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

第449章 程笑笑酒醉 文 / 恩很宅

    颜小夕说着秦辞的坏话,是真的觉得秦辞这个人恶劣到了极致。

    程笑笑完全不该因为秦辞对贝贝的营救过一次,就对这个人真的以身相许下去。

    不值得。

    秦辞这恶人真的不值得。

    程笑笑这一刻听到颜小夕对秦辞的厌恶,莫名有点,心理上的排斥。

    对。

    秦辞确实不算是什么好男人。

    但是从这段时间的相处来看,好像也不算太坏。

    却也说不出来哪里好。

    也就没有反驳了颜小夕。

    颜小夕似乎把该说的话,也都说了出来。

    她转身。

    “你去哪里?”程笑笑叫着她,“都喝成这样了,别喝了,我送你回去、”

    “谁这么早就回去了,我是要,坚持到最后的,每次都是。”

    “小夕,这样喝下去,身体遭不住的。”

    “放心吧,我有分寸,你放开我。“

    “小夕……”

    “哎,我是来尿尿的。”颜小夕有些无语。

    再不让她解决,她都要失禁了。

    程笑笑连忙放开颜小夕。

    颜小夕坐在马桶上上厕所。

    夏柒柒走了出去。

    包房中人其实少了很多。

    有些人还是坚持不住,离开了。

    熙熙攘攘的,就剩下了几个人。

    还是有人在包房中放声高歌。

    只是不知道,都唱了些什么东西。

    颜小夕上完厕所回来,又开始在包房中找人喝酒了。

    程笑笑真的是不能理解颜小夕的疯狂。

    怎么能,这么能喝,怎么能喝这么久。

    好在。

    过了凌晨12点。

    颜小夕真的来不起了。

    整个人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程笑笑其实那个时候,也头晕得厉害。

    捉摸着再喝一杯。

    就真的会现场直播了。

    她扶着已经走都走不稳的颜小夕。

    两个人歪歪倒倒的往外面走去。

    李博豪那个时候其实也差不多了,眼前也是有些昏头转向。

    但却还是坚持着,跟在了程笑笑的后面,送她和颜小夕先离开。

    几个人刚走出夜场门口。

    一个男人站在不远处,明显就是在等他们。

    程笑笑定眼一看,真的是眼前模糊到看了好久,才看清楚是辛亦彬。

    也就是颜小夕的男朋友。

    颜小夕总是抱怨辛亦彬,说他根本不爱自己,就爱她表姐,和她在一起就是因为一次的酒后乱性对她的负责任和勉强。

    不知道为什么,程笑笑觉得不是。

    总觉得像辛亦彬这种人,不像是随便和人上床的人。

    一旦真的上床了,就是认真的。

    也不知道颜小夕怎么就能,这么没有安全感。

    她扶着颜小夕走到辛亦彬的面前,说道,“小夕喝醉了。”

    “没醉。”颜小夕一口说道,“我没醉,我还能喝。”

    辛亦彬就这么看着颜小夕。

    看她战都站不稳了,却就是一副,雄赳赳的样子。

    他冲着程笑笑说道,“交给我吧。”

    笑笑把颜小夕扶着交给辛亦彬。

    辛亦彬刚扶着颜小夕的手臂,颜小夕一下就反抗了。

    酒醉的人,从来都控制不住力气,她猛地一下,直接把辛亦彬推开了,甚至差点把辛亦彬直接推到,“你是什么,凭什么碰我!”

    “……”还说没有喝醉。

    喝得都神志不清了。

    “我是亦彬,别闹了,我送你回去。”辛亦彬放低了声音,显得还很温柔。

    “亦彬?”颜小夕喃喃,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人,却害死模糊一片。

    “我送你回去了。”说着,辛亦彬又去拉她。

    颜小夕又用力的甩开了,“别碰我。”

    “小夕。”

    “辛亦彬这个大坏蛋除了会欺负我,什么都不会。我讨厌辛亦彬,我都和他分手了!分手好久了!”颜小夕冲着辛亦彬大声吼道。

    辛亦彬抿唇。

    此刻虽然很晚,但夜场的大门口处,来来往往还是有些人。

    而且程笑笑和另外一个男人,明显都看着他们。

    让他还是有些尴尬。

    “你喝醉了,等酒醒了我们再说!”

