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

第504章:宾客满门 文 / 暖手宝宝

    “淮安候夫人到!柳世子到!”

    一行人正准备进屋便听见了下人的禀报声,秦夫人面色一僵,她不是没有邀请淮安侯府的人吗,怎的还自己上门了?

    秦夫人心中有些不悦,脸色也说不上很好看。

    随着下人这么一喊,众人纷纷转头将目光投向了外边儿,只见淮安候夫人和柳世子正朝着这边儿走来。

    秦夫人本是极其不想理睬,但人家都上门了,她也不好脸面子上都过不去。

    淮安候夫人和柳世子缓缓而来,看到了一旁的王老夫人,便先向王老夫人打了招呼:“王老夫人,多年未见,王老夫人还是这般精神烁烁呀。”

    “多年不见,岁月却是不曾在淮安候夫人身上留下半点儿岁月痕迹,还是当年那般模样。”王老夫人笑盈盈的说道。

    王老夫人乃是一品诰命夫人,比起淮安候夫人的身份可是差不到哪儿去,这也是淮安候夫人会先向王老夫人见礼的原因。

    淮安候夫人笑了笑:“王老夫人真是说笑了,我可是大不如从前了。”

    “二少爷,许久不见。”柳世子嘴角挑着笑,竟是主动和王致榆打了招呼。

    王致榆神情冷淡,并不想和柳世子这等人说话,却还是答了一句:“并未许久不见吧。”

    “是,经二少爷这么一提,昨日二少爷和秦小姐一起漫步街头,咱们才见过啊。”柳世子故意将漫步街头四个字咬重。

    秦夫人闻言眉头蹙的更深,这柳世子,当着这么多人这般说,岂不是要坏自己女儿名声。

    秦夫人不悦的准备开口,这时王岚姝却先说了一句:“柳世子此话不妥,玥姐姐和二哥并非是所谓的漫步街头,不过是昨日玥姐姐到我府上做客,二哥也在府上,两人回府又是同一方向,我才拜托了二哥送玥姐姐一程罢了。”

    “有何区别,总归是男女同行。”柳世子倒也没有说出多么难听的话,不过这些话听起来已经有些让人觉得刺耳。

    “我昨日却是与秦小姐一同同行,但周边都有下人陪同,想来也是堂堂正正。”王致榆也出言说了两句:“柳世子倒是身为关心旁人的事,只是柳世子才回京城,想必自己的事情都忙不完吧。”

    王致榆这话的意思便是让柳世子管好自己,莫要去旁别人的事情。

    淮安候夫人听着这话自是也觉得不对劲,但周遭还有这么多人,淮安候夫人也不想继续说下去。

    “秦夫人,今日乃是你的生辰,我等不请自来参加宴会,想来秦夫人也不会介意吧?”这是淮安候夫人的声音。

    心中自然介意,不过碍着你淮安候夫人的身份,秦夫人又怎的能连表面功夫都不做。

    秦夫人扯了一个笑容,却没有多少深意:“侯夫人这是说的哪儿的话,侯夫人能够前来,也是我们秦府的荣幸,也不知当时送帖子的那个奴才怎的办事儿的,竟是将你们侯府的帖子送掉了,回头我便将那奴才狠狠责罚一顿。”

    秦夫人将这些个过错怪在了奴才身上,不是还真不好说。

    “哎哟,这大可不必,我们这不是不请自来了吗?”

    “淮安候夫人里面请,里面请……”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里走,在秦夫人的安排下又各自入了座,这王府便是一大家子人,所有人齐齐坐在一起。

    一家人落座后,王岚姝不禁多看了两眼这柳世子,方才这柳世子说话阴阳怪气的,莫不是误会了自家哥哥和玥姐姐?

    王岚姝心有疑惑,便绕身到了王致榆的身边,压低了声音,向王致榆问道:“哥哥,这柳世子可是误会了你和玥姐姐?”

