋划策本就应该,所以大哥的感谢我就心领了!”

    苏浩擎脸上终于有了表情,不过不像苏浩枫以为的感激,反而是一脸的阴沉。

    “苏浩枫,你觉得我向你这样卑鄙吗?使用苦肉计获得某人的心,我苏浩擎可不屑与你为伍。”

    “咳咳!大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什么苦肉计啊!”

    苏浩枫立刻辩解,还小心的瞥了一眼坐在一旁看他们兄弟斗嘴的关昊泽,见关昊泽似乎没话说,这才放下了心。

    苏浩擎鄙夷的看了看自己这个弟弟,脸转向他处,忽然,眼底闪过一丝狡黠,幽幽的说了句。

    “浩枫,我受伤了,今晚你留下来照顾我!”

    “什么,不是,大哥,你不就中了颗子弹吗,医生都说没事了,我就不留下来给你添堵了!”

    苏浩枫现在的表情比吃了黄连还苦,没想到他大哥居然这么阴险,残忍的拆散他和关昊泽,他坚决抵抗,不过苏浩枫又岂会是他这个大哥的对手呢。

    苏浩擎双手枕着脑袋,似笑非笑的看着苏浩枫,笑意背后,藏着让苏浩枫惧怕的诡异。

    “不想留下也行,我这上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了意大利了,明早我让血煞陪你会意大利,苏氏和组织的工作就拜托给你了,等我养好了伤再回去!”

    一听这话,苏浩枫真相把床上的男人暴揍一顿,可想想,看在他是伤员的份上,还是忍了吧,最后,苏浩枫来到沙发边,直接躺在了上面,不情不愿的说了句。

    “行,我留下,大哥,满意了吧!”

    “呵呵,还行!”

    苏浩枫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什么叫还行,他们还是不是兄弟了,明明血煞可以照顾他,偏偏他这个大哥要破坏他的好事。

    关昊泽见今晚苏浩枫是留定医院了,和苏浩擎说了几句便离开了病房,临走时看了一眼一脸郁闷的苏浩枫,眼底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暗芒。

    病房里就剩下苏家两兄弟,苏浩枫还在为自己留下来感到不甘,非常郁闷的质问苏浩擎。

    “大哥,你说我好不容易给你创造个机会,你却恩将仇报,你还是不是我大哥啊!”

    “是不是你大哥这件事你可以回去找爹地妈咪验证一下,至于你说的机会,那是你的想法,我从不以恩要挟。如果我苏浩擎需要用这样的手段去获得一个女人的真心,你觉得这样的感情会长久吗?”

    苏浩擎没有看苏浩枫,望着白色的天花板,眼神格外的坚定,他虽然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好人,但有些事他绝不屑去做,尤其在感情上,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强迫。

    “哎!”

    最后,苏浩枫无奈的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大哥的决定他向来左右不了。

    没过多久,血煞拎着一个购物袋走了进来,看了眼躺在沙发上的苏浩枫,刚想开口便被苏浩擎的一个眼神制止了,他把购物袋放在旁边的茶几上,说了句。

    “BOSS,这是你的换洗衣服,那个不知道二少会在这里过夜,没有准备他的衣服!”

    “那可不行,大哥,你知道的,我不喜欢穿脏衣服过夜。”

    苏浩枫立即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感觉自己将从获自由了,谁知苏浩擎的一句话将他的希望瞬间浇灭。

    “把床头那套病号服给二少,明天让阿左给他送套衣服就行。”

    血煞一听,差点笑了出来,直接把床头柜上的病号服拿到了沙发上,恭敬的说道。

    “二少,你的衣服!”

    苏浩枫一看,脸色苦不堪言,幽怨可怜的望着苏浩擎,可惜苏浩擎早就料到他会使用这一遭,在和血煞说完话后便闭眼假寐了。

    苏浩枫还是不罢休,他好好的人干嘛穿这样的衣服,更何况这套衣服不知道多少人穿过了,他可是有洁癖的人。

    “大哥,你这是在虐待我,这衣服比我身上的还脏,你看血煞也在这,我明天白天来照顾你,好不好!”

    “血煞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今晚你必须留下,否则明早给我回意大利!”

    “啊!大哥,你真残忍,你不知道他明天下午就要离开法国了吗!”

    苏浩枫暴跳如雷,可又不敢真的离开医院,他相信苏浩擎即使躺在床上,也有千百种办法让他明天登上回意大利的飞机。

    苏浩擎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直接沉默以对,最后,苏浩枫气愤的倒在沙发上,闷着头背对着苏浩擎,他只能认命了。

    苏浩擎见苏浩枫终于不再闹腾,这才进入正题,看着血煞,眼神不似刚才的随和,多了浓浓的冷意。

    “血煞,帮我查清楚杰妮的死因!”

    “BOSS,你是准备把罪证交给少夫人吗?”

    血煞现在称呼项思敏为少夫人越来越顺口了,苏浩擎听了,身上的冷意渐散。

    “本来还想多让她逍遥一阵,看来上次的提醒她还没有领会,既然这么愚蠢,就没有继续留在菲斯特家族的理由了。”

    说到这,苏浩擎停顿了一下,想了想,脸上多了一丝狠绝。

    “准备收购菲斯特集团,另外,我不希望伊娃的下半生在监狱里过的太自在。”

    “是,BOSS,我立刻去办。”

    说着,血煞便准备离开病房,在开门的时候,血煞又停了下来。

    “BOSS,这件事要不要透露给少夫人知道。”

    “不用。”

    “为什么啊,大哥,你真当自己是做好事不留名的雷锋啊!这样我什么时候才能有大嫂啊!”

    原本大事不管只顾生闷气的苏浩枫忍不住坐了起来,不解的问道。

    苏浩擎淡淡一笑,来了句。

    “不留名谁知道他叫雷锋啊!行了,这件事你别管,放心,这女人早晚会是我们苏家的!”

    说完,苏浩擎朝血煞挥了挥手,血煞点点头,随即离开了病房。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