    “我没喝醉!”颜小夕义正言辞,“我清醒得很,我知道辛亦彬是大坏蛋,就知道欺负我。就知道冲我发脾气!我已经死心了!反正四条腿的男人找不到,两条腿的到处都是……”

    “颜小夕,够了啊!”辛亦彬声音明显又严厉了些。

    “你又凶我!你凭什么凶我!”颜小夕一脸委屈,“你当年和我表姐在一起的时候,也这样吗?!那个时候对我表姐明显是温柔似水,现在对我就这么凶巴巴,你根本不爱我。”

    “等你就醒了再说。”

    “我根本就没喝醉!辛亦彬,我们前几天吵架的事情,我记得清清楚楚,你凶我的那些话,我连标点符号都记得!”颜小夕指控。

    辛亦彬也是无语。

    那天的情况是,他要加班。

    因为池沐沐很长时间没有上班,大多数事情都压在了他的身上。

    不得不说。

    就算池沐沐和江见衾重归于好,他也彻底对池沐沐死心,但对池沐沐的感情终究还是和其他人不同。对池沐沐好像就是本鞥的,更上心一些。所以在池沐沐没有上班期间,他能够给池沐沐分担的,就一定会去做好。

    而那天他正在为一个上市药品进行规划销售的时候,颜小夕打电话让他陪她吃晚饭。

    他随口答应了。

    也是没有想到,会搞那么晚。

    谁知道。

    一忙起工作来,就给忘了。

    当回想起来的时候,都已经晚上9点了。

    他连忙给颜小夕打电话。

    颜小夕说她已经自己吃了回去了。

    他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尽管内心还是有点愧疚,但不得不说,对颜小夕的情绪什么的,并没有太过紧张。

    两个人之前,好像也就是平常的交往关系。

    好像都没有太深入。

    而且自从那次酒后乱性之后,他们之后都没有再同房。

    他知道颜小夕说回去了,也就没再去找她,自己也回去了。

    回到家里都躺在床上准备睡觉时,才突然响起。

    今天是颜小夕的生日。

    他记得前几天颜小夕特别说过,她过生日那天想和他一起吃晚饭。

    结果。

    他就放了颜小夕的鸽子。

    一想到这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了。

    他连忙又给颜小夕拨打了电话。

    颜小夕没接了。

    不知道是不是太晚睡了。

    但他,却突然睡不着了。

    他从床上爬起来。

    开车转了全程才找到24小时鲜花营业处,买了一束鲜花,去找颜小夕道歉。

    他敲开颜小夕的大门时。

    颜小夕穿着睡衣打开房门,看着辛亦彬,显得很冷淡。

    “生日快乐。”辛亦彬微笑。

    颜小夕却很淡漠。

    他说,“现在12点过了,我昨天生日。”

    “抱歉,我真的事情太多,所以一时忘记了。”

    “没什么。”颜小夕打了个哈欠,“反正每年都有一次。不早了,你回去吧。”

    “你生气了吗?”辛亦彬问。

    “没生气。”颜小夕回答,“就是现在困了。”

    “明晚,不是,今晚我给你把生日补上好吗?”辛亦彬还是能够感觉到颜小夕的情绪。

    这个女人一般不会这么冷漠。

    性格其实和小时候的池沐沐很像。

    现在的模样,分明还是生气了。

    “真的不用了。今晚上我约了朋友吃饭,也没时间。”颜小夕又打了一个哈欠,“真的太晚了,明天我上早班。而且你一天上班这么忙,早点回去休息。”

    说着。

    就打算把房门关了过去。

    辛亦彬连忙一把撑住房门。

    颜小夕皱了皱眉头。

    都不知道这个男人要做什么。

    她和辛亦彬之间……

    今晚的事情确实也让她有些心寒。

    反正,她说什么,辛亦彬都不会放在心上。

    她等到晚上9点,就没等了。

    告诉自己,平常心对待就行。

    所以一个人吃了,丰盛浪漫的烛光晚餐,就回来了。

    平静的回来了。

    如果不是辛亦彬突然出现,她把这件事情就淡忘了。

    “今晚我能在你这边过夜吗?”辛亦彬问她。

    目的很明显。

    成年男女之间的过夜,当然不是单纯的睡一觉。

    她说,“下次吧,今晚实在是太晚了。”