    “嗯。”王致榆点了点头。

    “哥哥和柳世子之前打过照面?闹过不快?”王岚姝又追问了两句。

    王岚姝的直觉一向很准,她觉得柳世子和自家哥哥的氛围不大对。

    王致榆看了一眼另一边坐着的柳世子,也并未向王岚姝直说,只是道:“他不是什么风雅磊落之人,她和秦小姐见面时我坏了他的好事,他对我自是不满。”

    简单的两句话却已经足够王岚姝悟出些什么来了,王岚姝顿时便明白了。

    “这京中的贵子,果然没两个是好的。”随即王岚姝便也只是说出了这话。

    王岚姝看了两眼柳世子,目光如炬,好似一把利刃。

    这样的男人,王岚姝最是看不上。

    “林夫人来了,快,坐,坐。”王岚姝耳边响起了秦夫人欢迎客人的声音。

    王岚姝顿时被吸引,朝着秦夫人的方向看去,只见林婉儿随着林夫人一同走了进来。

    林婉儿乃是京中贵女,像今日这样的宴会自然也是经过盛装打扮的,那一袭墨狐袄子格外的谣言。

    白狐是为普通,但是这墨狐袄子却是难得的好东西,想来这一袭墨狐袄子,林婉儿也是花了不少银子的。

    看着林婉儿打扮的这般奢华雍容,王岚姝不由得在心底冷笑,这林夫人还真是舍得给林婉儿砸银子。

    “婉儿见过秦夫人,恭祝夫人生辰快乐、福泽及世。”林婉儿端庄的上前,又向秦夫人行了礼。

    “婉儿真是婉约伶俐,快些起来,快些起来。”秦夫人笑脸盈盈,又忙招呼道:“林夫人,婉儿,快这边儿入座。”

    秦夫人安排着林夫人和林婉儿坐下,安排的倒也十分巧,竟是将林婉儿安排在了王岚姝的面前坐下。

    林婉儿坐了下来,轻蔑的看了一眼王岚姝,眼中充满了不屑。

    说来也是奇怪,这王岚姝也没有怎的惹林婉儿,林婉儿却是极为不喜欢王岚姝,可谓是厌恶王岚姝,更是看不得她好过。

    如今坐在王岚姝的身旁,也是一副清高傲慢的样子。

    对于林婉儿的态度,王岚姝根本就不在意,这样的人,她从来都不会放在心上。

    “五皇子到!”屋子里又响起了一道声音。

    声音一出,所有的人纷纷朝着门外看去。

    只见五皇子一袭莽纹便服,身子笔挺的走了过来,秦大人见状立即携夫人迎了上去:“下官参见殿下!”

    “妾身见过五皇子殿下。”秦夫人也跟着见礼。

    “秦大人和秦夫人不必这般多礼。”五皇子面上带着温和的笑。

    “五皇子今日能至,乃是下官的荣幸,五皇子请上座。”秦大人立即招呼着五皇子上座。

    五皇子在秦大人的引领下上座。

    五皇子出现后,所有人都拘谨了不少,五皇子毕竟是皇子,这身份和其他人可是不同。

    然五皇子的出现,更是让众人明白了这秦大人在朝中的分量,要知道今日可并非是秦大人的生辰,而是秦夫人的生辰,但五皇子也能赏脸前来,可见五皇子对秦大人的看重亦或是敬重。

    秦府也是京中的几大世家之一,五皇子一直想要得到秦大人的支持,这般做其实也无可厚非。

    “婉儿,你不是说给秦夫人准备了礼物吗,还不快快向秦夫人送上。”林婉儿低声向林婉儿说道。

    林婉儿点了点头,从一旁的婢女手中拿过一檀木色的盒子,朝着秦夫人面前走去:“秦夫人今日生辰,婉儿送上小小礼物一份,还望秦夫人喜欢。”

    林婉儿这一番话说的也算是得体,但这也只是人前的林婉儿。

    说话间,林婉儿便将檀木色盒子揭开,一翠绿色透亮的镯子便展露于前。

    盒子刚刚打开,盒子里便散发出一道翠绿色的光。

    “呀,这镯子成色好生亮眼!”

    “对啊,这翡翠镯子怎的这般透亮,你看这光……”

    “这镯子一看便价值连城。”

    随着林婉儿将盒子打开,呈现出里面的东西时,周遭的人便纷纷议论。

    林婉儿朝着秦夫人走去,直接呈现在了秦夫人的面前。

    秦夫人看了一眼,瞧着这成色,便知这翡翠镯子是难得的好东西,这时林婉儿又介绍道:“这是从西域来的冰镯,女子佩戴这冰镯有养身的功效,希望秦夫人喜欢。”

    “这竟然是冰镯!”

    “想不到这只镯子是冰镯!”

    “是啊,本来以为不过就是成色较好的镯子,想不到竟是冰镯!”