    辛亦彬就这么看着她。

    颜小夕说,“赶紧回去吧,我真的困到不行……唔。”

    颜小夕眼睛都瞪大了。

    辛亦彬突然抱着她的身体,将她狠狠的吻住了。

    密不透气。

    他突然有点不爽。

    突然很不喜欢,颜小夕对他的冷漠,甚至排斥。

    颜小夕也被辛亦彬的举动吓到了。

    平时辛亦彬对她不冷不热,现在突然这样,这样强迫她……

    她眼眸一紧。

    一口直接咬在了辛亦彬的嘴上。

    辛亦彬一个吃痛,连忙放开了颜小夕。

    有些生前一刻。

    “啪!”颜小夕一个巴掌狠狠的打在了辛亦彬的脸上。

    辛亦彬直接被颜小夕给打懵了。

    颜小夕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愤怒。

    是真的很讨厌,辛亦彬这么来强迫她。

    “你学不会尊重人吗?!”颜小夕怒斥。

    辛亦彬感受着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痛,也被打得有些冒火,他声音也有些大的说道,“男女朋友之间,亲吻上床不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你当我是你女朋友了吗?”颜小夕问,“交往了这么久,你对我做过什么?!就一句话,在我们酒后乱性后,一句我会对你负责的,就够了吗?!辛亦彬,天下哪里又这么多的好事儿?!”

    “颜小夕,你到底要做什么!”

    “分手!”颜小夕斩钉截铁的两个字,“我也受够你了。不是忙就是忙,每次给你打电话都是忙,想和你见个面,你说忙,想和你吃个饭你说忙,我生日你直接给忘记,突然想起了来道个歉!辛亦彬,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凭什么就要无条件的等你!不就是上个床吗?现在成年人,一夜情算什么,谁稀罕你负责了!”

    辛亦彬被颜小夕说的还是有些难堪。

    毕竟颜小夕说的,完全没有错。

    所谓的交往这么长时间,他真的都一直在忙,两个人单独相处的事情,少之又少。

    颜小夕说,“就这样吧,我也累了。以后大家还是作为普通朋友。”

    “对,我之前确实做得不太好,我确实没有尽到一个男朋友的责任,但是我也是真的忙。池沐沐不在公司,所有都是我在帮她处理工作上的事情,我确实抽不出身……”

    “抽不出来就别抽出来。你就好好的工作,谈什么恋爱。”颜小夕直言道。

    辛亦彬被颜小夕说得,脸都绿了。

    颜小夕的意思是,他这种人就不配,谈恋爱了是不是?!

    天底下这么多忙碌的人,他们就不配恋爱结婚甚至生子吗?!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无理取闹!”辛亦彬也受不了了,“每个人都要工作,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样,随随便便上个班就可以,我的工作压力,你根本体会不到!”

    “是啊,我就是体会不到,我就是没有你们的能力,我就是只能当一个小护士,又能怎么样?!”颜小夕冲着辛亦彬,“我觉得我的生活挺好的,有足够的时间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你们看不起我,我也同样看不起你们。”

    辛亦彬真的被颜小夕气得够呛。

    “所以我们就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在一起也是勉强。”颜小夕说,“以后我们就不要再见面了,你安安心心上你的班做你的大事业,我安安心心过我的小日子,谁都不要来打扰了谁。”

    “颜小夕!”辛亦彬真的被颜小夕给气炸了。

    就真的被他气得,头顶上都冒火了。

    以前没觉得和颜小夕之间会有什么大起大落的情绪变化。

    今天就真的是见识了,颜小夕气人的本事儿。

    就是他怎么说他都说不通。

    颜小夕就是固执得,跟个顽石似的。

    “你就不能讲点道理吗?!等池沐沐回来上班了,我的工作压力就没这么大,加班时间就没这么多,到时候我尽量多陪你,不行吗?!”

    “算了吧。”颜小夕更加讽刺了,“等我表姐上班了,你巴不得多点时间陪她,还哪想到陪我。”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不是很清楚吗?你一直喜欢我表姐,因为我表姐和江见衾重新在一起,你才退而求其次的,和我在一起。”颜小夕冷笑道,“其实我也不在意,毕竟我表姐确实比我能干,有长得好看身材又好,你喜欢她我也觉得理所当然。只是现在,我也腻了,之前对你还有点新鲜感,所以尽管知道你喜欢我表姐也可以勉强和你试试,现在试过觉得你这种人真的很无趣,不想在你身上浪费时间了。”

    “所以你跟我在一起,就是因为新鲜感?”辛亦彬冷冷地问她。

    “否则还能因为什么?明知道你心里有别人我还死心塌地的爱你?辛亦彬,现在都是21世纪了,女人已经和原来你们印象中的传统女人不一样了,现在提倡男女平等。所有女人根本就没那么在乎自己的第一次,第一百次了。试试婚姻在现在社会很流行。今天和你谈恋爱上床,明天和其他人男人谈恋爱也可以上床,我不需要你的负责。”

    “玛德!”辛亦彬气得,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

    颜小夕这女人,真的可以气死他。

    “听明白了,就赶紧走吧。”颜小夕一次又一次的催他,“我真的不想再和你浪费时间了。再晚睡觉,对我皮肤不好。”

    “颜小夕,你最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辛亦彬咬牙切齿。

    “放心,我不会再来缠着你的。”颜小夕很肯定,“以后大家就江湖路远,各自安好。”

    “好!”辛亦彬一口答应。

    气炸了的,还是答应了。

    颜小夕心里,终究有那么一丝,难受。

    但。

    还能忍受。

    她想,她应该也没有真的,很爱辛亦彬。

    现在早点结束,彼此都是解脱。

    “再见。”颜小夕毫不犹豫的。

    这么猛地就把房门关了过去。

    关过去后,分明觉得自己没有很难受。

    眼泪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她忍了又忍。

    觉得哭得根本没有意义。

    和辛亦彬的感情本来就没有开始,结束了,又能怎么样。

    她终究,还是很快就调整了自己的情绪。

    尽量让自己不去想辛亦彬这个男人。

    然后日子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事实上,她日子真的过得挺好的。

    回到自己喜欢的生活中,也不用对某一个人再有任何牵挂。

    和朋友聚餐,喝酒,混夜场。

    每天都过得很充实。

    只是偶尔回家夜深人静的时候,会突然想起。

    想起也没什么太大的情绪。

    毕竟,好几天过去,辛亦彬也没再出现在她面前过。

    电话也没有打过。

    想来辛亦彬对她,真的是没什么感情。

    她想得也很明白,反正这段感情就真的彻底结束了。

    然后还非常积极的,想给自己找个男朋友。

    她父母其实也在催她了。

    就算不结婚,一个固定的男朋友总该有。

    她不想一天听这些唠唠叨叨,就决定满足他们。

    然而。

    找个看得上眼的男人,真的还挺不容易的。

    是不是好男人都tm被人抢光了?!

    她抬头,紧紧的看着面前看不清楚但明显知道是谁的男人。

    她刚刚的激动突然也变得冷静了很多,“分手了,就别在我面前晃悠了。”

    “那天的事情,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辛亦彬声音也变得温柔了很多,“等你酒醒了,我好好给你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我现在挺好的。自从和你分手后,我每天和朋友聚餐,喝酒,看美男,日子过得这么美满,你干嘛出现在我面前给我添堵。”颜小夕满脸不耐烦。

    辛亦彬脸色终究有些黑。

    分手这几天,他过得生不如死。

    她却聚餐喝酒,还看美男。

    这个没心没肺的。

    他说,“颜小夕,我说过分手了吗?!”

    颜小夕一怔。

    她迷糊的脑袋在回忆,然后连忙点头道“说过了啊!那晚上我们不都说好了吗?”