    周遭有人惊叹:“这冰镯我也只是听人提起过,却没想到竟然还能见到这冰镯,听说这冰镯乃是世间少有的东西,和那火镯乃是一对。”

    秦夫人也面带惊喜:“这是冰镯?”

    “回秦夫人的话,这的确乃是冰镯,乃是从一西域商人哪儿购买的。”林婉儿简单的介绍着。

    秦夫人接过这冰镯,拿在手里便能感觉到一股子冰凉,但这冰凉感却不会让人觉得寒冷入骨,而是一种非常舒适的冰凉。

    秦夫人拿在手中端详了好一阵,她没想到她这辈子竟然还能够戴上像冰镯一样的好东西。

    秦夫人拿在手里面爱不释手,又向林婉儿道了谢:“婉儿这礼物实在是太贵重了。”

    “只要能让秦夫人开心,这不算什么。”林婉儿笑意盈盈。

    “林小姐真是大方,竟然连冰镯这样的礼物也送了出去。”

    “是啊,这林小姐出手真是阔绰,这一般人哪能送出冰镯这样的礼物。”

    一时间周遭的人对林婉儿夸赞不已,纷纷觉得她出手大方,这也是,一出手就是这样的大手笔,一般人还真是没有这般阔绰。

    林婉儿坐下后微扬着下巴挑衅的看了一眼王岚姝,好似在向王岚姝宣告,她送的礼物要贵重许多。

    王岚姝自是明白林婉儿这挑衅的眼神,心底冷笑,这冰镯却是难得,也是世间的好物,可这并不代表除此之外,就没有更好的礼物了。

    王岚姝看向一旁的容冬,伸出手,容冬立即明白,递过来一个盒子。

    说来也瞧,也是一个檀木色的盒子。

    王岚姝拿着盒子缓缓上前,在秦夫人面前站立:“今日秦夫人生辰,姝儿也为夫人准备了一份薄礼,虽不如林小姐的珍贵,但也是姝儿的一番心意。”

    听到王岚姝这话,林婉儿心中便升起了一抹自豪感,觉得自己在礼物这上面压了王岚姝一头。

    王岚姝优雅的上前,又当着众人的面将盒子打开,盒子里装着的是一只赤红色的手镯。

    刚刚将盒子打开,便有人发出了疑问:“这镯子怎的跟那只冰镯如此相似?”

    “是啊,瞧着倒像是一对。”

    “李小姐好眼光,这的确和那冰镯是一对,这乃是火镯。”王岚姝看向说话的李小姐轻声说道。

    “这是冰镯?”李小姐立即站了起来,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王岚姝点了点头,表示这却是冰镯。

    众人听着王岚姝的话,皆是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有人惊叹道:“想不到这难得的冰火镯竟是在今日一起出现了。”

    人群中又有人道:“是啊,比起冰镯,这火镯才是更为难得的好东西呀。”

    冰火镯乃是世间难有的饰物,也是一对,但是火镯却比冰镯更为宝贵。

    听到王岚姝说这是火镯,林婉儿一脸的不可置信,亦是站起身看了一眼,这一看便发现这竟然真的是火镯。

    林婉儿不曾见过火镯,但也是听人描述过这火镯的,知道这火镯是真的。

    林婉儿眼中露出愤愤不平的神情来,自己好不容易寻来了冰镯这样的礼物,想要在今日的宴会上夺得众人关注,谁知王岚姝竟然就拿出了一只火镯来。

    站在一旁的林婉儿眼中跳动着不甘和怒意,但毕竟是秦夫人的宴会,却是不敢闹出什么来的。

    “咳咳……”秦夫人轻咳了一声,掩饰着场面的尴尬,又看着众人道:“前几日我新得了一株兰花,是这个时节没有的,颜色极为艳丽,玥儿,你去将那株兰花搬来,请一众夫人小姐们欣赏。”

    “是,母亲,我这就去。”秦晓玥点了点头,立即褔身离开。

    秦夫人这么一说,才将方才的话题岔开,众人才不再继续讨论那冰火镯的问题。

    旁人倒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倒是林婉儿自己,一个人愤愤的坐着,目光如炬,像是一头饿狼一般盯着王岚姝,那目光便是恨不得想要将她吃了一般。

    王岚姝迎上林婉儿的目光,没有丝毫的躲闪,两人目光交汇,好似两把利剑打在了起来。

    虽然无声,但却是波涛汹涌。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