    “那是你,我没答应分手。”

    颜小夕皱眉。

    她记得很清楚,辛亦彬明显答应了。

    “那晚上是你脾气上头,所以说了很多冲动的话,我只是不想和你吵架,所以才没有反驳。事实上,我没答应你分手。”

    “那现在就答应。”

    “现在也不会答应,一辈子都不会答应。”

    “辛亦彬……啊!”颜小夕整个人吓了一大跳。

    程笑笑看着辛亦彬一把把颜小夕横抱起,直接就走。

    她有点无措的时候,本能的就想去拽着他们。

    李博豪突然一把拉住了程笑笑,“别去。”

    “可是看上去小夕很不情愿。”

    “她要是真的不情愿,不会只是大吵着让辛亦彬放开她,也不可能还抱紧了辛亦彬的脖子。”李博豪微笑道,“这就是典型的,口是心非。嘴上说不要,身体却老实得很。”

    程笑笑听着李博豪的说辞,明显笑了。

    而且这么一看,颜小夕好像还真的是这么一回事儿。

    也就不再去管颜小夕了。

    她转头对着李博豪,“不早了,我也先回去了。”

    “需要我送你吗?我看你好像也就醉了。”

    “我还好,就是头有点晕,但是意识很清楚,回去还是没有问题。”

    博豪点头。

    就是绅士的保持着他们之间,安全的距离,不去越界。

    程笑笑对着李博豪微微一笑。

    然后走进了其中一辆停靠在路边的轿车。

    轿车司机看了一眼程笑笑,确定是她,才开车离开。

    离开的时候,程笑笑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李博豪,看着他站在身后,就这么一直看着她轿车的方向。

    她回头。

    心里终究有些苦涩。

    如果不是遇到很多事情。

    他们之间应该……

    程笑笑不去再想了。

    想再多,也已经是事实。

    再次见面,就这么平平淡淡,相视一笑就好。

    轿车很快到达秦辞的高级公寓。

    她摇摇晃晃的回去。

    本以为自己喝得不算太醉,但走路都明显轻飘飘了,眼前的一切也变得更加模糊,整个人昏沉沉的,此刻唯一的信念就是,赶紧到家,赶紧到家,躺在床上就好。

    她坚持着走回家里。

    家里,离着浅灯,让她不至于磕到碰到。

    她直接推开了卧室的房门。

    秦辞应该是睡了。

    她想小声点,但酒醉后,真的很难控制自己。

    她直接冲进浴室。

    对着马桶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呕吐声。

    吐了好久,才似乎舒服一点。

    身体却软到,一动都不想动。

    她脑海里面一直在告诉自己,躺一会儿就洗澡,洗完澡就回到床上睡觉,第二天就好了。

    所有的一切,也都只是,脑部在反应,身体真的是纹丝不动。

    秦辞走进浴室,就看到程笑笑醉得不清的坐在地板上,脸上红润到不行。

    记忆中,这好像还是第一次看到程笑笑喝醉。

    到底同学会,也真的让程笑笑,放飞了自我。

    他蹲下身体,把程笑笑从地上抱起来。

    酒醉后的程笑笑显得异常的温顺。

    就这么怪怪的倒在他的怀抱里,他甚至都有点不舍,将她放下。

    终究还是把她放在了床上,然后帮她脱了衣服,用热毛巾给她擦拭清洗。

    弄好了一切之后,又给她找了干净的睡衣换上。

    程笑笑整个过程都是有些模糊不清楚的。

    就这么任由秦辞给她做的一切。

    秦辞弄好程笑笑之后,才躺在床上,靠过去抱着她。

    身上还是有些酒味。

    他却丝毫不好嫌弃。

    反而觉得,很接地气。

    有时候程笑笑在他面前疏远到,他总觉得,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将她搂抱着。

    忍不住,还是低头去亲吻了一下她的唇瓣。

    亲了一口。

    也不想打扰程笑笑睡觉。

    他很清楚,酒醉的人其实更需要的是靠睡眠让自己缓过酒醉的难受。

    所以他只是蜻蜓点水的亲了一下。

    准备重新躺下睡觉那一刻。

    耳边听到了程笑笑模糊的一个声音。

    很轻。

    但在安静的夜晚听得很清楚。

    她叫了一声,“李博豪。”

    ------题外话------

    啊哈,明天见。

    :。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